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873章 嗅到了死亡的味道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

    “报告,海啸,有海啸!”

    船长推开会议室的房门后,冲正在开会的司考特少将,嘶声喊道。

    “什么!?”

    司考特少将大惊,啪哒一声,把手里的放大镜,失手掉在了会议桌的地图上。

    这是在英三岛的伊丽莎白号航母上。

    昨晚二十一点左右,司考特少将接到了国内的紧急来电,说菲爵爷正在他的豪华游轮上组织,举办每年一次的慈善募捐晚会时,却被臭名昭著的人贩子汉姆,把全船人员给劫持了。

    司考特少将接到消息时,游轮上已经有大约一百多名的人质遇害。

    绝大部分,都是各位慈善家带去的保镖,还有几名游轮上的工作人员,包括忠于菲爵爷的船长。

    国防大臣严令游戈在英格兰外海的伊丽莎白航母,全速返回近海,做好一级战斗戒备。

    休说人质是英三岛的上百贵族,与菲爵爷在内了。

    就算这些人是平民,国防大臣也会下达这个命令,司考特少将也会严格执行。

    立即,航母转向,全速向近海驶去。

    不过汉姆前行速度虽然快,但终究不是飞机,再加上距离事发海域很远,要想赶到那边,至少也得十几个小时。

    没谁考虑需要耗时多久。

    接到命令的伊丽莎白号航母,只需全速返回就是了。

    但在返回途中,却又接到国防大臣的电话,要求汉姆原地待命,并把歹徒货轮的无线电频道。破译后与这边连接。

    “必要时,可以自取行动,无需请示陆地就此案紧急组成的指挥部。但要以确保人质,尤其是菲爵爷的安全为主。”

    这是国防大臣,一再给司考特少将强调的。

    司考特少将,在处理这种事上,可谓是经验丰富。

    得到明确指令后,立即命令航母舰队原地待命,派电子技术专家,立即破译歹徒所用无线电频道,希望能与他们取得联系,并进行“友好”的谈判。

    可让少将倍感遗憾的是,尽管他们已经破译了货轮的无线电频道,也一再试图与歹徒取得联系,但发出的信号,却如石沉大海,没有任何的回应。

    李斯特,根本不在意官方破译他们的无线电频道,只需不理睬他们,按照早就计划好的航线,全速开往外海就是了。

    对于这种人,司考特少将也无计可施,唯有在上报国防大臣后,召集舰队高层指挥官,来紧急协商,下一步的行动计划。

    货轮驶出内海后,将要去哪个地方?

    这就是司考特少将等人,正在冥思苦想的问题。

    就在大家为此众说纷纭时,船长忽然推门而进,大吼着说有海啸来临了。

    “海啸?”

    司考特少将脸色巨变,嘎声问道:“海啸爆发的中心点,距离我们多远?毁灭(性xing)等级多高?此前,陆地海洋军事中心,有没有发来海啸预警?”

    其实,根据司考特对船长的了解,仅仅从他满脸的惊恐中,就意识到大势不妙了。

    英三岛这艘排水量高达十万吨级的核动力航母,绝对是海上巨无霸般的存在。

    一般的惊涛骇浪环境下,对于它来说只是若等闲。

    但那只是一般的(情qing)况下。

    如果遇到毁灭等级强大的海啸,航母被搞翻的可能(性xing),比小孩子把鼻涕擦在脸上,还要简单。

    毁灭等级强大的海啸,在爆发时,会形成十到五十米,甚至更高的水墙。

    这种可怕的力量,绝对是无坚不摧的。

    海啸波浪在深海的速度,能够超过每小时700千米,可轻松与波音747飞机保持同步。

    海啸时掀起的狂涛骇浪,高度上百米的水墙,可以传播几千公里外,而能量损失很小。

    以美帝的尼米兹级航空母舰来做比喻。

    尼米兹级航空母舰,是当今世界海军威力最大的海上巨无霸,飞行甲板距水面高达二十米,距基线高为三十多米,由基线至桅顶高为七十多米——就这样一个庞然大物的存在,绝对有资格在海上横冲直闯,见谁灭谁。

    可它如果撞到海啸这股子可怕的力量,唯一后果是**覆舟,舰沉深海。

    在大自然面前,人类的力量,终究还是太渺小了。

    尼米兹级航母,遇到海啸时,都被大海当臭袜子般的狂虐了,更何况各方面还不如它的伊丽莎白号航母?

    所以司考特少将才会惊慌,连声追问船长。

    “我们已经测出海啸爆发中心点,距离我们不足三百海里。”

    可能是受司考特少将那内心惊慌,实则表面镇定的态度所影响,船长也迅速冷静了下来,满嘴苦涩的如实回答:“海啸的毁灭等级,为深红级别。在此之前,我们并没有接到陆地海洋军事指挥中心的任何预警——本次海啸的爆发,是突然(性xing)的。”

    毫无疑问,就算人类的科级再怎么发达,但对火山爆发,地震等毁灭(性xing)天灾面前的预警能力,甚至都比不上某些动物的预感。

    尤其当前这种远离陆地的外海深海域内,休说是能精准探测到地壳活动了,就连海底最深处有哪些生物存在,也是近几年才探测到的。

    司考特少将,实在不能把航母舰队,即将面临毁灭(性xing)打击的责任,推到相关预警部门。

    他只是在听到船长说出“深红”两个字后,嘴角猛地哆嗦了下。

    深红等级的海啸,就好比国际刑警组织缉拿某重犯时,下发的s级别通缉令。

    是最为严重的一种了。

    “我们舰队,能否在海啸来临之前,及时避开灾难?”

    这才是司考特少将,当前急需想知道的。

    至于还在从英三岛内海,向外海全速行驶的货轮,菲爵爷,与上百慈善家们的生死——好吧,在国家利益面前,任何个人的生死,都已经变得微不足道了。

    “舰队现在必须全速行驶,向非洲好望角方向,可有60%的机会,能平安躲过本次海啸。”

    船长刚说完这句话,司考特少将就猛地一拍桌子,大声吼道:“快,快,全速好望角!”

    “全速好望角!”

    “全速好望角!”

    凄厉的警报,在一连声的传令下,呕呕的响起。

    整个航母舰队上的所有官兵,立即奔跑了起来。

    以最快的速度,奔回各自岗位上。

    司考特少将吩咐副手,立即向陆地指挥中心汇报这一事(情qing)后,带着几名下属,快步登上了航母最高的瞭望台上,举起了红外线夜视望远镜,向西方看去。

    虽说穿上有监视海洋风浪状况的先进仪器,不过司考特少将还是习惯,用他的(肉rou)眼,来亲眼见识下这次深红级别的海啸。

    “偶也,上帝,请您保护您的子民,能安然躲过这次大海啸吧。”

    从望远镜内,看到一睹明晃晃的水墙,从极远的西方,以排山倒海的速度,向海岸线这边扑来后,司考特少将的右手,在(胸xiong)口快速画着十字。

    画十字的,还有英三岛那位最有权力的女人。

    尽管只是象征(性xing)的。

    不过所有子民,都不会忘记正是她祖先的努力,才铸就了曾经在世界上强大到不行的,(日ri)不落帝国。

    从昨晚到现在,她就不曾闭过眼。

    始终站在窗前,看在西方,默声不语。

    她的丈夫,正在那个方向的海域上,饱受恐惧的折磨。

    她却帮不上一点忙。

    现在,她已经了解到整个惊天绑架案的详(情qing)了,知道是丈夫在选拔手下时,犯下了严重的失误。

    不过她没有因此而怪罪丈夫。

    因为她很清楚,这些年来,丈夫始终在为慈善事业而呕心沥血。

    她只希望,丈夫能够平安回来。

    等下年的此时,再次举办慈善募捐晚会。

    歹徒的嚣张,一时得逞,永远都不会阻止,王室在慈善事业上的步伐。

    在接到消息的一开始,她就已经命令王储,亲自去筹备赎金了。

    她觉得,一个亿的英镑,应该能满足那些人贩子的胃口。

    王储的工作能力,让她倍感欣慰,在短短两个小时内,就已经把一个亿的英镑,筹集了起来。

    但!

    新的(情qing)况,却再次把这个优雅的女人,推上了绝境。

    海啸。

    海啸!

    居然有深红级别的海啸,从丈夫当前所处位置的数百里外,正像一头恶魔那样,咆哮而来。

    时速七百公里,能与波音747速度相比的巨浪,足够把那艘货轮,狠狠砸在海底的。

    那艘船上的所有人,注定要玉石俱焚。

    她的丈夫,再也不能回到她(身shen)边,牵起她的手,与她回忆年轻时代的幸福岁月了。

    当然了,除了那艘货轮外,还有许多船只,都要遭受这次海啸的毁灭(性xing)打击。

    不知道得有多少人,会丧命在这次海啸下。

    海啸的消息传来后,国会,军方那边,就再也没有来过电话。

    女人很清楚,在当前的极度危急(情qing)况下,有大批的工作,等着他们来处理。

    比方,要尽可能保住那艘正从外海驶来的航母舰队。

    叮铃铃。

    电话终于响了。

    始终陪着她的秘书,立即抓起了电话。

    电话是国防大臣打来的,以快速而清晰的语速,告诉她说,伊丽莎白航母舰队,正在全速开往好望角方向,能安然躲过本次大海啸的概率,高达60%。

    女人长长的松了口气。

    高达60%的概率,在某种意义上来说,就代表着能安然脱险。

    那40%的概率,则包括了不确定的因素,比方大海啸中,会有新的海啸爆发。

    但那种(情qing)况的出现,是微乎其微的。

    却不能松懈。

    叮铃铃,刚被秘书放下的电话,再次响了起来。

    “喂,琳达,我是杰克。”

    当菲爵爷那浑厚的男低音,从话筒内传来时,女人再也忍不住的,泪如雨下。

    琳达,是她的(乳ru)名。

    杰克,是她丈夫的(乳ru)名。

    但在他们长大后,就再也不叫这两个名字了。

    非得叫,也可以——在两个人,即将(阴yin)阳相隔时。

    “杰克,你那边怎么样?”

    听到妻子依旧优雅的声音后,躲在集装箱后面的菲爵爷,笑了下说:“很不好。我,已经嗅到了死亡的味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