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882章 要死,一起死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

    “李南方,李南方!”

    当看到李南方后,艾微儿怀疑她的眼睛出问题了。

    如果没出问题,怎么能忽然看到他呢?

    毕竟,从他翻(身shen)跃下大海内,到现在,已经足足过去半小时没有看到他了。

    艾微儿敢用她(身shen)体上最骄傲的部位发誓,没有哪个人,能在如此恶劣的环境下,还能平安活着回来。

    哪怕,这个人是她的盖世英雄。

    尤其在新一轮的风暴,又即将来临时。

    但现在,她却亲眼看到了,李南方在船下海面上,正在对她飞吻着。

    艾微儿笑了。

    又哭了。

    她想看清下面那个家伙,到底是不是李南方。

    可无论怎么用力擦眼睛,都看不清楚。

    泪水,更是哗哗地淌个不停。

    反倒是汉姆,这时候很冷静,高声喊道:“快,快抓住绳子,爬上来!风暴,马上就要来了。”

    能成为人贩子老大的,还真不是一般女人能干得了的。

    换成是别的女人,此时光着(屁pi)股,就腰间缠着根红带子后,肯定会羞到不行,捂着脸蹲在地上,好像鹌鹑那样说别看我啊别看我,你们这些臭流氓。

    汉姆就不在乎,晃着一对大木瓜,冲船下高声喊叫,提醒李南方快点上船。

    “偶也,上帝,我们的上帝又回来了吗?”

    听到黑白牡丹都高声大喊李南方的名字后,菲爵爷等人再也不管即将来临的飓风了,都抓着护栏,探着脑袋望船头那边看去。

    只要有上帝在,谁踏马还在乎飓风,不飓风的?

    就算有,那又能奈我们的何?

    君不见,滔天三千里的巨浪,在上帝的愤怒啸声中,也往望而退却?

    君不见,疯狂指数逆天的飓风,在上帝纵(身shen)下海后,也在眨眼间风平浪静,四海生平?

    所以呢,实在没必要怕什么。

    心中豪气万丈的菲爵爷等人,探着(身shen)子看到李南方终于抓住绳子,背上还背着个人,猿猴般那样向船上攀登后,都爆发出极其(热re)烈的掌声,大喊加油啊加油。

    如果大家伙没有被绑在护栏上,相信所有人都会跑过去,与黑白牡丹一起,用最快的速度,把李南方拉上来的。

    受到大家的鼓励后,李南方浑(身shen)都充斥着无穷的力量。

    仰面看着那两张迷人的小脸蛋,李南方脑海中又浮上左拥右抱的香艳画面,嘿嘿笑着,(身shen)子轻如鸿毛那样,很快就爬到了距离船头甲板三米的地方。

    背着的杨逍,简直就是个大累赘。

    李南方敢肯定,依着杨逍那逆天的本事,此时只需借助他宽厚的背,脚尖在他肩膀上一点,就会像冲天飞燕那样,嗖地直接越过护栏,落在甲板上了。

    可你看看他现在的样子呢?

    废物!

    还不如在水下时镇定了呢,全(身shen)打摆子似的哆嗦着,紧闭着双眼,双手用力搂着李南方的脖子,好像要把他勒死那样。

    李南方很清楚,这是晕水。

    严重的晕水现象。

    就好比是恐高症,被吊在危险的高处后,天大的本事也没了,唯有全(身shen)发抖,大喊我的妈啊。

    “真是个废物。”

    李南方回头看了眼,鄙夷的撇了撇嘴时,就听汉姆的声音,在上面响起:“李南方,等等。”

    “等个毛啊,没看到老子背上有人么?”

    李南方骂了句,抬头看过去。

    只看了一眼,他心里就重重叹了口气,满脑子左拥右抱着黑白牡丹的邪念,都踏马的不翼而飞了。

    汉姆让李南方等等,他就必需得等等。

    如果他不听话,已经高高举起军刀,作势要砍在绳子上的汉姆,会毫不犹豫的一刀砍下。

    (身shen)子是搭在护栏横梁上的,一刀砍下去后,保准会立马断裂。

    顺着绳子爬上来的李南方,就会哀嚎一声,噗通着重新摔进大海中。

    这都怪背上的杨逍。

    要不是背着他这个累赘,昨晚骑在汉姆(身shen)上策马奔腾很久的李南方,绝对能抢在她手起刀落把绳子砍断之前,嗖地窜上甲板的。

    然后,就对她左右开弓,先把她狂抽到懵((逼))状态后,再骑在她(身shen)上,草死她。

    可谁让李南方背着杨逍这个大累赘呢?

    一百多斤的人,还是个被海水给吓破胆子的,李南方要想背着他上窜三米——算了吧,别做梦了。

    “汉姆,别开玩笑了。没看到那边的风暴又来了吗?”

    李南方强笑着,看向了汉姆旁边的白牡丹。

    当他看到艾微儿满脸傻呆呆的样子后,心里又叹了口气:“唉,长得(性xing)感漂亮,(床chuang)上活好的女人,果然都是现实生活中的废物。”

    艾微儿是彻底懵圈了。

    她说什么也没想到,那会儿还拼死缠着李南方的女人,这会儿会露出这么凶悍的一面。

    她想阻止——可她的大脑,明明下达了清晰的命令,为毛她却依旧傻呆呆站在原地,毫无作为呢?

    “开玩笑?哈,李南方,谁踏马的和你开玩笑?你看老娘像是在和你开玩笑吗?”

    高举着军刀的汉姆,冷笑着骂道。

    “你、你要干什么?”

    艾微儿总算清醒了过来,惊叫一声,伸手去抓汉姆手里的刀。

    好宝贝!

    快点把臭娘们给扑倒!

    只要你能缠住她三秒,不,是一秒钟,我就能成功抓住甲板护栏,翻(身shen)过去,仔细收拾她了!

    李南方给艾微儿暗中加油助威。

    可惜,他实在高看了艾微儿,却小看了汉姆。

    在(床chuang)上功夫不错的女人,在现实中打架不一定也那么厉害。

    汉姆再怎么着,也是人贩子的老大,一手跆拳道功夫,还是神挡杀神,佛当杀佛的——

    更何况,对手是一朵(娇jiao)滴滴的白牡丹?

    好一个汉姆,等艾微儿尖叫着扑过来后,纤腰一拧,躲过她猛扑的同时,右膝猛地提起,重重顶在了她的心口。

    “啊!”

    艾微儿惨叫一声,立马捂着心口,瘫倒在了护栏上,眼前金星直冒,什么也看不到了。

    “别动!”

    汉姆右手一晃,冲刚要蠢蠢(欲yu)动窜上来的李南方,厉声喝道。

    唉,没用的、的小宝贝。

    眼神幽怨的看了眼趴在护栏上的艾微儿,李南方唯有强笑着:“汉姆,有话好好说啊,别动刀动枪的。这样,多伤和气?”

    “不要过来!不然我马上砍断绳子,再把你们这群废物杀光!”

    汉姆冷笑一声时,忽然猛地转(身shen),对已经解开绳子,悄悄走过来,试图阻止她伤害上帝的菲爵爷等几个男人厉声喝道。

    她可不是那种不捉老鼠的叫唤猫。

    她是真敢杀人的。

    而且也有信心,单枪匹马的对付这些大肥羊。

    一群大腹便便的有钱人罢了。

    凭什么,敢和人贩子老大斗狠?

    “你、你干什么呢?”

    菲爵爷等人被她的凶悍样子给吓住了,唯有乖乖站住。

    “哼,我要干什么,管你们的(屁pi)事。都给我滚远些,没看到飓风已经来了吗?不怕死的,就过来好了。一群大肥羊。”

    汉姆冷笑着,脚尖一挑,一把被手下遗忘了的突击步枪,被她抄在了左手中。

    哗啦一声响,枪口对准了菲爵爷等人。

    这女悍匪有枪,有刀,还有人质——菲爵爷等人唯有在看了眼即将扑来的飓风,无奈的长叹一声,退回到了船尾。

    喝退了那些废物老爷们后,汉姆很得意。

    微微附(身shen)看着可怜巴巴腆着脸的李南方,冷笑道:“人渣,现在知道和我有话好好说了?草我时,狂抽我耳光时,怎么没有和我好好说?”

    李南方很诚恳的回答:“不管是草你,还是抽你耳光时,都不怎么符合好好说话的气氛。那时候,貌似不方便用口头语言来表达我的感受。”

    “行,你这个十足的人渣。这时候还能这样说,不愧是个人渣。”

    汉姆被李南方的回答,气的笑了:“李人渣,你是不是觉得,你把我上了后,我就该像你们国家那些软弱的女人那样,这辈子都得围着你转,给你生孩子,洗衣服做饭了?”

    李南方想了想,点头:“是的,我确实这样想的。”

    “你这是在做梦。”

    “现在我才知道。”

    “晚了。”

    “是啊,晚了。”

    李南方看似很痛苦的闭了下眼,低头小声说:“杨逍,你能振作起来吗?”

    他希望,看到汉姆翻脸后,晕水的杨逍能在死亡威胁下,克服这个臭毛病,长啸一声,腾(身shen)而起,冲上船头。

    杨逍干脆的回答,却差点让李南方吐血:“不能。”

    “马的。”

    李南方骂了句,又说:“那你松开我,自己跳下大海。等我解决了这臭娘们后,再把你拉上来。”

    “不行。”

    杨逍又说:“死,死都不行。你已经救过我一次了。承诺,已经用完了。我再落水,只能给你提供除掉我的机会。”

    “我发誓,我绝不会——”

    “我是不会信你的。”

    杨逍打断了他的话:“要死,一起死。要活,一起活。”

    听他这样说后,李南方除了心中叹气,还能做什么?

    难道要告诉他:“老子才不稀罕和你同生共死呢。就算必需这样,那也是我和白牡丹。”

    “李南方,飓风来了。你的时间不多了,希望你能听我说完后,就开心的上路吧。”

    汉姆狞笑着,枪口对准了趴在护栏上的艾微儿:“放心,我是不会杀她的。她,可是至少价值一个亿的英镑呢。我这次损失这么大,自然得想方设法的弥补回来。当然了,我也可以不要这一个亿,如果你((逼))我开枪的话。”

    “好吧。你说。”

    李南方看到汉姆脸上的狞笑后,最后一丝希望她是在开玩笑的希望,也破灭了。

    呼!

    飓风来了。

    吹起了汉姆的长发,艾微儿的晚礼服。

    “如果不是你们这两个混蛋,我怎么会落到如此地步!李南方,去死吧!”

    这就是汉姆要和李南方说的话。

    最后这个字的话音未落,她高举在空中的军刀,就狠狠斩在绳子上。

    当啷一声!

    火星四溅中,绳子断了。

    “李南方!”

    在艾微儿的惨声长叫中,李南方俩人摔下了海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