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886章 死者是谁?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

    刘大使本来很淡定,稍稍有些疑惑的脸色,立即凝重了起来。

    接到电话后,刘大使只以为有本国公民,卷进了本次绑架案中。

    而且,还是个(身shen)份不一般的。

    在路上,他接连打了十几个电话给国内,询问近期有哪些国内商场大鳄,或者著名慈善家在英三岛。

    也只能是这两种人,或许有资格能被菲爵爷邀请,来参与关(爱ai)英三岛贫民的活动。

    说实话,刘大使在刚接完电话后,心里还是有些不高兴的:“你说你混有钱后,就不能在国内开展下慈善事业吗?论起经济来,华夏可比英三岛弱了很多。人家可是西方经济发达的老牌国家,就算有贫民需要关心,还用你来献(爱ai)心么?别和我说,(爱ai)心无国界之类的(屁pi)话。”

    不过无论刘大使心里怎么想,他都不会表达出来,在车里闭目沉思,静候国内传回来的消息。

    车子来到现场时,他接到了所有打到国内的电话。

    答案是一致的,并没有任何华夏商界、慈善名流,跑来英三岛做慈善。

    这让刘大使感觉好了很多,可也更疑惑了。

    “请问,那位遇难的华夏公民,叫什么名字呢?”

    暂且不管某同胞,怎么会跑到英三岛慈善家扎堆的游轮上去,知道他是什么名字,是干嘛的,才是刘大使当务之急要知道的。

    “他叫李南方。”

    “李南方?”

    刘大使浓厚的眉头微微皱起时,心思电转间,努力回想李南方这个名字,是国内哪位名人。

    “木子李,北雁飞南方的李南方。”

    旁边的格拉芙,忍不住用借用李南方装比时的方式,把他郑重介绍了下。

    什么木子李,桃子李,北燕南燕的,我对这个李南方,怎么没有一点印象呢?

    刘大使心里这样说着,看着格拉芙微微点头,表示感谢。

    他不知道格拉芙是谁,就像也没在意这外国女人,怎么会如此郑重的介绍那个李南方。

    点头道谢后,刘大使又问国防大臣:“戈尔先生,您知道那位我国公民,是做什么的吗?”

    戈尔先生耸耸肩,双手一摊,满脸的遗憾,表示阿拉也不晓得。

    “那,我能见见他的遗体吗?”

    刘大使心里更奇怪了。

    既然英方连那个李南方是什么来历都不知道,那么戈尔先生为毛亲自给他打电话,搞得这么郑重呢?

    戈尔先生再次耸肩,摇头,摊手。

    刘大使心里——更奇怪了:“戈尔先生,我不方便看我国公民的遗体吗?”

    “不是,刘先生。”

    戈尔先生解释道:“是因为那位李先生,已经葬(身shen)大海了。”

    不是我不想让你看,是因为你国公民,掉大海里,已经喂鱼了。

    戈尔先生的意思,刘大使明白了,稍冷片刻,正要问有没有派人去搜寻李南方的遗体,如果你们嫌工作量大,花费高的话,那么我可以向国内汇报,请祖国人民派航母过来,在英海面上展开地毯式的打捞,绝不会收取你们费用时——旁边的格拉芙,忍不住地又说:“我知道李南方是做什么的。”

    “他是做什么的?”

    刘大使与戈尔先生,齐刷刷的回头,看向了格拉芙。

    同时,俩人心中也惭愧:“这位(性xing)感美丽的女士,既然能详细说出木子李之类的话,那么这就证明她与李南方很熟悉啊,肯定能知道他是干毛的,我怎么就忘记问她了呢?”

    “他是华夏青山南方集团的老总。”

    格拉芙想了想,又说:“我还知道他的未婚妻,好像姓岳,叫岳梓童。”

    在格拉芙说出“南方集团”这个名字时,刘大使心中一动。

    这个集团的名字,他好像听妻子说起过,是一个生产黑丝的民企。

    据说产品上市之前,邀请了克劳馥等国际超模去给他们走秀。

    南方集团的广告词,貌似也有些不正干——叫什么南方丝袜,黑了想家。

    像刘大使这种(身shen)份的人,当然不会去关注这种小民企。

    尤其还是专门生产女人丝袜的。

    只是妻子在他耳边念叨的次数多了,他才勉强记住了些,知道这家民企的老总,就该拉到海里去喂鱼——你妹的,一双破丝袜,就卖八百八!

    你怎么不去抢钱啊?

    刚让刘大使不高兴的是,妻子和大女儿,对南方黑丝很感兴趣。

    他这个月的烟钱,都被克扣掉,都被那娘儿俩去买黑丝去了。

    像这种想挣钱想疯了的家伙,死了最好!

    刘大使刚想到这儿呢,格拉芙又说出了某个该死的无良(奸jian)商,未婚妻好像姓岳,叫岳梓童。

    刘大使可以不在乎李南方是何许人,但他绝不能无视岳梓童这个名字。

    盖因他的父亲,就是岳家老爷子最欣赏的“后起之秀”之一。

    简单的来说,刘大使能走到当前的高度,就是岳家在其间起到了决定(性xing)的作用。

    再简单点的来说呢,就是——刘大使,是岳家的外围核心人物之一。

    前几天,岳老爷子仙逝,他因工作繁忙,没能回去吊唁,心(情qing)低落了很久。

    想当然的,刘大使(身shen)为京华岳家外围核心人物之一,那么当然很关心,接替老爷子“权杖”的人是谁了。

    是岳梓童。

    岳梓童这个几乎淡出岳家所有核心人物的丫头片子,居然成为了岳家新一代的家主,这个事实不知道让多少人大跌眼镜。

    其中,自然也包括刘大使了。

    不过,当他随后得知,在岳梓童“继位”的当天,明珠龙家老爷子,最高警卫局的大局长荆红命,贺兰家的贺兰扶苏,七星会所的花夜神,以及大理段家的段储皇等人,都去捧场后,心中所有对新家主的不屑,立即((荡dang)dang)然无存了。

    取而代之的,是凝重。

    上述这些人,随便拉出一个来,脑袋上所戴的光环,就要比刘大使亮了不知道多少倍。

    这些猛人都去给岳梓童捧场了,刘大使又有什么资格,小觑她呢?

    所以,当格拉芙说出岳梓童的名字后,刘大使心中怵然一惊,随即猛地抬手,重重拍了下后脑勺,失声叫道:“啊!居然是、是他!”

    李南方这个名字对刘大使来说,诚然是平庸无奇,华夏国内还不知道有多少(骚sao)包青年,叫这个名字呢。

    可如果这个名字,与岳梓童这个名字组合起来,那么他——一定就是岳家信任家主的未婚夫了。

    如果可以骂人,相信刘大使这会儿肯定会捶(胸xiong)顿足的大骂:“挖槽,挖槽,怎么会是岳家主的未婚夫呢?乖乖,你怎么可以死在‘我的势力范围’内呢!你这不是坑人吗?你没事不在家里呆着,为毛跑这儿来送死,让岳家主成为望门小寡妇啊!”

    “怎么,刘大使,您认识李南方先生?”

    看到刘大使脸色剧变后,戈尔先生的脸色,也跟着变了。

    如果李南方只是华夏普通公民,刘大使怎么会这般如丧考妣的样子呢?

    “不认识。”

    意识到自己失态的刘大使,迅速调整了(情qing)绪,淡淡地回答。

    戈尔先生一呆,刚要再说什么,刘大使却抢先说道:“尊敬的女王阁下,戈尔先生,我想借用一个安静的地方,向国内打个电话。”

    琳达那双慧眼,可是被太上老君的八卦炉给冶炼出来的,察言观色的本事,那是相当了得。

    刘大使脸色剧变时,她心中就暗叫一声糟糕。

    现在,刘大使又郑重要求,借用一间净室向华夏国内打个电话——这种种迹象都表示,叫李南方的那个死鬼,来历相当不简单啊。

    千万不要是华夏某大人物的孩子。

    不然,这件事对英,华友好的双边关系,会产生极其恶劣的影响啊。

    暗中叫苦的琳达,有这样的担心,可不是吃胡萝卜瞎((操cao)cao)心。

    毕竟李南方是死在英三岛,是被英公民给害死的。

    为此,英三岛必需要担负全部责任。

    假如李死鬼真是华夏某大人物的孩子,人家铁定会来英三岛,讨个公道——为给华夏公道,英三岛势必会做出相当大的利益让步,来平息人家的痛失(爱ai)子之苦。

    可事(情qing)已经发生了,琳达暗中再怎么叫苦,又怎能怎么样?

    总不能让他再活转过来吧?

    她只是英三岛的女王阁下,又不是上帝。

    所以,琳达唯有强作镇定的微笑点头,戈尔先生马上就安排专人,有请刘大使去某个安静的地方,向国内报丧。

    “戈尔先生,我提议,立即加大海上的搜救力量。希望能尽早的,找到那位李先生,或者他的遗体。”

    琳达在英三岛的女王地位,象征意义远远大过实际作用。

    所以,她只能建议国防大臣,立即加大搜索力度,去搜查李南方的下落。

    争取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也看出事(情qing)不简单的戈尔,马上就叫过助理,如此这般的嘱咐了起来。

    这边发生了什么事,其他侥幸存活下来的人质们,当然不知道。

    犹自神(情qing)亢奋的,兴高采烈的,对着摄影机,讲述他们所经历的那一幕幕奇迹。

    说的最多的,就是上帝显灵了,上帝附体了。

    如果一个人说,巨浪面前李南方龙吟般的长啸,阻止了巨浪,还会被人以为是扯淡。

    但如果是上百号人,都这样说呢?

    更让记者们感到震惊,兴奋的是,菲爵爷居然还拿出一段视频。

    巨浪席卷而来时,菲爵爷正在与琳达通话。

    一声霹雳击下后,通话中断。

    绝望的菲爵爷,在巨浪面前跪倒在甲板上,手捂(胸xiong)口狂画十字,祈求上帝能原谅他所犯下的某些罪过时,并没有注意到,手机已经被他点开了录像功能。

    李南方面对巨浪,纵声长啸,让巨浪仿佛撞到一面看不见的墙上,再也不能跨越雷池一步的那一幕,都被手机忠实纪录了下来。

    直到手机内存装满,视频中断。

    “我们所有人,都看出上帝附体那个年轻人了。”

    菲爵爷举着手机,刚说到这儿时,就听有人说道:“不是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