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880章 终于得救了啊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

    呼!

    一个巨浪袭来,狠狠拍打在了船头上。

    足够上千人喝一天的海水,魔鬼那样,猛地砸在菲爵爷等人(身shen)上。

    打断了他们的祈祷。

    也仿佛在讥笑他们,什么狗(屁pi)的李南方是上帝附体啊,老子才是附体的上、恶魔,要把你们统统带到海底去,让你们永世不得超生,阿弥陀佛——不对,是无量天尊?

    “上帝啊,你快救救你的子民吧!”

    一个(身shen)体魁梧强壮的男人,在被这个扑上船头的巨浪,狠狠砸了个跟头后,忽然猛地从甲板上站起来,双手朝天,昂首嘶声大喊道。

    “上帝,求求你了,快救救你的子民吧!”

    这些在以为李南方跳海是水祭的人们,刚生出的信心,又被巨浪给打碎了,齐声高喊着:“他,都已经跳海了。大海,为什么还不能平静呢?大海,还需要多少人的祭奠,才能平息你的愤怒?”

    呼!

    一阵狂风吹来,吹散了他们的声音。

    还在海面上缓缓转动的货轮,恰好转到风来的方向,立即猛地向里侧侧(身shen),足足四十五度角。

    “啊!”

    菲爵爷等人,齐齐发出一声惨叫,从即将侧翻的甲板高处,向低处急促滑去。

    幸好,大家伙(身shen)上都拴着绳子,立即被护栏给拉住了。

    船头的两个女人,也尖叫着扑倒在了甲板上。

    刺啦一声——挖槽,那个被绑在护栏上,本(身shen)很结实的晚礼服,居然在关键时刻掉链子了,因承担不了两个女人急速下滑的重量,布匹相连的地方被撕开。

    让她们呈为了倾斜的自由落体状态,顺着倾斜的甲板,向下滑去。

    幸好这两个女人的反应都不慢,及时抱住了护栏。

    她们是由布匹来相连的,只要一个人能抱住护栏,就能保证另外一个人,也不会落下去。

    砰地一声,倾斜四十五度角的货轮,最终没能侧翻,重重砸在了水面上。

    这次没有侧翻。

    那么,下次呢?

    有谁能保证,再来这样一个同等级的巨浪,就不能把货轮掀翻了呢?

    别忘了,巨浪袭来时,拍打的这一面甲板上,有许多压船的集装箱。

    也正是这些压船的集装箱,抵消了巨浪好多力气。

    但在货轮侧翻时,有好几个固定不怎么牢靠的集装箱,就像愤怒的猎狗那样,挣开了固定缆绳,向下滑去时,重重碰在了船舱上。

    哗啦一声大响,集装箱的箱门被震开,里面的东西滚落了出来。

    是一些木头箱子,里面装着人贩子们在撤退非洲时,必需要带走的东西。

    比方一些值钱的古玩字画啊,珍宝项链等东西。

    一个木头箱子在滚出来后,狠狠碰在了甲板楼梯扶手上,箱门直接被震开了。

    船体倾斜时,木箱子不住地翻滚,好像个调皮的孩子,把口袋里的东西掏出来随便撒那样,里面的东西,也都飞了出来。

    古玩字画,珍宝项链,还有成捆的美元,随着木箱子一起,飞向船头的汉姆俩人。

    “快躲!”

    艾微儿见状,尖叫一声,刚抬起的脑袋,再次趴在了甲板上。

    嗖地一声,那个把肚子里的货,都哆嗦出来的空箱子,差不多得有桌子大小,从艾微儿俩人头顶飞过,直直飞进了大海中。

    不用艾微儿提醒,汉姆也知道躲的。

    看到家底就这样四散飞扬着飞进大海,她心里多疼——也顾不上了。

    可有个被红布包着的东西,忽然从她眼前向大海内滚落时,她却尖叫了一声,抬手去抓。

    “啊,你干嘛呢?”

    汉姆抬手去抓时,必需得松开护栏,导致(身shen)体往下急滑。

    幸好她与艾微儿是连在一起的。

    只要艾微儿不松手,她这动作就是((荡dang)dang)秋千了。

    “上帝保佑,谢天谢地!”

    冒着被甩下大海的危险,汉姆居然抓到了那个小红包,放在嘴边狠狠亲吻了下。

    她没有理睬艾微儿的尖声质问,抬手重新抓住了护栏。

    却觉得手肘一疼。

    被刀子划了道口子。

    那把被她拿在手里的军刀,在船体大幅度倾斜,她不得不抓住护栏时,顺着甲板向大海内滑落,却被护栏下的钢槽给挡住了。

    砰!

    又有个浪头,狠狠拍在了船舷上。

    货轮发出不堪重负的吱嘎声,再次倾斜。

    “上帝,上帝!”

    有人哭着大喊上帝,希望他能救救大家。

    上帝肯定听到了他的心声——这个浪头的威力,与刚才相比起来,根本不在一个档次。

    货轮,只倾斜了不到二十度,就迅速回归了平稳。

    砰!

    第三个浪头,紧随而至。

    这个浪头的威力,却只让货轮颠簸了下。

    砰——连续的水拍货轮响声,越来越小。

    最终,连让货轮颠簸的力道,都没有了。

    暴雨,狂风,闪电,不知道什么时候,停止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死死抱着护栏,低头闭着眼的菲爵爷,才抬起头,看向了海面。

    有丝丝的白雾,漂浮在海面上。

    月光!

    月光下的海面,就像你家门口的小湖,在晚风吹来时,当起一层层的涟漪。

    有一丛鱼儿,在月光下的海面上,嗖地飞了出来,又落下去。

    这群沙比鱼,不断重复着这个动作,逐渐消失在了月光下的远处海面上。

    风平浪静。

    海晏河清。

    狂风暴雨停止了,飓风消失了。

    甚至,傻呆呆望着这一切的人们,居然听到了蟋蟀的叫声。

    当然了,这是幻觉。

    可刚才还愤怒异常的大海,这会儿彻底安静下来,则是真实的。

    “我们,得救了。”

    菲爵爷颤巍巍的从肩膀上爬起来,望着海面上那轮飘忽不定的圆月,感觉昨晚到现在所经历的一切,就是做梦。

    一个非常非常可怕的恶梦!

    幸好,现在梦醒了。

    相信用不了多久,就会有军方的直升机,从沿海那边呼呼的飞来。

    “水祭。”

    不知道是谁,喃喃地说出了这两个字。

    然后,大家的脑袋,就像被遥控器控制那样,齐刷刷看向了李南方翻(身shen)下海的船头。

    “他,就是上帝的化(身shen)。就是他,在最关键时刻的跳海,才化解了大海的愤怒,让我们获救了。”

    还有人,这样轻声说道。

    如果是放在平常,大家在听说过这件事后,肯定会不屑一顾的撇着嘴,说这有什么稀奇的啊,大海忽然间风平浪静,是因为海底火山停止了爆发,所爆发出的能量,已经消耗殆尽了而已,和上帝的化(身shen),有毛的关系?

    但现在,没谁会这样说。

    他们都坚信,李南方是上帝的化(身shen)。

    上帝在看到大海还不满足,要把货轮掀翻后,就让李南方投(身shen)大海,来平息它的愤怒了。

    “愿主,和你同在。”

    菲爵爷最先反应过来,又开始在(胸xiong)前画十字了。

    所有慢慢爬起来的人,都效仿他的动作。

    那些女人,也都低低的哭泣了起来。

    艾微儿却手抓着护栏,呆呆望着海面,无比渴望,能看到她的男人,忽然从水下付出脑袋,再抬手,给她一个风(骚sao)的飞吻,说我回来了,亲(爱ai)地。

    如果真那样。

    她发誓——她会给他生个孩子!

    很可惜,海面上一直风平浪静。

    别说是人了,就算是剑鱼,也没再蹦出来。

    唯有几个木箱子,在海面上微微起伏着。

    汉姆就站在艾微儿(身shen)边。

    她已经把那个小红包袱,用一截衣服,捆在了腰间。

    她的右手中,紧握着那把军刀。

    望着海面的双眸中,带着狂喜的笑意:“好,李人渣,你死的好,死的太好了!你们都死了,就再也没有谁知道,我才是真正的汉姆。虽说这次损失惨重,但我的根基还在。只要我的黄金小盾还在,我依然能命令英三岛的人贩子,重组大本营的。”

    这些人呆望着海面,心思各不相同。

    但他们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并没注意到,在西北方向的遥远天际边,有一道粗粗的黑线,正向这边扑来。

    这次不是巨浪,而是被两股火山爆发时相撞时,迅速向两侧排出的巨大能量,引发的新一轮飓风。

    李南方更不知道。

    带着亲亲白牡丹的飞吻,一脑袋扎下大海内后,他就在四处搜寻被大浪砸下来的杨逍。

    大海这么大,杨逍又已经被巨浪拍昏过去了,李南方要想找到他,那就是真正的大海捞针。

    而且更重要的是,海水很(热re)。

    近海海底下火山爆发时,所爆发出的(热re)能,让鱼儿都受不了。

    李南方也受不了。

    他以前倒是特别喜欢温泉浴的。

    可几乎要沸腾的大海,是温泉吗?

    这踏马的,就是(热re)油锅啊。

    相信很多人都蒸过桑拿,或者照顾过半岛(爱ai)美女士发明的汗蒸房吧?

    现在海水下面畅游的李南方,就是这种感觉。

    在水利还出汗的滋味,简直是不要太爽。

    第一个巨浪,狠狠拍打在货轮上时,李南方就想放弃了。

    实在找不到杨逍,咋办?

    可不找——杨逍的哀求声,却像魔音那样,始终在他耳边作响。

    迫使他,不得不向更深处下潜,无头苍蝇那样。

    全靠运气了。

    没办法。

    幸好,李南方的运气从来都不错——就在他肺里最后一丝空气,也将消耗殆尽,必需去海面上去呼吸时,看到了一个平躺在水下的黑影,从容,优雅的,缓缓下沉。

    “希望这就是那个魔头。不然,老子会失望的。”

    顿时,李南方就是精神一振,双脚猛地一蹬,剑鱼般向那条人影游去。

    杨逍双目,嘴巴,都紧紧的闭着,双手,双腿呈大字型张开着。

    一头长发,在海水中缓缓飞舞,倒是方便了李南方救援他。

    “我真该去买彩票,不该把这好运气,浪费在一个要杀我的妖孽(身shen)上。”

    确定这人就是杨逍后,李南方心中稍稍遗憾了下,采住他的头发,猛地一拍水向海面急窜而上。

    他不担心,杨逍会淹死。

    因为他很清楚,任何人的武力值,高到杨逍这个档次后,就算不会水,在被浪头打昏后,(身shen)体也会迅速启动自我保护程序,确保安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