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925章 同床异梦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

    “你有把握,能逃过这次灾难?”

    月亮不知道什么时候没有了,火山爆发那个方向的极远处,不时有闪电划过,天空很黑,应该就像杨逍此时的脸色。

    “没有。”

    李南方是无比期盼,杨逍能死在大海中的,当然不会给他任何的信心。

    杨逍没有再说话,只是看着李南方的眼神,明显(阴yin)骘了许多。

    李南方也没在乎。

    要不是考虑到那些木头太重,他一个人很难从高处拖到下面来,必须要找个人帮忙,是绝不会理睬杨逍的:“但如果不试试,就只能等死了。你假如甘心受死,就在这儿等着好了。”

    说完,也不等杨逍是什么反应,李南方快步向小岛东南端走去。

    原先几个人异想天开,想造船离开荒岛时,是砍伐了七八棵椰子树的。

    不过后来一次火山爆发时所引发的小型海啸,给冲走了几棵。

    为保险期间,就把剩下的几棵,都抬到高处,挖坑埋住了半截。

    听到背后有茅草发出的嗦嗦声传来后,李南方(阴yin)险的笑了下。

    真要去了大海中,杨逍就是个软脚虾。

    刚才喊他一起过来,主要是想借用他的力气,也担心他看出要被抛弃后,会发疯,拉着大家谁都不要走了。

    在俩人的齐心协力下,几根水桶粗细的椰木,被从高处推了下来。

    这时候,艾微儿也把几盘茅草编织的绳子,从茅草屋里抛向了站在下面的汉姆。

    在火山刚爆发时,汉姆是绝望的,只想等死。

    艾微儿应该有着能成为一个心理学家的潜力,不知道对她说了些什么,汉姆等死的颓废就一扫而光了。

    天空,越来越黑了。

    从那边吹来的风里,硫磺的味道,也越来越浓。

    有雨点从天上砸下来,与极远处不断在黑云中闪烁的闪电,相互辉映。

    鬼知道,在火山爆发时,为什么总要打闪,下雨。

    海面,明显不安分了。

    就像有个看不见的庞大怪兽,在水下来回的盘旋,让海水好像开锅了那样,不住沸腾这上涨。

    李南方三人坐着的地方,早就被淹没了。

    海水平面,足足上涨了两米左右。

    但却是不稳定的。

    以海边那些椰子树为坐标,能清晰看得出,海水进退的频率,幅度都相当的大。

    种种迹象表明,海啸即将形成。

    在下一刻,就会先有高达数米的大浪扑来。

    再迅速撤退。

    等浪头再扑来时,就会发现它又长高了数米。

    浪头每一次的后退,都是在为更强大,而积蓄力量。

    “快,快,这边,这边!”

    艾微儿成了紧要关头才扎木筏的总指挥,连连向李南方挥手,让他把木筏顺水推到小岛最东边去。

    向南,是火山爆发的方向。

    大家要想乘坐木筏逃走,必须利用正在向四周扩散的浪头,向北方去。

    “为什么,不在实地上扎木筏,而是非得推在水里呢?”

    杨逍是不敢下水的,但这并不妨碍,他到背着双手站在高处,向李南方提出他的疑问:“你们,不会是想把我抛下,独自去偷生吧?如果真那样,我有绝对把握,能在你们逃生之前,把你们杀——”

    “杀你麻痹!”

    在水里推木头的李南方急了,抬头就骂:“你踏马的痴呆啊?你不知道如果在高处扎木筏,静等巨浪袭来时,会把木筏狠狠拍在石头上,让你粉(身shen)碎骨?”

    杨逍被骂懵((逼))了,低头看了眼脚下到处都是的大石后,不敢吭声了。

    “痴呆货,妄自这么高的功夫,却是个没用的废物。”

    总算找到能“正大光明”骂杨逍的机会了,李南方当然不会放过。

    近两个月来,李南方可是每天都提心吊胆的。

    杨逍最近的(情qing)绪,很不稳定。

    尤其是在月圆之夜,枯坐海边的他,就会不时发出鬼哭狼嚎的吼叫声。

    还有好几次,李南方发现他看着汉姆的眼里,总是闪着邪恶的光泽。

    其实,就算没有这次的火山爆发,李南方也早就开始考虑,要不要偷着下海了。

    他是真怕越来越绝望的杨逍,终于精神崩溃后,会大开杀戒。

    但还有两个月才生产的汉姆,却折腾不起。

    所以李南方能做的,就是小心小心再小心,一再嘱咐汉姆俩人,千万别招惹这个怪物。

    心高气傲的李老板,每天都过着心惊胆战的不说,还得在看到杨逍时,脸上露出恰到好处到处的谄媚神色——这踏马的,还是人过的(日ri)子吗?

    心里窝火啊。

    李南方真担心,再这样下去,他会先比杨逍更早一步崩溃掉。

    幸好,现在杨逍送给了他一个缓解压力的好机会。

    痛痛快快骂了几句,杨逍却连个(屁pi)都不敢放,这让李南方长出了一口闷气,心(情qing)愉悦,浑(身shen)有了使不完的劲儿,好像(屁pi)股上安装了火箭推进器那样,推着木头飞快的向艾微儿那边跑去。

    “汉姆,你去高处,总是泡在海水里,会对孩子不好的。”

    艾微儿从汉姆手里拿过绳子,飞快的系在木头上,头也不抬的说道。

    “谢谢。”

    汉姆第一次发自真心的,给艾微儿道谢。

    自从数月前,她被艾微儿把信心打击没了后,虽说后来俩人效仿娥皇女英,在两女共侍一夫的过程中,配合的很愉快。

    但那天所受的打击,却像一根刺,深深刺在她心里。

    让她在艾微儿面前,总会该死的自卑,抬不起头来。

    长久以往,这种自卑在她心底,就慢慢成长了一个可怕的恶魔。

    她早就想过了,等孩子出生后,她会找个机会,让艾微儿这个名门之后,(身shen)上流淌着高贵血统的表子去死。

    贝壳被砸开后,断口处的锋利茬口,割断一个人的脖子大动脉,不要太简单。

    她不怕残杀艾微儿后,李南方会再把她给杀掉。

    真那样,孩子谁来抚养?

    以后李南方来了请调时,总不能抱着椰树,或者找杨逍——

    什么叫同(床chuang)异梦?

    这才是真正的同(床chuang)异梦。

    只是现在汉姆越来越学会了隐藏,表面上与艾微儿姐妹长姐妹短的,很亲(热re)的样子,实则多次夜半醒来,都会盯着艾微儿修长的脖子,眯着眼睛看很久。

    所以说呢,以往她对艾微儿的道谢,都是言不由衷的。

    但这次,她却是发自肺腑的。

    只是,她忽略了一个重点!

    艾微儿,可是连她丈夫都敢杀的女人。

    而且在亲手勒死她丈夫后,还能被夫家推到了雅萍集团执行总裁的宝座上。

    如果谁以为,她的心机,像她长相这样干净,那么她就大错,特错了。

    有些女人,其实比男人更加杀伐果敢。

    她们很清楚,她们要做什么。

    又是为什么,要这样做!

    “不用和我客气,等我以后怀孕了,你也这样照顾我好了。”

    听艾微儿这样说后,汉姆无声的笑了下。

    她不觉得,艾微儿还有怀孕的机会。

    就算是能成功躲过本次灾难,艾微儿也会死在她的手里。

    真心感谢艾微儿是一回事,为了把自卑的恶魔,从心底驱赶出来必须杀了她,则又是另外一回事。

    李南方可不知道,这两个女人都是各怀鬼胎的。

    他只为艾微儿在捆绑木筏时的麻利动作而赞叹:“我真不敢想象,雅萍集团的大总裁,有一天会做这种粗活。干的,还相当出色。”

    “你肯定更没想到,堂堂雅萍集团的美女总裁,还会和一个人贩头子一起,每天像伺候大老爷那般的伺候——啊!”

    艾微儿抬头,白了他一眼,刚说到这儿,一个浪头忽然扑来,把她砸在了水下。

    幸好李南方及时伸手,采住了她头发,才避免她被迅速回撤的海水带走。

    海水扑来,撤回的频率,越来越快。

    掀起的浪头,也越来越大。

    耀眼的闪电,随着南风劲吹,好像随便下插的刀子那样,不断刺穿云层,击打在了海面上,腾起一团团幽蓝色的火焰。

    但马上,就会被浪头,与此刻已经倾盆的大雨浇灭了。

    眼前这一幕,与数月前他们在货轮上看到的那一幕,是何其的相似。

    那次,李南方能在暴雨中,对着滔天巨浪纵声狂啸,算是“吓退”了浪头。

    这次呢?

    现在已经猜出那天是怎么回事的杨逍等人,可不敢奢望李南方能重现神威。

    “快点,浪头越来越高了!”

    杨逍抬手,搭在眼眉上遮住大雨,向远处看了片刻,嘶声叫道。

    “我最讨厌你这种(屁pi)活都不干,却又指手画脚的了。”

    忙成狗的李南方,抬头看着他吼道:“你踏马倒是下来干啊!”

    “你再敢骂我一句,我就弄死你女人!”

    杨逍忽然伸手,一把采住了旁边的汉姆头发,动作粗暴,把她拉进了怀里。

    右手,锁住了她的咽喉,稍稍用力,汉姆就张大嘴,却又一个字说不出来了。

    “草,啊,不是草。我就是想说,欺负女人算什么男人。”

    李南方还真不敢惹他,怕他一怒之下,咔嚓掐断汉姆的咽喉。

    我本来就不是臭男人!

    杨逍狞笑了下,在心里默默地说着,掐住汉姆脖子的手,稍稍松了下。

    女人马上剧烈咳嗽了起来。

    “别紧张。越是大难临头之际,越该保持绝对的冷静。这样逃生的希望,才会大一些。能不能松开她呢?咱们来谈一些轻松的话题。比方,你怎么不长胡子呢?”

    这个问题,李南方早就想问了。

    大半年的时间过去后,昔(日ri)堪称英俊小生的李南方,现在早就变成一胡子拉碴的大叔了。

    但杨逍嘴巴上,却始终很干净。

    “我长不长胡子,和你能不能快点干活,有关系吗?”

    杨逍恶劣的态度,让李南方失去了和他友好对话的兴趣。

    终于,当再次扑来的浪头,已经足足高出海平面四五米时,四根椰子树,被几盘草绳,牢牢捆在了一起。

    艾微儿又在上面帮上了几个椰子,催促李南方:“你先上去,试试水”

    “等等!”

    李南方还没说什么,杨逍抢先喝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