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900章 他的黑牡丹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

    幸好沙滩绵软,艾微儿脸朝下被扔在地上后,也对她的花容月貌造不成任何伤害。

    本能的,艾微儿就要翻滚着坐起,杨逍却及时踏上一脚,踩在了那两个让男人为之疯狂的(臀tun)瓣上,任由她拼命的抬头,也别想坐起来。

    只能用力昂着下巴,望着李南方的那双眸子里,全是浓浓的恐惧。

    鼻子里,也发出呜呜的叫声,应该是在喊李南方的名字。

    白牡丹般的艾微儿,可是李南方心(爱ai)的女人——之一。

    看到她被一个臭男人这样践踏,李南方如果能无动于衷,那么他还算是个人吗?

    “靠,你个死人妖,折磨她算什么英雄好汉?有种就放开她,和老子大战三百回合!”

    李南方怒骂着,双手撑地想爬起来。

    才起到一半,浑(身shen)就再也没有一点力气了,唯有摔倒在沙滩上,张大嘴,大口大口的喘粗气。

    “我没种。我也不屑当什么英雄好汉,不敢和你大战三百回合。”

    月光下,李南方能清晰看到杨逍用眼角余光看着他,脸上带着邪魅的笑,缓缓抬起了右手,向后招了几下,继续说:“李南方,你说的不错,我不能杀你,又不能惩罚你总是气我。那么,我只能先把这股子怒气,发在你女人(身shen)上。等我把她折磨死了后,心中的怒气就会消了。到时候,我再伺候大老爷你好了。”

    随着杨逍的招手动作,又一个光光的女人,从高处颠颠的跑了下来。

    手里拿着一根擀面仗粗细的树枝,一头烧成了黑色。

    这个女人,居然是当初一刀砍在绳子上,让李南方差点葬(身shen)大海的汉姆。

    艾微儿没有死。

    汉姆也没死。

    此时汉姆的脸上,带着明显的幸灾乐祸样子,还有满脸的谄媚。

    这谄媚自然是送给杨逍的,让李南方恨不得一巴掌,把她整张脸都抽歪。

    “主人,您要的东西。”

    几乎是连滚带爬的,汉姆跑到杨逍面前后,双手托起了棍子。

    杨逍没有接,只是问道:“知道我让你拿这东西来,做什么用吗?”

    汉姆乖巧的回答:“主人,您的仆人并不知——”

    她最后那个“道”字还没有说出来,杨逍右手忽然扬起。

    啪的一声脆响声中,汉姆足足六十五公斤的(身shen)子,竟然被杨逍一耳光抽了出去。

    足足三米多远。

    汉姆重重栽倒在沙滩上的姿势,相比起艾微儿被杨逍扔在沙滩上的样子,好不了多少。

    甚至更疼,嘴角都有鲜血淌出。

    左脸,更以(肉rou)眼看得出的速度,迅速肿起来了。

    不过杨逍抽人耳光的力道,用的很巧妙,别看声音很响,很疼,但绝不会伤到汉姆的牙齿。

    “起来。”

    杨逍的冷喝声中,趴在那儿翻白眼的汉姆,就像被遥控控制了那样,立即翻(身shen)爬起,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脸上已经迅速浮上了谄媚的笑。

    刚看到她出现,满脸谄媚的跑向杨逍后,李南方就基本明白了。

    四个人漂流到这个小岛上后,双足一踏上陆地的杨逍,立即恢复了他的霸主本色。

    也就是在小岛上,多一个人就能少一点寂寞罢了。

    不然,依着杨逍的心狠手辣,实在没理由放过汉姆的。

    正是汉姆在李南方背着他将要爬上船头时,被她一刀砍断了绳子,差点命丧大海。

    李南方不知道本来该在货轮上的汉姆俩人,怎么也掉进大海里了。

    但他却能猜出,杨逍这个路上霸主,就算为了少一点寂寞,舍不得杀掉汉姆,也会用极其恶劣的手段,来把她折磨到死了也会打哆嗦的。

    李南方可是亲眼看到,就因为林依婷不肯承认杨逍长得帅,名字好听,就要让大狗来坏她(身shen)子的。

    更何况汉姆想把他淹死在大海内呢?

    汉姆是真被折磨惨了。

    不然,她是不会在杨逍面前,表现出这幅奴才样子来。

    刚看到汉姆时,李南方的第一反应就是掐死她。

    但看到她满脸泪花,却要做出满脸的谄媚样后,心中却又低低叹了口气。

    这女人确实可恶。

    但请别忘了,她是谁。

    她是全世界最大的人贩子组织老大,艳若桃李,心似蛇蝎,是她的本色。

    这种人的神经,比世界上绝大多数人的神经,都要坚韧。

    更懂得在什么样的环境下,该摆出什么样的姿态,才能活下去。

    这种人,是从来不轻言去死的。

    因为她很清楚,无论遭受多么大的罪,唯有好好活下去,才有可能等到翻盘的那一天。

    忍。

    是汉姆这种人能存世的一**宝。

    汉姆拣起沙滩上的棍子后,双手托着,再次走到杨逍面前,却是噗通一声,双膝跪在沙滩上,低着头,任由疼出来的泪水,噼里啪啦的往下掉着,却又甜甜的笑着:“主人,您的奴才,并不知道您的意思。还请开恩,点拨下愚蠢的奴才。”

    对汉姆的忍辱负重,杨逍还算满意。

    抬头看着李南方,笑了下。

    那么英俊的面孔,笑起来时应该很好看才对。

    为什么,李南方看到后,会觉得心里发冷?

    “这位李先生,在被我救上岸后,不但不感激我,反而对我自称老子,又让我给他捶腿。”

    听杨逍这样说后,李南方才知道他不但生的英俊,而且也很不要脸。

    他是晕水的好不好?

    得有多么的不要脸,才会说是他救了李南方。

    “主人,我知道您的意思了。”

    汉姆自以为明白了杨逍的意思,霍然抬头,泪水还没干的双眸里,全是邪恶的冷森:“您是让我,用这根棍子,好好替这位先生‘捶捶腿’。”

    啪的一声,杨逍右手一甩,清脆的耳光声,又在汉姆脸上炸响。

    汉姆再次斜斜的飞了出去,又是几米。

    “主、主人,您——”

    汉姆是真被打怕了,趴在沙滩上抬起头,嘴唇哆嗦的厉害。

    她这个当仆人的,表现的已经很出色了。

    可杨逍这个当主人的,脾气明显不是太好。

    在她领悟错了他的意思后,都不给她解释,只是狠抽她耳光。

    李南方看着她,觉得她更可怜了。

    他已经猜出杨逍要让汉姆做什么了。

    他用“不怕死”来要挟杨逍,杨逍却要用艾微儿,来反要挟他。

    杨逍让汉姆拿棍子来,是来折磨艾微儿的。

    李南方只要还有点良心,就得为保护艾微儿,乖乖的举手向杨逍投降。

    李老板有良心吗?

    杨逍没说话,只是眼神森冷的望着汉姆,一动不动。

    汉姆的额头上,有黄豆大的冷汗,顺着满是沙粒的脸颊淌下。

    她很清楚,杨逍真想干掉她。

    只是碍于某个原因,始终没下手罢了。

    如果她总是“执迷不悟”,恰好给杨逍提供杀她的理由了。

    “呜,呜呜!”

    艾微儿又挣扎了起来,望着李南方那双碧蓝色的双眸中,还是说不出的惊恐。

    看来,她也隐隐猜到了什么,才挣扎了起来。

    只是她却没意识到,她对恐惧的反应,会提醒汉姆的。

    汉姆的眼睛,果然猛地一亮。

    不敢再有丝毫犹豫,爬起来再次拣起棍子,快步走到杨逍(身shen)边,单膝跪地,深吸一口气,缓缓举起了双手。

    擀面仗般粗细的棍子,一头烧黑了,变成了长矛的样子。

    依着汉姆不是太糟糕的武力值,狠狠一棍子刺下后,应该能把艾微儿刺个透心凉。

    可那根棍子烧黑了的一头,却不是对着艾微儿的后心。

    而是,对着白牡丹那两个浑圆的(臀tun)瓣中间。

    这女人,确实心肠歹毒,明白杨逍的意思后,立马就知道该怎么做,才能让他满意了。

    一棍子,刺进一个大美人的那地方这种事,对正常人来说,想想都是残忍的。

    不过杨逍与汉姆,好像都不是正常人。

    一个是因为林依婷不夸他帅,就要用大狗坏她(身shen)子的杨逍,杀人如麻,尤其在杀异族人士时,更是眉头都不会皱一下。

    一个却是被杨逍给折磨到几近疯狂,急需血腥,残忍来缓解她本(身shen)压力的人贩头子。

    “呜,呜呜!”

    感受到浓浓危机的艾微儿,挣扎的更加用力。

    只是无论她怎么挣扎,杨逍踩在她(身shen)上的右脚,就像压住孙猴子的五指山,让她无法动弹一点。

    杨逍也动弹了。

    是把踩着她(臀tun)部的右脚,放在了她后心处。

    这样,就能方便汉姆做她想做的事了。

    杨逍看着李南方,笑道:“李南方,还对我自称老子,想让我给你捶腿吗?”

    李南方叹了口气,发自肺腑的说:“不敢了,也不想了。放开她吧。就当我刚才那些话,是在放(屁pi)。”

    杨逍冷笑:“呵呵,你对我承认错误了,我就会听你的?”

    “那你想怎么样!”

    李南方真被姓杨的给折磨疯了,猛地翻(身shen)跪起,厉声大喝。

    杨逍居然被他这样子,给吓得浑(身shen)哆嗦了下。

    自然也更怒了,咬牙说道:“我想怎么样,你看着。”

    不给李南方再承认错误的机会,杨逍回头,对汉姆喝道:“还等什么?”

    “呀!”

    汉姆早就等这句话呢,嘴里发出一声高、潮了的尖叫,高高举着的棍子,狠狠刺向她早就瞄好的目标。

    用上了全力!

    “杨逍,我草泥马!”

    李南方被吓得魂飞魄散,嘶声大骂。

    艾微儿那双湛蓝的眸子里,瞬间就被绝望所覆盖。

    砰!

    就在汉姆手里的棍子,即将碰到艾微儿的皮肤时,杨逍忽然抬脚,踢在了她肚子上。

    昔(日ri)这个在欧美地区,被人谈之色变的人贩头子,在短短几分钟内,第三次飞了出去。

    手里的棍子,也落在了远处。

    疼地她双手抱着肚子,弯曲成了大虾米,嘴里发出嘶哑的泣声,在沙滩上滚来滚去。

    杨逍却是看都没看她,只是盯着满头冷汗的李南方,淡淡地笑了下:“姓李的,你给我记住。以后,你如果敢对我再自称一句老子,我就杀你一个女人。”

    说完后,也不等李南方说什么,就到背着双手,走向了远处的椰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