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932章 天使不杀人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

    现在谁来阻拦已经被魔(性xing)控制的李南方,破开汉姆的肚子,拿出他的孩子,他就会杀谁!

    尽管这个人,是被黑龙都怕成缩头乌龟的杨逍。

    那时候他怕杨逍,是因为他的人(性xing),被更加强大些的魔(性xing)给屏蔽了。

    但现在,他的人(性xing)已经崩溃,魔(性xing)无法把他屏蔽——当东风被西风压到时,那么东风就只能顺从,也变成西风了。

    简单的来说,当前的李南方受到严重刺激后,第一次把人(性xing),魔(性xing)合并在了一起,变得无所畏惧,更强大了。

    本来用不屑目光看着他的杨逍,神色剧变,迅速后退。

    腾(身shen)扑起来的李南方,迅即踹出的右脚,贴着他的肩膀蹬了过去。

    一脚放空后,李南方没有瞬间的停顿,嘶吼声中半转(身shen),双手张开,张嘴露出白牙,真像捕食的野兽那样,没有丝毫的防御,全速扑向了杨逍。

    李南方此时只想杀掉杨逍!

    至于在撕杀过程中,他会怎么样,他全然不管。

    黑龙被他的疯狂所影响,也在吼叫连连:“杀了他,杀了他!”

    杨逍居然不敢试其锋芒,只是灵巧的转(身shen),再次躲开李南方的扑击。

    但这次,他肩膀上的衣服却被抓住。

    就像溺水之人抓住一根稻草那样,李南方抓住杨逍的肩膀后,就不再管别的了,悠地下滑,抓住了他的胳膊,然后张开左手,去搂抱他的肩膀。

    “滚开,混蛋!”

    以往对上李南方,很快就能把他当臭袜子般狂虐的杨逍,这次居然怕了。

    尖声怒骂中,双手采住李南方的长发,猛地把他脑袋往下按下的同时,右膝及时提起,狠狠顶在了他肚子上。

    杨逍的武力值有多高?

    如果是放在平时,李南方估计会被他这一膝顶,给弄得直接口吐鲜血,松开手抱着肚子,躺在地上直哼哼了。

    现在他挨了一记狠的后,也被顶的口吐鲜血了,却没像正常人遭到重击后,双手抱着肚子瘫倒在地上,只是嘶吼着,脑袋从他肋下钻出,张嘴狠狠咬住了杨逍(屁pi)股——

    “啊!”

    杨逍疼地惨叫,更加愤怒,举起左肘,狠狠砸在李南方背上。

    人(屁pi)股上的(肉rou)虽说不好吃,而且男人咬人这个部位,也确实不爷们了,可现在的李南方哪管这些?

    他就知道,任尔东西南北风,我自咬定“青山”不松口。

    男人牙齿的咬合力,本来就很强悍,更何况李南方此时已经疯狂?

    任由杨逍好像擂鼓那样,在他后背上猛砸,脊梁骨甚至都发出了不堪重负的呻、吟,嘴里更是鲜血直冒,他却只是疯狂摆动着脑袋,一心要把这块(肉rou)咬下来。

    “混蛋,松开,松开我!”

    功夫那么高的杨逍,在剧痛下竟然忘记该狠狠极大李南方的后脑勺了,只用双肘狠击他的脊背。

    男人的脊梁,像山——坚不可摧的。

    而且李南方此时也双手抱住了杨逍的腰(身shen),俯着(身shen)子好像斗牛那样,不管不顾的向前猛推。

    终于,在杨逍接连后退出七八米后,被他成功推倒在了地上。

    功夫再高的人,一旦被不知道疼痛,不畏死活的疯子缠住,自(身shen)本事能发挥出一小半,就已经很不错了。

    因为这时候,再精妙的招式,也使不出来了。

    在地上紧紧抱住一团的人,彻底变成了野兽,只会用最原始的方式,用嘴咬,用手抠,不把对方撕成碎片,是决不罢休的。

    死缠烂打。

    这种打架方式,李南方从十四岁离开八百,被老头扔进强盗窝子里,被人欺负时,历经大小阵仗数百场中,吸取了丰富的经验。

    杨逍哪经历过这种阵仗?

    所以,当他被李南方扑倒在地上,原先所持有的速度,精湛的招式都失效后,唯有被迫以这种方式和他抗衡——被他活生生的咬死,也许是他的最终下场。

    当心中惶恐的杨逍,极力避开李南方咬向他咽喉的嘴,右肩却被咬住后,双眸中也蓦然浮上浓浓的绝望,不甘心的尖叫着:“李南方,你醒一醒,我是——”

    他想告诉李南方,他是杨棺棺。

    他是白天的杨棺棺!

    他希望,很在意杨棺棺的李南方,能够放开他。

    但话到嘴边时,心中却电闪般的闪过一个念头,改口尖叫:“我能救你的女人,我能救你的孩子!”

    汉姆当前(情qing)况确实凶险,要是换成别的女人,这会儿可能早就领着她的宝贝儿子,哼着歌儿一起下地狱了。

    不过她的凶险在杨逍眼里,却实在算不了什么。

    他只需出手拍打汉姆(身shen)上几个(穴xue)道,那个站生的小崽子,很快就能平安降生,一只脚已经踏进鬼门关的汉姆,也能被他硬生生的拉回来了。

    可他为什么要救她呢?

    就因为,他在帮她躲过巨浪后,她试图拿石头砸死他?

    还是因为,汉姆怀了李南方的孩子?

    汉姆怀了谁的孩子,干他毛线?

    汉姆的死活,又干他毛线!

    杨逍只是对汉姆要剖开她自己肚子,把孩子拿出来的凄惨行为感兴趣罢了。

    他已经听说过外界女人产子时,基本都是用刀剖开肚子,把孩子拿出来了。

    但他从没有见过。

    所以特别感兴趣——汉姆要给他现场表演了,杨逍傻了,才会去阻止她。

    如果。

    如果杨逍没有看到汉姆交给李南方的那块黑色铁牌,她死上一万遍,他只会在看腻了后,觉得剖腹产其实也没什么了不起,兴趣缺缺的耸耸肩,转(身shen)走人。

    死人,是不会告诉杨逍,这块黑色铁牌来历的。

    杨逍要想知道铁牌的来历,那么就不能让汉姆死去。

    这才及时出脚,踢飞了汉姆手里的贝壳。

    接下来,又阻止发疯的李南方那样做。

    他只希望,汉姆能赶紧把铁牌的来历告诉他,然后就死去吧。

    却没料到,饱受自己女人和孩子要集体夭折痛苦打击的李南方,在发疯后会这样可怕。

    假如杨逍再不喊出这句话——而是喊出他其实是杨棺棺的真像,俩人同归于尽,可能就是最终下场了。

    此时的李南方,哪管什么杨棺棺,不杨棺棺的?

    他只为他女人,他孩子即将集体夭折而疯狂,先把这个阻止他救孩子的恶人咬死,再说!

    幸亏,在最紧急的时刻,杨逍喊出了他生命中,最最正确的一句话。

    李南方发疯,就是受汉姆临死前的凄惨蛊惑,觉得他是个没用处的男人,唯有放弃他始终在坚持的某个原则,剖开她的肚子,把孩子救出来。

    包括野兽般的与杨逍撕打。

    都是因为他要救孩子。

    救孩子!

    这三个字,占满了李南方的脑子,成了他思维的主旋律。

    谁阻止他就孩子,他就杀谁。

    可就在他不顾一切的,要把杨逍撕成碎片时,却听到了让他魔(性xing)一顿的话。

    “放开、放开我!我、我能救你的孩子,也能救你的女人!”

    清晰感觉到李南方住嘴的杨逍,心中狂喜,慌忙再次嘶声叫喊,提醒他有话好好说,别动粗嘛,我们都是文明人不是,哪能学野兽乱咬人呢?

    “你,真能救他们?”

    李南方慢慢地抬起头,满嘴都是鲜血的,笑了下,问。

    砰地一拳!

    这就是杨逍对李南方的回答。

    一拳,就打在了他的左边太阳(穴xue)上。

    李老板立即就翻着白眼,烂泥般的瘫倒在了地上。

    听说杨逍能救汉姆母子后,与魔(性xing)合二为一的人(性xing),立即满脸嫌弃的抬脚,把魔(性xing)给飞踹到一边去,左右了李南方的思维,与动作。

    恢复人(性xing)的李南方,在杨逍面前不能说不堪一击,但被一拳放昏,却是很轻松的。

    其实,杨逍是要一拳打死他的。

    他这一拳,用上了全力。

    搁在以往,李老板肯定会不甘的怒骂着,去找他阎王大爷报道去了。

    不过深陷无助恐惧里的杨逍,此时的力气,最多也就是恢复了半成。

    所以就算他全力去砸李南方的致命大(穴xue),也只能把他打昏罢了。

    但,这就足够了。

    抬手把李南方狠狠推了出去,杨逍翻(身shen)从跳起。

    几处被咬伤的疼痛,分别从他(屁pi)股,肋下,肩头传来,让他更加愤怒,尖叫声中抬起右脚,对脸朝下趴在沙滩上的李南方后脖子,狠狠跺了下去。

    李南方忽然发疯,好像野兽般扑倒杨逍,要和对方同归于尽的样子,汉姆当然都看到了。

    也很欣慰。

    总算,她的男人,她儿子的老爸,陪他们一起去死了。

    黄泉路上无老小,不,是黄泉路上不寂寞啊。

    一家三口手拉手的这边走,这边看,那边瞅,阅尽黄泉路上无限好风景——是汉姆当前最大的心愿了。

    很可惜。

    有些人啊,人渣就是人渣,扶不上墙的烂泥啊。

    李南方明明已经快要与杨逍同归于尽了,却因为人家一句(屁pi)话,就把用命换来的大好局势,拱手相让,这不是烂泥,不是人渣,又是什么呢?

    汉姆觉得,李南方脑袋里装的,肯定是一团屎。

    不然,他怎么会相信杨逍说的话呢?

    “你能救我,救我的儿子?呵,呵呵,救你妹啊。”

    望着抬脚要跺断李南方脖子的杨逍,临死前又品尝到绝望滋味的汉姆,惨笑着喃喃说道。

    “我能救!”

    杨逍下跺的动作,忽然停住,转(身shen)看着汉姆,脸色狰狞的说道。

    有人说,天使和恶魔的区别,有时候就一念之间。

    杨逍如果跺断李南方的脖子,那么他就是恶魔。

    汉姆这句讥讽他的话,传到他耳朵里后,却又把他变成天使了。

    天使,是不杀人的。

    杨逍总算恢复了理智,意识到当前并不是杀李南方的最好机会。

    小猪崽子还没养肥,就要杀了,能出多少(肉rou)?

    “你能救我?呵呵,吹牛比。”

    汉姆忽然觉得,她讽刺杨逍吹牛比的样子,简直是酷呆了。

    被人贩头子讽刺为吹牛比,这对心高气傲的杨逍来说,是个无法接受的耻辱。

    桀然一笑,他走了过来:“好,那我就让你看看,我是怎么救你们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