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877章 他是上帝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

    “海啸,终于来了!”

    海洋气候专家北卡罗教授,望着显示器上那条忽起忽落的弧线,低声叫了句。

    早在海啸距离沿岸还有上百海里时,英三岛相关部门,就已经向沿岸人民,发出了深红警告,要求大家尽可能快速撤离海岸线。

    如果不能及时撤退的,也要跑到山坡、大楼的高处。

    千万千万不要,傻呆呆站在海边,脸上带着疯子般的笑容,高举着手机,摆出最满意的姿势,要和这世纪灾难,来一个潇洒的自拍。

    不过,任何时候,都会有些对现实不满的疯子,渴望地球来次毁灭(性xing)的灾难,让全人类都像恐龙那样,一起灭绝。

    所以,他们无视了背后尖声厉啸的警报声,站在沙滩上,望着极远处那道明晃晃的水墙,痴痴的笑着,张开双臂。

    对于这么一小措人,英三岛官方也表示很无奈,唯有在苦劝无果后,勒令海岸警卫队迅速撤退。

    这是小事。

    数十个人的自取灭亡行为,远远没有资格,让昨晚九点后才紧急成立的指挥总部关心。

    所有人,都与北卡罗教授他们一起,死死盯着显示器。

    其实,根本不用北卡罗教授提醒什么,大家都能看到这些。

    当高达数十上百米的滔天巨浪,迅速冲破近海安全警戒线,全速扑来沿岸后,包括琳达在内的很多人,都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一场不次于印度洋海啸的灾难,即将在英三岛重演。

    哪怕在本次海啸之前,官方已经提前半小时就拉响了警报,让沿岸居民,用最快的速度向内地撤退,或者爬到高处。

    但谁都不得不承认,在这种百年罕见的毁灭(性xing)大灾难面前,无论人们逃亡的速度有多快,都快不过时速能与波音747同步的大浪。

    甚至有人的脑海中,已经浮上了尸横遍野的惨像,忍不住地双手捂着脸,低声哭泣了起来。

    “杰克,上帝保佑你,能踏进天堂之门。”

    琳达没有哭泣,只是闭眼,低头,右手在(胸xiong)前画着十字,不住地祈祷着。

    事到如今,她很清楚她的杰克,已经葬(身shen)大海了。

    这道横扫整个海面的水墙,就是从杰克所在船只的方向袭来。

    这么大的浪头,她实在想不到杰克还有什么理由,活下来。

    除非,上帝真的存在。

    上帝,真的存在吗?

    琳达有些开裂的嘴角,微微翘起一个苦笑的幅度时,却听北卡罗教授,忽然再次发生一声惊呼:“啊,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

    没看显示器的人们,心里都这样想着,睁眼看去。

    他们就看到,那道本该在几分钟后,就要扑上沿岸的水墙,忽然就像撞在了又一睹看不到的幕墙上那样,再也无法向前前进。

    “仪器出问题了吗?快,快查!”

    北卡罗教授冲几个助手吼了一嗓子,随手推开站在他旁边的国防大臣,抓起桌子上的望远镜,冲向了窗口那边。

    为确保大家的绝对安全,紧急指挥总部是设在沿岸地标最高的某金融大厦顶层。

    顶层的天台上,停着两架直升飞机。

    如果(情qing)况糟糕到无法形容的地步,这些人就会迅速乘坐飞机,向内陆转移的。

    所以,只需用望远镜,就能望到数海里之外的那道水墙。

    看到巨浪忽然没来由的停止,立即意识到探测仪器出问题了的北卡罗教授,为密切追踪本次灾难的毁灭(性xing),唯有借用望远镜,(肉rou)眼观看巨浪的到来。

    时速已经远超七百公里的巨浪,是不可能无缘无故停止的。

    显示器上的巨浪停止,只能代表着仪器失灵了。

    要不然,就是上帝——真的存在。

    在最最关键的时刻,怜悯他麾下子民的上帝,伸出了援助之手,硬生生阻止了巨浪的袭击。

    “杯壁,卡姆!卡姆,杯壁!”

    数十名希望巨浪更大,力道更猛一些的脑残人士,高举着双手,光着脚在沙滩上又蹦又跳。

    眼冒精光。

    就仿佛,他们祈盼这一刻,已经十几个世纪了。

    现在,他们伟大的心愿终于实现,激动万分的他们,唯有以(身shen)献给巨浪,才能抒发他们对灾难渴望的万分之一。

    眼看,狰狞扑来的巨浪,就要扑上沿岸,把所有的肮脏全部洗清,他们以后终于可以在天堂里,自由自在的飞呀飞——巨浪,却停住了。

    就在距离他们仅仅数海里的地方。

    “怎么回事?”

    这群人懵掉,傻呆呆望着那边。

    片刻后,不知道是谁,忽然跑进了大海中,高喊着宝贝,你快过来啊,我的宝贝,你还墨迹个甚呢?

    受他的影响,其他人的也醒悟了过来,纷纷大呼小叫着,跑进了大海中。

    他们希望,能用他们的双手,把忽然停止的海浪,给牵引过来。

    压根不在乎,数海里的距离,可不是他们能轻易游过去的。

    这群拼命向前游的献(身shen)者,并没有注意到,随着他们向大海深处游,本该冰冷的海水温度,已经变(热re)了。

    而且,还有大如鸡蛋的水泡,急促的从下面冒起,带着硫磺的气息。

    半分钟过后,终于有人发现了。

    他往水下一看,居然能看到无数条粗如整栋大楼般的白色水柱,向被高压水枪打出来的那样,从海底深处,向巨浪那边扑去。

    “这是什么?”

    这个人喃喃问出这句话时,旁边忽然传来了惨叫声:“啊,啊!”

    他连忙回头看去,就看到数十米外的一个志同道合者,忽然从海面上,被一股子水桶粗的白色气体,猛地呲出了水面,足足十几米高。

    “水汽!”

    这个人猛地明白了。

    他脚下海底深处,那无数股好像巨龙般的白色东西,是水汽。

    水汽,怎么可能会从海底冒出来呢?

    这个人真心不知道。

    但他却很清楚,水汽的温度,最高时可达374度。

    就算是从海水中窜出来的过程中,消耗了一小半的温度,却也不是人的(身shen)体,能承受得了的。

    “火山爆发!天呐,近海海岸水下,有火山爆发了!”

    这个人,还是有些文化的——也唯有近海海岸水底,忽然有火山爆发,所产生的极高压水汽,汇集成一股子不次于巨浪的力量,才能硬生生把巨浪,挡在了数海里外的海面上。

    不许那道毁灭(性xing)的水墙,跨越雷池一步。

    这个人刚明白过怎么回事来,(身shen)边啪哒一声就有重物坠下。

    正是那个被水汽呲到半空的同伴。

    只不过,他已经变成熟的了。

    没有任何人的(身shen)体,能在气温高达两百度的水汽夹裹中,活过十秒钟。

    这个人,只想把他的大好生命,贡献给惊涛骇浪,却不想变成蒸(乳ru)猪。

    于是,他就果断返(身shen)向回游去。

    他发誓,只要他能游回岸上,那么恰好向巨浪方向喷发的水汽,就再也不能伤害他分毫,他就会立马跑回家,抱住老婆孩子,痛哭流涕的说,以后再也不会企盼世界灭亡了。

    “人,还是活着好啊!”

    这是这个人,被一股子水汽,猛地从海面上呲起来时,留给这个世界的最后一句话。

    可惜,没人听到。

    甚至,都没人在意他们的生死。

    包括,用望远镜密切关注这边的北卡罗教授。

    他看到一道道白色水汽,从海底下蹿出来后,就不住地喃喃:“天呀,天呀,原来上帝,是真的存在。”

    相比起临死前,才知道活着好的那位仁兄,北卡罗教授在看到第一道水柱时,就迅速明白巨浪为什么停滞不前了。

    检测海啸的仪器,并没有失灵。

    就在数百,或者更远处的海底下,当火山爆发引发的海啸,向沿岸扑来时,火山余脉——蜿蜒到沿岸之处的地下火山,引起了连锁反应,也爆发了。

    谢天谢地的是,因为地壳板块构造的不同,沿岸或山余脉在喷发时,并没有向外海海底爆发的火山那样,是直直的喷向上空。

    而是在上喷过程中,遭遇了质地极为坚硬的花岗岩之类,被迫从板块缝隙中,向外释放火山无与伦比的能量。

    方向,恰好是由内海,冲向外海。

    火山爆发的同时,引发了内海海底的强震,地壳出现大面积的裂缝,让海水倒灌。

    强大的水压,战胜了向外喷溅的火山(热re)力,却又在冷(热re)相击下,产生了劲道更霸道的水汽。

    海底蹿出的水汽,在内海形成了长达数千海里的白龙,在水底吼吼的叫着,扑向外海。

    恰好,与迎面扑来的巨浪,狠狠的相撞!

    两股大力相撞后的结果,就是让外海来的巨浪,以及急促冲向外海的水汽,产生了不可思议的中和现象。

    这就好比以毒攻毒。

    本来,两股巨力,都能产生毁灭(性xing)的灾难。

    可就因为上帝怜悯他的子民,所有大手一挥,顿时化干戈为玉帛,(屁pi)事也没有——那是不可能的。

    冷(热re)相击的结果,就是产生飓风。

    幸好,上帝再次怜悯了一把,让飓风罕见的从内海,向外海漫延而去。

    “天呐,天呐,我看到了什么?我看到了什么!这辈子,能够看到一次这种(情qing)况,就算没白活了。奇迹——不,是神迹,活生生的神迹啊!”

    北卡罗教授,喃喃地说着,接着居然跪倒在了地上。

    菲爵爷当然也想跪在地上。

    只是现在他距离海岸线太远,所以他只能跪在甲板上,望着那个站在船头的年轻人。

    “他是上帝。”

    有人喃喃说出的这句话,就被从后面刮来的狂风,吹散。

    也把此时盯着前方在懵((逼))的李南方,吹得一个趔趄。

    幸好,他抓着护栏的双手,足够强劲有力,这才没有背着他的白牡丹,啊啊叫着,跌下开始有(热re)气冒起的大海中。

    “松手,松开我!”

    李南方转(身shen),看着船尾随着飓风掀起的波浪,已经开翘后,就知道此时必须得跑到船中间了。

    可吓傻了的汉姆,却牢牢抱着他右腿,纹丝不动。

    这让他狂怒无比,左脚对着她脑袋,狠狠踢了过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