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937章 你,也是我的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

    李南方右手一抄,就把那个东西抓在了手里。

    沉甸甸的很坠手,正是被杨逍拿走的那块铁牌。

    铁牌有汉姆儿子巴掌那样大,椭圆形的,厚约一厘米左右。

    铁牌的边角,都是以防被割破手的圆弧形。

    入手的瞬间,如果不是重量不对劲,李南方都怀疑他拿了块墨玉。

    唯有玉石在入手后,才会给人圆润的手感。

    仅凭这一点,李南方就能断定,铁牌的材质,不是一般的铁质所打造的。

    根据铁牌的坠手感,这应该是快玄铁才对。

    所谓的玄铁,其实就是从天外落下来的陨石,密度相当大,所以重。

    但玄铁基本都是触手冰凉的。

    就像谢老四传给李南方的残魄军刺,就是用海底万年玄铁所造,密度极大,无坚不摧,哪怕是炎夏三伏天里,它也是冰凉的。

    可这块本该是玄铁的铁牌,却能给人温玉的明显手感。

    这就奇怪了。

    李南方还从没听说过,哪块玄铁会有温玉的特征。

    不过大自然神奇奥妙,尤其这些来自天外的异乡客,拥有这种有违常理的特征,也是很正常的。

    实在没必要,为搞清楚它究竟是什么材质,就去费脑子。

    处于鉴赏古董时的职业习惯,李南方先确定材质——竟然是他也搞不懂的东西后,才开始看铁牌上有什么东西。

    一面有画。

    一面是字。

    按照古董行业里的规矩,有画的一面就是正面。

    先看反面,也是真正鉴赏大家才做的。

    李南方就是在看字。

    铁牌反面只有一个小篆体的“人”字。

    好吧,小篆体的人字,其实和简体字的人字,是一模一样的。

    就算再没鉴赏本事的人,也能认出这个字的。

    人字是阳刻的。

    就是字体凸出铁牌几毫米,每个麻将高手,闭着眼也能摸出这个字。

    一个“人”字,实在没什么好研究的。

    借着东方天际的曙光,李南方看向了铁牌正面。

    只看了一眼,他的眉梢就猛地一动。

    马上,躲在草帘后面的杨逍就问话了:“看出什么了?”

    “没什么。”

    李南方随口敷衍了句,微微眯起了双眼。

    “呵呵,你先看。看完后,最好别敷衍我。不然,后果自己去猜。”

    对杨逍动不动就威胁的臭毛病,李南方很反感。

    却又没办法。

    打又打不过人家,逃又无处可逃,还有两个女人一个孩子捏在他手里,李南方除了乖乖听话,当无胆鼠辈之外,还能有什么好办法吗?

    唯有按照他所说的去做,就是了。

    铁牌的正面,与反面相反,画面是(阴yin)刻。

    (阴yin)刻的深度,与阳刻凸出的高度,应该是一样高。

    就仿佛用水压冲(床chuang)机,在正面砸出一幅画后,在反面凸出了个人字。

    这幅画之所以让李南方虎躯一震,是因为他认识(阴yin)刻的那个人。

    这是个女人。

    华夏古代侍女。

    侍女左手扛着一个小花锄,右手拎着个花篮,昂首四十五度角看着正前方。

    在她面前不远处,是一个三足青铜鼎样式的香炉。

    香炉里插着三炷香。

    香炉的周遭,都刻着一些看似乱七八糟的花纹,就像堆乱爬的小蛇。

    李南方敢肯定,如果他瞪大眼睛看那些花纹,用不了多久,他就会出现恶心呕吐,心脏狂跳的感觉。

    因为铁牌上的这个古装侍女,他早在去年的缅甸灰色谷时,就已经见过了。

    除了尺寸不对之外,其它哪儿都是相同的。

    李南方还敢肯定,如果那个偷走他“传家宝”的王八蛋,能把那幅卷轴送来,与铁牌上的侍女对比一下,就会发现连香炉上的纹络,都不会相差半点。

    对比着实物,用笔在卷轴上画出来,只要耐心够足,能临摹到完全相同,这没什么了不起的。

    了不起的是,在婴儿巴掌般大小的铁牌上,刻出的这幅画,与卷轴上的一模一样。

    是铁牌临摹了卷轴,还是卷轴临摹了铁牌?

    再或者是,刻画这幅画的人,对比着实物,分别临摹在了卷轴和铁牌上?

    无论是哪一种,都是相当让人吃惊的。

    李南方拿起铁牌,放在嘴里,试着用牙齿用力咬了下。

    再拿出来看时,没有哪怕是一点点的咬痕。

    李老板的咬合力可是相当强悍的,都差点把杨逍的(屁pi)股(肉rou)给咬下来不是?

    “这是玄铁吗?”

    杨逍讨厌的声音,又从草帘后传了出来。

    可能是他也被((操cao)cao)练了一个晚上,又是害怕又是被咬的,(身shen)心疲惫,嗓子有些沙哑,还有点尖锐——总之,有些难听。

    活该。

    最好是嗓子发炎,高烧死了个鸟的。

    李南方心里刚骂完,又沮丧了。

    从杨逍能成功让汉姆顺产这件事来看,就证明他的医术是相当牛比的。

    虽说中医行业,从来都流传着“医者不能自医”的说法,不过也没听几个中医高手,因嗓子发炎就死了的。

    “应该是玄铁。”

    李南方用手掂量了下铁牌,犹豫不决的说:“但又不是一般的玄铁,好像是来自火星的,时隔千年后,仍能感受到那颗星球上的温度。”

    “说的很认真,好像你真能确定它是来自火星上似的。”

    “那麻烦杨人、杨大侠告诉鄙人,这块铁牌是什么材质?”

    “不知道。”

    “你回答不知道的干脆样子,让我想到了无知小儿。”

    “你皮痒了吗?”

    “没有。”

    “你在别处,也见过这个女人?”

    杨逍不屑再和李南方斗嘴,很快就转移了话题。

    不等李南方说话,他又追加了一句:“如果撒谎,你女人,儿子就会倒霉了。”

    “拿女人孩子来威胁我,算什么英雄好汉?”

    “我不是英雄好汉,我就是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

    “你还算很有自知之明的。唉。好吧,那哥就和你说说,我在哪儿见过这个侍女吧。”

    李南方叹了口气,随意坐在茅草房旁边的石头上,远眺着东方,开始讲述那幅卷轴的故事。

    还不知道这辈子能不能活着回国,再说那幅卷轴又被人偷走了,李南方也就没必要隐瞒什么了。

    有一说一。

    很稀罕,在他流落荒岛后,他第一次没有在与杨逍说话时,掺杂他的“个人理解”。

    就是撒谎。

    包括,他在树林里,借着从树梢洒下来的斑驳阳光,在晃动卷轴时,觉得香炉上那些“小蛇”活了,然后就有了强烈的干呕,心脏大跳好可怕的感觉这些事,都原原本本的说了出来。

    但他却没有告诉杨逍,说铁牌侍女很像一个人。

    岳梓童那位让龙大少心动不已的母亲,杨甜甜。

    也有些像八百惊马槽下,躺在棺材里的女尸。

    难道,梦中那个女人,真是我妈吗?

    李南方想到这儿时,神游天外,望着冉冉升起的朝阳,眼神茫然。

    不再说话。

    杨逍也没有再催他,就这样静静地陪着他发呆。

    “哇!”

    婴儿的哭声,被南风从椰林里吹来时,李南方才猛地打了个激灵,从茫然中清醒了过来。

    “你不知道那副画,被谁偷走了?”

    杨逍的声音,越来越难听了,就像故意捏着嗓子那样。

    李南方不在乎。

    就算杨逍的声音,好听到黄鹂鸟儿那样,对他又有个毛用?

    “如果让我知道,是谁偷走了我的传家宝,我会杀他全家。”

    李南方恶狠狠的说着,站起来就走。

    “把铁牌还我。”

    “一块破牌子罢——”

    “不要让我再说第二遍。”

    “你除了打架厉害之外,还会些什么?”

    李南方撇撇嘴,用力把铁牌撇向了草帘。

    高速旋转的铁牌,就像飞刀那样,很轻易刺穿了草帘。

    没有听到杨逍在接住铁牌时,手被割伤后发出的惨叫声,这让李南方有些失望。

    也有些好奇:“你干嘛要这块牌子呢?”

    杨逍淡淡地说:“因为它本来就是我的。”

    “什么?”

    李南方有些惊讶:“铁牌是你的?握了个草,你这大话说的也太没谱了吧?这是人家汉姆——”

    杨逍再次打断他的话:“我说它是我的,它就是我的。你还有意见吗?”

    “有、没有。”

    看在不是他对手的份上,李南方唯有忍气吞声,接着随口说:“幸好你没说,被我弄丢的那个卷轴,也是你的。”

    “你没说错,那个卷轴也是我的。”

    听杨逍这样说后,李南方差点被气的跳起来。

    但杨逍接着说出来的话,又把他气的不想跳了:“是你把我那幅卷轴给弄丢的,所以如果能逃离这鬼地方,你得负责给我找回来。不然,我就会要你好看。”

    被人欺负到这种地步,李南方却连个(屁pi)都不敢放的滋味,简直是无法形容。

    唯有长叹一声:“唉。说说吧,还有什么东西是你的?等我以后都替你打包找回来。”

    “到时候,我会告诉你的。”

    “痴呆。”

    终于忍不住骂了句后,李南方爬起来就走:“幸亏你没说,我也是你的。”

    “李南方,你今天格外聪明。”

    “你毛的意思?”

    猛地意识到不对劲的李南方,停步转(身shen),眼神警惕的望着草帘。

    “你,也是我的。”

    杨逍很难听的声音,从草帘后面,徐徐的传了出来。

    很清晰。

    艾微儿两个女人,在被李老板搞得要死要活时,也都说过这句话。

    李老板欣然应(允yun)。

    他就是两个美女的男人啊,这样说很正确。

    谁敢说他不是两个美女的,李南方会打断那个人的腿——除了杨逍。

    李老板不介意被世界上所有的美女说,他是她的。

    可杨逍是美女吗?

    他只是个长相太妖孽的臭男人而以!

    他凭什么,说李南方是他的?

    “姓杨的,老子现在郑重告诉你。”

    李南方咬牙切齿的说:“老子对男人从来都不感兴趣,宁死也不会从你的。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你是我的。你跑不了。”

    杨逍好像(阴yin)恻恻的笑了下,接着说:“不要让你女人过来了。等晚上,我再问她铁牌的事。我累了,需要休息。让你家小崽子最好闭嘴,别打搅到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