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936章 无胆鼠辈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

    越美的女人,就越(爱ai)惜自己的容颜。

    艾微儿就是个极品美女,她当然(爱ai)惜她的容颜,胜过(爱ai)惜她的生命了。

    万恶的杨逍,恰好是看出了这一点,所以才要夺走她的美丽。

    还要斩断她的手足。

    用这种极度残忍的方式,来惩罚她的背叛。

    艾微儿偏偏没有任何抗拒的能力。

    李南方倒是有——没良心的男人,正趴在汉姆的怀里,(屁pi)股掘起老高,正在努力吃(奶nai)呢,哪有工夫来阻止杨逍犯罪?

    “下辈子,我再也不相信任何男人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昏过去的艾微儿终于有了意识,脑海里立即浮上了这句话。

    然后,她就听到李南方在埋怨人:“你这样吓唬她,也太没人(性xing)了吧?”

    接着,杨逍有些(阴yin)阳怪气的声音响起:“哦,你的意思是说,我该真把她的手足割掉,毁掉她这张漂亮的脸蛋了?好吧,既然你也觉得这样最对我脾气,那我就这样做。”

    “握了个草,我什么时候让你这样做了?”

    艾微儿就觉得,她被人用力搂了下,李南方的声音骂道:“我的意思是说,反正你又没打算毁了她,那就好人做到底,把她放下来不就得了吗?还用得着,把她吓昏过去后,再放下来吗?”

    “闭上你的臭嘴。再敢多说一个字,我把他们几个,都变成人彘。信不信?”

    杨逍冷冷地训斥道。

    李南方果然不敢再说一个字了。

    看着怀里水灵灵的白牡丹,想到她如果成为人彘的样子,简直不要太可(爱ai)。

    人彘是指把人变成猪的一种酷刑。

    就是把四肢剁掉,挖出眼睛,用铜注入耳朵,使其失聪,用暗药灌进喉咙割去舌头,破坏声带,使其不能言语,然后扔到厕所里。

    这可是大汉开国皇帝刘邦的老婆吕雉独家发明,用来对付戚夫人的一种酷刑。

    戚夫人又称戚姬,是老刘的宠妃。

    可能是老刘活着时,戚夫人被宠的有些没大没小了,不把吕雉那只真正的母老虎放眼里,在皇宫内横行霸道的不行。

    结果老刘驾崩归天后,戚夫人失去了保护神,就被吕后虐杀为人彘,死在了茅厕里。

    历史上干过这种丧尽天良事儿的,还有小武媚娘。

    她对付的是唐高宗老李的王皇后,与潇淑妃。

    史籍记载,潇淑妃在临死前,曾经发誓,说来世她愿意投胎为猫,让武媚娘转世为鼠,一定要生吃敌人。

    从那之后,原本吃斋念佛的猫儿,就开了洋荤,不吃老鼠,这(日ri)子就没法过了——

    李南方是个聪明的人。

    聪明人一般都很清楚,和生(性xing)残忍无比、却又偏偏打不过的人共事时,最好别在口头上惹他生气,不然吃亏的一定是自己。

    “哼,无胆鼠辈。”

    看了眼东方开始泛红的天际,杨逍不屑的骂了句。

    看在“老婆孩子”的份上,李南方唯有认命他就是无胆鼠辈。

    唉,有多少任(性xing)的女人,不知道男人有时候心里也是很苦的。

    “别以为我没看出,你早就算定你过来阻止我,我反而会非折磨她不可,所以你才假装对她漠不关心的小聪明。”

    杨逍轻蔑的笑了下后,到背着双手向西边走去:“最后一颗星在天上消失之前,我希望能看到我的寝室已经被搭建好了。不然,你就等着伺候这三个大小人彘吧。”

    “为什么不是你自己干?”

    对被杨逍当小弟使唤的行为,李南方很是有些不忿。

    “因为我是你们几个的老大。老大的拳头,是最硬的。如果你不服气,现在咱们就再打一场。打过后,你能在一个月内生活自理,都算我输了。”

    “草。”

    对杨逍这种红果果的威胁,李南方除了嘴硬之外,实在没有别的办法。

    不过,当他看杨逍貌似潇洒,实在每走一步,左肩都会微微一沉后,暗中又高兴了起来。

    杨逍走路这姿势,是因为他(屁pi)股上被狠狠咬了一口,迈腿走路时,就会牵动伤口。

    虽说拿嘴去咬男人的(屁pi)股这种事,一旦传出去,就会有损李老板的英名。

    不过正所谓此一时,彼一时。

    在当时那种(情qing)况下,只要能干掉杨逍,别说是咬他的(屁pi)股了,就算是咬他的命根子——草,是谁在这样胡哔哔?

    李南方想的有些脸红,暗中骂了句时低头,就看到艾微儿正用她那双迷人的眸子,痴痴地看着他。

    “醒了?”

    就像过去无数个早上,艾微儿只要醒来,就会看到李南方是睁着眼的,温柔的问她醒了那样。

    也像以往那样,艾微儿轻轻点头,微微嘟起了嘴巴。

    求吻。

    唉,小荒岛上的生活,太踏马的单调了。

    除了吃饭睡觉,就是看(日ri)出,看月亮,看潮起潮落,看海鸥横掠过海面。

    这种每天都如出一辙的生活,枯燥的能让人发疯。

    为了不发疯,艾微儿等人当然是绞尽脑汁的去琢磨,能让生活充实的小节目。

    而每天早上醒来后,都要嘟起唇儿,让李南方亲一个,就成了保留节目。

    至于亲着亲着,是不是就会演变成一番香艳大战,那就得看当时的心(情qing)了。

    艾微儿很清楚,李南方在这些天内的睡眠很少。

    因为无论她何时去看他,他都是睁着眼的。

    他应该是几个人中,最想离开小荒岛的那个人了。

    毕竟这厮数月前离开华夏外出,是来搜救某个可怜妹子的。

    结果妹子没找到,他自己反而被困在这儿了。

    尤其他在国内还有很多妹子,御姐的等着他。

    但李南方却从不把他浓浓的“思乡之(情qing)”表露出来,每天都是开心到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仿佛能够与黑白牡丹生活在这无忧无虑的小岛上,才是他人生最大的追求。

    艾微儿很清楚,他在竭力保持着乐观,就为不让其他三个人绝望。

    艾微儿俩人绝望了,最多也就是自暴自弃,彻底堕落成不被男人骑,就会发疯的((荡dang)dang)漾女人。

    可如果杨逍绝望了呢?

    他会杀掉他们三个后,再自杀。

    所以,李南方必须总是保持着乐观精神,来努力的去感染其他三个人,维持小岛上的脆弱安全。

    目前看来,他做的很棒,也是成功的。

    随着新的小生命诞生,小荒岛上就会多一份童趣,多一份生气。

    天真的童趣,才是绝望的最大敌人。

    不然,依着杨逍的残暴脾气,是绝不会轻易放过艾微儿的,只是吓昏了她。

    艾微儿的左臂,已经被树叶,茅草包扎了起来。

    她很惊讶,居然感觉不到丁点的疼痛。

    狠狠亲了下软软的红唇后,李南方开始吹嘘。

    他现在变得(爱ai)吹嘘了,可能是受到了岳梓童的极大影响。

    有道是,近墨者黑。

    李南方在大吹,特吹时,艾微儿不住地点头,满脸都是不可思议的赞叹。

    这个女人,在和李南方呆的时间久了后,脸皮越来越厚了。

    不然,她在听李南方吹嘘说,眼看杨逍就要残虐他的白牡丹,他就奋起,如战神附体那样,把杨逍打得满地找牙,最终只能放开她时,也不会接连点头了。

    还能恰到好处的,追问几个能让李南方“有理有据”来解释的疑点。

    尤其在李南方说,他是怎么给白牡丹正骨,又在大海里找到一种神奇的草药,给她包扎好了,肯定不会感觉任何疼痛时,艾微儿右手勾住他的脖子,昂首在他耳边轻声说:“哀求您,我伟大且雄壮的男人,现在就能把我干的死去活来。”

    “不行,你有伤在(身shen)。一旦不小心触动伤口,那岂不是浪费了我的心血?”

    李南方义正词严的拒绝了她,抱着她,倚在了一棵树上,说:“而且,现在我还有工作要做——看在那个妖孽孤(身shen)寡人很可怜的份上,我决定给他重新搭建一间屋子。”

    “亲(爱ai)地,您真是个善良的人。快点去吧。我在这儿等您,等您随时来(爱ai)我。”

    艾微儿故意扭了下(身shen)子,(胸xiong)前那对白花花立即颤动了起来。

    勾的李南方,自然是在上面狠狠拧了一把,又骂了句小妖精,才趾高气扬的迈着大步,可怜杨逍去了。

    “艾微儿,我发现你现在越来越不要脸了。”

    不远处,侧(身shen)躺在草堆上,轻拍着她儿子小(屁pi)(屁pi)的汉姆,有些(阴yin)阳怪气的说。

    对汉姆,艾微儿可没什么好客气的,冷笑着反驳:“呵呵,(屁pi)股整天露在男人视线内的时候,还有要脸的必要吗?”

    相互谩骂攻击,也是两个女人抵抗绝望的武器之一。

    李南方自然不会去干涉。

    在这种环境下,只要有事做,才能避免被绝望给折磨成疯子。

    只想到抢在(日ri)出之前,好不容易才搭建成的草屋,却要给杨逍住,而不是给最需要的汉姆,李南方心里就很不爽。

    可再不爽,又有什么办法呢?

    他唯有擦着汗,看杨逍动作优雅从容的掀起草帘子,走进去。

    “对了,把你那个生崽的女人抱来我门前,我有话要问她。”

    就在李南方转(身shen)要走时,杨逍的声音从茅草屋里传了出来。

    “是问那块黑色铁牌的事吗?”

    李南方犹豫了下,说:“我能不能看看?”

    “不能。”

    杨逍拒绝的相当干脆。

    也让李南方觉得很没面子,唯有故作不屑的冷笑:“切,其实我也不是太想看的。我提出这个要求,是因为我看出那东西很有年头了。而我,恰好又是古董鉴赏方面的大家。”

    这次,李南方倒不是在吹牛。

    (身shen)体里藏了条黑龙的李南方,在鉴赏古董这方面,完全就是开了外挂。

    汉姆在拿出铁牌时,也就是他极度关心女人的死活,没机会仔细看铁牌罢了。

    可就是急匆匆的一眼,李南方就能确定那玩意是个年代久远的古董了。

    只是他没料到,杨逍对铁牌也很感兴趣。

    也没经过汉姆的同意,就把铁牌拿走了,简直是太不懂礼貌了。

    嗖!

    李南方的冷笑声未落,一个东西从草帘后飞了出来。

    带着风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