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881章 嚎啕大哭的魔头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

    李南方在水下十多米,仍然能看清杨逍的脸,是因为明月。

    如果是白天,阳光能照下接近两百米的深度。

    月光虽说比阳光黯淡了很多,可照到水下几十米,还是没问题的。

    毕竟大海上方的空气质量相当好,又是一场风暴过后,把所有的漂浮物都吹跑了,能见度更好。

    呼啦一声,李南方拽着杨逍的头发,终于浮出了水面,在船舷左侧。

    先张嘴,猛吸了一口气。

    让氧气,迅速把干瘪的肺细胞,全部充实起来后,一种不经历风雨不会见到彩虹的舒畅感,让他全(身shen)心的欢悦了起来。

    尤其在发现有明月当空照,他下水时还愤怒的海面,也风平浪静后,心(情qing)更好了。

    就是有些(热re)。

    这也能克服的,毕竟他很快就要上船了。

    去见他亲(爱ai)地白牡丹,去见他的汉姆。

    “通过这次生死与共后,能不能说服这俩女人,与本人渣大被同眠呢?”

    思想龌龊的人,任何时候都不会忘记他的本(性xing)。

    想到极有可能,把白牡丹和汉姆俩人,左拥右抱,亲了这个再(爱ai)那个,享受齐人之福——目前还泡在大海内的李人渣,就很可耻的有了反应。

    这只能说,他的肾功能,太尼玛的强悍了。

    从昨晚到现在,他已经在汉姆,艾微儿俩人(身shen)上,策马奔驰过几次了。

    现在又刚从水下钻出来,不该累个半死吗?

    他就不。

    就算是累个半死,也要去想这种事。

    至于杨逍的死活——

    很对不起啊,李人渣能够脑子进水,实现曾经的承诺,把他从水下面捞出来,就已经很不错了。

    死是杨逍的事。

    活,也是他的问题。

    干李南方毛的事?

    “我要给我的白牡丹,黑牡丹们一个惊喜,哈,哈哈。”

    李南方**的笑着,索(性xing)把杨逍扛在肩膀上,左手采着他的头发,右手划水,向船头方向游去。

    真心说,汉姆是标准的欧洲白人血统,皮肤本来也很白的。

    不过这娘们应该是很喜欢(日ri)光浴之类的,所以皮肤是健康的小麦色。

    而艾微儿呢,则是正儿八经的温室内白牡丹,那(身shen)皮肤——啧啧,光滑的像豆腐。

    一个健康,有力。

    一个白皙,柔弱。

    两个姿色绝世的女人,从而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所以,李南方觉得把汉姆称为黑牡丹,就很正常了。

    “咳,咳嗽!”

    就在李人渣幻想着把两朵牡丹都压在(身shen)下,愉快的愉快时,一阵讨厌的咳嗽声,从他耳边响起。

    打断了他的美好歪歪。

    这让他有些羞恼成怒,抬手就在肩膀上那个人的(屁pi)股上,狠狠拍了一巴掌,骂道:“草,就不能玩会儿再醒来——草,你(屁pi)股的手感很不错啊,好像娘们的。你妹的,老子刚才做了什么?居然对一个臭男人的(屁pi)股感兴趣了。老天爷啊,请您原谅您愚蠢的子民,赐予我一晚七次郎的力量吧。无量天尊。”

    他嘴里胡说八道着,可却很开心。

    就因为杨逍醒了。

    这一刻,李人渣觉得他思想升华了。

    如果他的思想没有升华,又怎么可能因为生死大敌的醒来,而龙颜大悦呢?

    “不、不要放开我。不要,不要抛下我。李南方,我求求你了,千万不要抛下我。”

    杨逍刚睁开眼,满肚子的海水,还没吐出来呢,就一把抱住了李南方的脖子,哑声哀求到。

    明晃晃的海面,着实把他给吓坏了。

    在水里,他彻底忘记了,他是个多么可怕的存在。

    其实,他完全可以抬手一抓!

    把李人渣的脑袋上,抓出五个血窟窿后,再哈哈狂笑着,吐着海水,奋力游向不远处的绳子。

    只要能抓住绳子,上了船,他就是王者。

    陆地之王!

    任何人,在大海内沉浮了这么久,都没淹死,那么就证明他已经会浮水了。

    很可惜,现在泡在大海中的杨逍,就是个被恶狗狂追,魂飞魄散下终于扑在大人怀里的孩子。

    李南方对他的无礼之类的,他才不会去管。

    他只是本能的抱住李南方,哀求着。

    李人渣却是连连冷笑,不说话。

    杨逍见状,心中大慌,哀求声更加真挚了。

    毫无疑问,如果在水中能下跪的话,杨逍就会毫不客气的跪下。

    什么轩辕王的尊严啊,什么要把黑龙抓回去,祭奠轩辕神像啊等等,都统统见鬼去吧。

    这和有没有骨气,并没有太大的关系。

    如果是在陆地上,李南方就算拿刀子,一点点把杨逍给削零碎了,他也不会哀求一声。

    但泡在了水中后,他就像被从没有过的恐惧紧紧包裹着,只想尽快离开这鬼地方,跑陆地上嚎啕大哭一场:“杨棺棺,你怎么就这么怕水呢,为什么啊!”

    看到杨逍哀求时,甚至连泪水都淌了出来,李南方才很为难的点了点头:“行。但你以后要乖乖听老子的话。我让你抓鸡,你不许撵狗。更不许,动不动就要杀我。”

    只要能离开这儿,李南方让杨逍做什么,他就会——做什么?

    杨逍小鸡啄米似的猛点头时,李南方忽然问道:“那你先告诉我,你为什么要找上我?”

    “因为——”

    杨逍说出这两个字后,就闭上了嘴。

    李南方看着他的眼神,冷了下来:“怎么,不说?”

    “说。但得等你死,或者等我死时,我才会告诉你。”

    李南方的眼神太犀利了,杨逍不敢和他对视,看向了旁边。

    “我是不会死的。但我现在可以让你去死。”

    没想到这妖孽会如此的执迷不悟,这让李南方倍感恼怒,狞笑着一把抓住他头发,几乎没有任何费力的,就把杨逍按到了水下面。

    杨逍满(身shen)吓人的功夫,就像被海水给融化了那样。

    在被李南方按到水下后,杨逍只是像无法抗拒暴徒的懦夫那样,徒劳的挣扎着。

    伸手乱抓,想抓住李南方的衣服。

    依着李南方的尿(性xing)、哦,不,是水(性xing),当然不会让他抓住了。

    杨逍在水下睁大眼睛,望着他,全是苦苦的哀求之色。

    “说,还是不说?”

    看到他再也忍不住,张嘴连喝几口水,觉得时候差不多了,李南方才把他从水里提上来,厉声喝问。

    先吐出一口水——直直吐在李南方脸上后,杨逍才深吸一口气。

    “草,好臭。”

    李南方抬手擦了把脸,骂了句,再次厉声喝问:“说,还是不说?老子既然能救你,自然也能淹死你。”

    “我、我不能说。”

    杨逍用力摇着头。

    李南方大怒——杨逍忽然张嘴,嚎啕大哭起来,嘶声叫喊:“李南方,你杀了我吧,你杀了我吧!我、我真是受够你了。”

    李南方呆住了。

    他做梦也想不到,杨逍居然会被他给((逼))着,像个走投无路的娘们那样,嚎啕大哭。

    这,还是那个单枪匹马,就把伦敦黑龙组四十多人集体灭门的魔头吗?

    这,还是让天下第一高手胡灭唐,都深为忌惮的魔头吗?

    这,还是在陆地上,随随便便就能把李南方玩成臭袜子的魔头吗?

    握了个草的。

    也不知道为什么,在杨逍嚎啕大哭后,李南方不但没觉得他这种反应,是相当被人不齿的,反而簇生出了一种错觉。

    杨逍——是个女人。

    而且,貌似还是他熟悉的女人。

    “你妹的,老子这是在想什么呢?这就是个可怜的大魔头,怎么能和我那帮(娇jiao)滴滴的牡丹们相比?”

    看着哭到稀里哗啦的杨逍,觉得再看下去,就会忍不住把他搂进怀里,说“乖乖宝,是哥哥不好,别哭了撒”的李南方,赶紧摇了摇脑袋,骂道:“好了,别哭了!老子不再((逼))问你就是了。草,你还哭!”

    杨逍立即闭嘴。

    却因为哭的太伤心,鼻子一吸一吸的。

    “唉。老子有种预感,这次不杀你,早晚得落在你手里,搞个生不如死。但,谁让老子是心地善良的人呢?宁可我受苦受难,也不想你再委屈啊。尼玛,我居然这样崇高,算什么鸟人呢?”

    重重叹了口气后,痛恨自己太善良的李南方,无奈的摇了摇头,抓着杨逍的肩膀,划向船头那边。

    这一夜,好漫长。

    但再漫长的夜晚,也会过去。

    光明,总会到来的。

    东方的海平面上,已经有曙光出现了。

    “活着,真好啊。踏马的,这破船怎么可以如此的长,害的老子游了这么久。”

    总算划水到船头后,李南方吐了口水,骂声未落,脸色就是一变。

    他看到了什么?

    他看到,在西方的天际上,有一道黑线正迅速变大,向这边猛扑过来。

    “这是巨浪,还是飓风啊?老天爷,咱能不能别这样玩儿好吧?一个晚上了,我真玩累了。”

    李南方一愣之后,立即加大了划水速度,终于游出了船头下的死角,冲站在上面,正傻呆呆望着西方天际的黑白牡丹吼道:“我回来了,亲(爱ai)地们,想我了没有?”

    李南方跳水后,他的白牡丹,无时无刻的在想他。

    绝对是望眼(欲yu)穿啊。

    可现实,简直是太残酷了。

    盯着海面眼睛都开始疼的白牡丹,没有看到她的盖世英雄,却看到了从西方边际,向这边迅猛扑来的黑线。

    平静没多久的海面,货轮上的美杜莎旗帜,再次随着信风的到来,开始摇晃,飞舞了起来。

    艾微儿想哭。

    她不知道,她究竟造什么孽了。

    苦((逼))的磨难,自她结婚后,就如影随形的追随着她。

    不离不弃。

    先是丈夫意外去世,随后就是在墨西哥布偶岛,差点一尸两命。

    昨晚到现在,又是接连经历恐惧,狂喜,再恐惧——

    她真想一脑袋,扎进大海中,与她的盖世英雄化作一对鸳鸯,没事时卿卿我我,有事时各奔天涯——就在艾微儿用力咬住嘴唇,不知道该怎办时,李南方的叫声,从船下海面上传来了。

    她的眸子,立即变得亮晶晶,霍然低头看去。

    就看到,海面上男人,正在对她飞吻。

    动作,是那样的风(骚sao)。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