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939章 龙不在渊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

    “死鬼,人家是你老婆哟。你这几个月几乎不回家去了,我来单位看看你还有什么不对吗?”

    程主任说着,伸手揪起了旗袍一角,摆着小蛮腰袅袅婷婷的走了过去。

    把左手里拎的小保温桶放在桌子上后,程主任伸手就去勾常主任的脖子,媚眼如丝:“现如今天下大旱,有一块地也旱的冒烟了,需要抗旱办常主任来滋润下呀。”

    “去,去。”

    常主任连忙打开她的手,从椅子上站起来绕到了桌子另外一侧,抱怨道:“你这块地才浇灌了几天啊?我哪有那么多的甘霖来供你索取。赶紧的回家,听说今晚要有市领导来这视察工作。如果让领导看到你在就不好——”

    程主任冷笑着,打断了老公的话:“哼哼,领导看到有什么不好的?你常主任虽说是抗旱办的主任,可你更是我的老公。老公数月不怎么回家,老婆孤枕难眠,内心空虚,需要男人的浇灌,这都是于(情qing)于理的。市领导权力再大,管天管地也就罢了,难道还要管咱们两口子有没有(性xing)生活吗?”

    “你胡说什么呢?唉。”

    看到(娇jiao)滴滴的老婆掀起旗袍,就往跟前凑,常主任也有些耐不住了,不再躲闪,任由女人动作娴熟的贴着腰带,伸进了裤子里,猛地打了个哆嗦后,才哀声叹道:“你是不知道。你每次走后,我就觉得别人看我的眼神,是相当不对劲。他们,他们肯定能猜出我们做了什么。要不,就是你的叫声太大了些。”

    “猜出来又能怎么样?听到我的叫声,那又怎么样?”

    程主任继续冷笑着,刚要给丈夫解开腰带,窗外却忽地白了下。

    接着,有隆隆地雷声传来。

    “要下雨了,要下雨了!”

    常主任大喜,再也顾不上别的了,一把推开老婆,扑到窗前,推开了窗户向外面看去。

    恰好,又是一道闪电划过夜空,紧跟着有更响的雷声,轰轰滚来。

    抗旱办那些挑灯夜战的年轻人们,此时都已经跑到了楼下外面的院子里,纷纷双手朝天,兴奋的高喊着:“下吧,下吧,我要开花!”

    此时的一场大雨,就能关系到常主任能否继续端坐在抗旱办的宝座上。

    这样说,多少有些扯淡的意思。

    毕竟常主任只是个人,不是个神,下不下雨老天爷说了算的。

    但这又是不争的事实。

    所以常主任对今晚这场大雨能不能落下来的关心度,甚至都能压过程主任为什么总是不怀孕。

    深切感受到丈夫对大雨的迫切渴望后,程主任也不好继续发(骚sao)了,整理了下旗袍,走到窗前与丈夫并肩而立,伸出了右手。

    有雨点,落在了她的右手上时,楼下众人的欢呼声更大了:“下雨了,下雨了!哦,哦!”

    “下雨了,终于下雨了。”

    常主任也激动的满脸通红,(身shen)子发抖。

    目测云层的厚度,与不稳定的风向,这场雨如果下起来,那就是倾盆大雨,好像天漏了那样。

    “这次,应该不会像前几次那样,只是雷声大,雨点小了吧?”

    常主任喃喃地说着,转(身shen)刚要跑出办公室,去楼下与众多属下同乐,一起祈求老天爷能下个江河倒灌时,却听他老婆小声地说:“白搭的,这次,依旧下不起来。”

    虽说常主任从来都不搞什么封建迷信那一(套tao),可也很在意老婆此时说出来的话,相当晦气,不吉利,回头低声骂道:“臭娘们,胡说八道什么呢?”

    “真的,这场雨下不起来,就像前几次那样。”

    程主任没有在意被丈夫骂,抓住他胳膊认真地说:“青山要想普降大雨,还要一段时间,等一个东西回来。”

    “你在放什么——”

    常主任刚要骂她,却又猛地想到了什么,脸色大变:“你、你又去找那个老和尚了!”

    程主任没说话,只是微微点了点头。

    常主任反手,一把抓住老婆的手,用力摇晃着,急迫的问道:“他,他怎么说的?”

    “龙不在渊,何来大雨之说?”

    程主任犹豫了下,才低声说出了这句话。

    “龙不在渊,何来大雨之说?”

    常主任把这句话喃喃重复了遍,伸手弹出了窗口。

    外面的夜空依旧乌云密布,电闪雷鸣,狂风也怒吼了起来,仿佛天要在青山上方塌下来那样。

    南边远处的群山里,不时有隐隐地咚咚声传来。

    那是由市领导亲自带领的联合部门,正在那边向天上发(射she)火箭,进行人工降雨。

    人工降雨,是根据不同云层的物理特(性xing),选择合适时机,用飞机、火箭向云中播撒干冰、碘化银、盐粉等催化剂,使云层降水或增加降水量的人工行为。

    前几次乌云盖顶青山时,青山就进行了大幅度的人工降雨行动,但结果——据说,下来的雨,连降雨工作小组成员在场地所喝的矿泉水瓶,都灌不满。

    不时的有雨滴,落在常主任的手上。

    他也能清晰感受到久违的清凉之意,但心(情qing)却不像刚才那样喜悦了。

    他耳边,只回((荡dang)dang)着老婆说出的那句话。

    眼前,也虚幻出了一个白须飘飘的得道高僧形象。

    他没见过那个法号“空空”的老和尚。

    更不想承认,他今天能端坐在抗旱办主任的宝座上,和空空大师有着不可割舍的关系。

    可事实上——

    慢慢地,常主任的思绪,就回到了去年腊月初。

    去年腊月初,抗旱办的老主任要在今年二月底退休了,那么谁来接替他,成为新的抗旱办主任,就成了常主任等人最关心的“国家大事”了。

    别看抗旱办这个衙门是个清水衙门,一把手在青山的影响力,甚至都比不上在马路上执勤的交警。

    但不管怎么说,衙门一把手却是正儿八经的副处级。

    也勉强算是市直属部门的局领导了,与工商税务,公安国土等部门领导平起平坐——理论上。

    所以呢,要想解决级别问题,来抗旱办当一把手,反而比在别的直属部门更容易些。

    对镀金者来说,抗旱办就是向上攀登的最佳跳板。

    故此,老主任的退休,当然会引起所有积极向上者的关注,并大显神通,到处托人找关系,希望能坐上这个宝座。

    拿破仑说过,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

    这句话同样适用于世界各国官场,不想往上爬的公务员,不是一个好公务员。

    常主任当然也想当个好公务员——可他更清楚他和抗旱办主任的宝座,距离足足有十万八千里远。

    一,他上面没人。

    二,他今年已经四十八岁了,早就过了这个级别的官员,年富力强的年龄段。

    三,他是其貌不扬的,空有一颗为国为民的雄心壮志,在官场上打拼了二十多年,也就是熬到了个正科。

    四——总之,常主任很清楚,无论谁来竞争这个抗旱办主任,都有可能,但唯独他不行。

    既然怎么做都不行,常主任也就不指望他能吃到这个蛋糕,反而保持了一颗平常心,在别人四处活动时,依旧是每天上下班,把所有精力,都用在应付家里那头母老虎上。

    说程主任是母老虎,倒不是说她脾气泼辣,是说她这个年龄段的女人,对(性xing)生活的要求,就是虎狼年代。

    常主任记得很清楚,去年腊八节那天回家后,几天前回西北某市娘家送年礼的老婆回来了。

    两口子见面后,程主任的第一句话就是问他,想不想成为抗旱办的主任。

    当时常主任听后,立即失笑出声,说想啊,还希望在某街道办只管几个清洁工的程主任大力提携啊。

    “我不是和你开玩笑。只要你按照我说的去做,主任宝座就是你的!”

    “你这娘们,回老家一趟,不会沾染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发烧胡说了吧?”

    这是常主任当时的最先反应,伸手去摸老婆的额头。

    却被老婆抬手打开,抓住他衣领子,恶狠狠的说:“说,你到底想不想!”

    老常被老婆凶恶的样子吓坏了,连忙说当然想了,谁不想,谁就是傻瓜啊。

    可问题是,谁能帮他?

    难道说,是上面有哪位领导,看上了他这(骚sao)不啦唧的老婆,想收为地下(情qing)人——来提拔他当抗旱办主任,来当做交换条件?

    真要那样,他宁可辞职下海被淹死,也会拒绝绿帽子的。

    “狗(屁pi)。哪儿来的领导?老娘我倒是想了。”

    程主任玉面羞红,推开老常,如此这般的说了起来。

    她要老常在除夕子夜时分,孤(身shen)一人前往南部黑龙峪,在最高处要摆上香炉,跪在那儿虔诚的烧香——什么都不要说,最好也别想,只要熬到丑时,就可以回家了。

    踏马的,除夕夜子时时分,可是青山冬季最寒冷的时候。

    尤其是在南部黑龙峪那种寸草不生的荒山最高处,跪上两个小时后,还不得冻成冰棍啊?

    就算冻不成冰棍,也得被活生生的吓死啊。

    黑龙峪那鬼地方,在青山也算是小有名气的了。

    是凶名。

    当地古老传说,每逢月圆之夜,山下的人就会看到最高处,有黑烟腾起,还有隐隐的女人哭声传来。

    有几个胆大的小青年,曾经结伴手持利器,拿着强光手电在某月圆之夜去过。

    结果——他们第二天时被家人发现昏倒在山上了。

    醒来后,就算是打死他们,他们都不说看到了什么。

    那么凶恶的地方,程主任却让比麻杆粗不了多少的老常,在除夕夜子时孤(身shen)去那边,跪拜一个时辰。

    这娘们,外面肯定有相好的了,想效仿潘金莲和西门庆,把老公给干掉,也好名正言顺的在一起厮混。

    见老常打死都不去那地方,还开始怀疑她的作风问题,程主任急了,猛地一跺脚,(娇jiao)声喝道:“老常,如果不是九年前你去西北时,有人告诉我,你以后在官场上会大有所为,我踏马堂堂当地一朵小黄花,会嫁给你个窝囊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