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929章 亡你之心不死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

    小荒岛朝南的方向,是光着脚丫踩在上面,相当舒服的细软沙滩。

    小荒岛的背面,没有一点沙子,只有沾满各种贝类的石头,一不小心就会划破皮肤的。

    李南方脚腕就被狠狠划了一道,鲜血淋漓。

    他不管。

    哪怕是失血而死,他也要跑到那个趴在石头上,一手捂着肚子,一手高高举起抬头看着高处,两条腿之间有血水流出来的女人(身shen)边。

    李南方还从没有当过爸爸的经验,尽管按照时间来算,怀了他孽种的龙城城,应该早就生产了,此时说不定正坐在摇篮前,向孩子吹嘘当年是怎么((嫖piao)piao)男人的呢。

    可这不代表着,李南方在看到汉姆两条腿里流血,却躺在这鬼地方后,却看不出她早产了。

    汉姆为什么会早产?

    答案与她怎么会躺在这儿,应该是息息相关的。

    李南方根本不用问谁,也能猜出艾微儿在把他推出去后,杨逍会把怒火发在这俩女人(身shen)上。

    这踏马的,才是跑了和尚跑不了庙啊。

    “救,救救我。求求,求求你了。”

    汉姆此时已经疼的冷汗直流,视线模糊,却能看到杨逍已经走到了小岛最高处。

    她希望,杨逍能看在她好可怜的份上,对她生出援助之手。

    就在汉姆努力睁大眼睛,绝望的望着杨逍哀求时,一双有力的大手,把她从石头上抄了起来。

    “救,救我,救救我的孩子!”

    难产所产生的剧痛,以及更无助的绝望,让汉姆思维开始混乱,双眸瞳孔也散乱了,根本看不清是谁把她抱起来了,只是本能的抓住李南方胳膊,凄声哀求。

    她不在乎这个人是谁,只要这个人能救她,能救救她的孩子。

    “放心,你会没事的。”

    没有任何接产经验,但却看出汉姆是凶多吉少的李南方,违心说出了这句话时,鼻子猛地一酸,眼泪差点掉下来。

    此时此刻之前,哪怕明知道汉姆怀了他的孩子,他对这个女人也没任何的好感。

    任由她猫儿般的,蜷缩在他怀里,只是李南方看在大家相依为命的份上罢了。

    如果是在内地,早就让她思想有多远,就给老子滚多远了。

    他特讨厌这种思想邪恶,肮脏的坏女人。

    甚至,有时候李南方还会琢磨,要不要一拳把她肚子里的孩子打掉。

    那可是他的种,生根发芽也得选块好地才行。

    真要被汉姆抚养长大——握了个草,以后百分百就是个小人贩子啊。

    不过考虑到当前医疗条件不要太糟糕,真要一拳把她的流产,那是会死人的。

    那时候,他是这样想。

    现在,李南方才知道他以前的想法,有多么的混账。

    尤其看到孩子的一只脚伸出来,骨子里的父(爱ai),就像熄灭不久的火山那样,蓦然爆发。

    “这是我的女人。”

    “这是我的孩子。”

    “我是她的男人。”

    “我是他的父亲。”

    一连串的“我的”,赐予了李南方无穷的力量,还有说不出的骄傲,飞(身shen)向小岛上跑去,丝毫不介意他的双脚,被那些卑鄙的贝类,趁机割了个鲜血淋漓。

    在听出竟然是李南方的声音后,汉姆开始混乱的神智,一下子清醒了。

    有时候,你不得不承认“男人就是天”这句话。

    处于绝望中的汉姆,在认出李南方后,虽说肚子还是那样的疼,可全(身shen)紧绷着的肌(肉rou),神经,却攸地放松了下来。

    就仿佛,李南方只要出现,立马就能化成一道白光,钻进她肚子里,把那个违章((操cao)cao)作的小崽子,反反正正抽一顿大耳光,再则令他头下脚上,训斥他:“兔崽子,把你眼睛睁大了,看看老子是怎么从你妈肚子里钻出去的!”

    于是,全(身shen)放松的汉姆,终于有了正常难产女人时,该有的反应。

    自然是声音洪亮的,肆无忌惮的高歌:“归来吧,归来哟,浪迹天涯的游子,别再四处飘泊——”

    李南方对她的纵声高歌,搞的稍稍有些烦。

    但看在她脸色苍白,孩子都不一定生下来,就有可能一命呜呼的份上,当然得大度的原谅她,并在心中告诫自己:“不要慌,千万不要慌!你能救她的,肯定能救她。你谁啊,你可是逆生长的李南方!”

    他在抱着汉姆,采着湿滑的斜坡向高处疾奔时,早就看到了杨逍。

    也看到杨逍已经站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他,满脸都是恶毒的冷笑。

    李南方没理睬他。

    此时此刻,就算火山再次爆发——草,可被再来了。还是换成哪怕是天塌下来,他也要陪着汉姆,想尽一切办法的,让她母子度过鬼门关。

    就在他距离最高处还有两米时,眼前一花,本来站在那边的杨逍,挡在了他上面。

    李南方没有任何犹豫,斜刺里冲了上去。

    杨逍却再次及时挡在了他面前,右脚虚抬。

    这一脚要是踹在李南方(身shen)上,让他和汉姆当做滚地葫芦那样,滚到下面乱石滩上,搞个满(身shen)伤痕,鼻青脸肿还倒是在其次。

    关键是,汉姆和孩子,却有可能就此完蛋了。

    “你想搞什么?”

    第三次被杨逍拦住去路后,李南方放弃了没用的争抢,霍然抬头看着,脸色凶狠的问道。

    “很简单。”

    嘴里说着很简单的杨逍,脸色很简单的说:“我要让她死。原因更简单,就在刚才我帮她度过巨浪袭击后,她竟然从背后暗算我。唯有让这种恩将仇报的女人去死,我心里才会舒服些。”

    给完李南方答案后,杨逍看着在他怀里用力咬住嘴唇,不再叫唤,满脸都是哀求神色的汉姆,又笑了下后,才说:“李南方,把她放下,你可以上来。”

    “不行。”

    “就因为她是你的女人?”

    “你知道,还问这些。”

    “可你知道,她的亡你之心,始终没死吗?”

    “我不管。”

    李南方深吸一口气,认真地说:“请你让开。”

    杨逍摇头:“她活不了的。站生的孩子,就是当妈的催命鬼。”

    “她不会死的。”

    “你哪来的这么大信心?”

    “不知道。”

    李南方如实回答。

    “呵呵。”

    杨逍逃脱大难后,心(情qing)格外的好,不然也不会总笑,就是笑容包含了太多的残忍:“我是不会让你上来的。像这种心思恶毒的垃圾女人,不配死在阳光能照到的地方。”

    “请你让开!”

    “你要打架?”

    杨逍来兴趣了,晃了晃虚抬起的右脚:“那咱们就玩玩。不过,我劝你最好别这样做。因为,你该知道你根本不是我的对手。我虐你,就像虐一只臭袜子。”

    这魔头说的虽然太刻薄了,严重刺伤了李南方的自尊——他说的,却是实话。

    李南方实在没有玩过人家的信心,唯有用力抿了下嘴唇后,转(身shen)向下走。

    虽说此时让汉姆躺在绵软的沙滩上,才能最大限度的减轻她痛苦,但杨逍这只拦路虎的存在,却把能让她舒服一点死去的权力,也给剥夺了。

    这让李南方悲痛(欲yu)狂,暗恨他为什么连一个人妖都打不过!

    枉自,以往和人吹牛时,说他有多厉害,多厉害。

    第一次,李南方觉得自己是个废物。

    羞愧的泪水,终于滴落了下来,打在汉姆苍白的脸上。

    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

    这句话说的一点都没错。

    换成任何一个男人,在怀了他孩子的女人,即将难产而死时,他却连给她提供一个躺着舒服地方都做不到,心中会是一种什么滋味,估计唯有泪水才能知道。

    “别,别哭。”

    汉姆强笑了下,慢慢伸手,为李南方擦掉泪水:“像、像我这种罪大恶极的女人,没有横死街头,被乱刀分尸。能躺在你怀里死去,就已经是上帝给我最好的结果了。来生,我一定会当个好女人,来找你。”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

    再怎么罪大恶极的人,知道她马上就要挂了后,肮脏的心,就会迅速回归儿时的纯净。

    开始学会去体谅别人,为别人着想,反省她罪恶的一生了。

    “我没哭,就是有些(热re)。”

    李南方也强笑了下,刚说出这句话,就听背后传来杨逍那(阴yin)阳怪气的声音:“哟,李南方,能不能别让我看不起你?堂堂一大男人,也会流猫尿,这让我对你有些失望。”

    李南方缓缓回头,看着背对着月光的杨逍,几乎是一字一顿:“你现在,最好就做好孤老小岛上的准备。”

    到现在为止,李南方都没看到艾微儿。

    在杨逍看来,艾微儿比巨浪过后,试图暗算他的汉姆,更加可恶一万倍。

    汉姆连死在沙滩上的小小愿望,都被杨逍无(情qing)的剥夺了,那么艾微儿的下场,能好到哪儿去?

    说不定,她早就被沉尸大海里了。

    李南方没责怪杨逍会杀艾微儿,剥夺汉姆能舒服点死去的权力。

    就像,无论他有多么的努力,都不是杨逍的对手那样。

    但他可以,在送走汉姆后,让杨逍孤老在这个小岛上。

    无论是跳海把老命交给老天爷,去大海上漂流,还是死在杨逍手里,这都已经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李南方很清楚一个人生活在与世隔绝的荒岛上后,会被寂寞折磨疯了。

    让杨逍被寂寞折磨疯了,这就是李南方唯一能反抗他的优势。

    果然,杨逍的得意,一下子消失了。

    他居高临下与李南方死死对峙了片刻,才冷哼一声,转(身shen)走了。

    “只要你有怕的东西,那就太好了。”

    李南方终于找到了能扳回一点优势的诀窍,不过他当前实在没心思去庆祝,只是抱着汉姆跑上最高处,向下狂奔。

    其间,他曾经与慢悠悠往下走的杨逍擦肩而过。

    谁也没理谁。

    李南方也懒得去看那张臭脸,飞快跑向沙滩。

    别看他跑的飞快,抱着汉姆的双手,却很稳。

    “你会没事的。”

    把汉姆轻轻放在沙滩上,李南方强笑着说出这句话时,眼角余光看到了一个倒吊着的白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