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927章 她不甘心去死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

    海水更加的愤怒了。

    连绵不断扑来的浪头,已经高达三四十米,在狠狠拍打在小岛的岩石上时,就像一头不甘心就这样死去的凶兽,张大嘴巴冲最高处的杨逍咆哮。

    杨逍脸色苍白,被牙齿紧咬着的嘴唇,已经有鲜血淌下来。

    他无比憎恨,讨厌大海。

    也异常害怕大海。

    尤其是此时愤怒的大海,被岩石挡碎了的浪花,总是试图咬住他的脚,缠住他的腿,把他拖到大海里,再碾成粉末。

    杨逍左手抓着已经昏迷过去的艾微儿,右手拖着抱着肚子,不住呻、吟的汉姆,全(身shen)都在发抖,那双原本清澈冷静的眸子,也早就被近乎于崩溃的呆滞给占满。

    呼——噗!

    又一**浪袭来,这次浪头更大,巨量的水砸在岩石上,迸起的水,瞬间淹没了整个小岛,达到杨逍的腰间,所产生的大力,夹裹着他向岛后冲去。

    杨逍嘶声尖叫了声,慌忙松开左手,及时抱住了一颗玛卡树。

    他的左手,原本时抓着汉姆的。

    现在危急时刻,他谁都顾不上了,唯有松开她。

    但就是这么危急的时候,他都没有松开艾微儿。

    这是因为他恨死了这个臭女人,不到万不得已时,是不会松开她——

    他希望,他们俩人都能活下去,唯有这样才能用一般人匪夷所思的手段,来让她后悔,她曾经做过什么!

    至于汉姆,这个早就该死一万次,导致杨逍落到此种地步的罪魁祸首,被浪头冲到大海里,很快就会成为一具浮尸,也许就是她最好的结局了。

    杨逍刚松开汉姆,左手抱住那棵只有碗口粗细的玛卡树,就觉得右脚脚腕猛地一紧,被人死死的抱住了。

    根本不用问,在水下抱住杨逍右脚的人,肯定就是汉姆了。

    “你个臭女人,竟然不甘心去死!?”

    差点被汉姆拖到松开手的杨逍,无比的愤怒,尖叫着左脚撩出海面,狠狠砸了下去。

    砰地一声大响,愤怒之极下的杨逍,奋力砸下的这一脚,溅起的水花足足有三四米高,仿似有人从更高处,往水里扔了一块石头那样。

    足见他在砸下这一脚时,是想把唯有一头秀发露出水面的汉姆,直接砸死。

    他也有这样的实力,如果没有海水做缓冲的话,这一脚应该能把汉姆的头骨,直接砸塌陷。

    但这偏偏是在海水里,他这威力十足砸下的一脚,溅起的浪花越高,证明被卸掉的力气越多。

    恰好汉姆又被迅速向前翻滚的浪头,给冲地(身shen)子急促摇摆,杨逍这一脚就放空了。

    “救、救我!”

    汉姆可不知道,她刚才差点被人砸烂脑袋。

    但她却很清楚,她此时此刻正在鬼门关前徘徊,稍有不慎,就会被巨浪冲走的,唯有死死抱住杨逍的右脚脚腕,窜出水面,嘶声求救。

    人在遭遇无法抗拒的危险时,向别人求救,这是很正常的。

    就像溺水之人哪怕是抓住一根稻草也不会松手,更何况这是一条有力的腿呢?

    所以除非杨逍立即把她踢死,踢昏也行,不然汉姆是绝不会松手的。

    杨逍还自顾不暇呢,哪有可能去救汉姆?

    “救你个大头鬼!”

    杨逍吼叫着,借着海水凶猛向前冲的冲力,左手抱着已经被海水冲弯了的玛卡树,左脚接连对汉姆乱踢,乱踹:“松开,你松开我!”

    汉姆本(身shen)就是个(身shen)材丰满,体重六十五公斤的女人,再说怀孕后体重猛增,现在已经接近八十公斤了,在海水里的阻力是相当大的。

    而杨逍除了他自(身shen)的阻力之外,右手里还死死抓着个艾微儿,他能力保在毁灭(性xing)的巨浪砸下来之前,没能被冲走,就已经很费力了,哪儿还有力气来救援汉姆?

    唯有把她踢开,减少阻力,再祈求轩辕王的保护,度过当前的劫难。

    他一脚一脚的踢去,再也不在意能一脚能否把汉姆踢死了,完全就是劈头盖脸。

    汉姆被他踢的很疼,疼到嚎啕大哭——就这样,她都没有松开手。

    杨逍的左脚,不住在她头上,背上,肚子上猛蹬。

    如果没有海水把他蹬出去的力气,卸掉绝大部分,汉姆根本挨不过三脚,早就被直接踢死了。

    “别,别踢我的肚子,别踢我的孩子,别踢我——”

    电闪雷鸣,海水轰鸣中,汉姆的尖声惨叫声,无比的凄惨,可怜。

    杨逍是不知道什么叫可怜的,只知道如果不把这女人踢走,早晚都会被她害死的。

    没看到三个人唯一所依仗的这棵玛卡树,已经弯成了不堪重负的样子?

    也就是海水冲刷的力道,不是拿东西狠砸的霸道,不然早就折断了。

    但就算是这样,玛卡树也承受不住他们三个人,接近两百公斤的力道。

    树干,已接近了九十度角,伏在了水面上。

    杨逍甚至都能感觉出,玛卡树也发出了不堪重负的呻、吟,树根正从岩石缝隙里,一点点的向外拔。

    这时候,就算杨逍能踢开汉姆,松开艾微儿,只剩他一个人抱着树干,也无法再支撑几分钟了。

    甚至,他也松开双手,这棵树也会被巨浪冲走的。

    “唉,没想到我堂堂的轩辕王,最终会死在这儿。”

    杨逍乱踢的左脚,不再发力,抬头看着电闪乱窜的漆黑苍穹,满脸都是绝望的叹息一声,却又接着笑了起来:“呵,呵呵。李南方,在我死后,就再也没有谁能治得了你。从此,你就可以横行世界了。等你(身shen)体里的妖孽完全成长,不再受你控制之时,就是人世间血雨腥风再起之时。这,可能是轩辕王的安排吧。”

    痴痴笑了几声后,杨逍低头看向了火山爆发的方向,正准备向这个丑陋的世界,郑重说声再会,就松开手,任由他们三个人都被浪头冲走时,双眸瞳孔却骤然猛缩。

    南方极远处的那道火柱,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已经变成了浓烟。

    火柱变成浓烟,意味着什么?

    只能意味着火山停止了爆发,可能是因为它终究是在海水下面爆发,海水的压力也不是闹着玩的,当火山爆发的力道稍减,海水就会立即倒灌。

    冷(热re)相激下,岩浆就会迅速膨胀,形成坚厚的石灰岩,把火山口彻底封闭了。

    没有了岩浆的喷发,失去(热re)能的海水,就会逐渐变得温柔起来,再也无法掀起滔天巨浪。

    从远处连绵不断袭来的浪头,已经比刚才那一波低了足足十数米,扑来时的汹涌力道,也有了明显的轻缓。

    早就把小岛淹没接近一米的海水,也在迅速回落。

    很快,就露出了杨逍脚下的岩石。

    海水真像一头凶残,且(欲yu)求不饱的魔兽,在迅速回落时,接连发出不甘的吼叫声。

    杨逍站在了岩石上,左手依旧抱着那棵树根都露出大半的玛卡树,右手抓着艾微儿的头发,左脚依旧被瘫倒在地上的汉姆死死抱住。

    他不在乎。

    他只在乎,即将把他吞噬的巨浪,已经退去了。

    他,平安!

    “哈,哈哈!”

    望着迅速回落的海面,呆愣半晌的杨逍,忽然仰面朝天,狂笑起来:“天,不绝我也!”

    天不绝杨逍,汉姆却有可能趁他狂喜失态时,强忍着腹中剧痛,悄悄从脚下岩石缝隙内,找到一块多角,锋利,有拳头大小的石头,慢慢站起来,哑声大吼着,冲他后脑勺狠狠砸了下来:“你去死吧!”

    多年以后,每当汉姆回想起,她居然在恐惧刚过,浑(身shen)酥软,腹中剧痛之际,却能做出的这件事,就会骄傲的告诉她那个小崽子,说当时是他,给了老娘生存下去的勇气,力气。

    怀孕的女人,为确保腹中孩子的绝对安全,她随时都能爆发出科学都无法解释的力气,勇气。

    只是很可惜。

    汉姆为确保自(身shen)母子安全所爆发出的勇气,促使她趁机偷袭杨逍的行为,根本对他形不成任何的威胁。

    她恶狠狠砸下去的石头,距离杨逍后脑还有十多厘米呢,就觉得小腹剧痛,(身shen)子直直向后飞去。

    有些小崽子的命,是相当硬,硬到强悍的。

    如果换做是别人,被杨逍及时向后反撩的这一脚,狠狠踢在他母亲的肚子上后,十拿九稳的就让他立即胎死腹中了。

    杨逍也满心以为,这一脚能要了汉姆母子的命。

    毕竟他在瞬间察觉出被人偷袭,狂怒下反踢出的这一脚,可是用了全力。

    只是他没想到,在经过与巨浪抗衡的这段时间内,他的体力已经被消耗了一大半。

    但饶是如此,仍能把重达八十公斤的汉姆,硬生生踢飞出去了七八米。

    汉姆惨叫着,在半空中划出一道凄美的弧线,重重砸落在了正在回落的海水中。

    溅起一大蓬浪花后,她就被彻底淹没了。

    “既然你自己找死,那就别怪我。”

    杨逍微微狞笑了下,不再理睬那边,低头看向了艾微儿。

    艾微儿闭着眼,躺在他脚下的岩石上。

    脸色恬静,就像熟睡的婴儿。

    她在巨浪袭来时,就已经被杨逍硬生生把手臂给踩断,疼昏了过去。

    所以她反而不知道,刚才这段时间内,她曾经经历过多么大的凶险。

    火山停止了爆发,电闪也诡异的消失,倾盆大雨变成了断断续续的,乌云渐渐地散开,皎洁的明月,重新悬挂在了天上。

    月光,水银般的洒在艾微儿脸上,让她看上去,好像浮着一层淡淡的神圣光晕。

    “可惜,我不是李南方那样的男人。不然,我会让你在临死前,也要遭受摧残。”

    呆望着她过了片刻,杨逍无声地冷笑了下,采住她的头发,好像拖着麻袋那样,丝毫不管她绸缎般的皮肤,会被岩石擦破,向沙滩那边走去。

    沙滩后面的一棵椰子树,已经被刚才的巨浪,给冲成拱形。

    这样的树,纯粹就是天然的吊架。

    像是吊死猪那样,把艾微儿吊在上面,慢慢地折磨她,岂不是孤独人生的一大乐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