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888章 情人泪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

    当刘大使说出李南方的名字后,岳梓童才霍然惊醒,小外甥当前正在英三岛那边,筹划搜救闵柔的事。

    只是岳老爷子刚去世,有大批量的工作,等着岳梓童在最短时间熟悉,处理呢。

    那天,给李南方打电话,告诉他老爷子已经仙逝的消息后,就再也没有联系他。

    也暂时忘记了他。

    李南方出事了。

    不然,刘叔叔是不会在这个时间段,用这么吞吞吐吐的语气,来和我提到他的。

    岳梓童用力咬住了嘴唇,并没有发现她握着话筒的手背上,青筋明显崩起。

    齐月见状,悄无声息的向她迈出了一步。

    齐月的相貌很普通,(身shen)材是不被男人所喜欢的“带鱼形”,穿着也很中(性xing),总是深颜色的运动服,国产品牌,去专卖店花个三五百,就能从头到脚,从内到外,购买一(身shen)的。

    严格的来说,这个好像从来都不会笑,长相木呐的女孩子,并不适合给岳梓童当贴(身shen)保镖的。

    她更适合——背着个蛇皮袋子,右手拿个小钩子,去垃圾场翻腾,淘宝。

    可如果谁小看了她,或者无视掉她,去(骚sao)扰她(身shen)边那朵光彩照人的小黄花儿,那么就会遭到毁灭(性xing)打击。

    荆红命在二十多年前,担任最高警卫局的大局长后,先后培养出了三代超级保镖。

    三代,总共二十五个人。

    其中十三个是男(性xing),被军(情qing)十三处的王玉林,戏称为十三太保。

    十二个是女(性xing)。

    既然有十三太保,那么王处座当然会给这十二女(性xing),起个更加耀眼的名字了。

    十二金钗。

    齐月,就是荆红命花费大量心血,培养出来的第三代,十二金钗之一。

    除了荆红命本人,与这三代超级警卫,就没有谁知道他们有多可怕了。

    不知道的仍然不知道,知道的——都已经去了另外一个世界。

    “从现在开始,你们的眼里,只有你们要保护的人。除此之外,包括律法,你们自己生命在内的所有东西,都要被遗忘。”

    这是在齐月等人,通过全方位的层层考验,终于浑(身shen)伤痕,筋疲力尽站在荆红命面前时,听他说的第一句话。

    并且,荆红命要求他们必需牢记这段话。

    除非死了,或者退役,才能忘记。

    齐月今年才二十五岁,距离最高内卫退役的年龄,还有三年。

    二十五岁,恰是她最高内卫的黄金年龄段。

    她却提前三年退役了。

    只为给岳梓童来当贴(身shen)保镖,兼职司机。

    她在来到岳梓童(身shen)边时,荆红命曾经淡淡地告诉她:“从现在起,你就与最高警卫局没有丁点的关系了。你的档案,将会被彻底的焚毁。”

    齐月不说话,只是轻轻点了点头。

    荆红命在勒令她提前退役之前,根本没有征求过她的意见。

    这是因为她在退役之前,她要对荆红命的任何命令,绝对服从。

    哪怕,荆红命让她从三十层的高楼上一跃而下,她也会毫不犹豫的纵(身shen)。

    所以,在她服役其间,无论荆红命对她下达任何命令,齐月都唯有不折不扣的执行。

    不讲条件,只有服从。

    齐月清晰的记得,荆红大局长在把她的档案点燃后,脸色相当复杂。

    在别人眼里,齐月等人就是只懂服从命令的机器人,没有他们自己的想法。

    其实这样认为的人,根本不懂得最高内卫是真正含义。

    荆红命在把齐月的档案烧掉后,又问了她个问题:“如果有一天,我要杀岳梓童呢?”

    “我会先杀了你。”

    齐月毫不犹豫的回答。

    荆红命笑了。

    那是齐月第一次见荆红命笑。

    也是第一次知道,这个冷血的男人,在笑起来的样子,居然是这样好看,能迷倒所有的女人——包括她。

    就为荆红命的这个笑容,齐月也会尽心尽责的保护岳梓童。

    直到岳梓童说,我再也不需要你了,你可以走了后,她的任务才会完成。

    很明显,现在岳梓童是不会让她走的。

    那么,她就得保护岳梓童不受到一丁点的伤害。

    包括,岳梓童可能会做出的误伤动作。

    刚泡上清茶的茶杯,从岳梓童左手内滑落,砸向她穿着小棉拖的左脚时,齐月的右脚,已经及时出现在了茶杯的下方。

    右脚轻巧的一转,那个盛着(热re)水的茶杯,就像是被电击了下那样,急促向旁边飞出,在屋子里划出一道弧线,稳稳落在了旁边案几上,发出咔的一声轻响。

    茶杯轻晃了几下,有茶水从里面溅出后,齐月的眉头微微皱了下,心想:“如果大局长来做这个动作,肯定会滴水不漏的。我还是练的不到家,戾气有些重了。”

    岳梓童可不知道,她左手的茶杯曾经落下,又被齐月及时抬脚,踢飞了,这才让她的左脚,避免了被(热re)水烫伤的噩运。

    她只是木木地拿着话筒,盯着漆黑的窗外,脑子里嗡嗡地响。

    可刘大使的话,却能从这嗡嗡声中穿透出来:“李南方已经遇难了,在英三岛刚结束的一场海啸中。”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岳梓童的眉梢才挑动了下,从无法形容的麻木中清醒了过来。

    刘大使与她的通话,早就结束了。

    她看了眼时间,现在凌晨四点半。

    她刚接到刘大使的电话时,是凌晨三点多点。

    也就是说,她在听到李南方挂了的噩耗后,保持拿着话筒站在桌前的动作,一动不动的僵立了接近一个半小时。

    就像一尊雕像。

    不,是两尊。

    岳梓童(身shen)后一米半之外,还有齐月这尊雕像。

    要比东洋忍者更能忍,这是荆红命在训练齐月时,无数个基本功中的一个。

    没有谁知道,齐月在陪着岳梓童发呆时的这段时间内,在想什么。

    又能想什么。

    才能让她的精神不受任何冲击的(情qing)况下,能在一个半小时内,变成一尊雕像。

    也许——是那个男人阳光般的笑吧?

    齐月觉得,如果世上真有老天爷这号人物,那么他在笑起来时的样子,肯定是荆红命那样的笑。

    叭嗒一声轻响,自橱柜上传来。

    齐月的眼角余光,立即电闪般追踪了过去,恰好捕捉到几滴细微的水珠,自桌面上迸溅而起。

    在灯光下,泛起一闪即逝的璀璨光泽。

    这是泪水。

    “(情qing)人泪。”

    忽然间,齐月脑海中浮上了这三个字。

    等待生命慢慢消耗的过程中,齐月最大(爱ai)好就是看书。

    她曾经看过一本名为《(情qing)人泪》的书,讲述的是一对相亲相(爱ai)的恋人,最终(阴yin)阳相隔的动人故事。

    故事的内容,齐月已经忘记了。

    不过,她却记住了结局——男主死后,从来都不哭泣的女主,终于落泪了。

    她的泪水,在打落在男主脸上的刹那,变成了珍珠。

    原来,女主是条美人鱼所变。

    传说,当修炼成人形的美人鱼,来到尘世间后就不能再哭泣了。

    不然,她这些年的修炼,就会随着泪水的淌出,全部付之东流,唯有重返东海中,每逢月圆之夜时,就会对着月亮哀哀的哭泣,滑落到水中的泪水,变成一串串的珍珠。

    当她的泪水哭尽后,她就会变成一尊黑色的鱼形石头,永远沉在海底最深处了。

    岳梓童擦了擦脸颊,轻声说:“七点,记得叫我。”

    她没有看齐月,说出这句话后,放下话筒,转(身shen)快步走向了书房。

    齐月很想提醒她,那是书房,卧室在那边,您现在的状态很糟糕,应该多休息会。

    不过她只是这样想想,却永远都不会把所想的说出来。

    “只要你保护的人,不自残。那么,无论他做什么,你都不能干涉。”

    这段话,也是荆红命严令齐月必需记住的。

    岳梓童只是想找个没人的地方,去无声的哭个痛快,又不是去自残,所以齐月不能干涉。

    岳梓童在走进书房内时,确实像齐月所想象的那样,要趴在桌子上,让泪水肆意的流淌来着。

    但为什么,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窗户玻璃,洒在她流云般的秀发上时,她都没有一滴泪水淌下来呢?

    她明明,很想哭的。

    很想,哭。

    人类有些感(情qing),想要去做,想到极致了,反而做出来了。

    帮,帮帮的敲门声,第三次响起。

    七点时,齐月就已经按照她的吩咐,敲过房门了。

    岳梓童没理睬。

    齐月进来过一次,随后出去了。

    只要趴在桌子上的岳梓童,后背还在微微的起伏,就证明她还活着。

    那么,齐月就不会打搅她。

    但却每隔十五分钟,就会敲一次门。

    “我知道了。”

    岳梓童终于有了反应,缓缓抬起头时,哑声说道。

    挚(爱ai)的小狗、哦,不,是挚(爱ai)的小外甥,葬(身shen)异国大海中的消息传来后,岳梓童要做的不是嚎啕大哭,而是要确定他是不是真死了。

    刘大使在结束通话之前,好像说最迟今早八点,会给她最新的消息。

    如果没有打捞到李南方的消息,那么说明他还有一线生机——其实,这是骗鬼的。

    没有谁能在那种环境下,存活十几个小时的。

    如果确定李南方真挂了,那么岳梓童就要化悲伤为力量,替他快快乐乐的活下去。

    死都死了,活着的人,总不能为了个死人,就什么事也不干了吧?

    更何况,岳梓童刚接过岳家家主的重担。

    好多事(情qing),都得指望她来拍板呢。

    叮铃铃。

    外面隐隐有座机的铃声传来。

    不等齐月敲门提醒,岳梓童就忽地从椅子上站起来,向门外跑去。

    刚跑了一步,就栽倒了地上。

    她坐了太久,双腿早就麻木,不受大脑支配了。

    听到响声的齐月,立即开门。

    “没事的。就是走的急了些。看来,以后要在书房内设个分机了。”

    岳梓童慢慢地爬起来,回头看了眼书桌。

    这个书房,是岳老爷子曾经用过的书房。

    他为在书房内考虑重大决策时,绝对安静,没有任何电器化。

    电话,是刘大使打来的。

    “李南方的遗体,已经找到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