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924章 凤凰涅槃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

    “我觉得,现实中可能也有那种事的。”

    艾微儿伸长了右脚,去轻轻拍打滚过来的海水。

    就在艾微儿把李南方的兴趣拉回来时,海水还是在数十米外的沙滩上那边。

    眨眼间的工夫,海水已经能((舔tian)tian)到她的秀足了。

    这说明远处海面下的海水,已经开始沸腾了。

    不然,也绝不会这么快的扑过来后,又迅速回退到了数十米外的位置。

    只留下了满沙滩的螃蟹和贝壳,还有几只小海龟,在拼命滑动着四肢,向小岛上方飞快的爬着。

    目送几只小海龟,迅速爬到那边茅草丛中后,李南方笑着摇了摇头,正要再告诉艾微儿,国内所有兵王流的网络小说,就像好莱坞大片里的英雄那样,都是写手们歪歪出来的时,心头却忽然跳了下。

    他想到了秦玉关他们。

    荆红命,胡灭唐等人年轻时,是如何的大杀四方,李南方并不是很清楚。

    不过,他对秦玉关却是相当了解的。

    他知道老秦年轻时所做过的那些荒唐事,这还都是得益于叶小刀。

    那时候,李南方还不知道叶小刀是老秦的徒弟,甚至都没怀疑他怎么能把老秦的过去,如数家珍。

    李南方只是特别喜欢听这些鸟人的传说,并为他没能成为华夏军人中的一员,而感到遗憾。

    所以哪怕叶小刀在盛赞老秦年轻时那些英雄事迹时,有着太明显的吹牛痕迹,李南方还是喜欢听。

    当一个像秦玉关那样的人,生平大小仗数百次,未曾一败!

    这还是其次的——老秦最让人羡慕的地方,就是他一口气娶了七八个老婆。

    娶七八个绝色美女当老婆,不是每一个男人的最(爱ai)吗?

    老秦的亲(身shen)经历,要比网络小说中的那些兵王还要牛比的。

    就在李南方开始羡慕老秦时,艾微儿在他耳边轻声说道:“如果你是个华夏军人,我想你就该成为贵国网络小说中的兵王。美女总裁,极品御姐——你现在是应有尽有了。”

    “你说的,好像也没错啊。”

    李南方望着艾微儿,点头后,又茫然问道:“你,究竟想说什么?”

    “假死啊。”

    “什么假死?”

    “就是兵王事业有成,美女总裁,极品御姐左拥右抱,人生得意,风光无限时,却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让所有人都以为他已经死了。”

    艾微儿轻声说:“这种书,读多了后,就能总结出(套tao)路来。(套tao)路的最基本流程呢,则是兵王假死后,他最心(爱ai)的美女总裁,为了顾全大局,迫于现实的强压,就会违心背叛他们的(爱ai)(情qing),试着去接触别的男人。”

    当心伤(爱ai)人已挂的美女总裁,强忍着悲痛,与早就垂涎她美色的某大少,开展新一段刻骨铭心的(爱ai)(情qing)时,兵王归来了。

    然后,就是各种狗血剧(情qing)上演。

    兵王先生与美女总裁的矛盾爆发,硬踩某大少的脸——上演了一出出只看开头,就能猜到结尾的桥段。

    (套tao)路。

    几乎所有网络兵王流的剧(情qing),都是(套tao)路。

    兵王刚回归都市时,必须是一副农民工的样子,让美女总裁无比反感他,却又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不能赶走他,唯有变着法儿的踩他,为难他。

    而兵王的表现呢?

    也无非是不屑,无论遭遇多么不公正的待遇,都会在美女总裁有难时暗中出手,以他强大的实力,来为她解决一个又一个的麻烦。

    最终,兵王先生最终抱得美人归。

    李南方刚开始看这种小说时,也是很着迷的。

    但看多了后,就会产生“审美疲劳”。

    现在李南方基本不看这种小说了,开始看乡村文。

    还是乡村文好看啊,主角名字不会像兵王流中的男主那样高大上,好像不和“秦、林”这几个看上去超凡脱俗的姓氏挂钩,就再也没有任何好名字了那样。

    什么秦昭啊,林逸之类的。

    人家乡村文的男主名字,基本都是大路货,王三山,李钢镚之类的。

    给我十个女人,我能创造一个村庄!

    这就是李南方在看完三本乡村文后,总结出的读后感。

    而且乡村文对男女那种事的描写尺度,也很大。

    大到能让所有少年“(爱ai)不释手”。

    “想什么了呢?笑得这样(淫yin)、((荡dang)dang)。”

    就在李南方想到某个乡村文里,有黄瓜断在里面的那个(情qing)节,忍不住会心一笑时,肋下疼了下。

    却是艾微儿伸手,在他肋下拧了把,把他拉回到了现实中。

    这时候的海水,就算没有浪头扑来,也能把他们的腿给淹没了。

    “我在想,你为什么忽然间,和我提到兵王流的小说。”

    李南方这么纯洁的人,当然不会告诉艾微儿,刚才他想到了个某个龌龊的桥段了。

    “你能活着回去的。尽管,你不是兵王。”

    艾微儿双手捧起了他下巴,看着他的眼睛,认真地说:“李南方,你一定要活着回去。就像小说中所说的那样。不然,你就要倒霉了。”

    “我怎么就倒霉了?”

    李南方有些不解:“眼看我们就要都葬(身shen)大海了,这还不够倒霉吗?”

    艾微儿摇了摇头。

    李南方奇怪:“死都不算倒霉?那,什才算倒霉。”

    “真正的倒霉,是你是在死时,你最在乎的女人,却不在你(身shen)边。”

    艾微儿微微眯起眼,好像梦呓般的说道:“你的美女总裁岳梓童,你的极品御姐贺兰小新,你在金三角的隋妹妹,不知下落的闵妹妹,你在东洋的上岛熟、妇,你在京华某医院,只肯为你才穿上高跟鞋的蒋姐姐——或许,还有别的女人,都会在你死后,去重新结交别的男人。为你,戴上一顶顶的绿帽子。”

    艾微儿每说一个女人,李南方的眉梢就跳动一下,

    他这才知道,这朵水灵灵的白牡丹,可不像他所以为的那样单纯。

    应该是她从墨西哥回国后,就开始暗中彻查李南方的老底了。

    不然的话,也不会知道这么多的女人。

    就连远在东洋的上岛樱花都知道。

    “唉,老子所接触的这些娘们,怎么就没一个是省油的呢?”

    李南方心中幽幽叹了口气时,接着暗中哑然失笑:“草,如果她们是省油的灯,也不会有当前的成就了。”

    艾微儿可不知道李南方心里在想什么,她只是想竭尽全力的,在巨灾袭来之前,蛊惑他去独自逃生。

    不要,再管她们了。

    她可是亲眼目睹过李南方的水(性xing),强大的有些变态。

    只要他能抢在巨浪袭来之前,找到最合适的救生物,比方一根木头之类的,用绳子把他自己绑在上面,那样就算是被大浪砸在水下,他成活的机率也很高。

    逃出这片没有船只敢接近的地方,那么他很快就能遇到船只,获救的。

    但假如他要顾忌两个女人,甚至发现大势不妙后,就从高处走下来的杨逍,那么他能逃生的希望,就是个蛋了。

    老天爷,从来都不总是青睐某个人。

    上次李南方等人,都能活着来到这个岛上,就已经是奇迹中的奇迹了。

    奇迹,之所以称之为奇迹,那就是它出现的次数相当罕见。

    所以,本来在给李南方讲述她痛苦过往史的艾微儿,发现远处有火山爆发后,才会转变话题,提到了兵王流的小说。

    依着艾微儿的智商,她当然也很清楚,当前风靡华夏的都市兵王流小说,都是那些没有道德底线的写手歪歪出来的,现实中不可能出现这种事——她还是没想到,在她所接触的现实中,确实有这种鸟人的存在。

    她只想通过小说,来劝说李南方独自逃生。

    不然,他死后,帽子也是绿的。

    帽子变绿,对于每一个男人来说,都是比死还要难接受的事。

    看到李南方神色变幻不定后,艾微儿就以为他已经动心了,心中欣喜,趁(热re)打铁,左手勾着他的脖子,趴在他耳朵上说:“我把贵国兵王流中男主假死的桥段,称之为凤凰涅槃。唯有浴火重生后,才能有新的突破,新的发现,新的生长。李南方,你能做到吗?”

    “能。”

    李南方神色复杂,看着艾微儿,轻声回答。

    艾微儿又问:“你,能接受你陪我们一起死后,帽子还要变绿的现实吗?”

    “当然不能。”

    李南方用力摇头,想都没想:“死,都不能的。”

    “那你就走。现在就去准备。”

    艾微儿推开了他,从齐膝中的海水中站了起来。

    “我会带你们一起走。”

    看了眼火光更加明亮的南边,李南方搀扶着汉姆站起来,语气坚定的说:“不然,我宁可被绿帽子压断脖子,也不会走的。”

    艾微儿想骂娘。

    她在绝望的发现,今天就是大家的末(日ri)后,煞费苦心的才说了这么多,又是举例,又是比喻又是激将——结果这厮,却是一根筋。

    如果他能带着大家一起走,艾微儿又何必费这么多口舌?

    李南方,你踏马的是不是傻呀!

    这句话,就在平时从来不说半个脏字的艾微儿嘴边打转时,她又咽了回去:“好。那你现在去扛木头,我和汉姆去拿绳子。”

    无论是木头,还是绳子,都是现成的。

    李南方等人这些天来,总是幻想他们能造出一艘大船,漂洋过海——但后来还是放弃了这个不切实际的幻想。

    呆在小岛上,还有可能等到路过的船只。

    真要爬上绑好的木筏,估计用不了多久,就能被随时扑来的大浪给砸碎。

    到时候,大家就连个栖(身shen)的地方都没有了,只能泡在一望无际的大海中,漂啊漂的,最终漂成尸体。

    所以备下的木料,搓成的绳子,都只能放一边。

    唯恐好不容易才搓成的绳子,会被风吹(日ri)晒坏了,当然得放在茅草屋内,当(床chuang)用了。

    依着李南方的意思,那会儿就该这样做。

    无论成功与否,也比坐着等死好多了。

    “要不要一起走?”

    李南方去那边草丛中扛木头时,经过到背着双手的杨逍(身shen)边,脚步停顿了下,问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