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915章 痛快地大哭一场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

    闵柔从子夜时分开始沉睡,足足睡了十几个小时。

    再醒来时,康维雅夫人给她注(射she)的药剂药效,早就消失了,年轻的大脑再次正常运转起来。

    她还没睁开眼时,就回想起了这些天所遭遇的恶梦。

    过往的这十几天,对她来说是个终生难忘的梦魇。

    尽管,她在(身shen)体上没受过实质(性xing)的伤害。

    但(身shen)体上的伤害,远远不如精神上的更刻骨铭心。

    十几天来,每当她在半睡半醒中睁开眼,基本都是被集装箱的铁门声惊醒,然后就听到同伴们轻轻的哭泣。

    她也会迅速被这种绝望而感染,继而报头轻泣。

    那时候,她多么希望那一切,都只是个恶梦,快点醒来。

    只是残酷的现实,却告诉她,她正走在前往地狱的路上。

    现在她醒来后,本能的有了以往那种恐惧感。

    立即下意识的缩起(身shen)子,双手抱住双膝,蜷缩成一团无声的轻泣起来,渴望快点有人喊醒她,让她从噩梦中醒来。

    不过哭了片刻后,她忽然发觉现实(情qing)况与她所怕的不一样。

    她已经不再是冰冷,黑暗,散发着臭味,以及耳边不断有哭泣声响起的集装箱内了。

    而是,在一个舒适的大(床chuang)上。

    洁白而绵软的被单,轻柔而温暖的锦被,空气中散发着淡淡的薄荷香气。

    卧室内风格简约的装潢,透着明亮。

    墙上挂着一副达芬奇的《蒙娜丽莎》复制版,画中的女人,正对她神秘的微笑着。

    下午的阳光,从窗外直(射she)进来,能看到极其轻微的灰尘,在空气里缓缓舞蹈。

    静。

    温馨的安静,让闵柔犹如置(身shen)于夏天的碧海中,随着波浪缓慢的起伏,她的脑思维在努力甄变着眼前。

    片刻后,她慢慢地想起来了。

    就在她沉睡过去之前,被人推到了一个明晃晃的玻璃展台上,就像踩在云彩上,站都站不稳,(身shen)子一个劲的踉跄,却又偏偏摔不到,唯有不住地的前后走动。

    刺眼的白光,让她无法睁开眼。

    看不到近在咫尺的黑暗,只能听到那边不断有男人竞拍她的喊价声传来。

    两千万美金!

    这是一个最苍老的声音,为得到她而拍出的最高价格。

    如果没有后来的事(情qing)发生,那个苍老声音的男人,就该是她以后的主人了。

    她以后的主人,慷慨大方的让人脱掉了她最后的遮(身shen)物,就那样红果果的站在强光下,任由那些男人用肮脏、贪婪的目光审视。

    那些目光,就像一只只无形的手。

    也像是毛毛虫,在她(身shen)上爬啊爬的。

    她很恶心,更怕,唯有蹲下来,以无助而绝望的轻泣,来向残酷的现实反抗。

    就在她认命了,单方面的向李南方告别,嘱咐他下辈子,千万不要这样随意放过她时,岳总出现了。

    岳梓童怎么会在她最危险时出现?

    这已经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她的噩运结束了。

    她终于可以伏在岳总那温暖的怀抱中,再也不用害怕的沉沉睡一觉了。

    现在她已经醒来。

    那么,岳总呢?

    此时的闵柔,就像三岁的孩子,夜半醒来时发现妈妈不在(身shen)边,只有她孤苦伶仃的呆在(床chuang)上,本能的尖声大叫着岳总。

    吱呀一声。

    虚掩着的房门开了,岳梓童快步走了进来,脸上带着急切的关心:“小柔,别怕,我在这儿。”

    她刚坐在(床chuang)沿上,闵柔就从(床chuang)上扑在了她怀里。

    没有哭声。

    但她瘦削的双肩,却在剧烈颤抖着。

    岳梓童也能清晰感受到,(胸xiong)前的衣服被(热re)泪侵湿。

    “小柔,别怕,我在这儿呢。等我处理好这边事(情qing)后,咱们就马上回家。”

    岳梓童就像安慰孩子的母亲那样,轻拍着闵柔的后背,左手在她的秀发上轻抚着。

    同为女人,尤其岳梓童在国安时,还接受过一定心理学的培训,所以她现在很清楚闵柔为什么这样。

    闵柔,怕眼前这只是她一厢(情qing)愿的梦。

    昨天之前,她时刻盼望着能从噩梦中醒来。

    现在,她却不喜欢有人惊醒她。

    如果,这也是在梦中的话。

    “这不是梦,是真实的。小柔,你安全了。绑架你的那些人,基本都已经受到了最最残酷的惩罚。”

    岳梓童还是很清楚,该说些什么,才能迅速让闵柔摆开恐惧,去迎接——新的现实。

    她说:“你知道吗?你在澳门被绑架后,李南方马上就赶去了那边,把整个维纳斯赌场,一把大火烧了。那些绑架你的坏蛋,被他接连杀了十几个呢。曾经把你带到天台上的卡拉维奇,更是被他((逼))的,从九楼天台上跳楼自杀。”

    说着,岳梓童双手捧起闵柔的小脸蛋。

    拿手帕替她擦了擦脸上的泪水,柔柔的笑道:“随后,李南方为搜救你,来到了英三岛。你呀,就是个有福的。因为能有个男人,肯为了救你,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哪怕是把天捅个窟窿,也无所畏惧。”

    是啊,这就是个有福的。

    李南方为了救她而死。

    可是——闵柔,你该知道他是我的未婚夫。

    我的未婚夫为了救你,杀了那么多人,最终连他也葬(身shen)大海。

    想到躺在冰柜里,被白布包成木乃伊样子的李南方,岳梓童就忍不住悲从心来,泪水从长长的睫毛上,毫无征兆的扑簌,扑簌的掉下来。

    听她说起李南方后,闵柔的双眸,就开始慢慢地发亮。

    她当然相信岳总所说的每一句话。

    更相信,李南方为了搜救她,不惜赴汤蹈火。

    她无比的欣慰。

    那是因为她知道,她没有(爱ai)错人。

    尽管,她(爱ai)上的这个人,是个“有妇之夫”。

    但这又有什么呢?

    真正的(爱ai)(情qing),并不是非得相互拥有,而是每当想起她所(爱ai)的男人时,心里就像灌了蜜那样甜。

    为守护这份真挚的(爱ai)(情qing),闵柔宁愿孤(身shen)到来。

    到死,都不会为这个选择后悔。

    她只会在临终前的那一刻,笑着对苍天默默地说,她这辈子没有白活,就是——心总是疼。

    闵柔的心,又猛地疼了下。

    她看到岳梓童的泪水,大颗大颗的掉了下来。

    很明显,岳梓童是不想哭的,她在用力咬着嘴唇,都有血渍出现了。

    她想笑!

    坚强的笑着,告诉闵柔说以后无论遇到什么样的困难,都不要怕,一切有她。

    可为什么,她越是想笑,泪水就越急呢?

    可能是因为,李南方已经死了。

    “岳、岳总,您,您怎么了?”

    刚才还需要人安慰的闵柔,看到岳梓童强忍大哭一场的模样,心儿顿时沉了下去。

    沉在了冰窟中。

    好冷!

    完全是出于本能,闵柔立即想到了李南方。

    如果不是因为李南方,岳梓童不可能哭的这样伤心,泪水中更不会闪现着绝望。

    她猛地用力,抓住了岳梓童的手,嘎声问道:“岳总,李南方,李南方是不是出事了?”

    她不说还好。

    一说,岳梓童总算找到能抱头痛哭一场的亲密伙伴了。

    在得知李南方挂了的消息,到看到他好像蒸(乳ru)猪般的遗体,岳梓童为他哭过不止是一次了。

    但都是无声的哭泣,任由泪水肆意横淌。

    从没有像现在这样,能够抱住一个人,痛痛快快的大哭一场。

    边哭,还边骂娘,骂老天爷,骂这该死的世道!

    她说,她就不明白了。

    她小时候丧父,备受岳家人欺凌也就罢了。

    怎么好不容易找了个中意的男人,准备做个快乐的贤妻良母时,老天爷却手指头一勾,直接把他给带走了呢?

    这踏马的什么老天爷?

    又尼玛的是什么世道!

    哭。

    必须哭。

    不嚎啕痛苦,不足以释放这些天来,她所承受的各种强压。

    如果只是死了老公,还好些——咳,可为什么,老天爷又带走爷爷了呢?

    老爷子在临终前,还不忘坑她一把,把她推上了岳家家主的宝座。

    什么狗(屁pi)的宝座啊?

    真以为岳阿姨是那种(胸xiong)大无脑的女人呢?

    一万头草泥马呼啸而过的声音,不时提醒着岳梓童,她就是老岳为稳固岳家在华夏版图上的地位,推出来的一个大傀儡。

    还是很有价值的那一种,背后站了老多狠辣的实权派。

    只要她能有这些人协助,已经去给老天爷端尿壶的老岳敢肯定,至少在两年内,岳家是不会败落,还有可能会稳步向前发展的。

    两年的时间,足够岳家其他人成长起来。

    也能在这段时间内,把岳梓童所有的价值,榨干。

    等她价值被榨干时,就是她的死期。

    到时候,她就可以在如释重负般闭上眼时,骂一声这狗(日ri)的人生了。

    从老岳手中接过印记的第二天,岳梓童就想通了这些。

    她可以拒绝。

    毕竟没谁喜欢被人当榨干后,再当垃圾扔掉的,尤其她本来的小生活,就过的很滋润。

    却又不能拒绝。

    她是岳家的嫡系子孙,(身shen)上流淌着岳家先祖那高贵的血统。

    她有责任,更有义务,在岳家迫切需要她时,(挺ting)(身shen)而出,大喊一声这狗(日ri)的人生。

    心(爱ai)的男人成了蒸(乳ru)猪,最多两年后,她也要被贪婪的岳家其他人,压榨成干再扔掉的命运,放在谁(身shen)上,谁不会痛骂这狗(日ri)的人生?

    又有谁,不会终于找到可以抱头痛哭的好姐妹后,痛痛快快的哭一场?

    刚开始是闵柔哭,岳梓童安慰她。

    现在是她嚎啕大哭,闵柔唯有在陪着她哭了足足三分钟,看她泪水还喷泉那样的旺盛,担心她会因此哭坏了(身shen)子,唯有强忍着心(爱ai)男人挂掉的剧痛,反过来安慰她了。

    她们俩人边哭,边骂这苦((逼))人生时,外面客房沙发上的齐月,当然能听得到。

    不过,她不但没有过来劝说下,就连杂志翻页的速度,也始终像此前那样。

    这才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啊。

    就是杂志上那几近全果的长腿妹子,与“圣贤书”不怎么搭调。

    一个顶级保镖,要做到被雇主视为空气。

    哭声,终于停止时,齐月却轻轻松了口气。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