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913章 我来带你回家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

    一个红酒瓶子的重量,大约在一公斤左右。

    更何况,齐月抄起的这支酒瓶子,里面还有半瓶红酒。

    这就是一个相当顺手的榔头啊,被齐月这种重量级的高手用来砸卡洛斯先生的第三条腿,那是再也顺手不过了。

    不过有些遗憾的是,就算齐月是荆红命调教出的顶级杀人机器,可要想用酒瓶子砸断男人那根腿,好像也做不到。

    只因卡洛斯先生双眼被硬生生的抠出来后,他那杆怒气勃发的长枪,就已经迅速软成了一团。

    这无形中给齐月增加了难度,只好把一坨,砸了个稀巴烂。

    亨利先生等人,很明显不是吃素的主,也或多或少的杀过几个人,残虐某个人时也是他们为数不多的乐趣之一

    可他们什么时候见过这么血腥,残忍的手段?

    齐月的残忍,不但吓坏了康维雅夫人,也再次吓傻了贝克汉等人。

    他们都看到过齐月杀人,很残忍的把米勒同志硬生生的跪死在地上。

    可米勒等人的死,还是很含蓄的。

    哪比得上此时她化(身shen)血魔,兴奋的笑着,一伸手,一缩手,一瓶子下去——

    “住,住手!”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贝克汉先生终于从惊恐的噩梦中回到了现实,嘶声大吼。

    他的吼声,惊醒了其他人。

    那么多的警员,在回过神来后,没有扶着墙弯腰狂吐的,寥寥几个而已。

    那几个人不是胆子太大,而是——直接被吓昏了过去。

    “呕——抗议!岳女士,我、我严重抗议,你纵容保镖的血腥残忍行为!呕。”

    贝克汉先生一边吐,一边扶着墙的狂吐。

    连鼻涕,眼泪都流出来了。

    他在英三岛,也算是个人物了,其地位放在华夏古代,那就是掌管京城的五城兵马司的老大。

    以往也亲自勘察过多出血腥案件现场。

    但案发后的现场再怎么血腥,也不如亲眼目睹血腥案件的发生。

    强烈的视觉冲击,只想让他抱着脑袋,嚎哭着转(身shen),冲出这间地下室。

    并发誓,在有生之年,绝不得罪任何一个华夏人。

    尤其是女人。

    华夏的女人,都是疯子啊。

    岳梓童也不好受,却必须强忍着呕吐,咬紧牙关,强作镇定的看着齐月,执行她下达的命令。

    她没理睬贝克汉先生的强烈抗议。

    真怕,一说话,就会“哇”的一声,吐出来。

    那,岂不是很没面子,大大影响了她岳家家主的形象?

    不过,当她看到连残七个男人的齐月,又抬手采住康维雅夫人的头发,右手食中二指就要插下去时,才觉得这样做,可能是有些过分了。

    总算是良心发现了,出声说道:“她是个女人,就放过她吧。”

    闵柔是女孩子,思想肮脏的男人看到后,必须把他们的眼睛抠出来,第三条腿打断,才能更大程度的保护她的尊严。

    但女人看到她的(身shen)体嘛——洗浴中心里,好多女人都光着(身shen)子泡澡呢,也没听说谁被谁看了后,就大骂那人是流氓。

    更何况,贝克汉先生也说了,康维雅夫人可是英三岛权利中枢某大人物的(情qing)人。

    为确保英三岛的稳定,人们能继续安居乐业,这个女人还是不能被伤害的。

    岳总,是个心地善良的人。

    她都这样说了,唯她命令是从的齐月,当然不会问为什么,更不会置若罔闻,只会松开被拎起的康维雅,任由这女人烂泥般的瘫倒在地上,木呐的笑了个后,转(身shen)走向了岳梓童。

    齐月走出几米远后,康维雅夫人才重新活转了过来。

    用询问的眼神,看向了正在弯腰擦嘴的贝克汉先生。

    她倒是想问问,此人是谁——可是,她嘴唇动了好几下,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被吓得失声了。

    她刚才面对正义的使者们时,那优雅,高傲等乱七八糟的贵妇气质,都被血腥杀戮,给践踏了个体无完肤。

    康维雅夫人毫不怀疑。

    刚才如果不是戴着黑色礼帽的女郎,出声阻止杀神,她这双水灵灵的眸子,就被挖了出来。

    都不带一点的商量的。

    杀神,可不管她的(身shen)份有多尊贵,又是谁的(情qing)人。

    “快,快,叫救护车!”

    贝克汉狂吐三升后,终于吐清醒了,抬脚在几个还在狂吐的下属(身shen)上,狠狠地踹了几脚。

    虽说贝克汉也很看不起卡洛斯等人,恨不得这些垃圾全部被虐死拉倒,那样他以后就会少很多麻烦了。

    可再想到他们的(身shen)份后,贝克汉就觉得,必须得把他们抢救过来,以后才能减少很多麻烦了。

    被踹醒的下属,这才醒悟过来,慌忙向角门那边跑。

    几个人都想第一个离开这血腥地狱,跑的很快,反而挤在了门口,谁也出不去。

    看到平时精干的手下,居然被吓成这样后,刚“不怕”了贝克汉,很是羞愤,正要发怒时,却听浑(身shen)是血的齐月淡淡说道:“这儿,好像就是医院。”

    “啊?啊。对,对,这就是医院!”

    贝克汉呆愣了下,总算想到他们这是在哪执行任务了。

    不提英勇的伦敦警察,是如何争先恐后的跑出去找医生,单说岳梓童。

    她走上了展台,缓缓蹲下来,把躺在地上的闵柔搀扶起来,扯开了捂着她脸的绸布。

    闵柔那双茫然的眼睛,立即看向了她。

    刚才,闵柔也听到了很多人的惨叫声,只是她这些天来,听这声音已经足够多,所以对此早就免疫了。

    她也没看到血腥的场面,当然不会害怕到不行了。

    她只是努力睁大眼,看着把她扶起来的岳梓童,嘴巴动了动,什么也没说出来。

    现在,她看什么,都是模糊的。

    哪怕岳梓童的脸,就在她眼前,在药(性xing)还没有完全消退时,她也辨认不出来。

    可是她却能清晰感受到一个字怜(爱ai)——与她名为上下级,实则(情qing)同姐妹的岳梓童,看着闵柔苍白的脸,心中一酸,泪水再也止不住的喷涌而出。

    滴落在了闵柔半张开的嘴里,很苦涩。

    “你、你是——”

    闵柔嘴角猛地勾了下,慢慢伸手,摸向了岳梓童的脸。

    “小柔,是我,岳梓童。”

    泪水哗哗流着的岳梓童,开心地笑着,捉住闵柔的手贴在脸上,说:“我来接你回家了。幸好,我来的不算太晚。”

    “岳,岳总!?”

    闵柔的精神,陡然一震,忽地坐直了(身shen)子,急切的问道:“岳总,真,真是您吗?”

    “是我。”

    岳梓童用力咬了下嘴唇,抬头看向了站在她(身shen)边的齐月。

    齐月知道她想知道什么,马上回答:“她应该是被注(射she)了让神智,视线都恍惚的药物。一般来说,这种药物对人体的副作用,可以忽略不计的。”

    听她这样说后,岳梓童才放下心来。

    如果闵柔的双眸受损,岳梓童才不管英三岛的人民能否安居乐业呢。

    铁定会让齐月把康维雅夫人的双眼眼球,都抠出来,当玻璃瓶来踩。

    “岳总,岳总——哇!”

    终于确定是岳梓童来了后,齐月就像找不到父母在黑夜中游((荡dang)dang)的三岁孩子,在看到亲人后,猛地扑倒在了她怀里,放声大哭起来。

    哭声凄哀。

    这些天来,放声大哭对她来说,都是一种奢侈。

    岳梓童下巴抵在她头顶,闭上眼,轻咬着嘴唇,泪水可劲儿的流着,轻拍着她后背,柔声安慰:“好了,别哭了。我们这就回家,这一切就是个恶梦,很快就会过去的。”

    如果李南方没有葬(身shen)大海,哦,不对,应该说如果他没有被蒸成(乳ru)猪,此时躺在冰冷冷的冰柜里,充当一根特大号冰棍,岳梓童在成功救出闵柔后,绝不会哭。

    依着她的脾(性xing),只会得意的笑着,显摆她是如何的睿智,慧眼是如何的火炬般那样闪闪发亮,才能通过蛛丝马迹,终于在闵柔最最危险之际,脚踩七彩祥云的出现,接受世人的膜拜——

    李南方死了。

    为了搜救闵柔的下落,惨死在脚下这片罪恶的土地上,害的岳梓童成了望门小寡。

    那么,就算她再骄傲,再得意,也不想再表现出哪怕是一丁点。

    岳梓童的嚣张,(爱ai)吹嘘,不要脸这些缺点,只会给李南方看到。

    别人——就再也没有谁,能值得岳梓童,能成为这样一个浅薄的人了。

    所以,她才会哭。

    哭闵柔终于守得云开明月现,也哭她怎么就成了望门小寡了呢?

    以后,还有哪个男人,能值得她去自我吹嘘,把所有的缺点都给他,让他感激涕零中跪谢哀家的大恩?

    再也没有谁了。

    “岳总,李,李南方呢?”

    嚎啕大哭一场后,闵柔终于想到了李南方。

    她现在的神智,还不是太清醒。

    如果闵柔是清醒着的,那么就算再想知道李南方在哪儿,也不会问岳梓童的。

    李人渣可是岳总的亲亲未婚夫,你一个云英未嫁的女青年,没事关心人家未婚夫,这岂不是心存不轨啊。

    岳梓童当然不会因此就责怪闵柔,只是泪水流淌的更急,在她耳边轻声说:“李南方去抓那些绑架你的坏蛋了。小柔,你好好地睡一觉。等你醒来后,我们再详聊。”

    好。

    闵柔很想说出这个字。

    可等她张开嘴巴后,却打了个哈欠。

    哈欠还没打完,人已经沉沉地睡过去了。

    这十数天来,她就没真正睡着过。

    换做任何一个女孩子,遭遇这种事后,也只能被恐惧的绝望所笼罩,无心睡眠的。

    现在岳梓童来了。

    她温暖的怀抱,给予了闵柔家一般的安全,始终紧绷着的神经,悠地松懈。

    神经彻底放松后,早就憋到嗷嗷叫的困神,立马张牙舞爪的扑上来,迅速把她的意识撕成了碎片。

    “担架。”

    齐月伸手,在闵柔鼻下轻轻试了下,又对岳梓童点头示意没事后,回头说道。

    那些警察,已经叫来了值班医生,抬着担架跑了进来。

    贝克汉先生想都没想,马上就抓住了一副担架,向展台这边拖了过来。

    伺候不好这位姑(奶nai)(奶nai),要倒霉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