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898章 七天七夜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

    母(性xing)是伟大的。

    女孩子疯掉后,总是光着(身shen)子满山疯跑的这十个月内,可以不用小护士防晒霜,也不用假眼睫毛,但她却很(爱ai)惜肚子里那条小生命。

    在伟大的母(性xing)面前,一切邪魅鬼祟的都要退避三舍。

    终于,在二十四年前的某个电闪雷鸣之夜,疯了的女孩子分娩了。

    她生下了一个男婴。

    就算她再疯,可还是能分辨出带把的不带把的。

    只是这孩子——不住地电闪雷鸣下,疯女子实在搞不懂,她是生了个儿子,还是个爹。

    她儿子,目测比她爹的爹的年龄还要大。

    本来就疯了的女人,就彻底的崩溃了,尖叫一声把孩子扔掉后,转(身shen)跑进了瓢泼大雨中。

    她不知道疯跑了多久,大雨终于停止后,她的人(性xing)也稍稍恢复了些。

    无论那个孩子长什么样,又是谁撒下的种子,但终究都是她的亲生儿子!

    天底下,哪有把自己亲生儿子给抛弃了的母亲?

    于是,疯女子又跑回到生产的地方。

    她已经忘了那地方叫什么名字,只知道她从小就在那儿玩,蹲在地上低头看着下面深深的沟堑,和男孩子比——谁尿的远。

    那地方,是八百惊马槽!

    疯女子再次回到来了惊马槽边,嘴里呼唤着:“我的儿啊,我的儿啊,你在哪儿?”

    她找遍了惊马槽附近所有的地方,一直找了二十四年。

    都没找到她的儿子,去了哪儿。

    她无比的后悔,自责。

    强烈无比的自责,让她曾经有过瞬间的清醒,意识到她的儿子,可能早就被山里的虎狼长虫之类的,当点心吃了。

    然后,她就想死,直直跳下了惊马槽内。

    她没有死成。

    反倒是成了惊马槽内的主人。

    因惊马槽特殊的气场,与环境,让疯女子的病,有了很大的起色。

    但也很奇怪。

    白天,她是正常的。

    晚上,又疯了。

    正常时,她能回想到以前的点点滴滴,知道她对不起八百各位乡亲父老的厚(爱ai),擅闯帝王谷,结果遭此恶报,实在是没脸见人。

    所以,她在正常时,是从不出惊马槽的。

    但当夜幕降临时,她又疯了——在下面走来走去的,总是呼唤她的儿。

    她在白天清醒时,发现了一个山洞,里面住着很多毒蛇。

    那就是个蛇窟。

    那么多独特的毒蛇,对任何人来说都是致命的。

    但对疯女子来说——谁能想象出,群蛇在看到她后,会匍匐在地参拜的场面?

    她肯定会很惊讶。

    可再惊讶,能比上夜探帝王谷,结果却被一个好像是蟒蛇那样的东西,给缠住(身shen)子,被迫受孕来的更让人费解吗?

    群蛇参拜她,那是它们的事。

    她只是想借用它们的蛇窟,当个栖(身shen)之所。

    耗时不知多少年,疯女子给她自己打造了一口棺材,一(套tao)桌椅。

    桌椅是用来吃饭,想事时所用的。

    棺材,却是用来睡觉用的。

    她觉得,她这个抛弃亲生儿子的坏女人,是没资格睡(床chuang)的,就像没资格外出。

    她已经决定死在惊马槽下的蛇窟中——睡在棺材里,不正好?

    惊马槽的特殊环境,与群蛇相处久了后,疯女子在子夜过后,就会躺在棺材里,沉沉的睡去——直到新的太阳升起,她才会醒来,哪怕有电闪雷鸣在她耳边,她犹自沉睡。

    在这几个时辰内,她会做梦。

    她总是梦到一个(身shen)穿黑色龙袍的男人,梦到她的儿子在一天天的长大,成为帅哥。

    她还梦到,穿龙袍的男人,总想杀她的儿子!

    每当那时候,在梦中的她,就会格外的暴躁,只想用她的尖牙,利齿,把那个男人撕碎。

    丝毫不在乎男人说什么,儿子是他们两个人的!

    儿子活着,只是为了给老子当宿主罢了。

    早晚,等老子修炼到一定地步后,就会破开儿子的(胸xiong)腹,在蓝天白云间自在的飞翔,阅尽人间美女无数——

    可谁知道,就在老子的修为越来越强大时,却蓦然发现,九幽物业的那位大拿,骗了他。

    骗了,他!

    大拿满足了老杨的要求,找了个水灵灵的妹子,为他生了个早衰患儿,供他寄存,成长。

    但等他开开心心的跑到李南方(身shen)体里后,大拿又安排了一个非常邪恶的组织,四处寻找他的下落。

    已有千年。

    先有烈焰,才有黑龙自九幽内复出,寄存李南方(身shen)体里。

    这一切,就是一个(套tao)。

    早在千年前,某些大拿就针对老杨,设下了这个(套tao)。

    让他乖乖藏在他儿子(身shen)体里,父子俩人一起抵抗烈焰,然后大小美女左拥右抱,快快乐乐过完这辈子不好吗?

    又何必,非得跑出来兴风作浪,掀起血雨腥风呢?

    近代史上,华夏民族饱受异族摧残的痛苦太多了,好不容易才迎来盛世,你还折腾个毛呢?

    得知被骗后的老杨,无比的痛恨九幽大拿,痛恨锁定他元神的李南方,痛恨这个朗朗乾坤!

    但,痛恨除了让他肝脏不好之外,还能起到毛的作用?

    只要他不想死,那么在李南方遇到危险时,就得和他风雨同舟,共抗外敌。

    尤其是面对烈焰的追杀,老杨在见识过杨逍的可怕后,更是陷入了沉思——好吧,是害怕。

    他在琢磨,杨逍为什么要姓杨?

    姓杨的,又是为什么要杀姓杨的呢?

    难道说,杨逍这一脉,是大哥杨勇遗留下的那一脉?

    如果真是这样,这事儿还不真不好说了。

    老杨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大哥杨勇。

    盖因当年他所做的一切,是有些过了。

    杀死大哥,侄子等人后,又把水灵灵的大嫂泡进了后宫——唉,其间香艳,不可对人言也。

    “不说了,再说下去,老子就会发疯。后悔当年为什么不按部就班的,把大隋打造成一个铁打的帝国,永传万代。”

    老杨恨恨地挥舞了下双拳,厉声对李南方说:“现在我们父子当前必须放弃仇恨,心连心的在一起,共抗那个邪恶的组织。你不能死,我也不能死。”

    谁和你是父子?

    李南方心中冷笑了个,但却怕这老东西会抓狂,唯有点头说安拉。

    老杨大袖一摆,高喊一声孤王遁走先时,李南方忽然想到了什么,高声喊道:“喂,为什么你姓杨,我却姓李呢?”

    “因为我母亲姓杨,所以我也姓杨了。”

    一个冷冷的声音,自李南方耳边响起:“至于你为什么姓李,那还得去问你父母。问我,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是你爸。”

    “什么?”

    李南方愣怔了下,睁开了眼。

    墨蓝的天。

    柔柔的轻风。

    有海鸥的叫声,从不远处的沙滩上传来。

    一轮明月当空照,照向远方的海天一线!

    还有,杨逍那张在月光下,帅气到让人讨厌的脸。

    “你不是问我,我为什么姓杨,而你却姓李吗?”

    给点阳光就灿烂这句话,说的就是杨逍这种人。

    他在落水时,吓得就和软脚虾那样。

    但只要一来到陆地,他就是这个世界上当之无愧的第一高手!

    就连老胡那种鸟人,也得捏着鼻子承认。

    唉,这能怪谁呢?

    谁让人家杨逍正年少,老胡却已经快成昨(日ri)黄花了呢?

    看着杨逍那张帅气的脸,李南方懵((逼))了足足三分钟,才渐渐地回想了起来。

    大难不死后还没有失忆的感觉,简直是不要太好。

    李南方想起了他背负着杨逍爬上船头,结果他的黑牡丹却手起刀落,斩断了绳索,让他跌进了翻腾的大海内,很快就被一个浪头给打昏了。

    再醒来时,却是一个孤岛上了。

    好美丽的小岛哇。

    目测这个小岛,占地面积不会超过十亩地。

    刘禹锡的《陋室铭》中曾说,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也——岛虽然小,却有椰林,泉水,沙滩,茅草房。

    每一座小岛都是海底的一座山。

    这座山的只露出了尖峰,在这儿不知道多少年了,但却很少有人光顾。

    只因它所处的位置远离安全航线,近海域下尽是礁石,大型船只过来后,就会触礁沉默,外加沉没。

    面积这么小,又没毛的特产,航海家们傻了才会来这边呢。

    一口清泉,自小岛的最上方潺潺流下,淌进了大海内。

    茅草屋是新扎起来的,总共两座。

    左边一座,右边一座。

    左边稍大些,看上去很干净。

    右边小些,看上去有些乱。

    二号茅草屋后,好像还有炊烟升起,有烤鱼的味道,一个劲撩拨李南方的嗅觉,让他肚子里不住咕噜咕噜的叫。

    “这是,哪儿?”

    李南方傻呆呆看了半天后,问道。

    “海岛。”

    杨逍回答的声音,就像他到背着双手,转(身shen)看向圆月时的样子,酷到不行。

    “我知道是海岛。我是问,这是哪儿的海岛?”

    李南方翻(身shen)想坐起来,眉头却皱了下,浑(身shen)软绵绵的,大病初愈的样子。

    “我怎么知道。”

    杨逍的冷冷回答声,让李南方无比的后悔。

    后悔怎么就鬼迷心窍的,非得跳下大海去救他呢?

    有些人啊,就是不能可怜他。

    “是不是后悔,那天不该下海救我了?”

    背对着李南方的杨逍,在问出这句话后,让他想到了一句话,心有灵犀一点通。

    不过接着就恶心了起来。

    两个大男人心有灵犀一点通,好吗?

    李南方撇了撇嘴,淡淡地说:“反正已经救你了,再后悔,又有个毛用?”

    “你可以再杀了我的。”

    “你在开玩笑吧?”

    “无聊时,开个玩笑,打发下时间,也是好的。”

    杨逍说着,坐在了不远处的一块石头上,抬手撩起了耳边发丝。

    这动作,很女人。

    尤其是他在缩回手时,还翘起了兰花指。

    无比的优雅,优美。

    但却让李南方有些反胃,不想再看他。

    回头看着茅草屋,问:“那你该知道,我睡了多久吧?”

    “是昏迷。”

    杨逍更正道:“别给自己脸上贴金。”

    “唉。”

    李南方叹了口气:“好吧,是昏迷。请问杨先生,鄙人昏迷了多久?”

    “七天,七夜。”

    杨逍看着他,淡淡地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