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904章 女人的对怼之二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

    艾微儿的脸,一下红了。

    真心说,她自己也觉得,她当前样子有损祖上的荣耀。

    不过,这丝惭愧很快就消失了。

    因为她坚信,就算她的祖上就在旁边看着,也会支持她这样做的。

    她只是外形狼狈了些,但本质上却从没做过愧对列祖的事。

    包括,她心甘(情qing)愿给李南方当(情qing)人。

    李南方能被她无条件的“青睐”,那是他用命换来的。

    轻咬了下嘴唇,艾微儿问出了第三个问题:“你(身shen)高多少?”

    “一米七四。”

    (身shen)高又不是什么秘密,汉姆没必要隐瞒什么。

    艾微儿下巴又稍稍昂了下,说:“我一米七七。你的腿长,三围,体重,都知道吗?”

    自凡是个漂亮女人,都对艾微儿所问的这些问题,了如指掌。

    反正大家当前都是果(身shen)相处的,腿长,三围,体重等,基本都是一目了然。

    汉姆腿长一米一三,三围91-65-92,体重是六十五公斤。

    这是个数据,基本就是标准的(性xing)感大洋马,足以傲视群雌了。

    “我的腿长一米一五。”

    艾微儿轻轻的笑着,左手放在腿上,温柔的一路轻抚向上:“三围是92-63-93,体重却比你轻了足足十公斤。按照美国某著名色、(情qing)杂志的评判,我才是最最标准的(性xing)感(身shen)材。”

    “那又怎么样?”

    各方面都被艾微儿完败的汉姆,感觉她美女的自尊被狠狠践踏了,脸上有些挂不住,咬牙冷笑:“难道,你是名牌大学的博士,有着显赫的祖上,让男人看到后就很硬的傲人(身shen)材,就能帮你打败我吗?”

    艾微儿却没理她。

    她只是双腿慢慢地分开,一字马坐在了沙滩上,(身shen)子向左倾斜,脑袋压在了左脚脚腕上。

    “会个一字马,就觉得了不起了?”

    汉姆冷笑:“区区一字马而已,谁不会呢?”

    艾微儿还是没理她,只是直起(身shen)子,又把下巴搁在了又脚脚腕处。

    汉姆更加不耐烦了:“小婊,你搞什么呢?”

    这会儿充当吃瓜群众的李南方,倒是看出艾微儿要做什么了。

    她是在(热re)(身shen)。

    果然,艾微儿再直起(身shen)子后,右脚一抬,翻(身shen)站起。

    双脚脚尖一点,双臂展开,双足灵巧的沙滩上轻点起来。

    芭蕾舞。

    艾微儿的芭蕾舞,其实并不是太出色。

    她也不想太出色了。

    只因出色的芭蕾舞演员,双足脚尖都会变形。

    而一个懂得珍惜自己美的女人,必须得拥有一双让男人为之着迷的完美秀足。

    她只需用不规范的足尖点地动作,跳出芭蕾舞才会有的神韵来,就足可以了。

    汉姆沉默了。

    她再怎么看不起艾微儿,也不得不承认就她这丰满的(身shen)材,如果跳起芭蕾舞,那就是鸭子上架。

    实在做不出艾微儿当前如此轻盈,有气质的动作。

    这还不算完,艾微儿跳了一分钟的芭蕾舞后,(身shen)子后仰——脑袋从她的双腿之间,钻了过来,昂起下巴看着汉姆,笑着问:“知道瑜伽吗?”

    瑜伽是古印度的传统文化之一。

    这是一种通过提升意识,帮助人类充分发挥潜能的体系。

    瑜伽的姿势运用古老而易于掌握的技巧,改善人们生理、心理、(情qing)感和精神方面的能力,是一种达到(身shen)体、心灵与精神和谐统一的运动。

    现代社会有很多女子,去学习瑜伽,籍此来增强她们的肢体美。

    汉姆当然知道瑜伽。

    而且对瑜伽的演化史,也很清楚,毕竟她也是个顶级美女,关注瑜伽是很正常的。

    “呵呵,你还真是考倒我了。”

    又擦了擦嘴角的残留血丝,汉姆不屑的冷笑:“以为我不知道,这是古代阿三——李南方,这个阿三的名字,还是你们国家的人,送给印度的名片呢。”

    “我觉得,他们被冠以阿三这名字,很贴切的。”

    李南方态度认真的回答。

    “嗯,我也觉得这名字特适合那些人。”

    汉姆总算找到了一点与李南方的共同点,精神明显一振,看着艾微儿,邪恶的笑道:“瑜伽,只是古代阿三为了找到更多稀奇古怪的(性xing)、交姿势,来增加房乐的恶心发明。啧啧,果然是这样。李南方,你看咱们血统高贵,文化素养极高的美女总裁,摆出这种恶心姿势,把她(诱you)人的大(阴yin)都暴露在你面前了,你怎么还不提枪上马,草死这个小婊?”

    “你思想真肮脏,懒得和你说话了。”

    李南方张嘴,做了个干呕的动作时。

    眼睛却盯着艾微儿暴露在他眼下的(娇jiao)躯,体内黑龙顿时蠢蠢(欲yu)动,有了明显的抬头迹象。

    这也不能怪李南方的思想不纯洁,甚至都不能怪汉姆说话恶心。

    盖因果(身shen)的艾微儿,在摆出这个瑜伽造型后,是个男人就像扑上去——他能把目光艰难的挪开,就已经证明他意志力很坚定了。

    艾微儿脸一红,连忙松开扳着双腿的手,翻(身shen)站了起来。

    汉姆立即发出一阵嚣张的浪笑,连说可惜她不是男人。

    “笑够了么?”

    艾微儿用力咬了下嘴唇,冷冷地说:“我还会弹琴,歌剧,话剧,插花,服装设计等贵族活动。我能把莎士比亚全集倒背如流,我还能烧的一手中餐。”

    “那又怎么样?”

    “你会这些吗?”

    “不会。也懒得去会。”

    汉姆邪恶的笑着,稍稍弓起的右腿,不住的轻颤着:“我的小婊总裁,你不会天真的以为,你会这些,就能在和我单打独斗中,把我放倒吧?”

    “我的学历比你高,我的祖上显赫,(身shen)上流淌着贵族血液。我会跳芭蕾,我会取悦男人的瑜伽,我的三围比你更出色,我的腿比你更长,我的(身shen)体比你轻盈。并发誓到六十岁,也会把这具(身shen)体,保养的永远三十岁。我会歌剧,我会话剧,我能烧的一手中餐,我还能把莎翁全集倒背如流!”

    艾微儿语速极快的,说出这番话后,声音忽然猛地提高,厉声呵斥:“除了野蛮心狠,你哪一方面都不如我,对不对!?”

    汉姆居然被艾微儿厉喝的后退一步,有心说不对,却偏偏点头,承认。

    艾微儿却紧((逼))一步,看着她的双眼,语气更加严厉:“充其量,你只是个(性xing)感漂亮,但心底歹毒的人贩头子而已。你觉得,会有哪个男人,喜欢你这样的女人?又有哪个男人,不喜欢我这样的女人?”

    汉姆被她训的无话可说,唯有慢慢后退。

    艾微儿却步步紧((逼)):“当前我们流落荒岛,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离开。这就证明,我们要在这生活很久。你最大的优点,无非是怀了李南方的孩子,借此来要挟他罢了。呵呵,可如果我也怀了他的孩子呢?”

    “汉姆,你觉得,像我这种祖上显赫,血统高贵,知书达理,又能上的厅堂,进的厨房,爬的大(床chuang)的女人,有几个男人,不想彻底的征服我,拥有我,让我给他生个孩子?”

    艾微儿已经走到了汉姆(身shen)边,凑到她耳边轻声说:“到时候,我只需施展浑(身shen)解数,在他(欲yu)仙、(欲yu)死之时,吹吹枕头风,蛊惑他把你淹死在大海里,被他独宠。你说,他会不会听我的话?”

    噗通一声,额头有冷汗冒出来的汉姆,一(屁pi)股蹲坐在了沙滩上,双眸中全是恐惧。

    她不能不恐惧。

    因为她很清楚,艾微儿所说的这些,都是真的。

    她可是人贩头子,比任何女人都了解男人,他们最喜欢征服哪种女人。

    像汉姆这种平时行为放((荡dang)dang)的女人,对于男人来说,就是一叠小葱花,只起到一点刺激作用。

    可艾微儿这种血统高贵的贵妇人,才对男人有着致命的(诱you)惑,无一个不想把她们彻底征服。

    把在人前高高在上,冷艳尊贵的贵妇人,调教成一深闺((荡dang)dang)、妇,不就是每一个男人最大的渴望吗?

    尤其在艾微儿展现出她的绝对实力后,李南方不动心,才是个禽兽不如的傻子呢。

    男人为了取悦他想彻底征服的女人,还有什么事是做不出来的?

    看惯了太多从她手里购买“高傲”女孩的大老爷们后,汉姆真心比谁都清楚这一点的。

    所以,她才会觉得艾微儿,比李南方,比杨逍更可怕。

    吓得她心儿,咚咚的大跳,浑(身shen)冰冷,哪还有丁点和人单挑的勇气?

    只想避开这张外表冷样的脸,逃的越远越好!

    艾微儿却没就此放过她,缓缓蹲了下来,以往雍容优雅的笑,被邪笑而代替:“你现在该好好想象下,得罪我的下场了。”

    美女总裁的邪恶笑容,让汉姆觉得,她就个披着羊皮的狼。

    她连忙双手撑地,不住后退,嘶声喝道:“别,别过来!”

    艾微儿跪在了地上,双手撑地,对着李南方的美(臀tun)翘起,就像(性xing)感的白色雪豹,碧蓝色的双眸中,闪出嗜血的光芒,鲜红的舌尖,在上唇轻轻扫过时,就这样慢慢地爬着,((逼))了过去:“还想,和我单挑吗?”

    汉姆的眼角余光,看到李南方死死盯着艾微儿的美(臀tun),(胸xiong)膛开始剧烈的起伏后,就知道这头白色母豹,已经成功达到了她的目的。

    此时此刻,艾微儿只需尖声大喊一声:“杀了这个女人,我就随便你玩!”

    相信李南方会立即嗷嗷叫着扑过来,一脚就把汉姆的脑袋踢到后背去。

    汉姆怕死了,脑海中攸地腾起她脑袋耷在背后的惨样,再也无法控制,双手抱住脑袋,尖声大叫:“不,不!我再也不敢冒犯你了!求求你,放过我,不要让他杀我,不要!”

    话音未落,汉姆就扑倒在了沙滩上,左手捶打着沙子,嚎啕大哭起来。

    这次,可是发自肺腑的嚎哭了。

    “你能活着,就已经很侥幸了。奉劝你,以后千万不要再动那些怀心思了。有很多女人,都是笨死的。”

    艾微儿冷笑着说完,从沙滩上爬起来,对冲着她发呆的李南方耸耸肩,柔柔的笑了下:“我们,去椰林那边聊天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