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908章 法理不外乎人情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

    “草,你这是怕老子会黑了你的钱吧?”

    发现米勒眼神不对劲后,史密斯的脸立马黑了,右手伸向了腰间。

    米勒的反应也不慢,左手一揪风衣,右手伸了进去,抓住枪柄的同时,已经打开了保险,枪口隔着衣服,皮笑(肉rou)不笑的说:“呵呵,史密斯,你可想多了。我催促你,只是想早点看到我的账户上,能有可(爱ai)的四百万而已。毕竟,我这辈子从没见过这么多钱。”

    “我也是。所以,在我已经拥有这么多钱时,我是绝不会做傻事的。”

    史密斯眉梢急促的抖动了几下,伸向腰间的右手缩了回来。

    “这才是明智的。”

    米勒小腹前风衣的突起,也消失了,笑容变得真挚了起来。

    “走,走,咱们去找家酒吧,好好喝一杯。”

    史密斯呵呵笑着,当先快步走向院门口。

    这是一家私人医院。

    有谁能想到,每个月至少有数百个被拐卖的女孩子,会像闵柔那样,被乔装成病人的样子,被救护车送来,再被不同的金主带走,当“宠物”养起来,玩腻了后就会卖掉,或者干脆让她从人间彻底的蒸发?

    如果人间真有地狱,这家名叫“康维雅”的私人医院,就是地狱。

    相比起那些金主来说,包括汉姆在内的史密斯等人,充其量也就是挣点辛苦钱的狗腿罢了。

    正因为这些人的存在,所以汉姆等人才会有生意可做,有钱可赚。

    相互提防着的史密斯俩人,快步走出康维雅医院门口,左右看了眼昏黄路灯下的长街,转(身shen)快步走向了东边。

    “我忽然想起一件事来,急需要做。抱歉,史密斯,我不能陪你去酒吧狂欢了。”

    来到一棵大树下后,米勒停住了脚步。

    他哪有什么急事?

    就是想快点拿到他的四百万罢了。

    史密斯心里很清楚,暗骂了句没见过世面的土鳖,点头倚在树上,拿出手机开始转账。

    他不担心米勒会对他下黑手。

    手机银行转账的密码,可是存在他脑子里的。

    米勒如果真干掉他,那就别想再得到一分钱!

    同样,米勒在收到四百万后,也就没必要暗算他了。

    不然,还是无法得到他那四百万美金的一分钱啊——史密斯心里冷笑着,手指飞快的输入了密码。

    转账速度很快。

    最多几十秒,米勒的手机就来了到账短信提示。

    账户上多出的那四百万,好长的一串零啊。

    看着是这样的喜庆。

    米勒强压着心中的狂喜,反复仔细数了三遍,确定这是四百万美金,而不是四十万后,才关掉手机,抬头刚要说什么时,笑容凝固在了脸上。

    就在他反复检查账户余额时,也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十数名警察,把他们团团围住,双手举枪对准了他们。

    史密斯早就举起了双手,光秃秃的后脑勺,靠在树上。

    就算他是超人,面对十数个黑洞洞的枪口,也没有任何的反抗余地,唯有乖乖的束手就擒。

    想到为了吞掉这八百万,他和米勒俩人不惜把其他同伙都狠心干掉,结果还是没能达成夙愿,史密斯就想泪流满面。

    英警方可不管俩人心中有多苦((逼)),至少迅速扑上几个人,麻利的把他们按倒在地上,咔嚓反铐上手铐后,在嘴上贴上了胶带,让他们无法发出一丝声音不说,还又在脑袋上(套tao)了个黑布袋。

    这才两个人架着一个,快步向停靠在前方不远处的小巷走去。

    小巷内,伦敦警局大局长贝克汉先生,正在陪着一位女郎小声的说话。

    伦敦警局的大局长,无论去哪个地方,都算得上一号大人物了。

    但在这位(身shen)头戴黑色礼帽,(身shen)穿黑色风衣,戴着黑色手(套tao),脚踏一双黑色高腰马靴,(胸xiong)前却偏偏佩戴着一朵小白花的女郎面前,却露出了近乎于讨好的笑容。

    能让贝克汉局长这样做的原因,有三个。

    第一,自然是因为这位女郎是相当漂亮的美女了。

    真正的绅士在美女面前,都要表现出绅士该有的风度。

    第二,英三岛的国防大臣,在安排他来陪同女郎时,可曾经一再嘱咐,这位就是在危急时刻,拯救菲爵爷等两百多人质,都被王室全体成员尊敬,并缅怀的英雄之未婚妻。

    贝克汉局长架子再大,能大过王室吗?

    第三,则是因为女郎的(身shen)份。

    国防大臣说的很清楚,别看姓岳名岳梓童的美女年纪轻轻,她可是东方华夏国内,某个超级家族的家主。

    如果是放在国内,有人听说岳梓童居然是某超级家族的家主后,第一反应肯定是这样:“握了个草,怎么年轻,水灵灵的小姐姐,会是大家族的家主?我看啊,乖乖从了我,去我家给我当户主还算靠谱。”

    但在欧美国家,女孩子在二十出头就成了某家族的家族,这没什么奇怪的。

    休说是二十多岁的女孩子了,就算是才十几岁,只要她是第一顺位继承人,在上任家主挂了后,就能自动成为新家主的。

    但华夏国内的家主,与欧美地区的家主,却又有着大不同的区别。

    欧美家主的权力,只局限于在家族内部。

    但华夏家主的能量,却往往与国家力量密切相连。

    直白的来说就是,得罪了华夏某个超级家族的家主,就等于得罪了华夏!

    再给贝克汉三个胆子,他也不敢得罪华夏啊。

    能不好好对待岳梓童么?

    “岳女士,我们是不是该行动了?”

    当手下押着史密斯俩人走过来时,贝克汉顾不上在美女面前保持他的绅士风度,抬脚在他们(身shen)上狠踢了足足十几下后,才神清气爽的晃了晃脑袋,摆手吩咐赶紧弄走这两个作死的,来到岳梓童面前,含笑“请示”。

    “等等。”

    岳梓童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却看向了要被拖走的史密斯俩人。

    唉,这两个人渣有罪受了。

    察言观色的本领,已经到达炉火纯青境界的贝克汉,虽说看不清岳梓童那张被礼帽帽檐(阴yin)影覆盖着的脸,可却能从她冰冷的声音中,猜出她要干毛了。

    她不想就此轻易放过史密斯俩人。

    如果不是这些人,闵柔怎么会被绑架?

    如果不是这些人,她怎么会成为水灵灵的望门小寡呢!

    岳梓童恨死了这些人贩子。

    现在史密斯俩人落网了,她准备当着警察的面,发泄下她的丧夫之痛,以不符合她贵女(身shen)份的粗鲁方式。

    欧美国家可是特别讲究人、权的。

    十恶不赦的犯罪分子,也有这权力。

    所以呢,岳梓童当着警察的面,要痛扁史密斯俩人的行为,是违法的——可贝克汉决定假装看不到这些,只是对停下等候他命令的几个手下,摆了摆手,就走到一旁抽烟去了。

    法礼不外乎人(情qing)。

    看在本国公民,是导这位水灵灵的小姐姐成为望门小寡的罪魁祸首份上,让人家发泄下私(欲yu)也是很正常的啦。

    那几个架着史密斯俩人的警员,都明白了老大的意思,相互对望了眼,松开了他们。

    脑袋上蒙着黑口袋的史密斯俩人,根本不知道怎么回事。

    好端端的,怎么就放开他们了呢?

    难道说,警方是看在上天有好生之德的份上,决定再给他们一次重新做人的机会,放他们走?

    真要这样,那么也该把他们的手铐给打开啊。

    就这样铐着站在地上,形象得有多懵((逼))?

    就在这俩懵((逼)),呆立当场不知道该怎么办时,冷冷看着他们的岳梓童,缓缓抬起戴着黑手(套tao)的右手,挥了挥。

    站在她背后的齐月,立马跨前一步,微微低头,倾听她的吩咐。

    吸了口烟的贝克汉局长,向这边看来。

    就看到,整张脸都藏在帽檐(阴yin)影中的岳梓童,朱唇好像张了下。

    贝克汉也没多想。

    他又不会唇语,当然看不出岳梓童轻声对齐月说了个:“杀。”

    齐月点头,缓步走向了史密斯俩人。

    就像还没出栏的肥猪,当屠夫((逼))近时,就会感受到某种可怕的气场,开始不安那样,脑袋上(套tao)着黑布袋的史密斯俩人,也有了这种强烈的不安。

    他们只是被反铐着双手,双脚又没任何的羁绊,完全可以想走咱就走哇,天上的星星参北斗的。

    那种可怕的气场,让他们感到强烈的不安后,本能的抬脚就跑。

    史密斯是向北,米勒是向南。

    向北跑的史密斯,要经过齐月(身shen)边。

    齐月在走到他们面前两米处时,就停下了脚步,好像黑暗中的一尊雕像。

    动也不动。

    却在!

    史密斯擦着她肩膀跑出一米多远时,左肩忽然猛地下沉,拧腰,穿着普通黑色运动鞋的右脚,电闪般侧踢而出!

    咔嚓。

    齐月一脚侧踢,精准命中史密斯的左脸脸颊。

    发出了让站在十数米远处的贝克汉,都能清晰听出的骨折声。

    然后,他和他的十多名手下,就亲眼看到史密斯继续向前狂奔——脑袋却耷拉在(胸xiong)前,好像没有了头的厉鬼。

    她这一脚,居然直接把史密斯的脖子,给踢断了。

    没有脑袋的人,却还在向前奔跑的样子,想想就非常可怕的,更何况是亲眼所见。

    贝克汉等人,也都是见过大世面的人了。

    手上,也或多或少的沾染了几条人命。

    可他们却从没见到过,有人居然用这么霸道的方式,来杀人!

    惊悚。

    一股子凉气,从贝克汉等人的脚底板传来,迅速传遍了全(身shen),死死盯着脖子断了的史密斯,又跑出几米后,才噗通一声栽倒在了地上,(身shen)子扭了几下时,不动了。

    岳梓童的保镖,竟然当着我们的面,以这种极其霸道,残忍的方式,杀了一个犯罪嫌疑人?

    当这个疑问,从贝克汉心底腾起,还没等他做出确定呢,又一声瘆人的骨折声,从右侧不远处传来。

    完全是本能的,贝克汉等人向那边看去

    就看到,岳梓童的保镖,从此时已经横躺在地上的米勒(胸xiong)前,(挺ting)(身shen)站了起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