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879章 愿主和我同在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

    “你眼瞎了吗?”

    李南方被抓住的右腿,挣扎了下,反手指着又横躺着漂上海面的杨逍,大声骂道。

    碍于她也是自己女人的份上,李南方挣扎的动作当然不会大,万一伤到了她,多不好?

    汉姆却趁机用双手,抱住了他的腿,大声喊道:“我不许你去!”

    此时就算是让傻子来看,也能看出此时跳下大海去救人,再爬上来的可能(性xing)为零。

    货轮四周,都已经有白茫茫的水汽冒了出来。

    稍稍有点海洋知识的人,就能看出海面上出现这种(情qing)况,很可能是因为海底火山要爆发了。

    李南方真要跳海去救人,有999%的希望,人还没有救上来,他们俩人倒是变成蒸(乳ru)猪了。

    听汉姆这样大声喊叫后,李南方看着她的目光,温柔了许多。

    他以为,汉姆不许他跳下去救人,是已经把她当做他的女人了。

    有哪个女人,希望她男人去救别人,而一命呜呼呢?

    他哪儿知道,汉姆压根就没这样以为——

    李南方还是太天真了。

    或者说,他受华夏传统文化的“荼毒”,太深了。

    骨子里,始终有只要汉姆第一次被他夺走后,就已经是他女人的想法。

    却完全忽略掉了,大部分欧美女人,从来都不会把被某个男人骑了这种事,太当回事。

    汉姆不许他跳下去,那是因为她想杨逍去死!

    在她心里,压根没把她的美色当回事,还又威胁她胆敢再去找别的男人鬼混,就把她脖子掐碎的杨逍,才是真正的敌人,是他不死,她就不会舒服的心腹大患。

    现在,那个妖孽落水,即将淹死后再被蒸成(乳ru)猪的现实,绝对是上帝可怜汉姆,而给她的弥补。

    她怎么可能,希望李南方去把他救上来呢?

    心细如发,几乎是所有女人最大的特点。

    汉姆既然是个(性xing)感女人,当然也具备这种特点,更何况她可是臭名昭著的人贩子老大。

    所以,在发现李南方看着她的眼神,变得温柔了些后,立即就明白他心里是怎么想的了,心中冷笑:“呵,呵呵,这个华夏小崽子天真的还真可笑。真以为老娘被你草了,以后就只能给你当女人,为你着想了。”

    不过,她表面上却用力咬了下嘴唇,嘶声说:“李南方,不要下去。千万不要下去,我不能,不能没有你啊。”

    这会儿,男人心目中的白牡丹艾微儿,也清醒了过来,看出李南方要跳海救人后,也伸手抓住他胳膊:“李南方,她说得不错。你不能下去,不能做无谓的牺牲。我、我们真的不能没有你。”

    与表面上虚(情qing)假意的汉姆相比,艾微儿双眸中的焦急,担心,则是发自肺腑的。

    我也不想去。

    我是真心希望,那个魔头能就此死在大海中的。

    可——可老子是好人啊。

    好人,怎么可能会见死不救?

    更何况,我也曾经答应过他,有机会会放他一马,只要他能求我。

    现在,苍天为证,他已经苦苦哀求我,去救救他了,我如果无动于衷,看着他就此被蒸成(乳ru)猪,那我的良心何在——老天爷,估计会来个霹雳,直接让我变成灰烬吧?

    唉。

    草踏马的,我的命,怎地就这样苦?

    心中重重叹了口气,李南方咬牙,满脸正气凛然的模样,大声喝道:“如果我见死不救,那我还算是个人吗?你们不要再说了,赶紧把那盘绳索放下船,快点!大丈夫在世,有所为而有所不为!”

    他在说到最后这个字时,左臂一抖,右脚一缩,挣开两个女人紧抓着的手,一个潇洒的后空翻,从船头上,在暴雨中,直直的跳下了大海。

    噗通一声大响,李南方脸朝下,狠狠砸在了水面上。

    疼的他怀疑鼻子都折了时,心中大骂:“草,老子这个((逼))没装好。本该是像跳水运动员那样,双手朝下进水的。”

    但很快,这些丢人的懊悔,就被好像下一刻就会沸腾起来的海水,烫没了。

    连忙鼓着腮帮子,从水下猛地浮上了海面。

    伸手抹了把脸上的海水,李南方抬头看向四周,搜寻杨逍的影子。

    杨逍不见了。

    那个从船侧砸过来的浪头,就像把铁榔头那样,直接把他砸昏了过去。

    他刚才又漂浮上来,那是因为人在昏迷后,放弃了挣扎,成为了随波逐流的自然体,随着翻腾的海水浮上来,又沉下去了。

    李南方没找到杨逍,却看到一盘绳子,从船头撒落了下来。

    却是艾微儿与汉姆合力,把那盘用来固定甲板货物的那盘绳索,抛了下来。

    李南方想想也是惭愧的。

    就在汉姆伸手抓住他右腿之前,他一心,却又不(情qing)不愿的从船头上跳下来,救杨逍。

    却全然没想到,他跳下来捞起杨逍后,再怎么爬回船上。

    幸好汉姆俩人的阻止,才让他想到了这一点。

    又很巧的看到了这盘绳子。

    绳子落水后,李南方抬手在嘴上用力拍了下,给了那俩女人一个大大的飞吻,示意她们放心好了,且看本男人是如何大展神威,于沸腾的海水中救人的。

    他在海下飞吻,船头上的白牡丹,却是接连用双手飞吻还他。

    满脸的笑,满脸的泪,满脸生离死别的悲伤。

    “别哭,我亲(爱ai)地!记住,我会始终在你最需要我的时候,出现在你的面前!”

    看到(性xing)感美貌的白牡丹,如此的楚楚可怜后,李南方惜香怜玉(情qing)怀大增,没理由的鼻子一酸,居然也有了想流泪的冲动,赶紧强力压了下去,(骚sao)气万丈的喊了个亲(爱ai)滴后,低头扎进了大海中。

    这是他有史以来,第一次实心实意的喊一个女人亲(爱ai)地。

    这个称呼,他没有送给岳梓童没有送给贺兰妖女,却送给了艾微儿。

    所以,他在一头扎进大海内后,心中也是莫名其妙的。

    其实他并不知道,世间所有的东西,包括男女之间的(爱ai)(情qing),都是你付出多少,才能得到多少的。

    虽说仅仅与白牡丹交往过两次,但在俩人抵死缠绵时,他却能感受到她如火的(热re)(情qing),(爱ai)意。

    尤其现在,她双手向他狂送飞吻的动作,彻底让李南方的心灵发颤了,只想化(身shen)一道光,一道电,嗖地飞上船头甲板,在惊涛骇浪,狂风暴雨中,狠狠(爱ai)(爱ai)那个白牡丹也似的女人。

    一脑袋扎下发烫的海水中后,李南方好像还听到白牡丹在哭着大喊他的名字。

    他也不完全是幻听。

    艾微儿确实趴在船头,对着海面大哭着,叫喊着他的名字。

    如果不是她的右手,与汉姆右腿被大红晚礼服紧紧捆在一起,估计她这会儿一脑袋扎下大海,与她相(爱ai)的男人,生死与共了。

    暴雨。

    狂风。

    闪电像一道道四处飞舞的银蛇,不住地击打在海面上,冒出一团团幽蓝色的火焰。

    排水量高达数千吨级的货轮,在大海中就像顽童放在脸盆里的玩具,不住地前后左右的倾斜。

    幅度很大,随时都有可能侧翻。

    菲爵爷等人,都死死抓着护栏,脸色灰白。

    胆小的,始终在闭着眼哭泣。

    胆大的,也唯有睁着眼,呆望着漆黑的海面上,高达数米的巨浪,好像恶魔那样的上下翻腾。

    “上帝,还不肯放过我们吗?”

    菲爵爷张嘴,又吐出一口东西,难过的要死时,就看到李南方一个后空翻,嗖地就从船头翻了下去。

    “啊,他这是要去干什么?”

    还有很多睁着眼的人,看到李南方做出这个作死的动作后,都是惊诧不已。

    “水祭!”

    不知道怎么回事,菲爵爷忽然嘶声喊道:“要想大海平息它的愤怒,唯有用活人来祭奠它。”

    “可——他是上帝啊。”

    有人喃喃地说。

    现在,这些在英三岛有头有脸,也有着相当丰富生活阅历的人,基本都能从海面上腾起的白色水汽中,推断出巨浪为何停止了。

    两处海底火山爆发,所倾斜出的力道,却相对而撞,造成中和的奇迹概率,绝对是高达十万亿分之一的。

    所以他们都以为,这是上帝的安排。

    这个上帝,应该就是在巨浪袭来时,在船头上发出厉声长啸的男人。

    也正是他的厉声长啸,才引发了海底火山,倾斜出无比的能量,在大家即将葬(身shen)大海的一刹那,挡住了巨浪。

    所有人,都在李南方的厉声长啸中,听出了龙吟的存在。

    龙,这东西在西方文化中,地位不是太高。

    基本都是以妖龙,恶龙形象出现的。

    但毫无疑问,龙的力量是相当强大的,唯有上帝才能拥有。

    “上帝在那一刻,附(身shen)李南方了。”

    这几乎是菲爵爷等所有人的共识。

    所以当大家看到“上帝”纵(身shen)下水后,都惊诧,惊惧不已。

    唯有和上帝同在,才是安全的。

    现在上帝走了,谁来保护大家呢?

    但在菲爵爷忽然喊出“水祭”这两个字后,他们才猛地明白了什么:“原来,我们的上帝,为了确保我们的安全,不惜来牺牲他的附体,以(身shen)祭海了。”

    实际(情qing)况呢,是他们想多了——

    可有一点必需承认,那就是大家看到上帝的附体,勇敢的跳下大海后,都坚信他们最终能渡过本次劫难,平安回家。

    上帝的附体,都已经亲(身shen)祭海了,大海还有什么理由,再继续折腾下去的呢?

    “愿主和我同在。”

    菲爵爷右手在额头,(胸xiong)前不住地画着十字。

    他的动作,感染了其他人。

    再也没谁惊慌了,都望着船头那边,齐声朗诵:“愿主和我同在。”

    这个声音,整齐,洪亮的穿透雨雾,飓风和闪电,传到了汉姆的耳朵里。

    “你们,还真把李人渣当做上帝了?呵呵,可笑。”

    汉姆心中冷笑时,眼角余光瞥见脚下,有一把人贩子们在仓惶撤退时,遗留下的军刀。

    军刀,异常锋利。

    “用它来斩断绳索,应该很简单。”

    汉姆弯腰伸手,悄悄把军刀捡起来,看向绳索,心中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