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901章 你该是个天使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

    杨逍在威胁李南方时的笑容,虽然让他感觉如沐(春chun)风般——可他却打了个冷颤。

    本能告诉他,杨逍绝不是在和他开玩笑。

    他如果再敢嚣张,这魔头,人妖,不折不扣的人渣,铁定会让艾微儿很悲惨的死去。

    只要李南方能活着,杨逍压根不是太在乎艾微儿俩人的生死。

    望着杨逍的背影,慢慢消失在椰林中后,一个温暖,剧颤着的(身shen)子,扑进了李南方怀中,把他重重压在了沙滩上。

    艾微儿嘴里塞着破布,不能说话,双眸里的泪水,却像断了线的珠子那样,落了李南方满脸。

    她是怕死了杨逍。

    宁肯立即死在李南方怀里,也不敢再看那个魔头一眼。

    李南方左手抱住她的背,右手扯出了她嘴里的破布。

    还不等给她解开反绑着的双手,女人撕心裂肺的哭声,就在圆月下响起。

    (身shen)为一个男人,还是自诩很牛比的那种,在他女人被别的男人肆意践踏时,却除了骂人就没有(屁pi)的办法,这让李南方感觉生不如死。

    “别哭了,别哭了,没事,我已经醒来,就不会任由别人伤害你。”

    李南方看似毫无用处的安慰,对艾微儿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她的哭声,逐渐的减弱,双手死死搂着他脖子,不管不顾的亲吻了下来。

    她吻的是那样疯狂。

    都把李南方的嘴唇咬破了。

    更是恨不得,把他的舌头,硬生生吸进她的嘴里。

    艾微儿用疯吻的方式,来掩盖她内心的恐惧。

    不是狂吻,是疯吻。

    李南方有些疼,有些被逆推的感觉,又不能抗拒,唯有被她肆意而为时,眼角余光看向了不远处的汉姆。

    汉姆的疼痛,也慢慢消失了。

    杨逍那一脚,几乎踢掉她半条命。

    等疼痛逐渐消失后,彻底解脱的轻松,让她一动也不想动,慢慢呈为大字型,躺在沙滩上,闭上了眼。

    艾微儿终于哭累了,也亲累了,就趴在李南方(身shen)上,慢慢地睡了过去。

    由此看来,她漂流到荒岛上的这些天内,就没好好睡过觉。

    暖暖的海风,徐徐的自南方吹来,就像看不见的毛毯,相当舒服。

    仿似,(情qing)人的手。

    这儿没有冷冽的寒风,也没有讨厌的蚊蝇,唯有海水轻拍着礁石时,发出的轻响,以及偶尔传来的海鸥叫声——这些声音交织在一起,组成了最温馨的摇篮曲,带着李南方走进了梦乡。

    真正的梦乡。

    没有杨广,没有萧皇后也没有疯女人。

    只有温暖的阳光,软软的沙滩,女人在耳边说“我(爱ai)你”的呢喃。

    李南方再次睁开眼时,天光已经大亮。

    明晃晃的太阳挂在天上,刺的人睁不开眼,(身shen)体皮肤有轻微的灼(热re)感。

    这是紫外线太强烈所致。

    昨晚就在数米外的海水,已经退到了百米之外。

    露出更大面积的金色沙滩,以及错乱无序的黑色礁石,让小岛能活动的陆地面积,大了十几倍。

    躺在旁边的汉姆,已经不见了。

    一个白色的(身shen)影,正站在海边,弯腰捡贝壳。

    她是背对着李南方的。

    调皮的浪花,轻撩着她的秀足,两条长腿白花花的,本该魅力十足的才对,可因为她在弯腰翘起那对丰满的(臀tun)——李南方的目光,想当然的就落在那地方,再也看不到别处了。

    咕噔一声,李老板听到了他咽口水的声音。

    一股子邪火,立即从小腹下面,打着卷儿的嗖嗖窜了起来。

    黑龙也有抬头的迹象,蛊惑他爬起来,快点冲过去,狠狠惩罚下这朵不自重的白牡丹。

    难道,她不知道她这个动作,对任何男人来说,都是近乎于毁灭(性xing)的(诱you)惑吗?

    幸好李南方的定力颇深。

    好吧,他承认这样说是在装比。

    他没冲过去,是因为他肚子饿的要死。

    古人云,温饱思(淫yin)、(欲yu)。

    想做什么坏事的前提,是要先吃饱肚子才行。

    李南方觉得,现在他能吃得下一头鲨鱼。

    这是好事。

    晚上醒来时,他就没这感觉。

    这证明他在美美睡了一觉后,(身shen)体各部位技能,终于恢复了该有的正常。

    看到美女就想扑到她,肚子饿了想吃东西,这才是正常(身shen)体该有的反应。

    他慢慢坐了起来,恋恋不舍的把目光挪开。

    现在他急需补充营养的(身shen)体,不(允yun)许他把所有的精力,都浪费在那种渴望上。

    好像感觉到了什么,艾微儿起(身shen)回头,看了过来。

    “你该是个天使。”

    当(身shen)无寸缕的金色长发女人,看着他的双眼,迷成了月牙形,没有丝毫羞涩的,像一头小鹿那样,展开双臂,昂着她骄傲的(胸xiong),向这边跑来后,李南方发自真心的称赞道。

    西方的天使,就是不穿衣服的。

    就是不以果(身shen)出现在男人视线中,感到羞耻的。

    只是这个天使,也太勾人了些。

    “等你康复,只要你想,随时随地。”

    艾微儿跑过来,跪在了李南方面前,双手捧起他的下巴,深(情qing)凝望着他的眼睛,轻声说。

    随时,随地?

    为什么女人都(爱ai)和男人说这句话呢?

    难道,她们不知道,这句话会让男人变得很邪恶了吗?

    这就是犯罪。

    不过,看在艾微儿皮肤白腻,(身shen)材火爆,长相妩媚,气质优雅的份上,李南方决定原谅她所犯下的罪行。

    “你稍等,我很快就来。”

    艾微儿好像想起了什么,也不给李南方询问的机会,爬起来就向茅草屋那边跑去。

    这娘们,平时肯定没少去健(身shen)房。

    你看她在跑路时,那两瓣美(臀tun)左右摇摆的样子,腰肢更像要晃折了那样。

    “好吃不过饺子,好玩不过嫂子。”

    没来由的,李南方说出了这句话。

    叶小刀就该死一万遍!

    李南方这么思想纯洁的孩子,和他相处时间久了后,就算意志力再坚定,也会受他污染,触景生(情qing)下,说出他曾经说过的某些(屁pi)话。

    不过,也不完全是(屁pi)话。

    叶小刀说的很多话,有时候还是很有道理的。

    艾微儿不是嫂子。

    也不是御姐,毕竟孩子都有了。

    但她却是三十刚出头的极品少妇。

    有着嫂子该有的温柔,与御姐该有的妖媚,还有熟透了的少妇才会有的(性xing)感。

    极品三合一。

    很快,嫂子——哦,不,是艾微儿重新出现在了李南方的视线中。

    她双手捧着半个海蚌,就是那种大贝壳,差不多有海碗大小。

    从她小心翼翼的走路动作来看,这里面应该是盛着东西的。

    比方,是一些味道鲜美的海鲜汤。

    (身shen)处大海中,却不吃海鲜,那多没道理?

    果然是海鲜汤。

    温(热re)的汤面上漂着几滴油花,有白色的蛤蜊(肉rou),散出阵阵的清香。

    “不要说话,张嘴。”

    来到李南方面前后,艾微儿再次跪坐了他面前,柔声说着,把“海碗”捧在了他嘴边。

    好吧,看在嫂子长的很漂亮的份上,李南方决定乖乖听话。

    他从没有喝过味道如此鲜美的海鲜汤。

    其实海鲜汤相比起李南方给他小姨做的那个,差远了。

    但这时候,他可是快要饿死了。

    别说是海鲜汤,蛤蜊(肉rou)配海带了,就是给他捧来一坨屎——谁踏马的(爱ai)吃,谁吃去。

    很快,大半海碗的海鲜汤,被李南方吃了个干净。

    就觉得小腹内,有暖洋洋的(热re)气腾起了。

    根本不用艾微儿提醒,李南方也知道在长时间昏迷中醒来后,第一餐是不可以吃太多的。

    ((舔tian)tian)了((舔tian)tian)嘴唇,李南方叹了口气:“唉,你的衣服呢?”

    “你不想让那个恶魔看到我的(身shen)子?”

    艾微儿立即明白他意思了,低头轻声说:“其实,你大可不必在意的。反正,在你没醒来之前,他就已经——”

    “他欺负了你。”

    李南方打断了她的话,声音里带着明显的愤怒。

    尽管他也很清楚,休说前些天,他是处在深度昏迷中了,就算他是清醒着的,战斗力十足,杨逍也能把他摆平,再当着他的面,辣手采摘了这朵白牡丹。

    这是事实。

    让李南方无法抗拒的事实。

    但他还是不甘,他的女人,被杨逍欺负。

    他决定了,等他(身shen)体康复后,就与杨逍决一死战!

    真正的男人,是宁死也不能戴绿帽子的。

    “没有啊。他没有欺负我。”

    艾微儿的回答,很出乎李南方的意料,脱口问道:“那你刚才说!”

    “我说,在你没醒来之前,我就已经这样子,与他共处了两天了。”

    “这两天内,他没对你有所企图?”

    李南方满脸的不信:“我擦,难道你这样的绝色,他带偶看不上眼里。还是,他那方面不行。又或者,他有很严重的处子(情qing)节。不是处子的女人,就算白送也不要——对不起,我的思想不该这么龌龊。我就是心里纳闷的。”

    “我没怪你啊。如果你不这样说,我才会怪你,心里没有我。”

    艾微儿温柔的说着,手指在李南方(胸xiong)口,慢慢地画起了圈子。

    满脸幸福的样子,看得让人心悸神摇。

    “你的衣服呢?”

    拿起女人的手,在手背上轻轻吻了下,李南方问道:“还有我的——哦。我知道了。他是个露癖狂。只是他喜欢看别人露。”

    思想再怎么纯洁的男人,也会有点这样啊,那样的狂。

    有的喜欢女孩子秀足,有的喜欢她们穿过的黑丝三件(套tao)等等,杨逍喜欢看别人露着,也有这可能。

    艾微儿却摇头,抬手指着茅草屋:“看到了吗?这是他扎起的。我们的衣服,都被他用来扎草棚了。他说,他不喜欢晒太阳。所以白天都是躲在屋子里,直到天黑后,才会出现。”

    “请您相信我,他对我没有任何的非分之想。无论我是穿着衣服,还是光着(身shen)子。”

    艾微儿双手放在他(胸xiong)前,盯着他眼睛轻声说:“我能从他的目光中看出,他看向我和汉姆时,只有不屑。就仿佛,我们只是沿街乞讨的叫花子,对他没有一点点的魅力。”

    “那是安全的目光。”

    艾微儿最后总结:“所以,我不怕,也没不好意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