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893章 青灯古佛过一生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

    不是一记耳光,是三记。

    就像放鞭炮那样,接连在杨甜甜耳边炸响,把她从某种无法形容的彷徨中惊醒。

    抽耳光的,是八百的老村长。

    杨甜甜还真没想到,这老家伙在抽人耳光时,居然能抽出“行云流水”的潇洒。

    “直娘贼的,都给老子跪下!”

    老村长抬脚,在二愣子三人的(屁pi)股上,狠狠踹了一脚。

    三个捂着脸的家伙,立即噗通一声,直(挺ting)(挺ting)的跪在了杨甜甜面前。

    “直娘贼的,三个狗崽子,是不是觉得长大了,能耐了,可以把老子的话当狗(屁pi)放了?”

    老村长越说越生气,抬脚刚要再踢时,旁边的谢(情qing)伤一把拉住了他:“好了,他们又不是故意违背你的命令。只是凑巧而已,挨几巴掌就可以了啊。”

    其实,直娘贼的老村长本心不想再动脚了,不然老谢并没有怎么用力,就把他给拉一边去了。

    老谢说的没错,这件事也不能怪二愣子三个人。

    李南方葬(身shen)英三岛大海喂了鱼、恰好为刚成为岳家家主的岳梓童献上一份大礼,打捞上来的尸体,还要被她利用的消息,早在前天时,八百所有的土著居民就都知道了。

    唯一不知道的,就是杨甜甜。

    这种事,真不好让她知道啊。

    你说,岳梓童都是做了些什么事!

    难道,她忘记当初深陷墨西哥布偶岛时,李南方曾带二愣子三个人,远赴重洋之外,为救她差点把老命都留在那儿的感人事实了吗?

    至于平(日ri)里,李南方又是怎么对岳梓童的——只要是个精神正常的人,估计就能猜得到。

    李南方对她这样好,她却在他死后,大肆压榨他的价值。

    诚然,站在岳家家主的角度上,她这样做好像无可厚非的。

    但相信绝大部分在听说过此事的人,都会觉得岳梓童也太不厚道了。

    正因为这样,老谢等人才瞒着杨甜甜,不让她知道这个消息。

    她的脸皮比较薄,而且(性xing)格又有些天真,心地善良,得知女儿竟然干出那种事后,肯定会羞愧的无地自容,不是嚷着外出去找女儿,就是拿根绳子,找棵歪脖子树直接吊死。

    所以,杨甜甜并不知道这些,依旧保持着平和的心态,享受她此前做梦也想不到的平静生活。

    她(爱ai)八百。

    (爱ai)它的与世无争。

    (爱ai)它的纯朴民风。

    (爱ai)——这儿所有人,包括一草一木。

    可谁能想到,今天她却机缘巧合的听到二愣子三人,在这儿痛斥岳梓童的不要脸了。

    残酷的现实,把这个温柔妇人,给打击的外焦里嫩,魂不守舍,连老村长俩人,把二愣子他们带过来都没看到。

    “唉。”

    清醒过来的杨甜甜,幽幽叹了口气,脸色苍白的对老村长强笑了下:“孩子们并没有做错什么,让他们都起来吧。”

    老村长当然知道这三个狗崽子没做错什么,就是在背地里痛骂某个不要脸的妹子时,运气不好被人妈妈听到罢了。

    现在听杨甜甜这样说,自然是借坡下驴:“混账东西,你杨姨已经原谅你们了,还不赶紧滚蛋,跪在这儿当木桩子呢?”

    “本来我们就没做错什么,还用得着让谁原谅吗?”

    嘴比较((贱jian)jian)的拴住,爬起来时忍不住说出的这句话,自然得换取一记大脚,直接来了个狗吃屎,从雪地上划出老远。

    意识到嘴((贱jian)jian)会受罪后,这三个小子哪敢再有丝毫的停留?

    立即双手抱头,狼奔鼠窜而去了。

    “回家吧,这边风大。”

    老谢抬手,拍打了下肩膀上的雪花,说道。

    老村长立即附和,说是啊是啊,去他家吧,他家火炕暖。

    坐在火炕上,摆上一壶烧酒,就着三两盘的野味,聊着贴心话,岂不美哉?

    杨甜甜却苦笑了下:“我还有脸,再走进八百吗?”

    “这,不管你的事。”

    老谢看出女人此时是什么心(情qing),脸色凝重起来。

    他是真怕杨甜甜会想不开。

    八百这地方,能供人上吊用的歪脖子树,简直是太多了。

    “童童是我的亲生女儿,她犯下的错误,我这个当妈妈的,能不承担关系吗?”

    杨甜甜低头,看着厚厚的积雪:“都说是子不教,父之过。童童从小丧父,那么无论她犯了什么错,就是我的错。”

    老村长与老谢对望了眼,继续劝道:“她这样做,也是没办法的。毕竟,她在坐在那把椅子上后,有些事,就完全(身shen)不由己了。”

    “我知道。岳家的家主么。呵呵,我公公确实是老谋深算,知道童童的未婚夫南方背后,站着很多能帮她的人,所以才让她来当家主。”

    毕竟是从豪门大族中跌打惯了的主,哪怕杨甜甜再怎么胆小懦弱,她对某些事的领悟能力,甚至都强过谢(情qing)伤。

    当初得知岳梓童继承岳家的家主后,谢(情qing)伤还是琢磨了很久,才醒悟过来,暗赞老爷子果然是只老狐狸。

    可杨甜甜只是在片刻之间,就明白了。

    而且,她所领悟的深度,远远不是谢(情qing)伤等人能比的。

    “无论南方有没有不幸(身shen)亡,最多三年,童童就会被人从家主之位上轰下来。”

    杨甜甜抬头,看着漫天飞舞的雪花,好像笑了笑:“那时候,她被利用的价值,已经被压榨的差不多了。那么,她还有什么理由,再坐在家主的宝座上呢?”

    岳梓童再怎么聪明,但她在岳家却没有根基。

    三年的时间,她是别想在岳家这种百年豪门中培养出自己的心腹势力来的。

    等她的价值被压榨干净后,这些年来躲在幕后的岳临城兄弟,父子,就会发难了。

    这也是岳临城等人在她“登基”后,并没有太大的反弹,反而给她出谋划策,让她利用李南方的尸体,来为岳家谋求更大利益的原因。

    岳梓童本人可能也琢磨过味儿来了,可她却必须按照爷爷临终前的意思,走下去。

    她,是岳家的孩子。

    (身shen)上,流淌着岳家的血。

    那么,她这辈子,都该为让家族更强大,而无私的奉献。

    “童童,也是个可怜的。”

    杨甜甜说到最后,真的笑了下,喃喃地说:“我们娘儿俩的命运,何其的相似啊。但是她,还不如我的。”

    杨甜甜年轻丧夫。

    岳梓童年轻也丧未婚夫。

    杨甜甜在岳家,提心吊胆那么多年,最终熬到云开明月现,来到了世外桃源八百,与不受外界污染的质朴村民,开开心心活她的下半辈子。

    但岳梓童呢?

    她的未婚夫死后,她却要按照老爷子的安排,心甘(情qing)愿的被岳家这座榨汁机,把最后一点价值也榨干。

    当过岳家家主的人,价值被榨干后,是别想再活着走出岳家,像杨甜甜这样,过与世无争的清淡(日ri)子里。

    原因很简单——她知道的,太多了。

    她唯有在名裂后,(身shen)死,那才符合岳家这艘航母继续破风斩浪继续前行的大利益。

    所以,杨甜甜说女儿的命,不如她的好。

    更何况,她有个女儿。

    岳梓童呢?

    “你的意思呢?”

    把她的话细细琢磨了下后,皱着眉的谢(情qing)伤问道。

    “在八百,我可以念佛吗?”

    杨甜甜不答反问。

    “念佛?”

    谢(情qing)伤呆愣了下,随即明白了。

    杨甜甜想出家当和尚——不对,应该是想当尼姑。

    “南方已经没了,童童几年后也会(身shen)败名裂。这都是我无法改变的残酷现实。我想下半辈子,伴随青灯古佛,为我的女儿,女婿,常念《往生咒》,希望他们来生的命运,再也不要这样悲苦。”

    杨甜甜在说出这番话时,双眸中有坚毅的神色浮上。

    往生咒,又称往生净土神咒,是佛教净土宗的重要咒语。

    净土宗认为,诵持此咒能拔除一切业障。

    为谁念,阿弥陀佛会在谁的头上护持,使他离苦得乐,被接引到西方净土去。

    谢(情qing)伤不信佛,但他信道。

    他那批人,就没一个信佛的,几乎全部信道。

    这是因为他们以为,佛教是外来品,而道教才是华夏最正统的文化之一。

    (身shen)为最纯正的炎黄子孙,怎么可能会信外来品,却不相信祖宗留下的那些呢?

    尽管他们也知道,佛教的来源地,也就是古天竺的佛教,早就被异族侵略者给焚烧殆尽了。

    现在那边的佛教文化,反倒是从华夏倒传回去的。

    而且,上千年的演变,佛教道教的某些观念,早就已经混合为一体了。

    《西游记》中的太上老君等人,不就是道教中的大拿吗?

    所以说,佛教在华夏才是最正宗的。

    可谢(情qing)伤等人却不管这些。

    自凡是老祖宗留下来的,哪怕是一坨屎,也肯定是香喷喷的。

    谢(情qing)伤再次皱眉的动作,被杨甜甜看在眼里,轻声说:“念《道德经》也可以的。”

    《道德经》,是古代先秦诸子分家前的一部著作,为其时诸子所共仰,是(春chun)秋时期老子所作的哲学著作,华夏历史上最伟大的名著之一。

    在先秦时《吕氏(春chun)秋·注》称为《上至经》,在汉初则直呼《老子》。

    自汉景帝起此书被尊为《道德经》,至唐代唐太宗曾令人将《道德经》翻译为梵文。

    唐高宗尊称《道德经》为《上经》,唐玄宗时更尊称此经为《道德真经》。

    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统计,《道德经》是除了《圣经》以外,被译成外国文字发布量最多的文化名著。

    “念什么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决定这样做了?”

    谢(情qing)伤看出杨甜甜心中的忐忑,苦笑了下,抬头问道。

    杨甜甜没有回答他这个问题。

    却对老村长盈盈下拜,低声说:“还请您能成全我。”

    她既然已经下定决心,要用下半辈子的时间,来念经文来超度女儿,女婿的亡魂了,而且又不想再回八百村中居住,那么当然得求老村长,给她找个诵经的所在之处了。

    老村长沉默了很久,才抬头看着西北方向,淡淡地说:“那就去帝王谷内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