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902章 她怀了上帝的孩子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

    杨逍看艾微儿时的安全目光,也仅仅是对她的(身shen)体不感兴趣。

    算是真到了视红粉为骷髅,色即是空,空即是色的地步。

    李南方自问,他再修炼八百年,再转世八百次,只要他还是个男人,就无法像杨逍那样,用不屑的目光,来看水灵灵的白牡丹。

    不屑。

    这个名词足够证明杨逍的(性xing)取向没问题,自(身shen)生理机能也很正常了。

    在世人眼里,让男人多看一眼就会发狂的艾微儿,却被他不屑去有私心杂念,那么只能证明杨逍所接触的女人,要比她优秀不知多少倍。

    这就好比,亿万富翁是绝不屑和乞丐,争夺一个馊馒头的。

    所以李南方就更不明白了。

    艾微儿已经堪称是人间绝色了,杨逍看得上眼的女人,又该是多么美?

    忽然间,他想到了杨棺棺。

    心,莫名其妙的疼了下。

    他现在流落这鬼地方,就算用脚丫子去想,也知道有恐男症的杨棺棺,会有多么担心他了。

    他仿佛又看到杨棺棺犯病时,那可怕的样子。

    希望大卫哥,能把她安全送回华夏,或者看在李南方对他不错的份上,好好养在家里吧。

    (身shen)悬孤岛,只要没死,总有一天能回到陆地上的。

    “在——想谁了?”

    艾微儿的心很细,看到李南方眼神骤然黯淡了下后,立即意识到他在想人了。

    而且那个人,应该是个女人的。

    不然,男人的眼神不会有这种变化。

    “在想一个女孩子。”

    李南方也没隐瞒什么,抬头看着天,说出这句话时,脑海中杨棺棺的样子,却又变成了闵柔。

    他落到当前这种地步,就是为了去英三岛搜救闵柔。

    当初,要不是那个女孩子任(性xing),独自前往澳门,那么他就不会流落到这儿。

    不过,他从没有因此就责怪闵柔。

    如果不是她太在乎他,又怎么会孤(身shen)前往澳门呢?

    李南方只是暗恨他很无能。

    仅仅是昏迷时间,就长达七天了。

    看样子,以后还得在这地方很久。

    (身shen)边有(娇jiao)滴滴的白牡丹陪同,凡事很想得开的李南方,还是很有几分刘禅几分乐不思蜀风度的。

    可闵柔呢?

    人贩头子汉姆就在这儿,闵柔就成了“无主的货物”。

    等她被偷运到欧美后,那些人贩子得知汉姆已死,行业内群龙无首,乱糟糟的后,根本不用任何人提醒,他们就知道该怎么处理闵柔的。

    闵柔的下场,可能比杨棺棺更惨。

    这又怎么样?

    李南方就算有天大的本事,也不能一步跨过大海,出现在她面前。

    当前,他只能把所有的怨气,都撒在小心翼翼走向海边的汉姆(身shen)上。

    打女人,算不上真正的男人。

    不过,前提是汉姆是一般的女人。

    这只是个长了副(性xing)感漂亮女人躯体的蛇蝎,而已!

    男人在打蛇蝎时,会有愧疚之心吗?

    当然没有。

    “李南方,你——”

    看到李南方噌地爬起来,脚步有些轻浮的快步走向汉姆后,艾微儿伸手去拉他,想劝他别去折磨那个女人了,在他昏睡的这两天里,杨逍已经让她吃够了苦头。

    李南方却一把打开她的手,加快了脚步。

    跪坐在地上的艾微儿,轻轻叹了口气,没有再劝说什么。

    走出几十步后,李南方的脚步沉稳了许多。

    他只是因力竭而昏迷,醒来后只需能吃点饭,体力很快就能恢复到了三成。

    三成的体力,已经足够李南方狂虐汉姆了。

    只是稍稍出乎他意料的,看到他气势汹汹的走过来后,汉姆明明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却没有逃走,而是把手里的自制渔叉远远扔了出去,就双手抱着脑袋,蹲在了地上。

    汉姆不愧是人贩头子,智商高的不用说。

    这是在四面环海的小岛上,就算她再能跑,能跑到哪儿去?

    如果她跑,肯定会让李南方更加生气,捉住她后,会往死里折磨她。

    所以,倒不如表现乖巧些,做出“认罪”的态度,反而能让男人的怒气消减些。

    一把抓住她头发,刚从地上提起来,李南方的须盖就狠狠顶在她心口。

    汉姆立即发出一声短促的惨叫,却又接着闭上了嘴。

    这女人能当上人贩头子,仅仅是能抗揍这一点,就值得人佩服。

    而且,她很清楚男人的心理——除了杨逍那种。

    她如果凄声惨叫,李南方下手越重。

    如果她咬紧牙关,任由男人狠虐,不吭一声,李南方就有可能心生异样,再出手时,力道就会保留一点了。

    更何况,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她也算是他的女人了。

    尽管她并不是很在乎,她的第一次给了谁。

    她蜷缩着(身shen)子,努力咬紧牙关,尽可能不发出声音。

    却有青绿色的水,混合着血丝,从她嘴角,鼻孔里淌出来。

    既然她这样牙硬,李南方就成全她了。

    今天不把她打尿了,是绝不会收手的。

    打女人的脸,是一种不道德的行为——用脚猛踢她的肚子,只要力道用的巧妙,不会给她造成太大内伤,却能让她尝到最疼的痛苦。

    “不、不要再打了!”

    当李南方第二十八次踢向她小肚子时,她终于哭着喊出了这句话。

    一脚狠狠踢在她(身shen)上后,李南方才冷笑道:“如果你不求饶,我踢完这脚就会拉倒的。”

    “我说,不要再踢我的肚子了!”

    汉姆猛地爬起来,双手死死抱住他的腿,昂首看着他,凄声大喊:“我已经怀了你的孩子!”

    “你踏马——你,你说什么?”

    已经抓住她头发,要把当沙包踢出去的李南方,愣住。

    “我说,我已经坏了你的孩子。该死的,该死的——呜,呜呜。我不想怀你的孩子。我不想让你知道!我想让这个孩子出生后,告诉他,他父亲是被你杀了的。你那个可怕的同伴,也答应了我的。这,也是他为什么不杀我的原因。”

    汉姆抱着李南方的右腿,哭成了一滩烂泥。

    李南方一动不动,表示懵((逼))的很。

    是,他是上了这个蛇蝎女人。

    她也有受孕的可能。

    可问题是,今天距离他们抵死缠绵时,才刚过去八天好吧?

    短短一周时间,她怎么会知道她怀孕了?

    如果她没有提到杨逍,李南方只会当她是为了逃避惩罚时,找出的借口。

    但她提到了杨逍。

    这就证明,杨逍也知道她怀孕,并确定了。

    在这小荒岛上,汉姆是绝不敢拿杨逍来当挡箭牌的。

    “你不知道,我在听他说,如果我没有怀了你的孩子,他就会弄死我时,我是什么反应。”

    烂泥般的汉姆,松开李南方的腿,趴在地上,期期艾艾的嚎哭不止。

    杨逍这样说后,汉姆的率先反应,当然是不信了。

    杨逍却又接着冷笑着告诉她,那天他在吹出迷、香,让他们中招上演一幕丑陋表演时,香粉内加入了特殊的催、(情qing)药,能促使女人在不排卵期,大批量的排卵。

    所以只要她没有先天(性xing)的不孕症,受孕的机率,可谓是高达百分百。

    一番话,把汉姆说的彻底懵((逼))后,杨逍给她试了试脉。

    然后,就恭喜了她。

    杨逍明明能杀她,更该杀她,却没杀她。

    那么,他就没必要拿这件事来作弄她。

    没意思。

    杨逍不杀她,是希望有一天,她能尝到为仇人生儿育女的恶果。

    汉姆越是痛苦,杨逍就越高兴。

    汉姆必须相信杨逍的话。

    接着就是崩溃了,哭着扑了过去,就要和他拼命。

    汉姆在成为人贩子老大时,就曾经对美杜莎发誓,她的清白之躯,只会献给上帝。

    可却被李南方给夺走了。

    当时她心里会有多么的不甘,唯有她自己知道。

    但很快,这份不甘就消失了。

    因为她亲眼看到,当上百米的巨浪扑来时,李南方居然用啸声,让巨浪止步了。

    这是上帝才能做到的事。

    “难道,他就是我的上帝?”

    汉姆在那一刻,曾经有过这样的想法。

    只是,想弄死李南方俩人,重整旗鼓的大好机会,让她很快就忽略了这一点。

    不再敬畏上帝。

    相信上帝存在,却不敬畏他的汉姆,很快就遭到了最残酷的惩罚。

    被纵(身shen)跳下船头的艾微儿,给硬生生拽下了大海。

    很巧,就在这俩女人即将被淹死时,把她们紧紧本绑在一起的绳子,缠在了海面上漂浮的木箱子上。

    数米高的巨浪,像打昏李南方那样,把她们打昏了过去。

    等她们醒来时,已经是在这个小岛的沙滩上了。

    沙滩上躺着一个人。

    站着一个人。

    躺着的人是李南方。

    站着的人,却是杨逍。

    汉姆的噩运就来临了。

    她哀求杨逍不要告诉李南方,说她已经坏了他的孩子,那是因为她绝不承认,她的上帝会是李南方。

    除此之外,她还有个更大的(阴yin)谋。

    那就是等孩子生下来后,就告诉他,他父亲被一个叫李南方的人,残杀了。

    让李南方的亲生儿子,去杀他——想想,就很踏马的有趣啊。

    杨逍对她这个(阴yin)谋,也很感兴趣,但却是不置可否的。

    因为他很清楚,不等汉姆的儿子长大,李南方就已经祭给轩辕王了。

    但把愚蠢的世人玩弄于股掌之间,却是杨逍的最大乐趣之一。

    于是,他就答应了汉姆的要求。

    现在李南方痛扁她,假如是扁她别的地方,汉姆会咬牙硬(挺ting)。

    哪怕是被打残废了,也不会求饶。

    她只会在心中默念:“你现在给我的一切,若干年后,我会百倍奉还。让你,更加痛苦!”

    可这个人渣,却偏偏只是狠踢她肚子。

    虽说现在才怀孕一周多点,肚子遭受重创后,基本不会对刚播下的种子,造成致命(性xing)伤害。

    谁有能保证,孩子生出来后,不会是畸形呢?

    为了“上帝”赐予她的孩子,汉姆唯有痛哭流涕的,哀声求饶。

    听她说完后,李南方想发疯:“你踏马的,骗我。”

    “是啊,是啊,我就是骗你,来踢死我啊!”

    汉姆忽然好像疯了那样,张牙舞爪的扑向了李南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