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875章 别抛下我!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

    勾引杨逍,干掉李南方,是汉姆昨晚到现在,最大的心愿之一。

    昨晚她也尝试着这样干过,但结果不是太好,被人一巴掌就抽出了几米。

    把她给抽的彻底死心了。

    但现在,当她看到杨逍对那些东西,居然产生浓烈的兴趣后,就再次蠢蠢(欲yu)动了。

    汉姆是个聪明的女人。

    很清楚杨逍能出现在这儿,就代表着李斯特已经踏上通往天国的列车了。

    依着这两个人的超级武力值,她精挑细选出来的那些小弟,在失去枪械的作用下,很快就能被逐一歼灭。

    尽管她会因此而心疼的不行,但只要能活下去,只要能拢住杨逍,干掉李南方——杨逍一个人,就足够顶的上那些小弟了。

    重新焕发希望的汉姆,异常渴望能用她的(娇jiao)躯,把杨逍给深深地迷恋,再也离不开她,甘心与她一起,挟持那些人质远赴非洲,共创人贩子事业的美好未来。

    杨逍仿佛被她给迷住了,眼里带着明显的好奇,按照她所说的,拿那些东西,在她(身shen)上逐个试了一遍。

    在试的过程中,汉姆肯定会做出夸张的反应。

    那叫声,不比另外一间房子里,被李南方送上惊涛骇浪尖上的艾微儿,差多少。

    但她又有些失望。

    杨逍只是把那些东西试了一遍,仔细观察完她的反应后,就撇撇嘴的说了句夸张,甩了甩手的,扭头就走了。

    连捆着她四肢的绳子,都没解开。

    “这特么的算几个意思?”

    汉姆很是傻眼。

    她哪儿知道,杨逍和她互动这么久,只是出于对新鲜事物的好奇,把她当试验品用过后,就不屑搭理了。

    也就是杨逍和李南方这种胆大包天的货,才能在这种环境下,有心思做这种没素质的事。

    换成是别人,就算拿枪点着脑门,也不敢再次白白浪费二十分钟啊。

    杨逍走出房间后,才猛地想起他来这儿是做什么来了。

    看着躺在过道中,那两个脖子被捏碎了的人贩子小弟,又看看那扇虚掩着的房门,听到里面传来的女人尖叫声,不屑的骂了句“人渣”,随即到背着双手,施施然的走上了楼梯。

    人渣会扑到李斯特心中的白牡丹,杨逍并不是很在意,更不想去打搅他们。

    真心话,外面那些人贩子,实在没有被他看在眼里。

    如果不是李南方一再要求,不能伤害人质,他早就大开杀戒了。

    杨逍刚走上甲板,就嗅到了浓郁的新鲜血腥气息,听到了枪声,还有很多人绝望的祈祷声。

    海啸来临,狂风大作,吹散了枪声。

    在船舱内,杨逍在全神贯注拿着那些道具,在汉姆(身shen)上做实验时,并没有听到外面的动静。

    所以,当他走上甲板,看到一些白色救生球在海面上四散漂泊,却没看到一个人贩子时,还是有些莫名其妙的。

    但很快,这些莫名其妙,就变成了恐惧。

    杨逍亲眼看到,在电闪雷鸣的黑夜下,有高达数十米的巨浪,正向一堵堵白墙那样,咆哮着扑来。

    他从没见过这种(情qing)况。

    甚至,他还没来得及研究“海啸”这个词,所代表的含意。

    他却能从人质们绝望的祈祷声中,以及惊涛骇浪即将袭来的无法阻挡中,意识到他是多么的渺小

    就算他是轩辕王,那又怎么样?

    照样能被巨浪,卷到海底,葬(身shen)鱼腹!

    如果是在陆地上,他肯定会立即用最快的速度,急奔而去。

    这是大海。

    他自甲板上看到海面,都会吓得四肢发软了,就别提他有什么办法,能应付当前的突发(情qing)况了。

    “去找李南方!”

    这是杨逍在呆愣过后,最先的反应。

    他明明没受伤,武力值一点都没受损,但在跑下楼梯时,却像是没有了腿那样,直接叽里咕噜的滚了下去。

    他在翻(身shen)跃起时,就发现他心跳的厉害,四肢无力,被一股子绝望深深的笼罩着。

    他不知道,他怎么会这样怕水。

    可他就是怕水。

    甚至,他都听到这艘当前才开始轻轻颠簸起来的货轮,发出了濒死的呻、吟。

    杨逍跌跌撞撞的,跑到门前,一脚踹开时,李南方与他的白牡丹,刚好从巨浪尖上,一起摔了下来,正在事后的温存呢。

    换成别人,正在和女人光着(屁pi)股温存时,被人一脚踹开门板大骂的话,肯定会羞怒到要杀人。

    最起码,也得像怀里的白牡丹那样,受惊后尖声大叫。

    李南方才不会。

    回头看着杨逍,皱起了眉头,淡淡地问:“看你长的人模狗样儿的,怎么就不懂得去别人房间之前,先敲门呢?怎么,你这是吃屎了吗?脸色这样难看。”

    “你、你——李南方,海啸,海啸!”

    如果不是被吓得全(身shen)都在发抖,就凭李南方这番话,杨逍也得飞扑上去,把他虐个体无完肤。

    “还笑?什么还笑啊?我哪儿笑了?”

    李南方鄙夷的撇撇嘴时,忽然愣住。

    “海啸,海啸。”

    特别怕水的杨逍,更加清晰感受到货轮,在即将被毁灭前,释放出的某种恐惧了。

    这种恐惧,感染了杨逍,让他居然顺着门板,慢慢瘫坐在了地上。

    海啸这个词,还是他从那些跪地祈祷的慈善家们那儿听到的。

    “海、海啸?”

    李南方总算是回过神来了,自艾微儿(身shen)上一跃而起,匆忙提上了裤子。

    “卧槽,卧槽,怎么可能会有海啸呢?姓杨的,你不是在骗我吧?”

    李南方手忙脚乱的,帮艾微儿穿着衣服时,货轮已经开始有了明显的动((荡dang)dang)幅度。

    海啸掀起的巨浪余波,终于从数海里外,迅速穿了过来。

    艾微儿这会儿肯定也很晕,心里更苦。

    她不认识杨逍,却能从他此时的神色中,确定他不是在撒谎。

    不然,本来很平稳的货轮,也不会晃动的越来越厉害。

    “我以为,我终于等到了我的盖世英雄。他可以像上次那样,把我从绝境中顺利带出去。可谁能想到,上帝却不愿意呢?小公主,永别了。妈妈走的很心安,只因我是和他在一起。”

    艾微儿微微闭上眼,伸手搂住了李南方的脖子,趴在了他背上,在他耳边轻声说:“是死,是活,都不要抛下我。像上次那样,带我走。”

    “好!我会带你走的。”

    李南方回答她时的语气,相当铿锵有力。

    只是他心里有多苦,也唯有他自己知道了。

    李南方再狂妄,也没狂妄到,他能靠他的武勇,来抵抗海啸的。

    但在他的女人面前,他却必须保持男人还有的沉着,镇定。

    左手托着白牡丹的丰(臀tun),李南方大步走出门口时,杨逍也总算反应了过来,慌忙从地上一跃而起,抱住了他的胳膊,(身shen)子瑟瑟发抖。

    “草,你还需要老子照顾吗?”

    李南方可没想到,杨逍会这样害怕,抬手就要把他推开。

    杨逍化(身shen)为狗皮膏药——连续几下被推开,都立即贴了上来,抱着他的胳膊,颤声嘶叫着:“别想抛下我!我、我怕水!”

    你妹的,你早说你怕水啊。

    那样,老子早就把你淹死在大海中了。

    李南方有些惊讶的看着杨逍,几秒钟后,就确定他不是在撒谎了。

    更不是有什么(阴yin)谋诡计。

    他能真切感受到,杨逍从心底散发出的绝望。

    “唉,好吧,那你也别挂在我(身shen)上啊。看看,我都没法走路了。”

    低低叹了口气中,李南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他会抬手在杨逍的脑门上,轻轻揉了把。

    这动作,摆明了在安慰小孩子。

    说来也怪,被李南方揉了揉脑袋后,杨逍颤抖的幅度,立即减少了很多,低着头,迅速后退了步,低声问道:“那个、那个汉姆,还在房间里。要不要,带她一起走?”

    走?

    往哪儿走?

    随着货轮开始明显倾斜的幅度,李南方(身shen)子晃了下,心中苦笑,说道:“当然得带她一起走了。不管怎么说,她都是老子的——她都是能救出闵柔的关键所在。”

    “那你稍等,我去找她!”

    从被李南方揉了揉脑袋的动作中,得到很多力量的杨逍,虽说(身shen)子还在发抖,可却能正常行走了,马上就跑向了汉姆的房间。

    李南方背着艾微儿,走到通往甲板的楼梯前时,杨逍拽着光着(屁pi)股,只拿一件衣服盖住(胸xiong)口,不住急切的追问怎么了的汉姆,跌跌撞撞的跑了过来。

    “闭上你的鸟嘴!海啸。知道什么叫海啸吗?”

    看到汉姆这样子,李南方就气得不行。

    如果不是这个蠢女人,从卡拉维奇手里贩走了闵柔,李大爷这会儿,正在青山过他神仙般的生活呢。

    怎么可能,会跑到这个鬼地方来,迎接海啸的洗礼?

    看出李南方很想吃人的凶恶表(情qing),汉姆不敢吭声了。

    只是,她却比其他三人,更加的绝望。

    她知道,这艘货轮上,有五十个救生球,就是用来开往非洲的路上,遭遇意外时,用来逃生用的。

    她更知道,在海啸这种百年不遇的灾难来临之前,她昔(日ri)那些小弟们,早就会钻进球内,各自逃命去了。

    海啸的毁灭(性xing)有多大,汉姆心里很清楚。

    当前,她最大的希望,就是李南方在撒谎。

    不过,当她和杨逍相互搀扶着,来到甲板上,看到已经有两层楼高的水墙,从西边咆哮而来后,她就瘫倒在了地上。

    “这么大的浪头。”

    艾微儿睁开了眼,望着迅速((逼))近的巨浪,居然笑了下,轻声问:“李南方,我能和你死在一起,是上帝给我最大的恩赐。”

    “我不稀罕你们家上帝的恩赐。我,只想活下去。”

    满眼都是绝昂的李南方,声音沙哑的说着,一步步的走向船头。

    对着巨浪袭来的方向。

    “别、别抛下我,李南方!”

    杨逍忽然厉喝着,飞(身shen)扑来,又抱住了李南方的胳膊。

    (身shen)子,又开始打摆子似的剧颤了。

    他闭眼,把脸藏在了艾微儿肋下,李南方的肩膀上,重复道:“别抛下我。”

    (有朋自远方来,相配甚欢,更新不正常,见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