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906章 小姐姐,该你了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

    这就是天堂。

    天蓝的让人心悸,云白的让人想哭,海水清澈的能看到最深处,风轻的好像(情qing)人手。

    这儿没有烦人的汽车,没有漫天飞舞的垃圾袋,没有万头攒动的人堆,更没有吃激素长大的猪牛。

    不用担心摆个小摊卖(骚sao)时,会有城管来驱赶,不用担心在光天化(日ri)下,与白牡丹做繁衍后代的事,会被叱责为伤风败俗。

    不用买房子,不用为孩子上学发愁,不用——

    总之,这就是天堂。

    如此的好。

    唯一遗憾的是,偶尔想去地狱看看时,却没有直通车。

    最关键的是,还有一大群人,等着李南方回去。

    “唉。”

    只要想到闵柔,李南方再好的心(情qing),也会变得闷闷不乐了。

    白牡丹从光滑的礁石上走下来,坐在他(身shen)边,把他的脑袋,放在她屈起的双腿上,替他按摩着开始生疼的脑门,柔声说:“是在担心那个叫闵柔的女孩子吗?”

    上岸后的这两天,汉姆曾经和艾微儿聊过李南方为毛找她这件事。

    当然是用幸灾乐祸的态度,来详细述说这件事的了。

    她说,在她失踪,李斯特等人丧命后,群龙无首的人贩子们,百分百会对闵柔感兴趣——闵柔就是一块(肉rou)骨头,那些人就是饿狗。

    失去了约束的饿狗,能放过一块香喷喷的(肉rou)骨头吗?

    肯定会争来抢去,撕咬的满嘴毛。

    但无论(肉rou)骨头落在哪条饿狗嘴里,都会被啃咬一口的。

    这就注定了,闵柔会遭受到相当残忍的摧残。

    汉姆幸灾乐祸,则是因为她恨死了李南方。

    她诅咒闵柔最好是被折磨死,才能稍稍缓解她对李南方的痛恨。

    汉姆是什么想法,根本不用艾微儿说什么,李南方心里就很清楚。

    不过,他现在是不会去惩罚那个臭女人了。

    没心(情qing)。

    “别担心啊。倒是觉得,她应该会没事的。”

    听她这样说后,李南方缓缓睁开了眼,问:“你怎么会这样分析?”

    艾微儿反问:“还记得墨西哥布偶岛的惊天绑架案吗?”

    万里营救岳梓童与水火之中,可是李南方与生俱来为数不多的得意之作。

    他还打算要夸大十倍,当做传奇给儿子,给孙子,重孙子,玄孙——吹呢,当然不会忘记。

    “也正是在那儿,我吃了你的(奶nai)。”

    李南方回想到了那时候的某些片段,心(情qing)好了很多,抬手在一个葡萄上弹了下。

    “去,说正事呢。”

    眼眸好像大海那般深蓝的美女,轻淬了一口:“李南方,你好像忽略了你的国家,现在已经变得很强大了。”

    一只咸猪手,正准备伸到某处去的李南方,闻言立即(挺ting)(身shen)坐了起来。

    当外国人提到让他自豪的祖国时,李南方都会拿出最认真的态度。

    华夏已经很强大了。

    早在两年前,中东某国内乱,包括英美等强国正在为该不该出兵,远赴那边,把本国公民接回来,而权衡利益,争辩不休时,华夏已经悍然派兵,让红旗飘扬在了那片不安的领土上空。

    据说,当华夏威武的军舰,杀气腾腾的士兵,异常突兀的出现在某港口后,某国内的各派武装,各国友人,顿时懵((逼))。

    直到看到华侨在华夏军人的掩护下,有条不紊的迅速向船上撤退后,那些人才醒悟过来。

    可那又怎么样?

    谁敢在华夏军人的钢枪对峙下,跳出来蹦达一个看看?

    只会有许多来自东洋,南韩的侨民,嚷着他们也是华夏人,想鱼目混珠的上船,离开那片可怕的土地。

    唉。

    可惜啊,他们的汉语水平,貌似没通过四六级考试。

    从那件事开始,世界就已经清晰的认识到,华夏强大了。

    东方巨龙,腾空了。

    数月前华夏为救岳梓童等人,悍然剑指加勒比海,再次证明被李南方所深(爱ai)的祖国,强大了!

    这次,李南方为救闵柔,(阴yin)差阳错的上了菲爵爷的游轮,关键时刻大显(身shen)手——

    好吧,他承认,当时他只想救出白大卫俩人。

    至于其他人的死活,这厮的觉悟,还没有高到为了救不相干的外国人,就英勇献(身shen)的地步。

    “但当时,在你面对巨浪纵声长啸,让巨浪难以跨越雷池半步时,我可是听到他们都在喊你上帝。”

    艾微儿的手,化为暖暖的海风,轻抚着李南方的脸颊:“那时候,我也觉得,你就是上帝。我一个人的,上帝。”

    李南方成为在关键时刻,大显(身shen)手拯救菲爵爷等人的上帝后,又尼玛很不幸落水祭海了,应该会被获救的慈善家们,能不感激他?

    能不,在搞清楚他为毛混上游轮,就是为了找到真正的汉姆,索要他的小柔妹妹后,于(情qing)于理,都会出动力量,去搜救她,来籍此感谢他的牺牲?

    “一个国家的力量,是非常强大的。根本不是汉姆那样的跳梁小丑们,能抵抗得了的。”

    艾微儿低头,在李南方额头轻吻了下:“所以,你没必要担心她的。如果我没猜错,她现在应该平安了。”

    李南方的眼睛,越来越亮:“是吗?我真是笨死了,怎么就没想到这一点呢?”

    “你是当局者迷呀。”

    看到李南方解开心结后,艾微儿微微一笑。

    笑容,有些苦涩。

    她能解开李南方的心结,却解不开她自己的。

    她可(爱ai)的小公主,还在家里苦苦等待母亲的归来。

    被她尊敬,也尊敬她的娘家人,这会儿肯定会以为她死了,会伤心。

    “我会送你回家的。我发誓。”

    李南方抬手,在艾微儿秀(挺ting)的鼻子上,轻轻刮了下:“就像,每当你有危险时,我都会及时出现在你面前。”

    艾微儿又笑了。

    这次,是发自肺腑的笑。

    清澈的海水,仿似一面镜子,清晰倒映出了白牡丹红红的唇儿,吻下来的动作。

    天上,白云的慢慢地飘。

    双手高举着木叉的汉姆,静静的站在浅水中,就像踩在云彩里那样,屏住呼吸,双眸一眨不眨,盯着一条慢慢游来的黄花鱼。

    这条鱼,足有三十厘米长,色彩鲜艳。

    它可不知道,它已经被死神盯上了。

    扑!

    一声轻响,汉姆手中的木叉,狠狠地刺穿这条鱼时,嘴里发出一声轻叫:“李南方,你等着,我早晚会杀死你的!”

    有的女人,明明怀了李南方的孩子,却一心要干死他。

    而有的女孩子,明明还没有和李人渣发生实质(性xing)的关系,却是昼夜的希望,他能打开集装箱的铁门,走进来笑嘻嘻的说:“小柔儿,哥哥我来了。”

    砰地一声,铁门被推开的大响声,惊跑了闵柔梦中的李南方,把她带回到了残酷的现实中。

    刚才,是在做梦。

    梦里,真好。

    闵柔心里这样说着,藏在(身shen)后的右手,把手机放在了集装箱角落里。

    有时候,她还是真心感谢把她骗去澳门的卡拉维奇。

    正是那个俄国老毛子,在她被偷运出来时,偷偷给了她一部手机。

    这是一款特制的手机,小巧,却又笨重。

    没有智能屏幕,却能超长待机,足足一个月不用充电。

    闵柔不知道,卡拉维奇为什么要给她手机。

    她只知道,她如果想逃出魔窟,这部手机是她唯一的希望。

    她用这部手机,成功联系到了李南方。

    可是很遗憾的是,她(身shen)在大海之中,李南方根本无法锁定她所在的确切位置。

    所以,她只能等。

    希望等她被投送上岸后,再给李南方打电话时,已经知道她在哪儿了。

    为此,她强忍着恐惧,不敢随便给李南方打电话。

    因为,万一被那些人发现她有手机,她的下场——应该和前两天因反抗,而被折磨到死的女孩子那样,被那些坏蛋,抬起来直接扔进大海里了。

    那些坏蛋在抛下女孩子的尸体后,还曾经以此威胁她们要老实点,不然下一个就是她们中的某人,死后也会被刀子砍上数十刀。

    只为,血腥能把大海里嗅觉异常灵敏的鲨鱼,吸引来解决掉尸体。

    每天,都会有个女孩子被拉出去,供那些坏蛋玩乐。

    每次,都会是这个叫史密斯的秃头壮汉,和一个叫米勒的瘦子,来带人。

    集装箱内,总共有十九个女孩子。

    已经死了一个,还有十八个。

    这些坏蛋,特别(热re)衷于十几个男人,折磨一个女孩子的游戏。

    他们说,唯有这样,才能彻底让女孩子们的精神崩溃,乖乖听从他们的吩咐。

    刚被推进集装箱内时,闵柔非常害怕,她也会遭遇这种噩运。

    而且,秃头史密斯俩人每次进来,都会先拿手电,照向她这边。

    借着外面的光线,闵柔能清楚地看到,这两个坏蛋在看她时,满脸都是迫不及待的(淫yin)邪之色。

    闵柔,是这艘偷运人口的货轮上,品质最好的“货色”。

    不过,这两个坏蛋,却从没把她拉出去过。

    甚至,始终都没碰她一手指头。

    这让闵柔稍稍有些心安。

    尤其当把手机藏在集装箱角落中后,闵柔更加镇定了。

    这个小小的手机,就是她的精神支柱,需要她启动所有的智慧,来保护它。

    她是这样想的,也成功做到了。

    在半路上,她们这些女孩子,在被蒙着双眼,反绑着赶出集装箱,两次转乘飞机时,都没被发现。

    “这次,他们又要拉谁出去了?”

    知道她已经被绑架足足两周的闵柔,心里这样想着,下意识看向了左侧一个女孩子。

    这个女孩子是个乌克兰美女,长腿,金发,(胸xiong)大(屁pi)股翘——是在澳门游玩时,被卡拉维奇的人,给突然袭击绑架了的。

    昨天史密斯俩人进来时,曾经想带她出去的。

    但因为她的苦苦哀求,两个坏蛋不知道哪根筋短路了,居然放过了她,带走了别人。

    史密斯俩人走了过来。

    所到之处,轻声哭泣的女孩子们,纷纷颤抖着,缩回伸出的脚。

    “小姐姐,今天该你了。呵呵。”

    史密斯走到闵柔面前,弯腰伸手,用食指挑起了她的下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