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907章 别了,李南方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

    “拿开你的手。”

    闵柔抬手,把那只肮脏的手打开了。

    以前每当看到有不同的女孩子被拉出去后,闵柔都会像其他女孩子那样,怕的要死。

    她本来就是个普通的女孩子,害怕也是很正常的。

    她也想过,当某一天轮到她被拉出去时,不但会像其他女孩子那样哭着挣扎,还有可能以咬舌自尽的方式,以死来保护她的清白之躯。

    可此时此刻,闵柔却发现,她居然会这样的镇定。

    没有哭叫,挣扎反抗,更没想到要去咬舌头。

    只是满脸轻蔑的打开那只脏手,从地上站了起来。

    这让史密斯觉得他自尊受到了践踏,顿时羞恼成怒,霍地抬起了右手。

    闵柔没躲,眼睛都没眨一下,就这样冷冷地看着他。

    羞恼成怒的史密斯,以为他会很轻松的,就把闵柔一巴掌抽倒在地上,再踹上几脚,让她像其他被糟蹋过的女孩子那样,被吓得只知道捂着脸的哭泣。

    却没料到,闵柔会这样淡定。

    他举起的手,僵在了空中。

    你打我呀,你来伤害我呀。

    切,就你这熊样,你妈能把你生出来就已经是很大的勇气了,你却恬不知耻的喊我小姐姐——闵柔望着史密斯的眼神里,明显多了讥笑。

    史密斯的眉梢眼角,不住地抖动,举起的右手开始发抖,咬牙切齿的声音,从他不住鼓动的嘴里传出来。

    “史密斯,看在大把大把美钞的份上,别和这妞儿一般见识了。”

    旁边的米勒,看出史密斯骑虎难下后,马上跳出来的解围了,看着闵柔一笑时,露出满嘴的大黄牙:“赶紧的办正事,天色不早了,金主还在那边等着呢。”

    “哼,臭小婊,要不是看在你很值钱的份上,老子一定把你就地正法。看看是你的傲气厉害,还是老子的长枪厉害。”

    史密斯悻悻的骂着,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塑料包。

    塑料包里,有一次(性xing)注(射she)器,还有一小瓶早就配好了的药。

    “你不是很傲气吗?那接下来,就让你傲个够。哈,哈哈。”

    史密斯把针头刺进小瓶子里时,眼角余光看到闵柔的脸色终于变了后,立即高兴了起来。

    他喜欢女孩子们害怕。

    特讨厌闵柔刚才那种淡然,镇定,那会给他一种,女孩子才是主导者,而他只是个狗腿的不爽错觉。

    看着慢慢被抽到注(射she)器里的淡蓝色药水,闵柔就知道这肯定是一种让她失去知觉的东西。

    被注(射she)了这玩意后,她可能会昏过去,任人宰割,没有任何的反应。

    也有可能会——变成不知羞耻一心只想要男人来践踏的((荡dang)dang)、妇。

    无论哪一种结果,都是她不想要的。

    可那又怎么样?

    她当前就是一个弱女子罢了。

    就算刚才忽然的淡定,让史密斯俩人心生忌惮。

    可她这又能改变什么呢?

    她悲催的命运,从她独自离开澳门时,就已经注定了。

    现在,她唯一能做的,就是放弃没必要的反抗,把命运交给老天爷。

    简单的来说,既然反抗也只会给史密斯等人带去恶趣味的快、感,那就任由老天爷去做吧,(爱ai)怎么就怎么好了。

    所以,当史密斯右手拿着针管,左手虚抬,预防她会反抗时,闵柔靠在了集装箱上,闭上了眼睛。

    她从小,就害怕打针。

    记得有一次,她都晕针吓昏了,可把老闵给吓了半死。

    但这次,她没有。

    左臂臂膀微微刺痛了下时,闵柔忽然笑了。

    笑容无比的悲凉,不甘心。

    她,终究还是无法做到“视死如归”,无法接受她的清白就这样被夺走,无法接受在悲惨命运来临之前,她最信任的那个男人,却没有像她所想象的那样,神兵天将般的出现在她面前,大显(身shen)手,把史密斯等人横扫。

    “别了,李南方。”

    闵柔在神智悠忽间变模糊时,又笑了下,喃喃说道。

    这次她的笑容,不再悲凉,不再不甘心,只有让人心疼的坚强。

    失去神智的瞬间,她就已经下定了决心——从此之后,世间再也没有闵柔,闵柔再也不会认识李南方。

    她坚信,等她重新恢复理智时,她已经遭到了玷污。

    她,已经不再是闵柔。

    昔(日ri)闵柔那个无比清纯的女孩子,从这一刻起,就已经死了。

    活着的,只是一具没有灵魂,肮脏的行尸走(肉rou)。

    这具躯体,已经不配再叫“闵柔”这个名字了。

    想当然的,也不再配拥有让她心动的(爱ai)(情qing)。

    既然这些都没有了,那么她还有必要再认识李南方吗?

    闵柔没有因此而责怪李南方。

    从被卡拉维奇带到维纳斯赌场大楼天台上那一刻起,她就没有责怪过李南方,只是暗恨她自己作死。

    “这辈子,我活的太傻了。”

    脑子忽然一片空白的闵柔,努力睁开眼,想大声喊出这句话,想告诉眼前所有的人。

    她用尽了所有的力气,却没吐出一个字。

    就像,无论她把眼睛瞪的有多大,都无法看清眼前这些人的样子,只看到有两道模糊的圆光,在她脸上照来照去。

    她最后笑了下后,世界就不再属于她了。

    就仿佛,来到了梦中。

    梦中的闵柔,能感觉到有人架着她的双臂,上了一辆车。

    那应该的辆救护车之类的车子,里面有(床chuang)。

    她在被放在(床chuang)上时,听到了有人在说话。

    有史密斯,米勒,还有其他人的声音。

    很奇怪,她明明能听到这些人说话的声音,却分辨不出他们到底在说什么。

    唯有车们在大力关上时,发出“砰”的简单音节,能让她已经转动很慢的脑思维,分析出来,并传到她的脑神经中枢。

    车子在行驶途中,很稳,要比被关在集装箱内,放在货轮上在大海中颠簸,要舒服多了。

    但也像是在大海中——是那种轻微的波浪,(身shen)子随着车子转弯,过路口时的减速,加速,会受到明显的惯(性xing)作用。

    闵柔应该是睁着眼的。

    她觉得,她该是这样。

    只是看什么都是白茫茫的一片,她的眼眸动都不动一下,没有丝毫的神智。

    她能感觉她是睁着眼的,是潜意识里的反应。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车子停了。

    车子停了时,闵柔的脑思维稍稍清醒了些。

    史密斯给她注(射she)的那些药剂药量,已经开始减退了。

    又有人说话的声音,在闵柔的耳边响起。

    这次,她居然能稍稍分析出,他们在说什么了。

    史密斯与米勒,还在车上,他们正在用谄媚的声音,和一个人说话。

    他们说话的声音,听在闵柔的耳朵里,是嗡嗡的闷声。

    就仿佛他们在捂着口鼻说话那样,一点都不真实。

    如果不是这些天来,闵柔已经算是熟悉了史密斯俩人,知道他们都有极为严重的咽炎,几乎每说一句话,都得重重的干咳一声,不然还无法确定说话的是他们。

    容貌俊美。

    皮肤白嫩。

    纯洁处子。

    八百万美金。

    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这些词语汇集在一起后,闵柔运行缓慢的脑思维,分析出了什么事。

    怪不得史密斯他们不敢擅自动闵柔,原来她与集装箱内那些“难友”(身shen)份是完全不同的。

    她特别值钱。

    八百万美金。

    换算成华夏货币,足足五千万左右啊。

    就是为了这五千万美金,史密斯等人才强忍着,没有敢坏她的(身shen)子。

    闵柔这才知道,她居然是这样的值钱。

    她好像还自嘲的笑了下,默默地说:“早知道我这般值钱,我怎么不早点自己把自己卖了呢?我真蠢——李人渣更蠢!足足价值五千万的大美女啊,白送给他,他居然不要。呵呵,不要?活该。那只能便宜别人了啦啊。”

    有人推动了担架(床chuang)。

    有模糊的红蓝爆闪,在夜色下看上去格外的刺眼。

    闵柔能确定,这就是一辆救护车了。

    而她,也应该是被乔装成病人的样子,躺在担架车上,被推到花八百万美金购买她的“主人”面前。

    车子被推着走动时,闵柔听到了史密斯一个劲道谢的声音。

    声音里,充满了欢愉。

    “看来,他已经收到八百万了。”

    无法说话的闵柔这样分析时,才发现她的脑思维,越来越清晰了。

    她的分析没有错。

    通过手机,看到账户里多了八百万美金后,要不是怕被人注意,他真想跳起来,大喊大叫。

    傻子也知道,贩卖人口这桩生意,那可是无本万利,只要胆子够大,敢视列祖列宗的在天之灵哭泣为无物,就能在最短时间内“发家致富”。

    尤其是搞到闵柔这样的极品处子。

    八百万美金哦。

    这个树木放在比尔大爷眼里,当然算不了毛了,可世界上又有几个比尔大爷?

    这辈子,史密斯俩人不但没机会成为比大爷,就算是成为百万小康也是个梦想。

    贩卖人口确实很赚钱——可那些钱,却是被人贩头子给赚走了。

    像史密斯这种小弟,在大海中提心吊胆的漂泊那么久后,到头来能获得五万美金,就已经很不错了。

    所以,这次能和米勒俩人,每人得到四百万美金,他们能不激动的要发疯吗?

    他们还要无比的感激英三岛官方,以及那场他们没见到的海啸。

    正是这些原因,才让包括人贩头子在内的数十名精英,全部葬(身shen)大海,或者被官方擒获。

    猛然间,以往组织严密的组织,一下子乱了(套tao),群龙无首,在英官方的竭力搜捕下,人心惶惶,谁还顾得上闵柔呢?

    该怎么处置这个价值八百万美金的女孩子,完全就是史密斯俩人说了算啊。

    “可惜,没能碰那朵水灵灵的小黄花,眼睁睁看着她被猪给拱了。”

    望着被推走的闵柔,史密斯伸出舌头,((舔tian)tian)了((舔tian)tian)嘴唇,接着高兴了起来:“不过,老子现在是有钱人了。此后,还怕没有美女可玩吗?”

    “就是,就是。”

    旁边的米勒,死死盯着史密斯的手机,催促道:“快点走吧,免得被人发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