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889章 今天上帝不在家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

    在强大的英三岛海军展开的地毯式搜救中,历时九个小时,总共找到了五十个救生球,四十八具或残缺,或面目全非的尸体。

    那五十个救生球里的人,当然是人贩子汉姆的精锐手下了。

    在愤怒的英军人枪口下,这些人贩子在被押送下船时,每人都是鼻青脸肿的。

    不用问,甚重围观者就能看出他们在被打捞上来后,遭到了英军惨无人道的殴打。

    船长挨揍挨的最重,眼眶肿的都看不见路了,却在嚎叫着说他是英三岛公民,在没有被定刑之前,理应享受应有的权力。

    “你去死吧!”

    围观者,用愤怒的吼声,以及雨点般的碎石头,回答了他的抗议。

    尤其那些女眷被糟蹋了的慈善家们,这会儿恨不得拿刀子把他们的(肉rou)割下来,回家串铁钎子上撸串吃。

    幸亏他们有军人的“保护”,不然被愤怒的人们撕成碎片,那是肯定了的。

    本次绑架案,绝对是英三岛近代史上,(性xing)质最为恶劣的事件。

    在本次事件内,大约有两百八十九个人死亡,失踪。

    为什么要用大约呢?

    盖因活着回来,能被打捞上来的尸体,只占昨晚上船总人数的一小半。

    失踪中的大多数人,应该成为了鲨鱼的点心。

    船长等人,必定会接受正义的严惩,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

    也没去关心他们的后续悲惨命运,现场所有人,都看向了被陆续从船上抬下来的尸体。

    这些尸体里,有一半是缺胳膊少腿的。

    这是被鲨鱼撕咬的。

    还有一些,是面目全非的。

    当沿岸海底火山爆发时,所爆发出的剧(热re),几乎把尸体蒸熟。

    在军方打捞过程中,工具稍稍碰到这些尸体的衣服,皮肤就会——

    所以,要想认出这些尸体,只能通过它们(身shen)上的衣服了。

    四十八具尸体中,有七八具的衣服是迷彩,当然是那些在争抢救生球中,被同伴干掉的人贩子了。

    别的尸体,基本都是穿着侍者服的游轮侍者、黑西装的保镖了。

    为确定李南方有没有遇难,戈尔先生请白大卫俩人去相认。

    因为人家与李先生是兄弟。

    刘启昭大使,就在站在不远处,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白大卫俩人。

    他在心中默念:“上帝保佑,但愿他们不要看到李南方。不然,大小姐得哭死。”

    当然了,没有在这些遗体内找到李南方,并不代表着他没有死。

    可找不到他的尸体,那么就还有一丝存活的希望。

    很明显,上帝是听不懂刘大使在心中用汉语的祈祷——格拉芙忽然啊的一声惊叫,接着左手捂住嘴,右手指着一具尸体,失声痛哭:“是,是他。这,这就是李南方。”

    “唉。好吧,以后我再也不祈求上帝满足我什么了。”

    刘大使见状,心中重重叹了口气,带着助手快步走了过去。

    菲爵爷,戈尔先生见状,也连忙走了过去。

    格拉芙能认出这具被蒸汽蒸到面目全非的尸体,当然也是因为衣服了。

    前面就说过,李南方来英后所穿的衣服,都是格拉芙陪同,并亲手替他挑选的。

    女人希望,能用这种方式,来感谢李南方对她的尊重。

    昨晚,李南方在参加慈善晚会时,换上的那(身shen)衣服,也是格拉芙最中意的一(身shen)。

    为了让这家伙看上去更潇洒点,格拉芙还在他(胸xiong)口上别上了一枚(胸xiong)针。

    这枚(胸xiong)针是大卫哥的。

    这可不是一枚普通的(胸xiong)针,如果放在拍卖会上,估计能拍出数十万美金。

    这个(胸xiong)针,据说是法国历史上某位被砍了脑袋的王储——事实证明,死人的东西,最好是别用,不然就会带来意想不到的噩运。

    这个面目全非的死鬼,穿着格拉芙亲手挑选的衣服,带着法国被砍头的某王储所用过的(胸xiong)针,(身shen)材,骨骼,又很符合李南方这个东亚帅哥,不是他,又能是谁呢?

    如果不是没了皮的尸体太可怕,相信格拉芙肯定会趴在它(身shen)上,大哭着我的好人啊,你怎么就挂了呢?

    “很遗憾,刘先生。”

    当看到一起过来的菲爵爷,盯着尸体微微点头,随即举手在(胸xiong)前大画十字后,戈尔先生心中轻轻叹了口气,走到了刘大使面前,轻声问:“现在,您该告诉我,这位李先生的(身shen)份来历了吧?”

    但愿这家伙的来头不要太大。

    不然,我们的赔偿就大发了。

    愿上帝保佑——

    上帝听到了戈尔的祈祷,所以才让刘大使用低沉的语气,告诉戈尔先生:“他,是我国东省青山那份集团的总裁。也是创始人。贵国的超级名模克劳馥女士,曾经去青山,为他的产品走过秀。”

    原来只是个小商人啊。

    听刘大使这样说后,戈尔先生提着的心,立即落了下来。

    继而觉得,这件事还是交给外交部的官员,与华夏人去打交道吧。

    他这个堂堂的英三岛国防大臣,实在没工夫来处理一个商人的死活事件。

    不过,就在戈尔先生心中刚升起这个念头,刘大使又说话了:“但他却是我非常尊敬的老人家的孙女婿。”

    戈尔先生呆愣了下,立即有了种不详的预感,连忙问:“请问,那位备受您尊敬的老人家,是谁呢?”

    刘大使向四下里看了眼,然后凑到戈尔先生(身shen)边,轻轻说出了一个名字。

    立即,戈尔先生的虎躯,就是猛地一震。

    (身shen)为英三岛的国防大臣,可谓是掌控本土军方权势的第一人。

    那么,戈尔先生当然得很清楚世界战争史了。

    包括上世纪五十年代的半岛战争,以及七十年代末才结束的越战。

    刘大使所说的这个老人家,曾经参加过半岛战争,指挥过越战的局部战争,在世界近代军事史上,都占有一席之地。

    就在昨天,惊天绑架案即将发生时,戈尔先生就得到了这位老人家仙逝的消息。

    他能得知岳老爷子仙逝的消息,这也是很正常的,毕竟那是他从军时就特意关注过的战神之一。

    戈尔先生既然知道岳老爷子是谁,那么就没理由不知道,岳家在华夏某个层次版图上的重要(性xing)。

    老岳的孙女婿啊,挖槽!

    戈尔先生心中刚骂了句,刘大使又说出了李南方的第二层(身shen)份:“他的未婚妻,正是继承老人家的新一代领军人物。”

    戈尔先生想哭。

    随着华夏的(日ri)渐强大,越来越多的西方国家军政要员,更加关注华夏的政治版图。

    其中,岳家就是无论任何人,都无法忽视的一部分。

    戈尔先生也曾研究过岳家,知道岳家的家主,是个什么样的存在。

    岳家的家主,不一定当官,不一定经商,有可能是个闲时垂钓小河边的路人甲,走在大街上都不被人注意。

    但他所做出的每一个决策,却能在国内,甚至对国外,产生一定的影响力。

    所以,戈尔先生并没有觉得,岳家的家主,居然是个黄毛丫头,就感到奇怪。

    他们英三岛的精神领袖,不就是个女人吗?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现在成为岳家家主的岳梓童,在其所在派系中的地位,就是英三岛的琳达。

    “今天,上帝肯定不在家。”

    戈尔先生心中哭了个后,微微颔首,语气沉重的说:“刘大使,对不起。我想,我方应该就此事,召开高层紧急会议。”

    华夏国内大人物的未婚夫,无论死在任何一个国家,这都是需要当地官方,高度重视的。

    刘大使当然很清楚这点,点头后,转(身shen)快步走向了没人的角落。

    他必需把基本确定李南方挂了的消息,告诉大小姐的。

    用无比沉痛的语气,把李南方死翘翘的消息告诉岳梓童后,刘大使就拿着手机,垂首等候大小姐的新指使。

    很久后,大小姐才轻声回答:“我知道了。谢谢您,刘叔叔。接下来,就麻烦您通过官方途径,来处理此事吧。”

    “好的。”

    刘大使答应过后,立即抬手招呼助手过来。

    如果李南方死在英三岛,是因为车祸啊,食物中毒,或者是去红灯区开眼时被谋财害命了,那么都资格值得刘大使通过官方途经,向国内外交部门,郑重阐述此事。

    无论李南方是不是岳梓童的未婚夫。

    可人家不是车祸,也不是食物中毒,更不是死在红灯区,而是死在了英三岛当地罪犯的手中,以英雄的(身shen)份!

    这,才是最重要的。

    现场上百名英方上流人士,都同声夸赞李南方是个英雄,说如果没有他的话,大家都得玩完的声音,相信这会儿已经在各大媒体上,广为流传了。

    上帝派来拯救人们的英雄!

    这是英三岛各大媒体上,在报导本次绑架案时,几乎是共用的标题。

    他那段面对巨浪扑来,傲立船头纵声长啸的视频,也迅速在英网络上流传了开来。

    尽管在视频中,他背着个女人,左臂被个男人抱着,甲板上还爬着个果体女人,抱着他的腿——这几个人的存在,不但没有影响他的英雄形象,反而更加突出了他在灾难来临时,是何等的凛然不惧英雄气概。

    所有的人,包括滔天巨浪,都已经成了李英雄的背景。

    天地间,唯有李南方一人尔!

    有这些媒体,幸还人质的作证,谁敢说李南方不是英雄,人们就会把他撕成碎片!

    很快,这些报导,视频资料,就摆在了华夏京华某间威严肃穆的会议室内的桌子上。

    十数个人,正襟危坐在会议桌前,目不斜视的望着手中资料。

    居中而坐的,是位看上去刚五十出头的中老年男人,长相儒雅,犹如一位大学教授。

    荆红命,以及军(情qing)十三处的王玉林,也都坐在桌前。

    只是他们的位置,明显很靠近门口。

    这证明他们在这些人中,是小字辈。

    中老年男人左首第一张椅子,是空着的。

    也不知道是哪位德高望重的大人物还没有来。

    帮,帮帮。

    外面,有轻轻的敲门声响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