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878章 你说过会放我一马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

    任何敢羁绊李南方逃命的因素,都会被他一脚踢开。

    他的左脚脚尖,即将碰到汉姆的脑袋时,却像凶猛扑来的巨浪那样,停住了。

    无论这个女人有多么的可恶,终究算是他李南方的女人了。

    她的第一次,献给了他。

    如果此时为逃命,就把汉姆一脚踢死,或者踢海里去,那也太不爷们了。

    “唉,你倒是给我起来啊。”

    重重叹了口气后,李南方左脚下探,搁在了汉姆腰间,用力一挑。

    全(身shen)尿瘫了的汉姆,就像个抱枕那样,被他轻松挑起,伸手把她横抱在了怀中。

    这次,汉姆的反应倒是很快,立马伸手抱住了他脖子,连同艾微儿的胳膊,一起。

    “不要,不要丢下我。我、我还不想死。”

    全(身shen)打颤的汉姆,艰难的说出了这句话。

    那双被人称之为百变的眸子里,全是惊恐到极致的哀求。

    “草,我也不想死啊。可如果不是你造孽,老子怎么会——”

    骂到这儿后,李南方闭上了嘴。

    一来,他实在不想总埋怨一个做错事的女人。

    二来,也是最重要的,货轮在飓风的狂吹下,已经有了大幅度的倾斜。

    如果这时候他再唧唧歪歪个没完没了,随时都有可能被飓风吹走。

    呼啦一声,一团黑影在恰好又是一道闪电劈下时,猛地扑在了李南方脸上。

    他躲,都没处躲。

    幸好,这东西不是锤子,斧子刀子之类的,只是一件衣服。

    汉姆穿的那件大红色露肩晚礼服。

    那会她被杨逍拽着跑上甲板时,曾经用晚礼服来遮住(身shen)体来着。

    看到巨浪滔天,李南方又走向船头后,好怕好怕的汉姆,就随手扔掉衣服,光着(屁pi)股跑了过来。

    晚礼服被船舱一角给挂住了,随着劲风猎猎飞舞,好像一面英雄的旗帜那样。

    只是大家伙都已经被巨浪给吓傻了,当然没谁会欣赏它的绝世风采。

    巨浪停止,飓风突起后,质料再不错的晚礼服,终于被撕裂,离弦之箭那样被风吹来,恰好扑在了李南方脸上。

    “我擦,吓了老子一跳。”

    伸手拽下晚礼服,李南方正要随手抛海里去时,却又忽然想起,这不是老天爷赐给他的“安全带”吗?

    用这玩意把他们几个绑在货轮甲板护栏上,只要货轮不翻,他们就能平安渡过此劫。

    “感谢老天爷您的大恩大德,哥们我是没齿难忘。保我平安返回华夏后,我就会给你重塑金(身shen)。谁能告诉我,老天爷的金(身shen)在哪儿?”

    李南方絮絮叨叨着,手上却没停止,把那件撕成长条的晚礼服,飞快的绑在了护栏上。

    做这些时,李南方还有空看了眼甲板上。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他总是觉得少了个什么东西——

    杨逍在被一声霹雳,给吓得松开他胳膊时,恰好货轮即将侧翻,于是他就以一个相当潇洒的姿势,平平地飞了出去。

    可惜,那时候李南方正在魔障了似的,对着滔天巨浪厉声长啸。

    那会儿,他(身shen)体里的黑龙,也是极度亢奋,上下翻腾,咆哮狂吼,只想冲出来,一脑袋扎进大海中,肆意的飞舞。

    黑龙的极度亢奋,促使李南方发出超长的厉声长啸。

    直等巨浪忽然驻足不前,黑龙才有些兴趣缺缺的,一头扎进了他的丹田气海内。

    巨浪,也像被风化了的沙子那样,哀嚎着现出原形,变回了海水。

    所以,被黑龙左右的李南方,并没有看到杨逍已经落水了。

    他只是觉得,少了个什么东西。

    却也没时间去想了。

    没看到菲爵爷等人,都在纷纷拿绳索,把他们自己绑在护栏上了吗?

    “李南方!李。李南方——救我,救我!”

    就在李南方先把汉姆一根大长腿,牢牢绑在护栏上,又反手把此时已经睁开眼,却吓傻了的白牡丹,从背上拽下来时,凄厉的救命声,忽然从他背后海面上传来。

    李南方下意识的回头看去。

    老天爷还真青睐这家伙,生怕他看不清海面,一道闪电突地从天而降,击打在远处的海面上,瞬间腾起幽蓝色的火焰。

    一闪即逝!

    就这一闪即逝的白光,已经足够李南方看到好像开锅了的海面上,有个人忽隐忽现,伸手冲着船头,凄声大喊救命。

    “杨逍?”

    李南方一愣:“他怎么会掉海里去了?啊,我就说呢,刚才感觉少了个什么东西呢。”

    看到杨逍后,李南方随即想到巨浪来临之前,杨逍就像个癫疯患者那样,死死抱着他左臂的。

    可现在,他怎么在大海里,上下翻腾呢?

    好像下了锅的饺子那样。

    有意思。

    好玩。

    “让老子救你个妖孽?

    哇靠,老弟,你这是在开国际玩笑呢?

    你可知道,我有多么希望你能去死吗?

    你肯定不知道,我在知道你怕水后,就琢磨该怎么把你扔进大海里去呢。

    现在,你自己跑大海里,即将魂归天国,算是解决了我最大的心腹之患,我傻了,才会去救你呢。

    更何况,就算哥们有好生之德,可问题是,我也得敢下海啊。

    哥们承认,我的水(性xing)那是当世无比的,在水里,就像鱼儿那样自由自在——谁敢这样说,老子一脚踢死他。

    真以为我是鱼呢?

    在这种恶劣环境下,就算是鱼,也得被淹死啊。”

    想到心腹大患,就此一命呜呼,李南方心中大悦,趴在护栏上,高声喊道:“老弟,我看你华盖紫气萦绕,双目炯炯有神,此乃寿比南山不老松之面相。定当遇难呈祥,逢凶化吉,视大海如无物。犹如海的女儿、不对,是海的儿子那样,在水里畅游,高歌一曲我们的祖国是花园,祖国的花朵真鲜艳——”

    杨逍的听力,灵敏到几近变态。

    李南方能听到他的呼救声,那么他自然也能听到这厮在胡说八道什么。

    尤其他幸灾乐祸的狂笑声,更让杨逍恨不得,一爪在他脑袋上抓几个血窟窿。

    他发誓!

    对轩辕神像发誓,如果现在他能杀李南方,绝不会手下留(情qing)。

    问题是,他现在没机会啊。

    那道擦着船头,劈在海面上的霹雳过后,杨逍就被一种他无法抗拒,更不知道怎么回事的力量,给拖下了大海。

    在摔下过程中,他拼命的尖叫。

    只是尖叫这东西,有时候仅仅是尖叫而已,根本起不到任何能改变悲催命运的作用。

    所以,他唯有在拼命挣扎中,落水。

    刚落下水中后,他就像石头那样,向海底深处急速下沉。

    同时,他也按照海水的意思,乖乖张开了嘴巴。

    任由苦涩的海水,不要钱般的向里猛灌。

    “杨棺棺,你要死了。”

    快被灌死的杨逍,往海底沉下时,仿佛听到一个神秘的声音,从海底最黑处传来。

    恍惚,却又偏偏清晰可闻。

    也正是这个神秘的声音,让徒劳挣扎的杨逍,猛地清醒,闭上了嘴。

    他在心中说:“不,不!我不想死,我也不能死!我还没有完成列祖列宗固有的传承。我还没有把黑龙带回烈焰谷,祭奠轩辕神像,让我恢复昼男夜女之(身shen)!怎么可以,就这样死去?”

    有时候,你不得不承认,厉害的人,就是厉害。

    就像杨逍,明明已经快被淹死,意识已经完全模糊,却能在最最危急的时刻,迅速恢复理智,随即爆发出强大的求生**,闭上嘴后,双臂猛地向下砸去。

    这是他清醒后的全力一挥。

    如果是放在陆地上,他这力气砸在半米后的青石板上,也能砸个粉碎!

    再加上海水有相当大的浮力,一股子他在求胜心切间没有察觉出的(热re)流,迅速上升,托着他的(身shen)子,犹如钻天火箭那样,从水底噌噌地上窜。

    很快,开蹿出了水面。

    张大嘴巴,猛地深吸一口气。

    命不该绝。

    杨逍并不知道,在他落水之处向上百米外,就有强大到无法形容的白色水汽,自海底深处呼呼蹿了上来,与巨浪狠狠地相撞后,却又瞬间化为无形。

    这条阻挡数百米巨浪的白色水汽,如果是从货轮下面扑出来,绝对会轻松掀翻它,再把上面所有人,都变成蒸(乳ru)猪。

    但饶是这样,这块区域的海水温度,也在快速上升。

    不过因为天降倾盆大雨,又是黑夜,所以白色水汽并不是太显眼。

    杨逍一点都搞不懂,大海是怎么了。

    水,怎么忽然间这样(热re)了呢?

    不过这样也好,从而避免了他会被冻僵的危险。

    他拼命拍打着水面,不时的喝一口水——终于看到船头上的李南方后,立即尖声求救。

    可恨的是,那个人不想救他。

    不但不想救他,反而幸灾乐祸的说那些话。

    杨逍不知道,有多么的恨李南方。

    他只知道,他如果想活下去,就得让李南方来救他。

    这艘货轮上,也唯有李南方能救他了。

    “李南方!”

    杨逍再次喝了口水,又猛地浮出水面后,嘶声叫道:“你答应过我的!你答应过我,说会放我一马的。只要我哀求你。李南方,我求求你,救我,救我呀!我求求你,救——”

    我字还没有喊出来,一个两米高的浪头,从货轮左侧猛地扑了过来。

    精准,而又力道凶狠的,砸在了杨逍脑袋上。

    一下子,就把他给砸到了水下。

    再也没有漂上来。

    货轮船头上,趴在护栏上往下看的李南方,清楚看到了这一切。

    当然,也听到了杨逍哀声喊出的那些话。

    “老子什么时候,答应你,会放你一马的?哀求我?我就会救你。呵,呵呵,你这是在做梦呢。我傻了,才会冒着生命危险,去救一个要杀我的妖孽呢。”

    李南方望着不住翻腾的海面,白痴般的傻笑了几声,随即转(身shen),拿起礼服,把他的白牡丹,与汉姆紧紧绑在了护栏上。

    然后,他一脚踏在护栏横梁上,振臂刚要纵(身shen)。

    一只手,却抓住了他的腿。

    是汉姆的手。

    女人昂首看着他,大声问道:“你要去干什么?”

    (今天三章,很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