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923章 共同面对死亡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

    烈焰?

    李南方在外混了那么多年,从没听说过有哪个组织,叫这个名字。

    看来,这就是个隐藏很深,影响很小,但所发展的教众质量,却很高的邪恶组织。

    李南方之所以把烈焰定位邪恶组织,就是因为艾微儿她丈夫,活着时总是毒打她,号称只要打过三年后,才能被组织所承认,所接受。

    公众所熟悉的教会,就像道教,佛教基督教天主教等,都是教导人要行善积德,亲(爱ai)家人的。

    这个烈焰却蛊惑艾微儿的丈夫搞什么家庭暴力,那么它不是邪教,又是什么东东?

    就在李南方不屑的撇撇嘴,刚要说些等他以后有机会知道烈焰总部在哪,肯定会把它给挑了,算是给艾微儿出口气时,却忽然从她的双眸中,看到两团火焰。

    李南方呆愣了下,随即霍然回头,向南边的海面看去,就看到有一道燃烧的火柱,从很远很远的地方,冲天而起。

    “我擦,又有火山爆发了!”

    这些天来见过几次火山爆发的李南方,立即明白怎么回事了,脸色大变,怪叫一声腾(身shen)跳了起来:“快,快去最高处!”

    以前他所看到的几次火山爆发,只是看到有浓烟冒出来罢了,却从没见到过有岩浆喷出来过。

    岩浆喷出,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当温度高达一千多摄氏度的岩浆,落进海水里后,立即就会因冷(热re)相激,产生空气爆炸,继而爆发出相当强悍的(热re)能,促使海水愤怒起来,形成毁灭(性xing)极强的海啸,甚至还会引发飓风。

    更重要的是,这次有火红岩浆冲天而起的地方,要比以往冒浓烟的地方,距离他们所处的小荒岛近了许多。

    那就好比一颗超级炸弹,在被引爆后,所产生的辐(射she)波核心,就包括了小荒岛。

    处在爆炸核心内的海水,所掀起的浪头,极有可能会把小荒岛淹埋,他们几个人就会被打进海底,再活着冒出头来的希望,几近为零了。

    “怎么了啊?”

    嗜睡的汉姆,听到他的怪叫声后,睁开了惺忪的睡眼,姿态慵懒的问道。

    “火山爆发,火山爆发!快,都起来,我们去高处!”

    李南方弯腰,就把汉姆抱了起来。

    汉姆却挣开他的手,又坐在了地上,双手抱住膝盖,往那边看去。

    “你踏马有病啊,还不走?”

    眼看不远处本来很平静的海水,翻腾的浪花变大,还有明显的硫磺气息,被南风吹来,更加焦急的李南方,看到汉姆居然又坐下后,张嘴骂着,刚要再把她拦腰抱起时,却发现艾微儿也没起来,就呆坐在远处,眸光痴痴地望着那边。

    “都怎么了,傻了?”

    李南方一跺脚,冲艾微儿吼道。

    艾微儿抬头看着他,语气从容地说:“从沙滩上到最高处,我们最多也就是跑几分钟就能上去。现在海水还很平静,等有巨浪掀起时,再跑也不迟的。”

    “放(屁pi)!”

    李南方喝骂了句,吼着:“你应该知道有可能引发的飓风,时速会超过七百公里。浪头最高时,可达上百米。等你真看到巨浪后,你已经没机会逃到最高处了!”

    艾微儿还是不急不徐的样子:“我已经测量过几次了。这小岛的最高处,也只有不到五十米。”

    “那又怎么样?”

    李南方问出这句话后,猛地明白她的意思了。

    以往几次火山爆发时,只是出现浓烟,但所引发的海啸浪头,却有数十米高。

    最危险的一次,是几个人眼睁睁看着巨浪席卷而来后,从他们脚下不甘的淌过。

    并不是所有的火山爆发,都能引发地震,造成毁灭(性xing)极强的海啸。

    但冒浓烟的火山爆发,对海水所造成的影响,也远远比不上有岩浆喷出的火山爆发。

    简单的来说就是,前几次他们看到冒浓烟的火山爆发,是在海底深处。

    火山爆发时所产生的巨能,突破数千米深的海水,冲到了天空。

    巨能在冲破数千米海水的封锁时,耗去了大部分的能量,几波巨浪过后,很快就消停了。

    但这次,却有岩浆喷出来,那么就证明火山爆发的地方,只是个被海水淹埋数十,甚至只有十数米的活火山。

    这次火山爆发后,所产生的巨能,几乎没受任何损失。

    那么,就会掀起高达百米的巨浪,席卷而来。

    小岛的最高处,也只有区区五十米。

    坐在沙滩上,与躲在小岛高处,有什么区别吗?

    李南方等人,根本无处可跑。

    人在清醒时,会保持应有的理智,能做出正确的分析。

    但人在彻底绝望时,却也能做出正确的分析,从而在灾难来临时,放弃了抵抗,任由宰割。

    “李南方,抱着我,好吧?”

    汉姆回头,昂起下巴望着他,凄惨的笑着说:“我想,就算是死,也该我们一家三口死在一起的。”

    “死什么呀死?别胡说八道的。也许这贼老天,只是为了捉弄老子,故意放过小烟火来吓唬我呢。”

    李南方强笑了下,坐在他(身shen)边,伸手抱住了她的肩膀。

    这俩绝望的女人没有分析错,在巨灾面前,(身shen)处绝处的他们,根本无处可逃。

    倒不如在临死前,抱在一起快乐的面对死亡,来的更浪漫。

    “你看,他又动了。”

    汉姆看着李南方,把他的左手放在她肚皮上。

    李南方明显感觉到,汉姆肚子里那个硬邦邦的东西,不时的向外鼓一下。

    他没有当父亲的经验,也知道胎儿正在温房内伸胳膊蹬腿。

    只是胎动的频率与幅度,要比以往快,也大了很多。

    看来,汉姆的绝望(情qing)绪,影响到了她腹内的胎儿。

    “是啊,他又动了,这是想提前出来,看看当前这次百年不遇的胜景呢。”

    李南方笑着点头。

    他的笑容,其实比哭还要难看一百倍。

    又一个温暖滑溜的(身shen)子,贴在了李南方右边,牵起他右手,也从肋下伸了过去,最后却停留在了一团弹(性xing)十足的饱满上。

    艾微儿看着把脸颊贴在李南方左(胸xiong)上的汉姆,很认真的更正道:“你刚才说错了。不是一家三口,应该是一家四口才对。”

    汉姆懒洋洋的说:“好吧,就是一家四口好了,我不和你争辩。”

    望着沙滩那边开始变大的浪头,李南方用力抿了下嘴角,心说:“么的,就算是一家三百口,那又怎么样?在这鬼地方,到头来还不是都变成水鬼?”

    背后不远处,有茅草被趟动时的嗦嗦声传来。

    三个人都回头看去,就看到酷酷的杨逍,已经从高处快步走了下来,望着有火光升起的方向,牙齿咬住了嘴唇。

    看来,他是相当冷静的。

    所以,他才知道就算是躲在最高处,也逃不过这才劫难了。

    但他却又是一脸的紧张,这证明他当前相当的害怕,希望能和李南方等人在一起。

    共同面对死亡。

    只是,他那双闪着火焰的眼里,却闪着几近崩溃的疯狂。

    李南方只和他对望了一眼,就(情qing)不自(禁jin)的打了个冷颤,强笑着喊道:“喂,看在大家都要玩完的份上,你就行行好,别来打搅我们一家人最后的拥抱了,好吧?”

    意识到这次灾难无法躲避后,杨逍跑下来,就是为了和他们在一起,共同面对死亡的。

    李南方却这样说。

    好像撞在了一堵看不见的墙上,杨逍(身shen)子向后晃了下,停住了脚步。

    “对,这就对了。”

    李南方嘻嘻笑着,忽然想起了什么:“哦,杨先生。根据您的聪明才智,您应该看得出,我们能躲过这次灾难的可能(性xing),几乎为零。也就是说,我们死定了。我记得,您当初曾经答应我,在我,或者是您快要死去时,您会把为什么要杀我的秘密,告诉我的。”

    杨逍用力咬了下嘴唇,(阴yin)恻恻的说:“你还没到快死的时候。”

    “也差不多了。随你吧。其实说实在的,在我快死时,能不能知道那个狗(屁pi)的秘密,也不是太重要。喂,你能不能走远点?你说你一个外人,干嘛要和我们一起死呢?这是很讨人厌的事。”

    尽管看出杨逍当前正处于精神崩溃,随时都有可能疯狂,暴起伤人的崇高境界,李南方却不怎么怕。

    人生,除死无大事的。

    现在他连死亡都不怕了,还会怕一个来历诡异的怪胎?

    “哈,你很(爱ai)咬嘴唇啊。”

    当杨逍又用力咬了下嘴唇后,李南方更猖狂了,哈哈笑着:“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蹲着撒尿的娘们呢。哦,对了,咱们相处这么久了,我好像还从没有见过你撒尿呢。难道说,你真是长了副男人模样,其实却是个蹲着撒尿的女人?哈,哈哈。”

    “哈哈,他肯定是个蹲着撒尿的女人。”

    汉姆对杨逍,到现在依旧是又怕又恨。

    她到死,都忘不了这个人给她的心理(阴yin)影面有多大。

    以往,都不敢和他对望一眼。

    但当前嘛——踏马的,老娘都要死了,还有什么可怕的呢?

    没看到远处已经有浪头袭来,一米多高了?

    这时候再不骂他几句,死了都不心安啊。

    就在汉姆配合李南方,用她能想到的恶毒脏话,肆无忌惮的攻击杨逍时,艾微儿却没这样做。

    几次,她都张嘴想劝说李南方俩人,不该这样刻薄的。

    无论杨逍有多么的可恶,但大家都快玩完了,就没必要再占口头便宜了。

    不过,看在和大家是一家人的份上,艾微儿又不好胳膊肘往外扭,秀眉皱了下,忽然说:“李南方,我此前曾经关注过华夏的网络文化,读过几本有关华夏特种兵,与美女总裁的大作。几本书上都说,男主成长过程中,都会经历过假死的桥段。”

    果然,李南方被这个话题吸引了:“兵王流吗?靠,别听那些作者胡哔哔,他们只是在歪歪,让那些吃泡面的穷刁丝,从精神上获得现实得不到的满足罢了。现实中,怎么可能会有那种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