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916章 不要独自去偷死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

    闵柔是个外柔内刚,有(情qing)有义的孩子。

    她在得知李南方为了搜救她,大显神威的——挂掉后,勇敢殉(情qing)这种事,她绝对能做得出来。

    为了彻底打消她的殉(情qing)想法,岳梓童唯有自暴家丑。

    用异常诚恳的语气,说出了她当前所面临的严峻形式。

    “小柔,你以为我在看到李南方的遗体后,不想陪他一起去那边吗?”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岳梓童在问出这个问题后,却又自问:“我真会陪他去死吗?”

    答案,好像是不会。

    岳梓童是个很现实的女孩子。

    她可以把一个男人(爱ai)到撕心裂肺,在他遭遇危险时,可以义无反顾的为他赴汤蹈火,不惜(身shen)死。

    但她不想在男人死后,她还要像闵柔这样的纯(情qing)小女生那样,非得殉(情qing),共同演绎一段现代版的梁山伯与祝英台。

    她只会坚强的活下去。

    而且,还要活的很快乐,很快乐。

    什么喝酒抽烟搞毒品,泡吧蹦迪钓凯子什么的。

    总之,就是活的越快乐,越好。

    因为她觉得,在那边眼巴巴企盼她快点去死的李南方,良心偶尔发现时,也会衷心的祝愿,她能过的更好,替他活出精彩的人生。

    更何况,她现在又肩负让岳家压榨的重任呢?

    每当想到这一点,岳梓童就想骂娘,就满心的不甘。

    不甘的人,会去主动去死吗?

    就让李人渣在那边眼巴巴的企盼着她吧,她自在人间向天笑,效仿武媚娘。

    千多年前,武媚娘(身shen)处环境更加复杂,凶险,强手如林,稍有不慎就会(身shen)败名裂的皇宫,都能杀出重围,最终端坐在了那把金交椅上,让须眉叩首,让万国来朝!

    那么,面对拍马也比不上大内皇宫的岳家,以及岳家那帮贪婪的吸血虫,岳梓童又有什么理由,不尽(情qing)发挥她的聪明才智,效仿武媚娘,把所有试图弄死她的敌人,横刀斩于马下呢?

    老爷子既然要利用她,才让她来当岳家的家主。

    好!

    岳梓童还就要牢牢霸占住这个位子了。

    但她需要有人来帮她。

    更需要,野心!

    没有野心的女人,不是一个好女人。

    没有人帮忙的女人,最终只能被疯狂的敌人打败,狠狠踩在脚下。

    所以,在把她当前面临的严峻形势,详细叙说了一遍后,岳梓童抓住了闵柔的胳膊,声音嘶哑的说:“小柔,我不甘心就这样被榨干后,再被当做垃圾扔掉。我要好好活下去,我要成为岳家真正的家主——我要做到这一切,就需要人帮忙。你,是我最信任的人,没有之一。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望着满脸昂扬斗志的岳梓童,闵柔呆愣了很久,才微微点了点头。

    岳梓童却不满意她的态度,又说:“我,需要你的承诺。”

    闵柔马上就跪倒在了(床chuang)上,举起了右手,竖起三根手指:“我对苍天后土发誓。此后,我甘心成为岳梓童的马前卒,誓死追随,不离不弃。如与誓言有违,甘受车撞,刀割而死。”

    一声幽幽地叹息,好像从很远的地方传来。

    唉,这孩子还是太单纯了些。

    岳梓童泪眼立即泛光了,也跪倒在了(床chuang)上,深(情qing)凝望着闵柔,举手低声说:“我对苍天后土发誓。此后,我必待闵柔为亲生姐妹。我的一切,就是她的,包括男人——如果,她能接受的话。如与誓言有违,甘受万蛇毒吻,全(身shen)溃烂而死。”

    岳梓童所发的誓言,可比闵柔的狠辣多了。

    车撞,刀割而死的滋味,虽说很难受,不过相比起被万蛇毒吻,全(身shen)溃烂而死,还是很有范的。

    更何况,岳总还说她的就是闵柔的,包括男人。

    只要小柔儿接受两女共侍一夫,姐妹俩夜生活的精彩指数,那绝对是唰唰地直线上升啊。

    闵柔却不好意思了,轻轻摇头,犹豫了下,蚊子哼哼般的说:“岳总,除了李南方之外,我不会再喜欢别的男人了。”

    我就是这么随口一说。

    岳梓童心里这样说着,表面神色黯然地说道:“我知道的。我只想让你明白,我对你是多么的好。所以,你绝不能辜负我,想不开后独自去偷偷寻死。”

    “我不会,绝不会那样做的,我已经答应了您。”

    闵柔连忙摇头,又用力点头,忙着发誓,说她绝不会想不开了。

    可是,当闵柔看到冰柜内那个硬邦邦的白布大棕子后,就有些后悔,不该答应岳总的。

    你看,李南方现在多孤单啊?

    一个人躺在冰箱内,也没人陪。

    这时候,应该有个清纯靓丽,价值两千万美金的小姐姐相陪的。

    那样,他在大海上飘((荡dang)dang)的孤魂,才能在月圆之夜,愉快的歌唱哥哥想妹泪花流。

    大粽子上的米字旗,已经被英方在与刘大使郑重交涉后,收走了。

    英三岛帝国的国旗,可以随着烈士被土埋,但不能被火烧。

    那样,也太污染环境了——

    在李南方事件中,得到一定利益的华夏,还是很大度的。

    刘大使在与梁主任电话沟通过此事后,勉强算是答应了此事。

    别小看这面国旗。

    如果有它,李南方就是英三岛的烈士,伦敦的荣誉市民——尽管,他现在不会得到一毛钱的好处。

    没有了国旗的覆盖,李南方就是外来英三岛玩耍时,不慎掉进开水锅里被煮了个半熟的路人甲,死了也就死了,给点安葬费,在九泉之下买个毛坯房,自己想办法去装修吧。

    这就是国与国之间的交往。

    一切,都以国家利益为主的。

    纵然岳梓童心中不快,暗中大骂三岛人也你妹的吝啬了点,可也只能接受这不甘的事实。

    幸好,李南方的男爵噱头没被打叉,删除。

    这是英王感激他能救回菲爵爷的报酬。

    封爵,是英王室说了算的,和国家利益,没有几毛钱的牵扯。

    把李男爵就地火化后,再抱着骨灰盒回国,是岳梓童与闵柔再三商量过后,才决定了的。

    现在,两个女孩子的内心里,已经把她们定位为李男爵的妻妾了。

    成了真正的姐妹。

    该怎么处理死鬼老公的(身shen)后事,她们当然得商量着来。

    本来,闵柔说什么也得见李南方的遗体最后一面,然后再把他当做劈柴,填进火炉中转化为能供居民供暖的(热re)能。

    瞧瞧人家英三岛人的意识就是先进,绝不会放过能利用的哪怕一丝丝资源。

    从物理学的(热re)能角度来计算,李男爵在被焚烧过程中,能烧开一百分公斤冷水,产生不到两个气压的蒸汽,能供一(套tao)八十平米的房子,温暖如(春chun)。

    不过,当有人要解开李南方的裹尸布时,闵柔却又制止了。

    忽然间啊,她就不想再看李南方最后一眼了。

    她姐岳家主说过,李南方整个人都快被蒸熟了,昔(日ri)那张英俊的小白脸,变得异常可怕。

    李南方要是还活着,无论他变得有多可怕,闵柔都会嫁给他。

    他死了,那么就没必要再看那张丑脸了。

    晚上做恶梦怎么办——这样,李南方那英俊的样子,就永远深深烙在小柔妹妹的脑海中了。

    岳梓童当然无条件支持闵柔的决定。

    毕竟,她刚赶来英三岛,在看到未婚夫那张脸后,可是伤心的三天没吃饭,总是不住向外呕黄水的。

    就这样,备受英三岛人民尊敬的李男爵,区区半个小时后,就产生了能供一户人家温暖的烈火。

    他在烈火中,永生了。

    西方的上帝,仿佛也在为一位英雄的彻底消失,而感到伤心。

    细细的牛毛雨,从灰蒙蒙的天空落下。

    因所处维度的原因,伦敦的冬天几乎很少下雪。

    温度,常年保持在零度以上,冬天时(阴yin)冷的让人心焦。

    尤其是在气氛很萧索的公墓里。

    来殡仪馆祭奠李男爵,祝愿他一路走好的人很多。

    包括菲爵爷在内的人质,就连那些躺在病(床chuang)上的,也坚持来给他送行了。

    他们可以不来的。

    不来?

    握了个草,你们难道忘记了,那天李男爵面对滔天巨浪,纵声长啸的那一刻,是上帝附体了吗?

    在上帝的庇护下,你们好不容易活着回来了。

    现在竟然不敢去送上帝的傀儡一程,那么下次你再被不法分子绑架时,上帝还会管你吗?

    英王没有来,却派来了儿子,儿媳妇。

    除了他们之外,英三岛还有几位官方的重量级人物。

    来时,都打着黑色的雨伞,(身shen)穿黑色西装,(胸xiong)前佩戴小白花,还戴着大墨镜。

    我擦,这样子简直是酷到不行。

    岳梓童肯定有几分崇洋媚外的(情qing)节。

    不然,她也不会效仿英方人士,也穿了一(身shen)黑,戴了个大墨镜。

    按照华夏的传统送葬规矩,她不该给死鬼老公披麻戴孝的吗?

    她都这样了,唯她马首是瞻的闵柔,自然学了个有模有样。

    只是,墨镜再大,也捂不住泪水,不住地从脸上滴落。

    岳梓童俩人背后,站着齐月,与刘启昭大使等一干同事。

    大家都面色沉重,默默地低头看着脚尖。

    没有牧师来手捧圣经,在天色乱画着十字,说那些请主宽恕李男爵的废话。

    李南方在活着时,就不信西方的上帝。

    那么,他又是如何被上帝附(身shen)的这个问题,就高深,且神秘了。

    菲爵爷等很多人,甚至都在想:“如果你信上帝的话,也许你死不了了。自己找死,我们只能送你两个字,活该。”

    以德高望重的菲爵爷为首,前来吊唁李南方各位勒德森,节的门,围着小小的骨灰盒,默默走了几圈,再长吁短叹,走到岳梓童面前,衷心祝福她能找个更吊的男人后,就拍拍(屁pi)股走人了。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

    “大小姐,外面有人找您。”

    就在岳梓童盯着骨灰盒发呆,来缅怀李南方的音容笑貌时,刘大使悄悄走到她(身shen)边,低声说道。

    “谁?”

    岳梓童淡淡地问了个,抬头看向了门口。

    门外,站着个(身shen)穿黑色风衣的男人,对她微微颔首。

    (带着孩子在外游玩,两章,见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