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926章 记得爱我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

    一艘新船建成后,必须得先试试水,才能确定它是否能堪当大任。

    制作简单的木筏,却没必要试水。

    但当前这艘木筏却有必要试一下,因为只有四根木头被捆在一起,当大浪袭来时,很有可能会把它掀翻,那么需要李南方试试水,来检测木筏哪一面的浮力比较大,就很重要了。

    杨逍却抢在李南方说话之前,喝令等等。

    同样,不等李南方回答,站在齐腰深水里的艾微儿,抬手抹了把脸上的水,回头冷笑道:“呵呵,你是怕他会趁机独自逃生,不管我们吗?放心,他可不是你这种冷血怪兽。”

    杨逍丝毫不理睬艾微儿的冷嘲(热re)讽,在暴雨中,依然保持让人讨厌的高手风度,淡淡地说:“你放心他,我不放心。”

    “那好,杨先生,请您去试水,好吧?”

    艾微儿耸耸肩,左手抬起,做了个请的手势时,脸上的讥诮更浓了。

    杨逍怕水,地球人,哦,不,是小荒岛上所有人都知道的事,尤其是在当前糟糕(情qing)况下。

    “你上来。”

    杨逍望着木筏,脸色转变了几下。

    他让艾微儿上来,就是想用她和汉姆俩人,都做人质,避免李南方会独自逃走。

    “你来推木筏下水吗?”

    艾微儿反问。

    这时候,需要有人在水中配合李南方,趁大浪再次扑过来时,迅速把木筏陆地上推下去。

    “那就都不要走了。”

    杨逍根本不接艾微儿这个话题,只是冷笑:“呵呵,你以为,我看不出你和我怀里这个女人,始终在同(床chuang)异梦,找机会除掉对方吗?你是巴不得,她能被我挟持,你和李南方一起逃走的。”

    “草,这时候你还没忘记挑拨离间我们三个人的伟大——”

    李南方气急,再次破口大骂时,艾微儿却伸手捂住了他的嘴巴。

    接着,她就拿过一根没用完的草绳,在腰间缠了一圈,牢牢打了个结,把绳头扔向了杨逍。

    杨逍抬手抓在了手里。

    艾微儿冷冷地问他:“这样,你放心了吧?”

    杨逍笑了下,没说话。

    其实,依着他对李南方的了解,只需把怀孕的汉姆抓在手中,那厮也不会独自逃生的。

    可杨逍担心,艾微儿会蛊惑李南方。

    正如他所发现的那样,艾微儿和汉姆,那绝对是同(床chuang)异梦的。

    两个表面上一团和气的女人,都在防备对方,寻找能把对方“合理铲除”的好机会呢。

    艾微儿跟随李南方上了木筏后,万一把他说服了,狠心扔下汉姆,一对狼狈为(奸jian)的男女,就此悠哉悠哉的远去——到时候,杨逍就算把汉姆大卸八块,又有什么叫用处呢?

    但只要能把两个女人都控制在手里,就不怕李南方出什么妖蛾子了。

    “其实不用试的。”

    回头看了眼,已经来到数百米外的新一轮浪头,李南方有些闷闷地说:“反正试不试水,我们都必须得上去了。”

    “趁着浪头还不是太大,试探一下更好。免得搞不清平衡,到水里翻了。”

    艾微儿嘴上说着,伸手在李南方后背上推了一把。

    李南方无奈,只得抬腿爬上木筏,伸手说:“那你小心些。千万不要站在绳子跟前,以防被它割伤。”

    木筏的尾端,系了一根草绳。

    这根内里夹杂了树皮后很坚韧的草绳,是李南方试水成功后,艾微儿再把他迅速拉回来的唯一保障。

    草绳的一头,被系在一快大石头上。

    这根最粗的绳子,是艾微儿亲自绑在上面的。

    她不放心别人去帮,说什么一旦绳子脱了,试水的木筏,就再也无法拉回来了。

    李南方见她就站在这根绳子前,提醒她别被割伤,也是有道理的。

    因为巨浪袭来后,木筏会猛地向前冲去。

    这股子力量,是人力无法抗衡的,会在瞬间把草绳绷紧。

    草绳在绷紧的瞬间,一旦缠住艾微儿的胳膊腿的,就有可能给她活生生的勒断。

    “我知道的,不用担心。”

    艾微儿点了点头,回头看着大浪扑来的方向,双手抓住木筏,嘱咐道:“注意,浪头马上就要来了。你再检查下腰间的绳子。还有,别让那些椰子冲走,那可是在大海上漂泊时的生命补给。”

    李南方腰间也系着根绳子,与木筏捆在了一起,这是预防他会被冲下海。

    “知道。”

    李南方蹲下来,用草绳把几个椰子,都捆在了木筏上。

    浪头来了。

    这次比海平面,足足高出了七八米有余。

    有些头晕的杨逍,左手勒着汉姆的脖子,右手抓着草绳,向高处退了几步。

    哗——扑!

    当大浪狠狠拍在岩石上,海水瞬间包围了小岛,也要把奋力推出木筏的艾微儿淹没时,她忽然嘶声尖叫:“李南方,记得(爱ai)我!”

    借着浪头凶猛的扑力,艾微儿这竭力一推,居然把木筏尾端给撑起半人高。

    “什么!?”

    被海水狠狠拍打在木筏上的李南方,肯定听到了艾微儿在喊什么。

    可他却拒绝听到的这句话。

    艾微儿在奋力推出木筏后,就被海水淹没,当然无法回答他的话。

    可她却能在海水迅速撤去时,抓住系着木筏的草绳,往怀里猛地一拉。

    她在系这根绳子时,没谁注意到,她系的绳扣非常巧妙,只需拉开一个活结,绳子就从大石头上脱落了。

    而此时,来势凶猛的大浪,已经把载着李南方的木筏,催出了十多米远。

    没有了绳子的拖拽后,木筏就像脱缰野马,顺着浪头向前疾奔。

    不再回头。

    等李南方察觉出不对劲,要想回来,那绝对是千难万难了。

    千万被别指望他用手,能把沉重的木筏,逆水划过来。

    他要想回来,与艾微儿等人同生死共存亡,唯有跳海游过来。

    可是,他要想解开艾微儿仔细绑在他(身shen)上的草绳,也得需要十几秒。

    十几秒的时间,这波时速肯定超过两百公里的浪头,就能把他冲出至少百米远。

    到时候,就算他解开绳子,跳下水游过来,新的一波浪头,已经再次来临。

    会把彻底浮在大海中的他,冲的更远。

    艾微儿希望,李南方千万不要试图游回来。

    那样,是找死。

    “你没必要陪我们一起死的。你家里,还有很多女人等你。李南方,希望你能记住我——”

    望着眨眼间就冲到数十米外的木筏,艾微儿说到这儿时,就觉得腰间一紧,整个人居然从齐腰深的水里飞了起来。

    不等她发出一声尖叫,(身shen)子就已经重重摔在了硬地上,疼得她眼前金星直冒。

    “臭小婊,你这是找死!”

    杨逍做梦也没想到,艾微儿宁可牺牲她自己,牺牲肚子里还怀着李南方孩子的汉姆,也要让李南方独自去逃生。

    他也听到了艾微儿对李南方嘶声喊出的那句话。

    他的反应,可比李南方要快多了,立即振臂,要把艾微儿拖回来,在她把绳子解开之前。

    但绳子是松垮的。

    等他把绳子绷紧,让艾微儿好像剑鱼那样跃出水面时,木筏已经被大浪冲出几十米远了。

    毫无疑问,李南方再也不会回来了。

    就算真心想回来,在这种(情qing)况下,那也是痴人说梦。

    没有了李南方,滞留在岛上的杨逍三人,就算不被大浪冲走,结果也只能是孤老在这边。

    当然了,就算有李南方在(身shen)边,他们可能也是同样的结果。

    可是多个人陪着倒霉,尤其这个人是李南方,那么杨逍心里就会好受些。

    李南方,早晚都要死在他手中的。

    无论,他是杨逍,还是杨棺棺!

    可现在,李南方却独自脱出樊笼,顺水漂流而去了。

    杨逍很清楚李南方(身shen)体里藏了个什么,就像知道他的水(性xing)有多变态那样。

    有淹死在水里的龙吗?

    所以,李南方能够存活的可能(性xing),超过百分之八十。

    此时没有任何的语言文字,能形容杨逍对艾微儿的痛恨。

    “啊!”

    当一道霹雳咔嚓在上方炸响时,杨逍猛地把汉姆推倒在了地上,嘶声尖叫着,抬起右脚跺向艾微儿的心口。

    他是恨死了这个臭女人!

    这一脚,足够把三十厘米的青石板跺裂,更何况(娇jiao)滴滴的美人儿?

    (胸xiong)口被硬生生跺塌陷,当场狂喷鲜血而亡,就是艾微儿的唯一下场!

    而此时眼前发黑的艾微儿,当然不会做出任何反应。

    她能做出反应,就能躲开杨逍这凶残一脚?

    可就在杨逍的右脚,即将跺在她心口时,动作却猛地僵滞了下,向旁边一闪,改为踩在了她左臂上。

    喀嚓一声脆响,杨逍一脚,就把艾微儿左臂跺断了。

    疼得女人凄声惨叫着,(身shen)子猛地向上一(挺ting),又咣当落下,双眼翻白昏厥了过去。

    “我绝不会让你轻易死去的。我要让你在临死前,后悔你刚才做了什么。”

    杨逍声音沙哑的嘶吼着,脚尖伸在艾微儿(身shen)下,稍稍一用力,女人就从地上飞了起来,被他抬手一抓,抓住了头发,拖在地上,走向了汉姆。

    汉姆被他重重推倒在了地上后,叫声都没发出一声,只是迅速蜷缩起了(身shen)子,双手抱住了肚子,张大嘴巴,满脸痛苦的样子。

    她这是动了胎气。

    杨逍不管这些。

    他把李南方独自逃生的愤怒,都要发在这两个女人(身shen)上。

    如果大浪席卷小岛时,他会立即掐碎她们的咽喉。

    如果——好吧,如果列代轩辕王保佑,他能活下去,那么以后该怎么折磨这两个女人,就成了他打发时间的最佳方式。

    他早就受够了!

    受够了每天晚上一睁眼,就能听到海水轻拍岩石,海鸥鸣叫的声音。

    受够了,这三个男女随地野战,把他当做透明人,却不知道他也有正常的反应。

    尤其是白天时,他几次差点没忍住,以杨棺棺的样子跑出来,把这两个女人都扔大海,再逆推李南方。

    哪怕,随后就死。

    可没谁体谅他的痛苦。

    他的,孤独。

    现在,杨逍要把这段时间所受的痛苦,都发泄在这两个女人(身shen)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