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938章 久旱盼甘霖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

    对于这种连婴儿都敢威胁的妖孽,李南方实在是——没办法。

    唯有叫花子咬牙,穷发狠了下,转(身shen)拍拍(屁pi)股走了。

    他虽然满脸愤愤不平的样子,但内心的恐惧,却掩藏的极好,没有被杨妖孽看出来。

    早在缅甸灰色谷看到那幅卷轴时,李南方的潜意识内,就有了种强烈的预感。

    他和卷轴上的那个古代侍女,貌似有点莫名其妙的牵扯。

    只因侍女的侧面,太像岳梓童她老妈杨甜甜了。

    也有点像八百惊马槽下的那个女人。

    但那时候,他这种感觉不怎么强烈,甚至很快就忘记了。

    直到在大海内做了那个梦,开始怀疑他真是杨昏君隔代的儿子——惊马槽下躺在棺材里的女人,就是生他的母亲后。

    尤其当杨逍说铁牌是他的,李南方也是他的。

    有些话,根本不用去费神的甄变,李南方也能判断出真伪来。

    所以杨逍说铁牌是他的时,李南方相信他不是在蛮不讲理。

    铁牌,极有可能就是他的。

    和铁牌,卷轴都有关的李老板,也可能是他的——

    杨逍,古代仕女,李老板三个人物间,好像有种神秘的关系。

    什么神秘的关系呢?

    李南方又想到在梦中时,杨昏君曾经给他讲述的那个故事了。

    按照梦中那个荒唐的故事来推断,杨逍很可能就是九幽之内物业大拿,为约束杨昏君在外胡闹,才早就安排好的大敌人。

    也唯有这样,才能解释藏在李南方(身shen)体里的黑龙,为什么那么怕杨逍。

    而杨逍,又是为什么总说,等李南方将死时,才会把某个秘密告诉他。

    “老杨,看在咱们生死与共,相依为命的份上,你来告诉老子,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走到茅草屋那边看不到的死角处后,李南方低头,轻拍着肚子问道。

    可能老杨不忿他竟然敢自称老子,所以没有搭理他。

    接连问了三次,都没感觉出黑龙有动弹的迹象后,李南方默默地骂了句无胆鼠辈,快步走进了椰林内。

    人还没走进去,他阳光的笑声就已经穿进去了:“哈,哈哈。两位(爱ai)妃,本王来了。”

    “哇,哇。”

    两位(爱ai)妃还没反应呢,本王的小王子,先哇哇大哭起来。

    真尼玛的扫兴。

    李南方偷着骂了句时,才发现两个(爱ai)妃原来都睡着了。

    神经再大条的女人,在又怕又累又疼的大半个晚上后,都会倦的受不了。

    小崽子那么大的哭声,都没能把她们唤醒。

    阳光透过椰林,撒在黑白牡丹那两张恬静的脸上,让他徒增很大的征服感——好吧,其实李南方每次看她们时,目光都会先落在她们的丰、(乳ru)肥、(臀tun)上。

    至于脸蛋,反而是次要的了。

    “唉,别尼玛的哭了好不好?来,老子抱你去海边玩儿。”

    李南方轻轻把孩子从汉姆怀里抱了出来,第一次觉得自称老子,是如此的名正言顺。

    火山爆发过后的海水,还是有些混浊,再也看不到在水里游来游去的小鱼了。

    李南方抱着孩子,来回晃着,嘴里小声哼着摇篮曲——《妹妹想哥泪花流》,向东方远眺着,又开始渴望能出现海市蜃楼,能让他看到他最想看到的女人。

    “这么久了,其实她们也该忘记老子了。”

    自嘲的笑了下,李南方又低头看向了孩子。

    孩子本来就营养不良,又是七个月生出来的,估计最多也就是五斤重左右,李南方抱在怀里,简直感觉不出他的存在。

    被他哼着歌儿晃悠半天后,孩子又睡着了。

    婴儿在睡着时,总是会无意识的笑一个。

    只是他们有些吝啬,总是不等大人看清楚,就会把笑容收敛。

    婴儿的笑,是最纯洁的笑,好像昙花一现般那样美丽。

    凝视着还有笑容挂在嘴角的儿子,足足五分钟后,李南方才说:“其实被忘记也没什么不好的,咱们现在过的也很快乐,是吧,小崽子——不对。你是老子的儿子,得有个响亮的名字,才能配得上老子的卓然(身shen)份。嗯,让我好好想想,你该叫什么名字呢。”

    给人想名字,是李南方最擅长的本事之一。

    叶小刀是深深领教过了,每次想到李南方给他起的那足足八十个名字时,就会有种((操cao)cao)刀子捅死他的冲动。

    叫驴——是李南方给叶小刀起的八十个名字里,最文雅的一个。

    起名简直是信手拈来的李南方,却在给他儿子起名时,犯难了。

    皱眉考虑了差不多十分钟,都没能想到一个能配得上他儿子的好名。

    李岛生?

    李赤道?

    还是李难产?

    这些名字逊毙了,哪有李南方这名字朗朗上口,既和蔼可亲又威武霸气。

    “唉,如果你妈的名字好听点,老子也不至于为难了。到时候,你就用我们两个的姓氏为名字就好了。可那傻瓜娘们,非得叫什么汉姆。汉——汉?”

    李南方灵机一动,抬脚拍打了下海水:“就叫李汉吧。”

    李汉,姓李的汉子。

    这名字,别人一听就是((逼))格相当高。

    “对,就是李汉了。李汉,长大后可千万别走你娘的老路,不然老子弄死你。可是,那些基因学家曾经说过,夫妻俩人谁的基因更强大些,孩子就向谁多一些。老子现在很怀疑,你那个人贩子妈的基因,要比我这种良民的基因更强大。”

    就在李南方为他和汉姆俩人,谁的基因更强大一些而纠结时,华夏青山的上空,乌云慢慢地涌了上来。

    一场久违的瓢泼大雨,好像终于要临幸这座失去灵魂的城市了。

    泉水,就是青山的灵魂。

    今年(春chun)节过后,青山迎来了建国以来最糟糕的一个(春chun)天。

    整个(春chun)天里,都没下过一次超过三毫米的雨水。

    不下雨的青山,除了寥寥几口水源特别旺的泉外,其它泉子都停喷了。

    青山没有了泉水,那就相当于没有了灵魂。

    尤其随着季节的变幻,来到了初夏后,天上的太阳越发亮了,毫不客气蒸发着这座城市有数的水源。

    关闭青山境内,除农田灌溉必须的水井外,其它水井必须全部关闭。

    包括青山境内那些重工企业,在用水时也要有计划的,再也不能像以往那样,肆无忌惮的浪费了。

    关闭境内所有能关闭的水井,来确保泉眼不用因太过干旱而被淤泥塞堵,是青山最高领导人,在请教过地质学家后,特意明文规定的。

    地下水不再被肆意开采后,那么水位就不会无限度的下降。

    只需等到一场大雨到来,所有快要渴死的泉子,就会立即焕发它们的勃勃生机。

    可大雨在哪儿?

    会在这个(阴yin)云密布的晚上吗?

    市抗旱防涝办公室,现在是灯火通明。

    肯定是太过干旱的原因,抗旱防涝办公室的常青主任,嘴皮子都冒泡了。

    常主任长相不怎么样,文化程度也只是大专,工作能力更是——整个抗旱办比他能力强的,那是大有人在。

    但去年老主任退休后,本来只是一个小组长,最不起眼的常主任,却像一匹横空出世的黑马,独占了鳌头,被某领导极力推荐,端坐在了这把宝座上。

    当然了,抗旱办相比起财务,市局等这些大部门,简直是小到能让人忽视。

    但不管怎么说,这终究是市级的正规部门之一。

    唯有坐在这个位子上,才能解决副处的级别。

    踏踏实实干几年,到时候再走走关系——哼,下一任财务局的局长,也有可能来自抗旱防涝办公室的。

    抗旱办所属的科员们,私下里都传言,老常能成为抗旱办的一把手,有两个原因。

    第一,今年四十八岁的老常,有个三十六岁的漂亮老婆。

    至于老常有个比他小了足足十二岁的漂亮老婆,和他能成为最大的黑马,成为抗旱办一把手有什么关系,那可就需要听到这个传闻的人,自己去脑补了。

    第二,常主任的名字好。

    常青,常青嘛,寓意青山永葆常青。

    常主任是不是因为这两个原因,才成为单位一把手的,没人考证过。

    不过,他那个表面丰满,漂亮的老婆,(春chun)季抗旱以来,倒是经常来抗旱办。

    每次来了后,她都会和老常在主任办公室内,呆很久才会走。

    每次,都是关着门。

    有人就猜测,他们肯定是在做那种事。

    毕竟每次常夫人在离开时,都是面带酡红,风姿绰约笑吟吟很满足的样子。

    反观常主任再出来时,两条腿就会明显的打颤。

    可就算大家能猜出他们在办公室里做了什么,又有谁能说出个毛来呢?

    人家俩人是合法夫妻,就算老常把夫人的大胯搞下来,也没谁有权利管啊。

    别忘了,自从上个月,老常就没回过家一次,吃住都在抗旱办。

    他老婆正值虎狼之年,来要求滋润下,也是人之常(情qing)的。

    “哟,小韩,你们几个还没下班啊。”

    听到(娇jiao)滴滴的声音后,正对着水利局提供的水脉图,冥思苦想的小韩等人,闻言抬头。

    就看到一个(身shen)穿黑色无袖旗袍,露出嫩白藕臂的美妇人,袅袅婷婷的走了进来。

    来者,正是主任夫人。

    “程主任,您来了。”

    无论私下怎么议论她和常主任,小韩等人在见到她时,还是得很客气的。

    其实,她就是某街道办的副主任,专管清洁工的,连股级干部都算不上。

    “来,尝尝姐姐给你们买来的桃子,可甜了,只要蹭破点皮儿,就会向外冒水的。”

    不顾小韩等人的谢绝,程主任把一方便袋桃子,放在桌子上,又说了几句大家加班辛苦的话,才推门走进了常主任的办公室内。

    “今晚,一块旱地又要被滋润了。”

    望着外面黑压压的天空,小韩叹了口气:“唉,希望咱们青山,也能被常主任——哦,不,是被老天爷好好滋润下吧。不然,咱们都要干死了。”

    办公室里,也在对着水脉图愁眉苦脸的常主任,回头看了眼后,脸色就变了:“你,你怎么又来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