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912章 春宵一刻值千金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

    面对两个膀大腰圆的女汉子,闵柔没有丝毫反抗之力。

    她能做的,就是双手环抱在(胸xiong)前,双腿闭紧,无助的轻声哭泣着,蹲在地上,低头。

    任由泪水,好像断了线的珠子那样,噼里啪啦的摔在展台上。

    灯光下的泪水,迸溅而起时,反(射she)出璀璨的光泽。

    就像珍珠。

    “就凭她的泪水,我就该出两千多万的。”

    亨利等人呆望着瑟瑟发抖的闵柔,心中懊悔无比。

    卡洛斯却更加的得意,哈哈大笑着,对康维雅举杯:“夫人,我想我已经大方太多了。是该收起我的大度,让我到回家慢慢地独享了。”

    “卡洛斯先生,他们是该感谢您的。说实话,如果我是个男人,我决没有您这般的大方。”

    康维雅轻笑着,再次下达了命令。

    马上,展台上的一个女汉子,从口袋里拿出一团黑色的绸布。

    双手一抖,黑布展开,足有四五平米大小。

    两个人很轻松的,就用这块布把闵柔包了起来。

    “各位,华夏有云,**一刻值千金。我先走了,呵,呵呵。”

    卡洛斯笑着,把一张黑卡放在了案几上,端着酒杯站起来,和大家告别。

    他那颗已经年迈的心儿,此时砰砰地跳个不停,就像他三十五岁那年,遭到杀手刺杀前的一瞬间。

    那次暗杀,是他有生以来最危险的一次。

    如果不是他的福大命大造化大,那颗至今都残留在他脑袋里的弹头,早就带他去上帝那儿喝茶了。

    熟悉的心跳。

    卡洛斯却没在意。

    他以为,这是他即将拥有那朵华夏小黄花的缘故。

    像他这种年逾七旬的老人,还能占有如此极品的女孩子,这绝对是上帝的恩赐。

    运气好的话,也许她还能给他生个孩子——就在卡洛斯心跳的更厉害,让他忍不住伸手去捂时,展台左边的角门,忽然被人大力踢开。

    “不许动,我是警察!”

    门板被踹开的响声,还在空气内回((荡dang)dang),至少十数个双手持枪,(身shen)穿防弹衣的警察,就蜂涌扑了进来。

    枪口,对准了卡洛斯等人。

    如果换做汉姆等人,看到警察忽然破门而入后,肯定会大惊失色,仓惶跳起来的。

    但卡洛斯先生等人,却毫不在意。

    甚至,他们只是在稍稍惊讶了下后,就皱眉看向了康维雅。

    他们都是大有来头的大人物。

    尤其康维雅夫人,更是与英三岛权力中枢的某位大臣,有着不得不说的亲密关系。

    在英三岛,除了英王之外,包括首相在内的任何人,都不“方便”得罪康维雅夫人的。

    国家权力,需要非常巧妙的平衡,才能维系国家的稳定。

    所以,在场所有人,没有谁把这些气势汹汹的警察当回事,只是埋怨康维雅夫人,怎么会让这么一群人冲进来,打搅各位的雅兴呢?

    “抱歉,请大家坐下。”

    眼眸里闪过一抹怒气的康维雅,再看向卡洛斯等人时,眼眸里已经替换成了抱歉。

    那些警察冲进来后,只是用枪对着他们,却没谁向对待史密斯俩人那样,直接扑过来,把他们按倒在地上,咔嚓戴上手铐,谁敢反抗马上就会大脚踹去。

    在扑进来之前,贝克汉局长已经再三嘱咐,一切行动听指挥,千万不要擅自对人动粗,盖因这儿的人,不是我等能随便得罪的。

    伦敦警局的局长,都不敢得罪这些人了,更何况这些工资薪水更低的警员呢?

    “你们,是谁带队?”

    康维雅面对十数名警察,毫无惧色的淡淡问出这句话时,就看到贝克汉与一个(身shen)穿黑色风衣,头戴黑色礼帽的女郎,快步走了进来。

    女郎是谁,康维雅根本不关心。

    也不在乎。

    她只是看着贝克汉,优雅的笑了下:“我说谁这么大的底气,敢擅闯这儿。原来是伦敦警局的大局长,贝克汉先生亲临了。抱歉了,小女子有失远迎,还请大局长先生恕罪。”

    她说的虽然客气,但其间的讽刺意思,就算是瞎子也能听得出来。

    面对代表着正义的警察,(身shen)为罪犯的康维雅女士,如此的淡定样子,让卡洛斯等人更加嚣张了,纷纷哈哈大笑起来。

    “康维雅女士,请你们严肃一些。我们正在执行任务!恐怕你不知道,我们这次来——”

    当着华夏客人的面,英警方在执行任务时,却遭到犯罪嫌疑人如此的耻笑,这让贝克汉先生感觉很没面子。

    但让他更没面子的事,还在后面。

    他刚要抬出英王这面大旗,告诉康维雅等人,你们已经被包围了,退无可退,还是快点投降吧时,康维雅却打断了他的话,依旧是很清淡,很优雅的语气:“出去。”

    老贝懵((逼)):“什么?”

    “我说,带着你的人,在三秒钟之内,给我出去。”

    康维雅女士,端起红酒,轻轻摇晃着酒杯,重复一遍时,加上了她的要求。

    这么多人,要想在三秒钟内都离开地下室,那绝对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但他们又必须去完成——康维雅女士坚信这一点。

    那么,他们在不可能完成的时间内,去做不可能完成的事时,肯定会争先恐后,连滚带爬的狼狈之极。

    让警方的狼狈,算作是给卡洛斯等人的赔礼。

    “你——”

    贝克汉本来就已经涨红的老脸,开始发黑了。

    “三,二——”

    康维雅夫人却连看都没看他,眼睛盯着酒杯,开始倒计时。

    这个女人的狂妄,把贝克汉局长给气的浑(身shen)发抖,抬手指着她,嘴唇哆嗦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就在他因为极度气愤,而有可能引发脑溢血时,有人说话了:“齐月,你看到那个大屏幕了吗?”

    “嗯。”

    一个有些木呐的声音,嗯了声。

    下意识的,那些警察,康维雅夫人等人,都看向了墙上的大屏幕。

    大屏幕内,正在回放闵柔被带上展台后的精彩画面。

    恰好是她(身shen)上最后的三点,被女汉子扯下来,双手环抱在(胸xiong)前,轻声哭泣的画面。

    “你觉得,该怎么办?”

    岳梓童说话时的声音,比康维雅夫人更加的淡定。

    齐月的回答,依旧是短促,直接,通俗易懂:“谁看到,谁死。”

    岳梓童对她的回答,很满意。

    在微微颔首后,又皱眉说:“可是,我已经答应了贝克汉先生,是不能再随便杀人的。”

    “那就把看到的人眼睛挖出来,再打断他们的第三条腿吧。”

    齐月说到后来时,声音中夹杂了明显的兴奋。

    她杀过那么多人了,但却从没把哪个男人的第三条腿打断过。

    现在,现场有七个男人——她可以过瘾了。

    她希望,岳梓童能满足她这个小小的恶趣味。

    岳总,有时候还是很通(情qing)达理,体贴下属的。

    不然,她也不会点头,说好。

    这俩人在交谈时,就当满屋子的人,都是空气。

    她们只聊她们的。

    更重要的是,她们明明在聊一件很残忍的事,可她们交谈时的语气,却像在讨论今天的鸡蛋,多少钱一斤。

    “放肆!她们是谁?”

    岳梓童俩人的目中无人,让康维雅夫人在惊讶的同时,更加生气。

    砰地一声,拍案而起,对展台上那俩女汉子厉声喝道:“看在她们是随大局长一起来的份上,就把她们的腿打断,扔出去好了。”

    两个女汉子对望了一眼,齐齐地狞笑。

    她们特喜欢夫人对她们下达这种任务,就像齐月特别嗜杀那样。

    “你们给我滚出去吧。”

    两个女汉子齐齐大吼着,振臂好像两只大蝙蝠那样,从展台上居高临下的扑向了岳梓童俩人。

    “慢着!”

    贝克汉先生此时总算能清楚的说话了,慌忙厉声呵斥。

    “呵呵,已经晚了。”

    康维雅夫人,优雅的笑了下说。

    是啊,贝克汉局长的提醒,已经晚了。

    只是康维雅夫人并不知道,他的提醒,不是提醒那俩女汉子,千万别伤害岳梓童。

    而是在提醒岳梓童,千万别再让她的保镖,在保护人民生命安全财产的保护神们眼皮子下,再杀人了啊。

    只是晚了。

    真的晚了。

    众目睽睽下,所有人都看到两个体重至少七十公斤以上的女汉子,急速扑向展台后,马上就用比更快的速度,向后激(射she)而去!

    砰,砰!

    两声沉闷的大响。

    那两个被康维雅夫人当做保镖来用的女汉子,就像两个足球那样,被人狠狠踢到了西墙上。

    她们在反弹回来,扑向地下时,就已经口吐鲜血了。

    鲜血在灯光下,看上去就向两道改道了的喷泉。

    又是砰砰两声响,她们一前一后的扑倒在了地上。

    健硕的(身shen)子,急促的扭了几下,就不再动弹了。

    如果此时有人此时过去,检查她们的伤势,那么就会发现她们心脏外面的几根(胸xiong)骨,都已经被无法抵挡的大力砸断。

    断骨反折回去后,直接刺穿了她们的心脏。

    静。

    死一般的宁静。

    没有谁说话,除了齐月俩人之外,所有人都呆呆望着那两具尸体。

    贝克汉等人,已经见识过齐月杀人的手段,有多残忍,多犀利了。

    可此时此刻,他们还是再次被吓坏了。

    他们都被吓成这样了,更何况康维雅,卡洛斯等人?

    直到,又一声凄厉的惨叫,打破了这死一般的宁静,大家才齐刷刷地打了个冷颤,看向了那边。

    于是,以后还能看到光明的人,和以后变成瞎子的几个人,就看到一个相貌普通的华夏女孩子,双眸里带着嗜血的兴奋,正把右手食指,中指,从卡洛斯的双眼里缩回来。

    手指是弯曲的,勾着两个白森森的眼球。

    岳梓童希望齐月,能把所有看过闵柔果体的人眼睛都抠下来,再打断他们的第三条腿,那么她就会坚定不移的去这样做。

    任何人的眼珠,被活生生的抠出来后,滋味貌似都不会太好受。

    卡洛斯先生,立即昏厥了过去。

    但他很快又醒了。

    因为,一个红酒瓶子,狠狠砸在了他双腿之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