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918章 贪婪的代价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

    鲁尼宁可再加一个亿,也不想岳梓童带走康维雅。

    极品处子闵柔,才价值两千万美金。

    康维雅这个勉强算是徐娘半老的贵妇人,就算自(身shen)魅力比闵柔这种小青果要大两倍,让鲁尼先生无法自拔,可好像也没必要出这么大的价格,来力保她吗?

    “能不能问一句,你(爱ai)她,已经(爱ai)到为了她,宁可不惜任何代价的地步了吗?”

    岳梓童看着鲁尼的眼睛,很认真的问出了这句话。

    她相信这世界上,真有这样的(爱ai)(情qing)。

    只因她(爱ai)李南方,就(爱ai)的这么真挚啊。

    假如鲁尼与康维雅的(爱ai)(情qing),能够与她(爱ai)小外甥那样相比美,她可以网开一面,让(情qing)圣鲁尼先生再加一个亿——

    可是老谋深算的鲁尼,却识破了岳梓童要趁机敲竹杠的险恶用心,没有丝毫的犹豫,摇头说道:“我只是迷恋她的(身shen)体,已经她假装被我征服的感觉。我(爱ai)我的妻子一万年,只(爱ai)她半小时。”

    听听,这才是绅士才能说出来的话。

    (爱ai)妻子一万年,只(爱ai)(情qing)人半小时。

    这证明他们在滚(床chuang)单的那半小时,他才是(爱ai)她的。

    想当然的,不会为了她,再追加一个亿了。

    那么,是什么原因,能让鲁尼先生,为了力保康维雅,追加一个亿的美金呢?

    不是因为她知道的太多。

    假如是这个原因,依着鲁尼先生在英三岛的能量,完全可以分分秒秒的让她蒸发。

    不(爱ai)她,又不能让她去死。

    岳梓童水灵灵的眼眸,微微转动了几下,笑了:“鲁尼先生,那个秘密对你来说,很重要吗?”

    “什么秘密?”

    鲁尼先生开始装傻卖呆。

    “那就算了。”

    岳梓童晒笑了下,伸出两根手指,在鲁尼先生眼前晃了下:“没得商量。”

    她特别讨厌装傻卖呆的货。

    以前李南方就总是这样做,可没少被她诅咒,走路被车撞死,吃饭噎死,坐船时掉海里淹死——呜呜,真淹死了啊。

    鲁尼既然和她装傻卖呆,岳梓童干脆明码标价,少了两个亿,别和我谈条件。

    “只能,一个亿。”

    鲁尼先生终于不装傻卖呆了,沉默很久后,才徐徐说道:“因为,在我看来,她(身shen)上藏着的那个秘密,就价值这个数字。”

    “那就没得谈了。”

    岳梓童拿起银行卡,随手装在口袋里,站起来转(身shen)走出了小亭子,头也不回的说:“我凌晨两点离开伦敦。我希望,在两点之前,能见到活着的康维雅。不然,就请鲁尼先生做好被议员弹劾的准备吧。”

    岳梓童可是个标准的(奸jian)商,很清楚该怎么做,才能给她争取到更大的利益。

    她看出康维雅对鲁尼相当重要,不惜拿出一个亿的美金来交换后,立即果断的狮子大张口,要两个亿了。

    当鲁尼拒绝后,她马上起(身shen)走人。

    这是所有(奸jian)商都惯用的“(欲yu)擒故纵之计”,就连乡下老大妈去集市上买八毛钱一斤的大白菜时,都运用的炉火纯青。

    其实,岳梓童的心里底价是一点三到一点五亿。

    鲁尼给一点二,一点一,哪怕一点——都不再追加了,就一个亿,也不是不可以商量的。

    这就相当于把康维雅卖了一个亿。

    康维雅是谁?

    说难听了点,只是个风(骚sao)娘们罢了。

    岳梓童要带走她,就是要折磨死她,来化解丧夫之痛。

    但如果一个亿卖出去,还是无比划算的。

    “喊住我,喊住我,喊住我。”

    岳梓童缓步走出小亭子时,心里一直这样念叨。

    平时自诩算无遗策的岳总,这次真算错了。

    她都走出三十多米远了,鲁尼先生那动人的天籁之音,也没有传来。

    “我擦尼玛的,这下赔大发了。”

    又走了十几米,岳总用眼角余光向后看去,却发现鲁尼先生已经戴上礼帽,撑着雨伞,走出小亭子,从另外一条路下山去了。

    目测他的背影,走的是那样决绝。

    岳梓童后悔的只想抽自己耳光,怎么就这么贪婪呢?

    一个亿啊,一个亿!

    一个亿的美金,就这样长腿走了。

    只给她留下了一个半老徐娘。

    折磨人再怎么有趣,能比得上一个亿的美金,更让人觉得可亲可(爱ai)吗?

    岳梓童真想出声喊住鲁尼先生:“别着急走嘛。来,坐下,咱们再商量商量下。我们国家有云,买卖不成仁义在。看在你和康维雅女士那比钢铁还要坚贞的(爱ai)(情qing)份上,一个亿就一个亿吧。”

    但她只能这样想,却不能这样说。

    如果她说出来,那么不但她的颜面尽失,也会丢了华夏的面子。

    到时候,她会遭受国内万夫所指,无疾而终的。

    所以,岳总自己酿的苦酒,唯有自己喝。

    喝不干净,都不行啊。

    “哈,你以为你的决绝,会让我很没面子吗?姑(奶nai)(奶nai)就当花一个亿买了个奴隶,回家收拾着玩,那又怎么样?虽说贵了点,可我愿意啊。哀家有钱,有钱就是任(性xing),谁能管得着?”

    岳梓童加快了脚步时,也下了狠心。

    齐月肯定能看出她现在有多后悔了。

    不过,她才不会插手岳总安全之外的任何事。

    “岳总,那个人找你做什么?”

    岳梓童刚回到殡仪馆内,闵柔就迎了上来。

    刘启昭也凑了过来。

    (身shen)为岳家外围的核心人员,他是有资格参与这件事的。

    “他给了一张银行卡,里面是康维雅私人医院开业以来的三成纯利润,估计也就是几个亿吧。”

    岳梓童从来都没想到过,有一天她会在提起几个亿时,语气会是这样的淡然。

    就仿佛,在说几块钱那样。

    停顿了下,她又说:“是美金。”

    可把闵柔给惊到了。

    几个亿的美金换算成华夏货币,那就是二十个亿左右啊。

    这个康维雅私人医院,得有多么的挣钱啊?

    别忘了,这才是医院的三成纯利润。

    闵柔满脸的震惊之色,让岳梓童心中得意。

    要不是她未婚夫的骨灰盒,还那样碍眼的放在那儿,她肯定会得意的纵声(娇jiao)笑,说些区区几个亿实在不足挂齿的话,来彰显她是多么的视金钱如粪土。

    不但闵柔被惊到了,就连刘启昭也是一脸恰到好处的震惊之色。

    尽管,他连一毛钱也捞不到。

    但他可以不花一分钱的,能让岳家主因为他的震惊,而在心中暗爽,从而给她留下深刻的印象。

    如此一来,以后再有好事,肯定会第一个想到他的。

    岳梓童看到见多识广的刘大使,也为她能取得如此丰厚战果而震惊,心中更加痛恨自己,怎么就不答应鲁尼先生追加一个亿的要求呢?

    那样,相信刘大使等人,更会被岳家主而倾倒的。

    幸好岳总从来都是个把郁闷留给自己,把喜悦分享给别人的大善人。

    所以,她是绝不会把这件事告诉任何人的。

    打死,也不主动说出来!

    只会用更加轻飘飘的语气,说她为了给李南方报仇,给闵柔解恨,特意向鲁尼先生,索要了恶毒女人康维雅,准备带回家去当奴隶使唤。

    刘启昭震惊了。

    这次,是真的震惊。

    他是真不敢想象,岳梓童是怎么提出这个要求的。

    脑子呢?

    他觉得,他该重新审视下年轻家主的智商了。

    难道,岳家主不知道康维雅对于鲁尼,甚至对于整个英三岛来说,都是个很危险,却又不定时的炸弹吗?

    鲁尼当然可以干掉康维雅。

    可如果他真干掉康维雅,已经拿到证据的华夏人,铁定会以这件事来要挟英方,迫使他们接受很多不合理的要求。

    但不干掉,留着她,也同样是华夏人随时用她来提出某些要求的把柄。

    干,还是不干,对鲁尼来说,就是个相当艰难的抉择。

    可是,就在他为该怎么处置康维雅,而愁的后槽牙疼呢,岳家主就主动提出,要把这颗定时炸弹带回家去当奴隶来使唤,折磨了。

    这就好比鲁尼先生正犯困呢,岳家主就把小枕头,乖乖地送上去了。

    他如果不赶紧接着,那么他绝不会坐在英三岛财务大臣的宝座上了。

    而刘大使尊敬的岳家主,为此还得意洋洋呢。

    “大小姐,您确实该值得庆幸。最起码,你在给老狐狸鲁尼送去枕头时,没把你本人也留在人家(身shen)边陪睡,就已经是很不错了。”

    刘启昭心里这样默默地想着时,发现岳梓童正用疑惑的眸光看着他。

    刘启昭苦笑了下,走到她(身shen)边,低声说道:“大小姐,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晚上的新闻中,就会出现您带领伦敦警方,狠狠打击了一股打着医院幌子,来从事违法犯罪行为的恶势力。并且,你向他们提出非常严肃的要求。要求带回某主犯回国受审。”

    岳梓童的脸色,立即变了。

    刘启昭还没有说完:“而且,他们还会在新闻中说,经他们彻查,那名主犯原来早就加入了华夏国籍,拥有两重国籍的(身shen)份。所以,您有权力带她回国受审。可是,无论审出什么样的结果,都已经与英方没有任何干涉了。”

    反正已经剥了岳家主的脸,刘启昭索(性xing)把所预测的都说出来了:“如果您把那名主犯带回国,交给国家执法机关处理,那么英方会派记者全程跟踪。我们还无法拒绝,只因主犯是双重国籍,他们有权力追踪报导。并密切关注他们的国民,在华夏受审时,有没有遭受人(身shen)伤害。”

    冷汗,从岳梓童的额头冒了出来。

    她没觉得刘启昭是危言耸听。

    只因她在看到鲁尼孤独的走人后,就察觉出不对劲了。

    哪儿不对劲,她没想通。

    现在经刘启昭提醒后,这才恍然大悟。

    所有的得意,瞬间化为烟消云散,她结结巴巴的说:“那,那我们可以不要那个康维雅的。”

    刘启昭摇了摇头。

    “我们不要,还不行?”

    岳梓童愣了下,刚问出这句话,就听背传来了一声清脆的汽车喇叭声响。

    她回头看去,就看到一辆黑色轿车停在了门外。

    (明天恢复正常更新,今天两章,见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