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935章 我要夺走你的美丽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

    杨逍在笑起来时,倒悬在他面前的艾微儿,能看到他在笑时,并不像别人那样,笑意是先从嘴角绽放,然后才向脸上蔓延。

    杨逍的笑,是鼻子先笑。

    就是微微向上皱一下,眼角与嘴角才同时出现弧度。

    像艾微儿这种出(身shen)豪贵的女人,从小就接受普通人难以想象的形体,气质教育培训。

    尤其是见到人时,该怎么笑,才能给人留下最好的印象。

    当年老师说过,女人和男人在笑时,是完全不一样的。

    而且有种女人,在笑起来时,是先微微皱起鼻子,然后再牵动嘴角,眼角的弧度。

    这种女人,肯定是绝美的。

    最起码,从女(性xing)形体美的角度来看,她是最美的。

    以前艾微儿也曾想让她笑起来时,鼻子先皱一下。

    不过这种能让女人更迷人的笑容,可不是只要刻苦训练,就能做出来的。

    这就好比两条腿不一样长的人,无论是多么的竭力保持(身shen)体平衡,在走路时都是一瘸一拐。

    所以艾微儿只能无奈的放弃,为此还偷着哭了几个晚上。

    (爱ai)美的女孩子,谁不想变得更美丽?

    小时候这件事已经过去那么久了,艾微儿在随后的二十多年内,好像也没见到老师说过的那种美女。

    就以为,在笑时鼻子先皱起的美女,肯定只是形体老师想象出来的。

    像她这般美貌的极品,都无法做到在笑时先让鼻子皱起,更何况是别人呢?

    但现在她却看到了。

    她终于相信老师当年所说的那些话了。

    世界上,真有在笑时,鼻子先皱起,随后嘴角,眼角同时出现笑得弧度,整个人气质悠地改变的——男人。

    “能这样笑的,不是唯有女人吗?”

    杨逍笑容绽放在脸上的美,给震撼了的艾微儿,(情qing)不自(禁jin)地喃喃说道。

    上帝可以保证,这句话,是发自她真心的,没有丁点拍马的嫌疑。

    杨逍却听到了她的喃喃声,眉梢微微攒了下:“你说什么?”

    “你笑起来的样子,简直是太,太美了。唉。”

    艾微儿由衷的叹了口气,轻声说:“我也知道,用‘太美’这个词来形容你的笑容,是很不恰当的。但我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词汇,来描述你开心时的迷人。”

    “是吗?我、我怎么没觉得?”

    杨逍鼻子又微微皱了下,刚要笑,却连忙板住了脸。

    随着入世经验的丰富,他已经懂得在别人夸赞他美丽,英俊时,最好要学会谦虚。

    那样,才显得有气度。

    “你自己当然觉不出来。可你的笑,确实把我给迷倒了。”

    艾微儿轻咬了下嘴唇,微微眯起眼:“也不知道哪个女人有服气,能够追随你,每天都能享受这笑容。”

    “哈!”

    极力忍耐的杨逍,终于忍不住哈的一声笑出声来:“要不,你追随我?”

    艾微儿摇了摇头。

    杨逍歪着下巴:“就因为你已经成了李南方的女人?”

    “我虽然不是华夏人,也从没接受过华夏‘从一而终’的传统教育。可我还是觉得,李南方是值得我为他去死的男人。所以,除了他之外,我是不会把(爱ai)再分给别的男人了。”

    顿了顿,艾微儿又说:“一点,都不行。哪怕,你笑得这样美丽。”

    “其实就算你主动像我献殷勤,我也不会理睬你的。我从来都不吃别人吃过的嚼食,没意思。”

    艾微儿对李南方的挚(爱ai),让杨逍心里觉得有些酸溜溜,当然得说点什么,来证明他才不屑抢别人的女人。

    接下来的几分钟,两个人都没说话。

    椰林外的沙滩上,不时传来婴儿的哭声。

    还有李南方与汉姆的相互埋怨声:“你怎么这么笨啊,总让孩子哭。”

    “草,孩子要吃(奶nai)。你却没有,老子有什么办法?”

    “那你想想办法啊。”

    “我能有个(屁pi)的办法?我又不是女人。不是我说你,看你人高(奶nai)大的,结果却是个不下(奶nai)的废物。”

    “你踏马说谁是个废物呢?”

    “你倒是给老子下一个看看啊。”

    李南方好像抱着块烙铁似的,小心抱着儿子,有些着急:“我听人说,小孩子刚生下来,不都是要睡觉,暂时不用吃(奶nai)的吗?这小崽子怎么会反其道而行之?”

    “这是我的儿子。”

    汉姆把儿子抢了过去,得意的说:“我的儿子当然要与众不同了——喂,你别傻呆呆的站着啊,赶紧想点办法。”

    儿子的出生,让这对男女暂时忘记了杨逍这个大危险,也忽略了艾微儿正在被倒吊在那儿,独自面对魔头。

    “他们真是一对废物,连这点小事都解决不了。”

    俩人的吵闹声,打断了杨逍享受当前神游天外的惬意,秀眉微微皱了下,低声骂了句时,就听艾微儿高声叫道:“李南方,你给她嘬啊,给她嘬!”

    要是论起拐卖人口,打架泡妞,这对男女还真是其中的佼佼者。

    但要让他们抚养孩子,却觉得一个脑袋有两个大了。

    艾微儿却是过来人,很清楚有些女人,在刚生产后,尤其是早产的,没有(奶nai)水。

    这时候,就需要专业催(乳ru)师来帮忙了。

    不过有个土办法是最有效的,那就是让男人去吃(奶nai)——就像当初在墨西哥布偶岛时,浴血厮杀过虚脱后急需水分来补充的李南方,就曾经吃过艾微儿的(奶nai)。

    艾微儿本来就有(奶nai)水,被李南方抱着狂嘬了半天后,(奶nai)源更旺了。

    结果导致了她在被绑架之前,每隔两三个小时,就得喂小公主一次,不然就会胀得难受。

    他们在流落到小荒岛上后,李南方也是客串了很长一段的小公主,不然艾微儿那俩大什么,可能就要胀破了。

    “管事吗?”

    李南方回头问道。

    “当然管事了。如果不管事也不要紧,你把孩子抱过来。”

    最近这几个月,李南方虽说已经“戒(奶nai)”了,可还处于哺(乳ru)期内的艾微儿,依旧有着不错的(奶nai)源。

    “真是两个蠢物,连这么简单的问题都解决不了。”

    杨逍再次骂了句,懒得再看他们,忽然抬头问艾微儿:“你的胳膊,还疼吗?”

    他不问,内心紧张,不知道该被他怎么收拾的艾微儿,已经忽略了断臂的疼痛。

    杨逍这一问,算是把她拉回了残酷的现实。

    她还是被吊在椰树上的,打断她胳膊的恶魔杨逍,就坐在她面前,随时给她更残酷的打击。

    疼痛这个东西,分心时就会减轻。

    一旦关注它后,它立即狞笑着开始耍(淫yin)威了。

    剧痛,过电般的从断臂处传来,疼的艾微儿皱眉发出了一声轻吟。

    杨逍长(身shen)站了起来。

    “你、你要干什么?”

    他这个动作,吓得艾微儿失声轻叫。

    尽管她也很清楚,无论杨逍怎么折磨她,她都只有受着的份,可还是忍不住抬起右手,做出防御的动作。

    “我要干什么?”

    杨逍嘴角微微勾了下,低头看着沙地上那幅倒悬美人图,淡淡地说:“你知道,我为什么要给你画像吗?”

    艾微儿摇头,表示她实在不知道。

    杨逍也没有再解释,抬起脚尖放在了画像的左耳上,慢慢画了一道。

    耳朵就不见了。

    接着,他的脚尖又放在画像右耳上,再次画了一道。

    右耳也不见了。

    随着他的脚尖在沙地上不断涂抹,艾微儿画像的耳朵,鼻子,眼睛,(奶nai)孩子的两个(奶nai)源,都先后不见。

    刚开始时,艾微儿还不知道他在搞毛。

    好端端的一幅画像,你怎么把眼睛,鼻子都给弄没了呢?

    没有了这些的画像,就再也不是美人儿了。

    就是个吓人的丑八怪。

    但当杨逍的足尖,又把画像左手齐腕涂抹掉,又看向她的左手时,艾微儿才猛地明白了。

    她的心,咚地一声大跳。

    因胳膊剧痛传来后而冒出的冷汗,更加旺盛了。

    花容,惨白地吓人。

    丰盈(娇jiao)嫩的(身shen)子,更是在瞬间起了一层小疙瘩,轻微的剧颤起来。

    杨逍在沙地上画像,就是要让她亲眼看到,他接下来会怎么惩罚她,惩罚她过后,她会变成一副多么可怕的模样。

    再美的女人,如果没有了耳朵,眼睛,鼻子,手足后,那么她——想到这儿后,艾微儿就想昏过去。

    她可没觉得杨逍是在和她开玩笑,是在吓唬她。

    一个能在短短十数分钟内,就残杀47名黑龙组精锐成员的恶魔,做出这种惨无人道的事来,简直是太正常了。

    “我还要拔掉你满嘴的牙齿,割断你的小香舌。让你此后再也看不到这个世界,听不到它的声音,嗅不到它的味道,吃不了它的美味,说不出你满心的苦。”

    杨逍(阴yin)恻恻的说着,左手捏住了艾微儿的双颊。

    他的右手手指,做出了钳子的形状,一张一合的,这是在比喻要给她拔牙呢。

    脸颊被抓着的艾微儿,再也说不出一个字来,唯有用右手用力去推他。

    她怎么能推的开杨逍。

    杨逍的残忍笑声中,艾微儿唯有用大颗大颗的泪珠,以及祈求的泪眸,来哀求他还是杀了她吧。

    她宁愿死上一万次,也不想那样活着。

    只是杨逍心如钢硬,根本不理睬她的哀求,只是冷笑着用脚尖一挑。

    一块被冲到椰林里的贝壳,被他抄在了手中。

    右手拇指稍稍用力,贝壳就咔吧一声,断裂成了两半。

    贝壳断开的茬口,锋利无比,割人耳朵,鼻子的没有任何难度。

    “别折磨我。请您杀掉我。”

    艾微儿用泪眼,哀求他。

    “你这么漂亮,又忠于(爱ai)(情qing),我可舍不得杀你。最多,我夺走你的漂亮——那样,李人渣就不会(爱ai)一个丑八怪了。说不定,他还会背着我,偷偷把你干掉,扔大海里喂鱼呢。”

    杨逍说着,抬头看向了艾微儿倒吊在椰树上的双足:“嗯,就先从双脚开始吧。我要动手了。你可千万不要昏过去哦。”

    话音未落,他的右手猛地横向划了过去。

    无法惨叫出声的艾微儿,只能双眸翻白,昏了过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