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885章 杨棺棺不见了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

    (身shen)穿白色礼服的大卫哥,如果不是这次机会,他这辈子都别想接近琳达三百米之内。

    英方抓不到让他蹲大牢的证据,却不代表着不知道这是个什么样的人渣。

    就这种危害英三岛人民安全的人渣,有什么资格来到女王阁下(身shen)边?

    硬闯?

    欢迎啊。

    保证不会把你打成筛子底,只会把你脑袋打爆。

    什么?

    你说那位被众多人质崇拜的李英雄,是你的兄弟?

    握了个草,别逗了。

    就你这熊样,怎么可能与李英雄称兄道弟呢?

    兄弟,你还没睡醒吧?

    或者,在菲爵爷的游轮上走了一圈后,吓坏了脑子。

    面对外围警戒人员的质问,大卫哥是磨破嘴皮子后,也没获得通过。

    不过,他和格拉芙与警方的交涉,却引起了伦敦警局局长的注意。

    昨晚,大卫哥俩人乘坐军用飞机,安然离开游轮回到岸上后,肯定会被直接送到警局过审的。

    天亮后,警方才相信他们所说的那些话,让他们先回家等着,随时等候传唤。

    大卫哥俩人刚离开警局,就从电视上看到人质获救后的现场了,立即急吼吼跑了过来,要见见他们的李兄弟。

    恰好,局座大人外出找人下达某个命令,看到了他们俩。

    搞清楚他们的来意后,局座也没告诉他们说,李南方已经英勇的挂掉了——唉,这又不是什么好事,能不说,就不说。

    念在他们与李南方是熟人的面子上,局座让人把他们头发丝都搜查一遍后,这才把他们带到了琳达面前。

    “尊敬的女王阁下,请(允yun)许我的冒昧打搅。”

    别看大卫哥在别人面前,基本都是趾高气扬的,可在琳达面前却是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至于牵起琳达的手,亲吻下她手背的这种事,就更别提了。

    唯有把白色礼帽放在心口,与格拉芙一起,对琳达深深地鞠躬。

    “这(骚sao)包男,是谁?”

    琳达含笑点了点头后,看向了旁边的局座,用目光询问。

    局座连忙走过来,轻声解释了几句。

    在听说大卫哥是个毒贩子后,琳达的眉头明显皱了起来。

    但当听说他和格拉芙也是人质中人,之所以能提前脱险,是因为他和李南方是兄弟后,琳达皱起的眉头,立即舒展了开来。

    更何况,旁边的丈夫,也作证说白大卫是个好人——

    想当然的,琳达就向白大卫打探李南方的背景。

    大卫哥当然不会告诉尊敬的女王阁下,说李南方才是比他更厉害的大毒贩子,只说他是华夏青山南方集团的老总。

    俩人能够相识,是因为在缅甸灰色谷时,王八看绿豆对眼了,就此称兄道弟。

    这次李南方来英三岛,是因为他一个很好的朋友,被汉姆贩运来了欧美地区。

    李南方要想救回他的朋友,当然得找汉姆了。

    就因为这个原因,恰逢菲爵爷广撒英雄帖,盛(情qing)相邀各位英雄去他游轮上,被人贩子们绑架——大卫哥就欣欣然的,带着李南方去被绑架了。

    其实大卫哥也很清楚,英官方要想搞清楚李南方的真实(身shen)份,得知他是金三角南区的大毒贩子,简直是不要太简单。

    但这有什么呢?

    李南方现在可是人质们嘴里的上帝。

    真以为大卫哥是瞎子,是聋子,没从电视直播中看到人质们在提起李南方时,那满脸激动的模样,没听到这厮居然被形容成上帝了?

    大卫哥的兄弟,得到了几乎英三岛一大半上层人士的推崇,如果他不趁机来露个小脸,那就太傻了。

    “菲爵爷,您能平安脱险,绝对是上帝保佑啊。”

    简单叙述完与李南方的关系,他又是怎么出现在游轮上后,大卫哥才恭喜菲爵爷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菲爵爷立即点头,认真的回答:“是的。我们这些人,都亏了上帝的保佑——这位女士,你是在寻找李南方,对吧?”

    大卫哥在叙述这些时,他(身shen)后的格拉芙,就伸长修长的脖子,四处找李南方的影子。

    菲爵爷这些怂货,都能平安归来了,李南方实在没理由不回来啊。

    可怎么就,没看到他呢?

    就在格拉芙心中纳闷时,菲爵爷问话了。

    格拉芙连忙低眉顺眼,躬(身shen)回答:“是的。”

    “他——已经去天堂了。”

    望着格拉芙白生生的左脸上,还有几道红色指痕后,菲爵爷用异常悲痛的声音,缓缓地这样说。

    格拉芙脸上这个巴掌印,是她即将被拉到直升机舱门口时,被大卫哥拿手抽的。

    当时,所有看到这一幕的人质们,都看出格拉芙获救后,忍不住激动,向她的救命恩人挥手说再见时,却没料到会暴露李南方所藏的位置,结果导致两个人贩子,立即跳出船舱,把一个人从高处打了下来。

    对此,大卫哥无比的气愤,立即甩手给了她一耳光。

    现在看来,这对男女当时就是在演戏,来误导汉姆,以为把最大的心头大患给解决了,才放松了警惕。

    至于他们是用什么方式,来和藏在外面的李南方取得联系,并演出那个精彩桥段的——好像,手机这东西,能隔空说话,与心有灵犀一点通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什么?”

    格拉芙的(身shen)子,猛地一震。

    大卫哥的脸色,也是蓦然剧变。

    接下来,菲爵爷自然得用沉重的语气,简单讲述下李南方去天堂的过程。

    诚然,当第一次飓风来临之前,李南方曾经跳下大海,畅游了很久也没淹死。

    但当第二次飓风来临后,李南方被汉姆斩断绳子坠海后,却没谁相信,他能再活着回来。

    理由很简单。

    从他坠海,到菲爵爷等人获救,足足过去了两个小时,海面上也没看到李南方的影子。

    在那种恶劣天气下,李南方泡在海水内长达两个小时还不死,那就太没天理了。

    “兄弟,兄弟,你怎么就这样死了呢?你让我怎么和你的家人交代?”

    与听到李南方挂了的消息后,就傻呆呆不知所措的格拉芙相比,大卫哥的反应速度相当快,而且更知道该做出什么反应,才能略表他们深厚的兄弟之(情qing)。

    “大卫,节哀顺变。”

    菲爵爷走到蹲在地上,双手捂着脸,低低哭泣的大卫哥面前,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我想问一下,你现在能联系到他的家人吗?”

    “能。”

    大卫哥昂起泪花花的脸,抽噎着说道:“和他一起来英伦的女朋友,还在我家,苦苦等待他的归去。”

    至于与李南方同来的杨棺棺,是不是他的女朋友,这已经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大卫哥怎么说,菲爵爷就得怎么信。

    和琳达对望了眼,菲爵爷说:“那,能不能麻烦你,给家里打个电话,请他的女朋友过来?我想,我们这些劫后余生者,都有义务,对她说声感谢的。”

    “好,好。我马上打电话。”

    满脸悲痛的大卫哥,用袖子狠狠擦了擦脸,拿出了手机。

    围在他们(身shen)边的人们,包括那些记者们,都识时务的闭上了嘴。

    “什么?你、你说什么?杨女士不见了?”

    电话接通后,大卫哥刚吩咐家里那个最(爱ai)穿女仆装,又(性xing)感妖娆的女管家,把杨棺棺送到这儿来时,却得到确切的消息,说她不见了。

    “杨女士怎么会不见了呢?你、你们这些人是干什么吃的?找,去,给我找!”

    大卫哥暴跳如雷的吼了几嗓子后,才意识到当前是什么场合,连忙压低了声音。

    唉,其实这也不能怪女管家。

    昨晚,大家从电视新闻里看到,大卫哥俩人被绑架后,顿时就慌了。

    人心也散了。

    聪明的,就开始琢磨接下来该咋办。

    那些毛长见识短的美女们,都以为白大卫本次一命呜呼的可能(性xing)太大了,就别再考虑他能不能活着回来了,还是趁早拿点值钱的东西,随便找个去乡下探亲的借口,连夜走人吧。

    就是在昨晚乱哄哄的(情qing)况下,女管家发现杨棺棺不见了。

    她还以为,杨棺棺也是趁乱,拿走了某值钱的东西,逃之夭夭了呢。

    大卫哥拨通女管家的电话时,她正在研究城堡里的保险柜密码——

    “麻烦大家让一下,让一下。”

    就在大卫哥压低声音,怒斥女管家就是个废物时,几个黑西装护着两个华夏人,脚步匆匆的从人群外走了进来。

    华夏驻英三岛的大使来了。

    大使姓刘,叫刘启昭。

    英三岛昨晚发生那么大的事,(身shen)为华夏驻英的耳目,刘启昭大使实在没理由不时刻关注。

    当然了,在事件没解决之前,他是绝不会擅自向英方询问的。

    只会等风平浪静后,再满脸沉痛的,向英方表示深深的遗憾,祝愿那些遇害的人质,在天堂中快乐。

    游轮上的人质数量虽然多,(身shen)份更是不一般,可没有华夏人啊。

    没有华夏人,刘大使凭什么要跳出来关注此事呢?

    那样,会让人误会的。

    可他万万没料到,今天会接到英三岛国防大臣亲自打去的电话,有请他来这边一趟。

    “糟糕,那艘游轮上有我华夏同胞!”

    听国防大臣含蓄的说完后,刘大使心中暗呼糟糕。

    如果昨晚那艘驶往天堂的游轮上,没有华夏公民的话,英方何必派国防大臣如此重量级的人物,亲自给刘大使打电话呢?

    而且,刘大使更能从国防大臣的简单叙述中,推断出那个华夏人的(身shen)份,不一般。

    不然,骄傲的国防大臣,是不会这样客气的。

    “到底是国内哪位重量级的大人物,参与了昨晚的盛会?”

    带着这个深深的疑问,刘大使用最快的速度,赶来了现场。

    “您好,刘大使。”

    刘大使当前可是代表着华夏,有资格让英王以最正式的礼仪,来接见他的。

    简单的几句寒暄过后,旁边的国防大臣直接切入正题了:“刘大使,在此,我要告诉您一个不幸的消息。贵国一个公民,在本次绑架案中,遇难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