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914章 怕了吗?晚了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

    其实现场受伤最严重的,是卡洛斯先生。

    他年龄最大,受伤时间最长,最该得到救治才对。

    不过齐月却不管这些,只想按照岳梓童的意思,把闵柔抬出这地方——气味,也太难闻了些。

    “谢谢,贝克汉先生,这件事,我会通过我们的刘启昭大使,专门向贵方解释清楚的。”

    看在他还算配合的份上,岳梓童也适当的投桃报李。

    本来愁眉苦脸的贝克汉,听他这样说后,顿时狂喜,连声道谢。

    因为岳梓童特殊的(身shen)份,以及她那个为拯救菲爵爷等人而牺牲的未婚夫,(身shen)边又有个杀神保镖的缘故,无论她犯下了多么滔天的罪恶,贝克汉都不敢擅自做主,下令把她抓起来,问问她懂不懂法律。

    他只能满肚子苦水的忍着。

    再祈祷上帝,能够让这个杀神快点走人,别再给他招惹麻烦了。

    等这边的事一了,贝克汉就会马上向上级做出详细的汇报。

    必要时,可以夸大其词,说他是如何的苦苦相劝,但岳梓童就是置若罔闻,命令(身shen)边保镖大开杀戒,践踏英三岛神圣的法律。

    不过可以预见的是,无论贝克汉怎么推卸责任,他都是这起(性xing)质恶劣案件的负责人,要担负一定的责任。

    尤其是康维雅夫人的那个大拿(情qing)人,绝不会放过他的。

    虽说他是怀里揣着英王的圣旨,但他担心英王不会为了他的乌纱帽,去得罪那些手握实权的大人物。

    就在他忐忑不安时,岳梓童“雪中送炭”了。

    华夏驻英三岛大使在本国的(身shen)份地位,当然无法与英王相比。

    可刘大使却代表着东方华夏神州!

    他的态度,已经不是他个人的态度,而是华夏的态度。

    世上任何一个国家的公民,惨遭别国人贩子买卖,她的祖国如果对此保持不闻不问,那么这个国家就是任人宰割的鱼(肉rou)。

    历经无数次外来战火的华夏,早就不再是上世纪那个多灾多难的国家了。

    现在,巨龙般的她,已经在世界的东方腾空而起,龙吟咆哮,蔑视一切,重现她世界王者的风范。

    她,绝不会在她的子民在境外遭到伤害,只会用强硬,也坚定的态度,来质问英三岛。

    必要时——可以刀枪相向。

    当前,没有哪个国家,敢与发怒的巨龙相抗衡。

    刘启昭大使,就是东方巨龙的使者。

    他的一言一行,都代表着十数亿人民的态度。

    所以,他以大使(身shen)份,正式向英三岛交涉此事后,就再也没有贝克汉先生什么事了。

    别看康维雅那位在英方权力中枢的(情qing)人,在英三岛牛皮哄哄的,可在国与国的严肃交涉,尤其是自(身shen)理亏的(情qing)况下,不被英当局追究责任,就已经是谢天谢地了。

    谁还敢指望他,能以权谋私,为了他(情qing)人所犯下的罪行,就破坏两国的友好关系?

    几乎是眨眼间就想通这些的贝克汉,对岳梓童的不满啊,报怨之类的,立马烟消云散,精神百倍的吼叫着手下,还你妹的不过来抬担架,都站那儿当木桩子呢!

    七八个小弟,呼啦一声都围了上来,七手八脚的抬起了闵柔,向门口快步走去。

    在齐月的陪同下,岳梓童走到门口时,忽然转(身shen),抬起右手,纤长的手指化作手枪模样,眯起左眼,对着康维雅夫人,小嘴半张,发出一声轻轻地“啪”。

    康维雅立即打了个冷颤,好像真中弹了那样。

    老大会儿,她才慢慢清醒了过来。

    眼睛被活生生挖出来,下面又被酒瓶子砸成一团烂泥的卡洛斯等人,已经被抬走抢救去了。

    贝克汉局长,正在左手掐腰,右手指挥手下,狂拍现场照片。

    包括,拷贝显示器里的那些镜头。

    这些东西,可都是贝克汉自保的有力证据,他当然不敢懈怠。

    “那儿,还有那儿,都给我搜一下!”

    贝克汉看到东墙沙发后,好像有个暗门呢,立即指挥人去搜。

    “站住!”

    康维雅夫人尖叫一声,从地上爬起来,展开双臂挡住几个警察,厉声喝道:“滚,都给我滚开!贝克汉,你给我等着。我发誓,你会得到报应的!我会控诉你,伙同外国人,伤残本国公民,以及外国友人。”

    “我好怕啊。”

    贝克汉打了个冷颤,满脸的惊恐。

    气急败坏的康维雅,可没看出贝克汉在耍宝。

    犹自恶毒的冷笑着:“呵呵,怕了吗?晚了。”

    “是晚了。”

    贝克汉忽然伸手,一把抓住康维雅的胳膊,猛地向怀中一拉。

    猝不及防下的康维雅夫人,(娇jiao)呼一声,重重扑在了贝克汉的怀中。

    贝克汉毫不客气的伸手,一把抱住了这个平时只敢眼馋,却不敢碰一下的女人,对他那些手下大声喝道:“还不去搜查,都愣着做什么呢?”

    那些手下立即扑到东墙边,抬脚就踹。

    “松开我,贝克汉你个混蛋,我警告你,你死定了!”

    康维雅夫人极力挣扎着,真不敢相信贝克汉敢这样非礼她。

    “我好怕哦。”

    贝克汉冷笑着,从口袋里拿出一张材质特殊的黄纸,在她眼前晃了晃:“夫人,你应该知道这是什么吧?”

    字十九世纪起,英三岛就成了横扫全世界的强国。

    那时候,当前世界超级强国,只是他们的殖民地罢了。

    也正是在那时候,英三岛才创建了纵横天下的太阳不落帝国。

    每一支军队的出征,都是由英王亲笔签发命令的。

    所用的,就是这种纸。

    纸上,就盖着英王室的鲜红大印。

    虽说现在英王只是英三岛象征(性xing)的精神领袖,早就不需要她再签署这种命令了。

    可任何一个三岛子民,仍然都认识这东西,知道它的出现,就代表着英王亲临。

    这就是华夏封建社会中的圣旨。

    无论英王室是不是象征(性xing)的存在,三岛子民都不敢忽视它。

    也包括康维雅夫人。

    “要不要仔细看看?”

    贝克汉把命令在女人面前抖了抖,笑道:“也许,你以为这是假的呢。”

    康维雅夫人还真没想到,贝克汉会拿出英王的签发令来,本能的呆愣了下,脸上的愤怒消失了大半。

    她当然很清楚贝克汉不敢作假的,也终于意识到,事(情qing)不是她所现象的那样了。

    英王,居然亲自插手这件事了。

    不过,她也不是太在意。

    毕竟英王现在只是象征(性xing)的,在英三岛的权力,比她大不了多少。

    “呵呵,贝克汉,你现在能耐了啊。”

    康维雅夫人挣开贝克汉的手,故作镇定的冷笑着:“就算是英王插手这件事,那又怎么样?我就不信了,英王会眼睁睁看着她的子民,被外国人残杀。能任由盟国尊贵的客人,在本国内惨受重伤。”

    听她这样说后,贝克汉就知道这个女人,还做梦指望她的(情qing)夫,能帮她摆平这件事呢。

    用怜悯的目光看着她,贝克汉脑袋凑到她面前,轻声说了几句什么。

    康维雅夫人的脸色,刷地苍白,(身shen)子也巨震了下,脚下一个踉跄,噗通蹲坐了沙发上。

    “华夏驻英三岛大使,将会就闵柔被绑架一案,正式向英方提出严正的抗议。”

    “刚才那个命令手下保镖,大开杀戒的女士,就是华夏最年轻的一位豪门家主。她的未婚夫,就是前些天为拯救菲爵爷等人,牺牲的李南方。”

    “夫人,我想你应该很清楚,你现在惹上了多大的麻烦。”

    贝克汉的这些话,就像是一记记大铁锤,狠狠砸在康维雅夫人(身shen)上,使她再也无法站立。

    她既然(身shen)为英方权利中枢某人的(情qing)人,那么就该比一般人,更清楚本案上升到两国交涉的高度后,会有多么的严重。

    还该清楚,华夏最年轻豪门家主这个称呼,对英三岛有着多大的影响力。

    “华夏豪门最年轻的家主,居然来到我这儿。偶耶,上帝,我都做了些什么?”

    就在康维雅夫人只觉后背冷气直冒时,又一记沉重的重锤,敲在了她脑袋上。

    “局长,你快来看!这,这屋子里,全是人体器、官!”

    一个手下跑出暗门,两条腿又开始打颤,好像见了鬼的样子。

    贝克汉跑进去,只看了几眼,就呆愣住了。

    他不敢看太久,急匆匆吩咐手下要严加看护现场后,就跑了出来。

    抬脚,在(身shen)材丰盈(性xing)感的女人(身shen)上,狠狠踢了一脚,嘶声吼道:“畜生,你死定了!”

    康维雅夫人疼地尖叫了一声,翻(身shen)爬起来,张开十指扑向贝克汉:“混蛋,你敢打我!”

    咣的一声,贝克汉直接把女人踹飞,张大嘴巴穿着粗气:“你,你死定了。”

    康维雅夫人的死活,岳梓童丝毫不关心。

    在昨晚营救出闵柔后,她就向梁主任电话汇报了这边的一切。

    梁主任对她提出让刘大使出面,以递交国书与英方交涉的建议,持支持态度。

    并承诺这件事他会吩咐人去做,让岳梓童好好照料闵柔,早点把李南方的灵枢护送回国。

    下午。

    斜阳从窗外直(射she)进来后,能让人看到有细微的灰尘,在阳光里曼舞。

    舞姿飘逸,潇洒。

    站在窗前呆望着那些灰尘的岳梓童,已经很久了。

    齐月坐在旁边的沙发上,捧着一本杂志,翻页时没有任何声音发出。

    这样,岳梓童就能不受任何干扰,想她要想的事了。

    就在早上刘大使正式与英方外交部,就昨晚案件严肃交涉时,岳梓童接到了岳清科的电话。

    岳清科在电话里,委婉的劝她,最好是把李南方的遗体,就地火化。

    这样,就不用护送遗体回国了。

    只抱着个骨灰盒坐飞机,多方便撒?

    当然了,岳清科这样提议,是因为李南方的遗体,已经惨不忍睹了。

    反正早晚都得被火化,早一天,岳梓童的心(情qing)就会好一点。

    就可以集中精力,来处理岳家的那些工作了。

    “岳,岳总!”

    一声带着惊惧的尖叫声,忽然从卧室内传了出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