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934章 我该怎么惩罚你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

    刚才李南方和杨逍撕打,汉姆母子俩人又是怎么平安的事,倒吊在椰林里的艾微儿,可是看的清清楚楚。

    在看到李南方好像疯了似的样子,被杨逍一脚脚踹出去时,艾微儿的心都碎了。

    她想尖声大叫:“别打了,求求你别再打他了!”

    可没喊。

    一来是喊了也白喊,杨逍是绝不会听她的话。

    二来是她怕她的喊声,会让李南方分心,让本来就很糟糕的局势,变得更糟糕。

    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尽量向那边伸长右手,让泪水哗哗地流,心疼的难以呼吸时,也没耽误向上帝祈祷,请他老人家显灵,来收走杨逍这个妖孽吧。

    念在她光着(屁pi)股被人倒吊在椰子树上当腊肠的样子很动人,上帝勉为其难的答应了她,制止了杨逍继续狂虐李南方。

    不过,上帝却没把杨逍收走——唉,话说这妖孽不是西方人啊,他根本不听上帝的指令。

    要想收走他,还得东去华夏神州,有请太上老君来亲自出马。

    幸好杨逍接下来人(性xing)闪光,居然在汉姆母子即将勇赴极乐时,及时出手,化(身shen)超级接生婆,用艾微儿从来都没见识过,不,是从没听说过的接生方式,把他们母子硬生生救了过来。

    其过程,简直是太踏马的刺激了。

    都让艾微儿忘记她正苦熬倒悬之苦,胳膊断了的剧痛了。

    尤其是在孩子哇的一声哭出来时,艾微儿差点拍手叫好。

    直到汉姆抱着孩子,一脸幸福的依偎在李南方怀中,杨逍脸上带着似笑非笑的样子,到背着双手缓步走过来时,艾微儿才猛地清醒过来,意识到她的危机还没解除呢。

    对杨逍无法形容的恐惧,立即把她紧紧的包围起来,导致胳膊的剧痛,也放大了无数倍,疼的艾微儿再也无法忍受,唯有呻、吟出声。

    “是不是很疼?”

    杨逍走过来,弯腰捡起了地上的草鞭,用鞭梢在她(身shen)上轻轻的扫着,满脸讨厌的冷笑着问道。

    艾微儿没吭声,紧紧咬住了牙关,闭上了眼睛。

    她认了。

    无论杨逍怎么折磨她。

    她可不觉得,杨逍在大发善心救了汉姆母子后,还能再绕过她的“背叛”之罪。

    “睁开眼。”

    杨逍淡淡地说着,盘膝坐在了她面前。

    艾微儿不想听他的话。

    不行。

    杨逍的声音里,好像带着一股子无法抗拒的魔力,让她缓缓睁开了眼。

    杨逍抬手,拨开她的头发,露出那张苍白了也很妩媚的脸,轻抚着她嫩滑的脸蛋,很享受的样子。

    按说,艾微儿应该很反感杨逍这样碰她。

    因为很轻浮。

    她又是个有自尊心的女人。

    但事实上,艾微儿并没有感觉出轻浮。

    就像,杨逍在轻抚着她的嫩滑脸蛋时,并没有任何的不纯洁想法,只是单纯的觉得她皮肤好,就像女孩子看到鲜花,基本都会拽过来嗅一下那样。

    “问你个问题。”

    杨逍左肩下沉,晃动了下(身shen)子时,秀气英(挺ting)的眉毛,微微皱了下。

    他在坐下时,触动了(屁pi)股上的伤口。

    他没有解开裤子看看——不用看,也知道(屁pi)股上有个环形,血(肉rou)模糊的牙印,正在向外渗血。

    疯狗似的李南方咬住他(屁pi)股时,可是用了全力的,没有当场给他撕下一块(肉rou)来,就已经是轩辕王保佑了。

    唉,等他成为美貌无比的杨棺棺后,在浴室独自洗澡,看到(屁pi)股上这个伤疤时,心里会怎么想?

    白玉有瑕啊。

    心中有些羞恼的叹了口气后,杨逍忽然想到了弥补办法。

    如果在(屁pi)股上纹(身shen),把伤口纹成一朵鲜艳的牡丹花之类的,应该就能遮住这个瑕疵了。

    “以后,那个混蛋看到那朵花儿后,心里会怎么——我呸!我为什么要让他看到我的(身shen)子?”

    杨逍莫名其妙想到李南方盯着他(屁pi)股看时,那满脸恶心的样子后,心中一((荡dang)dang),接着清醒了。

    他觉得脸很烫。

    脸红的要死。

    幸亏这是在椰林中,光线比较暗,胳膊剧痛的艾微儿,应该看不到。

    “她如果看到了,那就杀了她好了。”

    杨逍暗中(阴yin)恻恻的这样想时,艾微儿颤声说话了:“你、你说。”

    “你觉得,我该怎么惩罚你呢?”

    杨逍说着,右手五指在艾微儿的脸蛋上,来回的轻抚着。

    他的五指纤长,白皙,这样的一双手,应该弹钢琴来演绎动人的曲子,拿画笔来绘出精彩的人间风景,可偏偏却是一只恶魔之手。

    现在艾微儿已经知道了,杨逍在偷偷潜上菲爵爷的游轮之前,曾经一举杀掉了47个伦敦黑龙组的精锐成员,可谓是灭了满门。

    大部分人,都是被这双充满艺术感的手,给捏碎了咽喉。

    所以说,艾微儿把杨逍的手,视为恶魔之手是很有道理的。

    被一只不知道捏碎多少人咽喉的恶魔之手,在脸上轻抚的感觉,简直是糟透了。

    断臂的剧痛,都无法压制艾微儿的反胃感。

    只是,不等她张嘴哇的一口吐出来,杨逍却飞快的在她背后点了一指。

    然后,艾微儿的呕吐(欲yu),就彻底地消失了。

    杨逍缩回手,皱眉说:“我不喜欢和人在说话时,被人吐一(身shen)的脏东西。”

    顿了顿,他又说:“如果你非得吐,也行。但,我会让你把吐出来的这些东西,再吃回去。”

    “我、我不知道你会怎么惩罚我。”

    想到吐出去的东西,又被他强迫着吃回去,艾微儿再次恶心了起来,可她不敢表露出来,迅速转移了话题。

    “就知道你猜不出来。”

    杨逍得意的笑了下,低头拿起一个贝壳,在月光能照到的地上,画了起来。

    居高临下的艾微儿,有些好奇他要画什么,瞪大眼的看着。

    杨逍画的是个人。

    女人。

    他画画的速度很快,绝对是一气呵成,没有丝毫的停顿,很快就有个人出现在了艾微儿的视线内。

    艾微儿呆呆望着那幅画,沉默很久,才发自肺腑的赞叹:“唉,你如果去画画,你将会是世界上最出色的画家。”

    杨逍画的这个女人,正是艾微儿。

    惟妙惟肖这个成语,已经不足以形容杨逍把她画的有多像了。

    尤其是那双眸子,就仿佛是活了那样。

    别忘了,这可是在沙地上。

    如果是在画板上,估计在他最后给艾微儿的画像点睛后,她会直接从画板上走下来。

    把她画的十分像还倒是在其次。

    关键是杨逍在画画时,采取了相当高明的立体手法——画中的艾微儿,也是倒吊在树上的。

    秀发倒撒下的发梢,与真正艾微儿的发梢,恰到好处的连接在了一起。

    就好像,这片沙地不是沙地,而是水面。

    沙地上的画,就是她本人的倒影。

    “是吗?呵呵,我也是这样觉得。”

    被人发自肺腑的称赞,对杨逍来说,是最大的享受,轻笑一声时,(身shen)上的戾气,明显减少了很多。

    察言观色功夫相当棒的艾微儿,立即敏锐地捕捉到了这一点:“去年秋天时,我曾经参加过在伦敦召开的世界画展。画展上,汇集了来自三十七个国家的最顶级画家。其中一副人物肖像,获得了那次画展的特等奖。那是一位来自法国的画家作品,我们都被他的作品给震撼了,觉得那幅画里的人,就是一个活人。只是被巫师施了魔法,贴在了画布上。”

    杨逍没插嘴,只是秀(挺ting)的眉毛,微微皱了下。

    艾微儿又看在了眼里,更加笃定她没有判断错了,立即再次极力称赞那位法国画家。

    在她的描述下,那位法国画家,绝对是当世第一人,天下无人出其左右。

    艾微儿一边说,一边偷偷观察杨逍的脸色变化。

    尽管椰林内光线不好,但她还是能看出他的眼神,逐渐(阴yin)骘了起来。

    尤其是(身shen)上,散发出了明显的戾气。

    右手,更是不知不觉的拿起了草鞭。

    就在杨逍握着草鞭的右手手背上,好像有青筋突起时,艾微儿及时话锋一转:“可我在看完你的画后,我才知道那位法国画家的作品,纯粹就是、就是垃圾。”

    她本想说,纯粹就是小孩涂鸦的。

    但话到嘴边,及时改为了垃圾。

    先大肆夸赞那位法国画家,再用他来衬托杨逍的画技,这是相当高级的对比。

    也是高水平的拍马。

    果然,艾微儿说完这番话后,那种让她心惊胆战的戾气,消失了。

    草鞭,也看似很随意的,落在了地上。

    “原来,我很有拍人马(屁pi)的天赋。”

    女人在心里鄙夷了自己一下,接着就释然了。

    如果狂拍杨逍的马(屁pi),能让她逃过残忍的惩罚,那么艾微儿宁愿变成一个厚颜无耻之徒。

    杨逍笑了:“呵呵,你是哄我开心吧?觉得,只要哄我开心了,我就不再惩罚你了。”

    就是这意思。

    艾微儿在心里默默地说了句,嘴上却说:“我没有你说的那样天真。你是什么样的人啊?我可是听李南方说起过,你在短短几分钟内,就把47个恶贯满盈的黑龙组成员,都送到了地狱。像你这种为民除害的大英雄,又怎么会在意我一个小女人的拍马呢?”

    “嗯,你说的也倒是有理。”

    杨逍明显飘飘然了,有些迫不及待的问:“那你再说说,你是怎么看出我的画技,比被你们盛赞的什么国画家,更高超的呢?”

    “是法国。”

    艾微儿先提示了一下,才由衷地说:“每一位参展的作品,作者还不知道用了多长的时间,费了多少的心血,才把最满意的作品,展现给我们看呢。哪像你,只是看似随意在地上划拉几下,就已经画活了我。如果,要是给你一个月,甚至更长的时间来画我——啧啧,我都有些怕了。怕从此之后世界上又多了个艾微儿。”

    “没你说的那么夸张,画的再((逼))真,也终究是画而已。”

    杨逍很想绷住脸,故作淡淡然的样子。

    只是他听到别人不要脸——的盛赞他后,实在是忍俊不住开心的笑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