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933 超级接生婆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

    汉姆可以怀疑杨逍的人品——人品,是什么东西?

    人品,应该就是任(性xing)吧,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但杨逍绝不许任何人,怀疑她的医术。

    医术,武功,喝酒,玩玉,是杨逍最拿手的四个本事。

    前两种,是她(身shen)为轩辕王必须要学的。

    后两种,则有些玩票(性xing)质。

    轩辕王必须要学的两种技能中,医术还要排在她的武功之上。

    由此可见,他对他高超的医术,有多大的信心。

    现在,汉姆却在怀疑他的医术,说他是吹牛比。

    握了个草,怀疑就怀疑吧,干嘛还要再说是他吹牛比呢?

    就因为这句话,杨逍也得把她救活。

    哪怕在问明白铁牌的来历后,再把她干掉呢。

    让人死的心服口服,是杨逍最近才参悟到的。

    所以他才把艾微儿挂在椰林内,遍数她所犯下的罪恶,让她幡然醒悟她确实该死后,再杀了她。

    “你,你要干什么?”

    看到脸带煞气的快步走来后,汉姆顿时就忘了她讥讽人家吹牛比的事了,潜意识内以为他是来伤害她的,慌忙用双肘撑地,向后退。

    只是她现在哪儿还有力气,最多只是做出后退的动作,却是原地不动的。

    杨逍懒得和她废话,无声的冷笑着,弯腰伸手采住她的头发,稍微用力,就把她当稻草人那样从地上提了起来,抬起右脚往她肚子上踢去。

    他讨厌死了这个臭女人,哪怕当前必须暂时救她,也不想用手,而是动脚。

    毫无疑问,用脚接连踢到汉姆(身shen)上时的感觉,远远不如用手能让她感觉舒服些。

    杨逍不在乎,疼的又不是他。

    汉姆也不在乎——现在奄奄一息的样子,还能顾得上哪儿疼吗?

    最多,她把所有的力气,都集中在了大嚷大叫上,怒骂杨逍松开她。

    杨逍就像聋子那样,抬脚接连在汉姆肚子,腰眼,后背几处大(穴xue)上踢了数十下后,采着她头发的左手向旁边一划拉,体重八十公斤的女人,就头下脚上的倒立在了他面前。

    这一幕,如果被华夏那些妇科专家看到,杨逍这样折磨一个难产孕妇后,肯定会急得不行,怒骂他简直是把生命当儿戏,会遭到老天爷报应的。

    不过接下来,这些妇科专家肯定会目瞪口呆的。

    因为他们会亲眼目睹,已经有一只脚伸出来的小崽子,把那只脚缩了回去。

    这怎么可能?

    生孩子,可不是从口袋里向外拿东西,拿到一半发现拿错了后,再放回口袋里换就是了。

    孩子在自然生产的过程中,纯粹就是卖猪(肉rou)的喊口号,货已出柜,概不退换。

    如果真能把孩子的腿塞回去,让他重新生一次,那么以前就不会有那么多没妈的站生儿了。

    杨逍偏偏把出柜的猪(肉rou),又退了。

    还不是用蛮力,而是通过某些(穴xue)道的刺激,迫使站生儿自己缩了回去。

    做完这一步后,整个过程都像是在踢毽子的杨逍,脚尖灵巧的一挑,挑住汉姆的后背,把她放在了地上。

    “喊,全力喊!”

    还没等被搞得晕头转向的汉姆明白过来呢,杨逍脚尖又在她左腿大腿外侧踢了一脚,厉声喝道。

    人的大腿外侧有个(穴xue)道,如果不小心碰在桌角上后,就会疼的眼前发黑,冷汗直冒。

    更何况,被杨逍起脚踢在上面,可比不慎碰在桌角上疼多了。

    根本不用他厉声催促,汉姆就疼的竭力惨叫:“啊!”

    只是她刚发出半声惨叫,杨逍右脚就跺在了她肚子上——好像顽童踩气球。

    动作野蛮,绝对是视人命为草芥。

    刚从昏迷中醒来的李南方,恰好看到这一幕。

    没有任何的文字语言,能形容李南方看到这一幕后,会是一种什么滋味。

    他嘶声吼叫着爬起来,扑了过来。

    张牙舞爪的,模样比刚才还要可怕。

    前车之鉴在那儿摆着呢,杨逍怎么可能再让他贴(身shen)缠斗,抬脚就把他给踹了出去。

    “我要杀了你!”

    李南方吼着,不顾肚子被踹的老疼了,再次爬起来,扑过来——又,飞了出去。

    如是者再三。

    最后一次重重摔倒在沙滩上后,李南方没有再起来。

    他有力气起来。

    却不想起来了。

    他也是有自尊的。

    意识到无论他怎么拼命,都不是杨逍的对手后,只能绝望的望着天,心如死灰。

    自从完美逆生长后,李南方就以为他是这个世界的绝对男主角。

    像小说里所描述的那些男主似的,英俊潇洒,威武霸气,虎躯一震,美女哭着喊着自己送上门来,任何的魑魅魍魉都闻风退避三舍,人挡杀人,神挡杀神。

    最大的烦心事就是钱太多,花不完,美女太多,照顾不过来——

    从没想过,有一天他会像臭袜子那样,被人踹的没脾气。

    只能臭袜子般的躺在地上,倾听着他女人的哀哭声。

    “这不是真的,这绝对不是真的,老子是在做梦,肯定是在做梦。”

    李南方白痴般的喃喃自语着,伸手在大腿上狠狠掐了下,希望能从梦中醒来。

    “哇,哇——”

    忽然间,有婴儿嘹亮的哭声,从那边传来。

    接着,就听到汉姆哑声喊道:“快,快把孩子还给我!”

    怎么回事?

    哪儿来的孩子?

    有些懵((逼))的李南方,努力抬头看去,就看到杨逍左手里抓着个全(身shen)都是血水的孩子,好像拎着个小鸡仔似的,满脸饶有兴趣的样子,在月光下看的格外清楚,正在打量着手里的孩子。

    平躺在地上的汉姆,努力抬起脑袋,伸出的双手,剧烈颤抖着。

    杨逍看似凶狠的一脚躲在汉姆肚子上后,那个把他老妈差点折腾死的小崽子,就像炮弹那样——嗖得一声从他娘肚子里窜了出来,落在沙滩上,和他那个刚被踹出去的老子那样,脸朝下。

    在娘肚子里折腾太久的小崽子,来到这个世界上后,基本都是被羊水灌到,或者缺氧,处于懵((逼))状态的。

    他们不会哭,甚至都不会呼吸。

    这时候,就急需有人抓住他双脚,把他倒过来,控控嘴里的羊水后,再在(屁pi)股上拍一下。

    小崽子受疼后,本能的就会张嘴大骂——你妹的,谁在拍老子的马(屁pi)?

    他这一骂,就会吐出嘴里的羊水,就会喘气了。

    杨逍虽然没有生过孩子,在烈焰谷时,也从没有哪个教众,有资格值得他去客串接生婆,但生孩子在中医里的重要(性xing),本来就是首屈一指的。

    任何的病症,都比不上新生儿能活着来到这个世界上,更重要。

    所以杨逍当初在学医时,首先要学的,就是该怎么解救难产孕妇,力保母子平安。

    今天,是他中医学成后的首次,为人接生,并大获成功。

    尽管过程着实的粗鲁了些。

    不过结果才是最重要的。

    “真丑,你当我稀罕么?”

    看到小崽子一脸老太太般的褶子,与他以前所想象“粉妆玉琢”的小宝宝形象相差太大后,杨逍很快就没兴趣了,抬手就要把孩子扔给汉姆。

    幸好,他在即将扔出去后,总算想起这可不是小鸡仔,而是像他一样的小生命了,再这样扔出去,貌似有些不合适。

    还是拎小鸡仔似的,递给汉姆吧。

    “孩子,我的孩子。”

    汉姆一把抢过孩子后,紧紧地抱在怀里,也不顾他满(身shen)都是血水,低头在他(身shen)上狂吻起来。

    边吻,泪水边噼里啪啦的往下掉。

    “李南方,快,快过来,看我们的儿子——哈,哈哈,他真是儿子啊!我当初怎么说来着?”

    能活着抱着儿子的事实,让汉姆有了类似于回光返照的大精神头,哈哈大笑着,手指在孩子的小不点上撩了下,回头呼唤李南方快点过来。

    该怎么说,才能形容李南方这个当爸爸的,看到儿子平安出生后,连滚带爬爬过来的动作?

    嗯,就用连滚带爬吧。

    这会儿,只要汉姆母子能够平安,别说是说他连滚带爬了,就算说他是死过来,他也会死过来的。

    一般来说,男人的神经,普遍地比女人大条很多。

    他们也更善于在更短的时间内,把失去控制的(情qing)绪,调解到正常模式。

    看到儿子活生生在这儿挥动着四肢哇哇大哭后,李南方才知道杨逍刚才那样搞汉姆,不是在折磨她,而是在用一种非常“高明”的催产术,能让站生的小崽子,顺产下来。

    他误会了杨逍。

    杨逍,有恩与汉姆母子。

    尽管李南方觉得他早就该出手相救,不是站在旁边满脸幸灾乐祸的看着汉姆受罪。

    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这就好比有钱人,人家借钱给快要饿死的穷人是(情qing)分,不借是本分,不能因为不借钱,就痛恨人家冷血的——虽说,杨逍就是冷血的。

    可他最终出手相救,让汉姆顺利把孩子生出来,这就是最大的(情qing)分。

    于(情qing)于理,李南方都该对人家说声谢谢。

    “我稀罕你的感谢吗?哼。刚才,是谁疯狗似的乱咬人了?”

    杨逍嗤笑的动作,又把李南方虔诚的感谢,狠狠踩在脚下了。

    李南方被说的老脸一红,无言以对。

    人家说的没错,貌似。

    可能是觉得孩子的哭声,给这个枯燥的小岛上平添了很多生气,让杨逍终于意识到多一个人,就会多一份乐趣了,不想汉姆就这样死去。

    想了想,他到背着双手,走向了椰林那边:“把你儿子的脐带咬断吧。顺便再安慰安慰你女人,让她好好休息下,我还有话要问她。”

    杨逍说到这个“咬”字时,说的格外重,自然又是讽刺李南方是疯狗了。

    只要汉姆母子平安,杨逍(爱ai)说他什么,就是什么。

    他没意见。

    这可是李南方嫡长子啊——龙城城生的那个,暂时不算。

    师母以前经常说,男人唯有当了父亲,才是真正的男人。

    现在,李南方总算是成为真正的男人了。

    看着汉姆怀里的小崽子,李南方就觉得被幸福包围了。

    不过,从椰林那边传来的一声痛苦轻吟,很快把他从幸福里拉了出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