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876章 水祭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

    面对这等规模的巨浪,李南方水(性xing)再好,也绝望了。

    如果是他一个人的话,他还有奋力一搏的希望。

    就是从船上找个木头酒桶之类的东西,用绳子把自己捆在上面,深呼吸后闭眼,任由风吹浪打,我自巍然不动——最后好像一条死鱼那样,被冲上岸。

    醒来后解开绳子,吐出满嘴的沙子,拍拍(屁pi)股快乐的走了。

    可问题是,他不是一个人啊。

    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哦,不对,他不止有一个累赘,死死缠住了他,不许他独自偷生。

    他刚走到船头上,发现很孤独,需要人一起陪伴勇赴极乐世界的汉姆,也清醒了过来,抬手扔掉掩着(胸xiong)口的大红礼服,晃着一对超级美(臀tun),跑到他(身shen)边时,噗通一声摔倒在了甲板上,却及时伸手,抱住了他的双腿。

    嘴里还哑声喊叫着:“李南方,带我一起走。”

    走你麻痹。

    李南方低头看着昂起下巴,满脸泪痕的女人,真想一脚把她踹到海里去。

    如果不是这女人,他当前正在青山,和他小姨过无忧无虑的王子与公主生活呢。

    就因为这臭娘们从卡拉维奇手里贩走了闵柔,才迫使他跑来英三岛,为查出谁才是真正的汉姆,上了菲爵爷那条贼船。

    结果,就搞成这样子了。

    都是这臭娘们——唉,好吧,这时候再埋怨别人,貌似非大丈夫所为。

    更何况,现在希望李南方被带着一起走的人,也不只是汉姆一个人。

    昔(日ri)那么牛比轰轰的杨逍,明明是个杀人如麻的大男人,此时却连个娘们都不如,抱着李南方的胳膊,整个人几乎都挂在了他(身shen)上。

    而水灵灵的白牡丹,则狗皮膏药般的贴在他背上,双手搂住他脖子,两条大长腿缠住了他的腰,恨不得和他融为一体的样子,嘴里还念念有词,说什么他是她的盖世英雄,无论他是去天堂,还是去地狱,她都会一心追随,生死与共,风雨同舟。

    “我不想去天堂,也不想去地狱,我只想回家。”

    望着眨眼间就已经来到数百米外,足足有二十几层楼高的巨浪,全(身shen)被三个人死死抱住,再也无法动弹一点的李南方,喃喃了句后,意识到要与小姨永别了,心中忽地无限悲苦,再也无法控制绝望,恐惧的(情qing)绪,猛地张嘴,发出了一声凄厉的长啸。

    啸声,如泣如诉,仿似龙吟。

    却带着,让他自己也搞不懂的兴奋。

    就好像,他等待这一天,已经等到了几百个世纪。

    咔嚓!

    一声仿佛要把大海劈成两半的霹雳,悠忽自货轮上方炸响。

    稍稍懂点生活常识的人,都该知道打雷时,是先有闪电闪过,然后才会听到雷声。

    这是因为声音在空气中的传播速度,比起光来说要慢了很多倍。

    但这个炸雷,却几乎是闪电与雷声,同时出现。

    劈开厚重苍穹的闪电,悠忽伸缩万丈,犹如巨龙瞬间显形。

    一道闪电,就从船头迅疾击下,砸在了海面上。

    轰地一声,有个几米高的蓝色火球,蓦地腾起。

    但不等火球的蓝色火焰腾起,却又瞬间灭了。

    却有比黄豆还要大的雨点,自上方急急地砸下。

    李南方却没看到。

    他在闭眼,张嘴,依旧长啸。

    所以,他并没有看到(身shen)边的杨逍,在那道闪电悠忽击下时,(身shen)子猛地一抖——就像,那道闪电击在了他(身shen)上那样,张嘴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仿佛是被一根绳子(套tao)住脖子,再拴在时速超过三百的高铁列车上,根本不给他任何的反应,拽着他就跃过甲板护栏,飞向了大海。

    有人落海了。

    以一种非常奇特的方式,突兀的向前平飞出足足五米后,才猛地向下坠落。

    菲爵爷,以及上百名人质,把这一幕看得很清楚。

    眼看巨浪袭来,大限已至后,菲爵爷等人都化(身shen)最虔诚的信徒,跪在甲板上,双手合拢放在(胸xiong)前,低头闭眼,嘴里大声朗诵着《诗经》,哦,不对,是《圣经》。

    他们希望,上帝能原谅他们在世间,所犯下的罪恶,宽恕他们,带领他们走进天国之门。

    不过,就在他们在死亡前这一刻,居然能做到天人合一,不再畏惧,不在恐慌,心中平静,甚至有人脸上还浮上幸福的笑容,准备等待天使的召唤时,一声凄厉的长啸声,却打碎了他们这种自我麻痹,再次把他们拖回了残酷的现实。

    就像龙吟般的长啸,针尖,尖刺那样,刺着他们的耳膜,很疼。

    更无法忍受。

    仿似天地间,大海的咆哮声都已经不见了,唯有这啸声,迫使他们不得不睁开眼,看向了船头。

    看向了那四个人。

    紧紧纠缠在一起的四个人。

    两个男人,两个女人。

    三个穿衣服的,一个光着(屁pi)股的。

    他们刚看到这四个人,就看到其中一个,忽然就飘进了大海里面。

    “水祭!”

    悠忽间,从小就酷(爱ai)野史的菲爵爷,脑海中掠过这个词。

    据某本野史记载,古代人们在大海发怒,要吞噬一切时,就会把一个活人扔进大海里。

    此谓水祭,也为海祭。

    至于把人扔进大海内后,大海有没有平息它的愤怒,野史没有记载——

    博览群书的菲爵爷,知道水祭这种形势,在华夏也是有的。

    最出名的,莫过于秦始皇的传说了。

    相传某年,秦始皇坐船去洞庭湖玩耍时,不知水神哪根神经不对劲了,忽然掀起了滔天巨浪,狂风大作,雨似倾盆,眼看船就要翻了,他慌忙拿出传国玉玺,大喊孤王在此,把玉玺扔进了湖内。

    玉玺入水的那一刻,巨浪消失,乌云散开,一轮明月挂在天上,可谓是海晏河清,远处岸边传来少女的清脆歌声:“我在仰望,月亮之上,有多少梦想,在自由地飞翔——”

    这件事时隔十年后,有一使者夜行,经过洞庭湖畔,突然有一个人手持玉璧将其拦住。

    他请使者把这块玉璧送给浩池君,还对使者说:“今年祖龙死。”

    使者莫名其妙,急问他是什么意思。

    可这个奇怪的人,却不再做做任何解释,转眼就消失在夜幕之中了。

    稀里糊涂但也感觉不妙的使者,带着玉璧回到咸阳,立即向秦始皇做了汇报。

    秦始皇听后,第一反应就是这句话中的“祖龙”,就是在说他,沉默了好大一会儿,才说:“山鬼,至多知道一年之事。”

    意思是说,夜行使者遇到的那个奇怪人,也就是个山鬼罢了。

    而山鬼,最多也就是知道一年的事。

    但这块玉璧,却是他在十年前水祭时扔水里的,山鬼怎么可能会知道呢?

    秦始皇这样说,明显是在嘴硬,不相信他今年会死罢了。

    结果——始皇帝于那一年驾崩。

    貌似扯的有些远了啊,书归正传。

    凄厉且兴奋的龙啸声,惊醒对上帝虔诚忏悔的菲爵爷,与同伴亲眼看到有个人,以一种奇怪的方式,从船头横飞到大海内后,脑海中立即闪出“水祭”这个名词:“难道,这个人才是让大海发怒的根本所在?”

    刚浮上这个念头,菲爵爷又哑然失笑了:“呵呵,我怎么可以这样想呢。唉,这都是受华夏文化的荼毒啊。以后,再也不要看那些书了——还有以后吗?”

    想到这儿后,菲爵爷悲从心来:“就算这个人是让大海发怒的原因,他已经落水祭海。但,又有谁能阻止,这场要给英三岛带来巨难的大海啸?”

    “这个人,还鬼叫什么呢?你以为,你叫的这样难听,就能平息大海的愤怒,让我们逃过此劫吗?”

    菲爵爷又看向李南方时,那种凄厉的啸声,悠忽间越加刺耳,迫使他抬手捂住耳朵,张大嘴巴,刚要发出一声怒吼,说能不能让大家死的安心些时——不可思议的一幕,忽然就这样发生了。

    眼看已经席卷而来,最多十几秒后,就要横扫货轮的巨浪!

    居然,停住了。

    谁能想象,高达二十多层的巨浪,眼看就要从百米处,猛扑过来,然后把已经开始倾斜的货轮,狠狠拍下海底时,却忽然停住,再也不能往前走,就这样突兀的竖在海面上的场景吗?

    就像是,有一堵看不见的高墙,横在了百米远处,任由巨浪歇斯底里的猛扑,也巍然不动。

    接连猛扑足足七八秒后,巨浪才扫兴的落下(身shen)子,却又从那堵看不见的巨墙两侧,也就是货轮左右数百米的地方,重新昂起它愤怒的头颅,向海岸线方向猛扑过去。

    风,还在吼。

    雨,还在下!

    有白色的雾气,自前面巨浪前蹿出。

    本该倾覆的货轮,受两侧巨浪扑过时的影响,不住地的左右大幅度摆动。

    慢慢地,在海面上急速旋转起来。

    排水量数千吨的货轮,在大海手中,就仿佛一个玩具。

    越转越快,却不再左右倾覆。

    “这是怎么回事?”

    菲爵爷等人,死死抓着护栏等东西,傻呆呆望着不敢相信的一幕。

    “上帝显灵了!上帝,来救他可怜的子民了!”

    不知道是谁,忽然喊了这么一嗓子。

    然后,大家就不约而同的在心口猛画十字,眼睛盯着船头那个被两个女人紧紧搂抱着的男人,心中升起疑问:“他,就是来庇护我们渡过本次劫难的上帝吗?他的长啸时,是在指责大海,不该带我们走吗?不然,巨浪怎么会被挡在货轮的前方?”

    海啸虽然可怕,但它持续的时间,并不是太久。

    也就是几排巨浪过去的事。

    可就是这几排巨浪,所产生的破坏力,却是人类无法阻挡的。

    等滔天高的巨浪,连续蜂拥而过后,接下来的浪头,就一般般了。

    当然,这个一般般也只是相比起滔天巨浪而言。

    随后扑来的浪头,也有几米高。

    但对排水量数千吨的货轮来说,却已经不再是致命的了。

    致命的是,盯着李南方发呆的菲爵爷等人,又惊恐的发现,飓风来了。

    自巨浪袭来的反方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