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899章 确定让我伺候你?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

    “不会吧?”

    听说自己居然昏迷了七天七夜,李南方的第一反应就是不相信。

    他只是做了个时间稍微长些的梦而已,梦到了杨广,梦到了萧皇后,梦到了那个生活在惊马槽下的疯女人,梦到了他在梦中大部分是个旁观者,看别人说话,讲述一些醒来后绝不相信的故事。

    可杨逍却说他昏迷了七天七夜,这好像有些扯啊。

    “哼哼,如果不是我每天替你推拿,刺激你(身shen)体肌(肉rou),神经,依着你油尽灯枯的状态,早就在昏迷中力竭死去了。”

    杨逍冷哼两声,不再看他,重新仰视四十五度角,看向了海面上那轮明月。

    李南方特别讨厌他这个拽不啦唧的样子,就像无比讨厌他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昏迷。

    他可没听说,世界上有哪位了不起的高手,昏迷指数会像他这样高。

    昏迷就意味着被人宰割,他能再醒来,看到这个美丽的世界,看到讨厌的人,运气实在是好到爆棚。

    这种不爽,让他再说话时也刻薄了很多:“那你干嘛要救我?让我在昏迷中死去,岂不是更好?”

    “你如果死了,谁带我离开这鬼地方?”

    杨逍霍然回头看着他,满脸恨恨地意思。

    “握了个草。”

    李南方也怒了:“姓杨的,拜托你有点廉耻心好不好?明明知道没有老子,你在大海中就是个软脚虾,却不懂得尊重老子。老子——老子——”

    李南方老子不下去了。

    他那双大眼睛明明死盯着杨逍,可竟然没看到这人妖,对,就是人妖,是怎么忽然出现在他面前,一把掐住他脖子,让他再也说不出来一个字。

    “再敢和我自称一句老子,信不信我掐死你?”

    杨逍(阴yin)森森的狞笑着,右手逐渐用力。

    李南方都听到喉骨头,开始发出不堪重负的轻微咔咔声了,知道这人妖再稍稍来点力气,他就会永垂不朽了。

    从来,李南方都不喜欢任人宰割。

    他想反抗。

    可恶的长时间昏迷,让他当前(身shen)体连普通人都比不上,哪儿还有力气反抗?

    只能像个傻帽那样,被人掐住脖子,慢慢张大嘴,舌头伸了出来。

    “记住,我只警告你一次。”

    看到这厮快要魂归天国的样子了,杨逍才无声的冷笑一声,松开了手。

    李南方剧烈咳嗽了起来。

    好大会儿后,他才抬头看着杨逍,笑道:“杨人妖,有本事你把老子掐死啊。反正我早晚都要死在你手上。现在死,和将来死,貌似也没多大的区别。不,不对,区别很大啊。老子现在被你干掉,你下半辈子就在这当个野人吧。哈,哈哈。”

    醒来后,李南方就已经从小岛上的椰林,海面上的礁石,以及徐徐吹来的暖风看出,这就是个被人遗忘的世界。

    椰林下有烂掉的椰子,及腰深的荒草,这证明至少在一年内,没人来过岛上了。

    海面上林立的礁石,以小岛为核心向四周辐(射she)出去,足足三百米,这证明海水下的更远处,还有许多暗礁,成为船只来此的天然屏障。

    他记得很清楚,在参加菲爵爷的慈善晚会时,英三岛近海吹来的风,是冰冷刺骨的。

    现在,却是徐徐的暖风。

    这说明他们早就远离了英三岛那边,来到了赤道附近,天气才变暖了。

    这地方,就踏马一海上仙岛,没有任何开发,利用价值,只适合杨人妖一个人,孤独到老。

    每天面对蓝天,大海,独自垂钓时,顺便感慨一下短暂的人生。

    想到功夫高深莫测,来历神秘的杨人妖,最终却落到这个下场后,李南方就开心的不得了。

    一口一个老子,叫的更欢了。

    满眼都是“你快点杀了我吧”的渴望,月光下本来很苍白的脸色,也浮上了病态的嫣红。

    李南方还真没想到,有一天他对死亡会这样迫切。

    杨逍盯着他的眼神,从刚开始的愤怒,到冷静,再从冷静,转变为努力隐藏的恐惧。

    李南方醒来后所观察到,所想到的,杨逍今天下午时就看出来了。

    也深深感受到,如果没有李南方的帮助,还真有可能会被孤岛一辈子。

    尽管,李南方不是和他一起流落到孤岛上的唯一生存者。

    可除了李南方之外,他就不再相信任何人了。

    俩人的关系,说起来相当的奇怪。

    一方面,他早晚会杀了李南方。

    一方面,他却只信任李南方。

    看出杨逍的眼神变化后,李南方更加得意:“怎么,现在是不是害怕了?搞清楚没有老子帮你,你就别想离开这破地方了吧?”

    “是。”

    杨逍用力咬了下嘴唇,艰难的吐出了这个字。

    纵然这魔头有百般不好,可他却是相当骄傲的。

    有些像胡灭唐,从来都不屑撒谎。

    只会——不说。

    “那,老子在你面前,可以自称老子吗?”

    李南方又小人得志了,双眼一翻。

    “可——以。”

    杨逍在说出这两个字来时,声音更加干涩。

    李南方冷笑:“那还不滚蛋,别挡着老子看风景?”

    杨逍不吭声,爬起来就走。

    他的(身shen)子在轻轻地发抖。

    由此可见,此时此刻,他是多么想厉喝一声,一爪在李南方的脑袋上,抓出五个血窟窿。

    看出他明明想杀自己想的要命,却不敢杀的苦闷,李南方只觉得无比酸爽,故意等他快步走出几步后,才说:“站住。”

    杨逍站住了。

    没有回头,背在(身shen)后的左手,攥成了拳。

    “过来,过来。”

    李南方说:“我忽然觉得龙体有些不舒服,你过来给老子捶捶腿。”

    子系中山狼,得志便猖狂的行为,李南方以前是不齿的。

    现在他却觉得,不这样做,实在对不起说出这句话的曹雪芹曹大爷。

    咔吧,咔吧。

    李南方听到了杨逍左拳用力攥紧时,骨骼发出的轻微咔吧声。

    不过他不怕。

    尽管内心深处,他也有些讨厌他现在的小人嘴脸。

    但谁让黑龙每次在见到杨逍后,不是当缩头乌龟,就是被吓得(屁pi)滚尿流了?

    让他几次在杨逍面前,丢尽了脸。

    此时不找回点颜面,以后恐怕就没机会了。

    “你确定,要让我伺候你?”

    杨逍左拳松开,五根手指好像五条小蛇那样,灵活的缠绕着。

    “确定一定以及肯定。”

    李南方笑嘻嘻的样子,心里却说:“如果你不喜欢,那就算了。我也就是这么一说罢了,你又不是(娇jiao)滴滴的大美女。真以为老子喜欢被男人伺候吗,想想就反胃。”

    “好。你等着,我去去就来。”

    杨逍点了点头,还是没有看李南方,转(身shen)快步走向了茅草房那边。

    “这人妖搞毛去了?”

    李南方不解的看着他,快步走到茅草屋后面,无声讥笑着耸耸肩,顺势躺在了地上,望着墨蓝色的苍穹发呆。

    他在回味,他醒来之前,做的那一系列怪梦。

    也许,那不是梦。

    而是元神出窍后,所经历的真事。

    元神是道家修炼用语,修道人经修炼的元神,可离(肉rou)(身shen)外出游走天地之间,甚至舍(肉rou)(身shen)而去,单守独存在,或飞升、或转世。

    以前李南方是不信这个的。

    现在也不信——貌似,不信不行。

    只因那梦,或者是现实,太真实了。

    真实到,他能与现实所经历的某些事,完全吻合。

    他确实在八百惊马槽下,看到个白色女人影子,总是在呼唤她的儿子。

    也亲眼看到蛇窟内,有口大棺材。

    棺材里躺着的那具女尸,面貌像极了他本人。

    李南方还清晰记得,他在观察女尸时,她流出了泪水。

    按照昏迷中所看到的那些,女人是在子夜过后,就会进入一种天打五雷轰都无法醒来的境界,但却有可能清晰感受到他的存在,意识到她的儿子来看她了——

    她想醒来,却醒不来。

    唯有用泪水,来表达她心中的激动。

    “她,应该是我妈。”

    呆望着苍穹的李南方,喃喃自语。

    如果,睡在棺材里的女人,真是李南方的亲生母亲,那么杨大昏君,就应该是他爸。

    他居然是历史上三大杰出青年之一的儿子这件事,无论是听起来,还是说起来,都是相当扯淡的。

    自凡是个神经正常的人,就会觉得这是在扯淡。

    毕竟杨大昏君已死千百年了,怎么可能再让现代女孩子,给他生孩子呢?

    这一切,只能存在于神话故事中。

    李南方(身shen)为在高科技社会中茁壮成长的五好青年,是不该相信这些的。

    那么,藏在他(身shen)体里的黑龙,又是怎么回事?

    这是高科技能解释的吗?

    高科技的现实生活中,为什么会存下那么多的不解之谜?

    又是为什么,会有“灵异事件”这个词的存在?

    李南方越想,越痴迷。

    很想抽颗烟,让尼古丁来压制下烦躁的心思。

    下意识的,李南方伸手掏向了口袋——

    咦,口袋呢?

    没找到口袋的李南方有些奇怪,再次翻(身shen)坐起。

    握了个草,他这才发现,他居然是一副寸缕不挂的大好形象!

    怪不得,刚才杨人妖在和他说话时,只是盯着他的眼睛看呢。

    原来那死人妖——在李先生的大好本钱面前,自卑了。

    在他昏迷中,死人妖扒光了他的衣服,应该是怕他会感冒了。

    幸亏大家都是男人。

    光着(屁pi)股相向,与面对面说话,也没什么两样。

    有脚步声,从背后传来。

    好像,还有女人的呜呜声。

    李南方回头看去,就看到杨逍手里采着个女人的头发,就像拖着个麻袋包那样,从荒草中一路走下来。

    女人也没穿衣服,双手被反绑着,嘴里应该是塞了什么东西,在被拖下来时,不住地的踢脚,来表示强烈的抗议。

    只是这抗议的效果,微乎其微。

    李南方瞪大眼睛,看着那个女人,刚要问这是谁时,猛地从这呜呜声中,听出她是谁了。

    艾微儿。

    距离李南方还有三四米,杨逍右手一甩,大白鱼般的艾微儿,就被重重摔在了他面前沙滩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