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871章 我承认你是男人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

    两个心腹小弟,很为没能完成老大的命令而愧疚。

    老大为什么要让艾微儿服用上仙呢?

    还不是为了不许她反抗,挣扎啊。

    没看到老大的脸被她抓伤后,他是如何的愤怒吗?

    想让美女总裁在遭到侵犯时,不挣扎,不反抗的办法,简直是多不胜数。

    其中,把她的双手,双脚,用绳子捆在(床chuang)上,任由老大采摘的办法,绝对是最经济实惠的。

    对两个心腹小弟的行为,李斯特先生很是欣慰。

    摘下脑袋上的黑礼帽,脱掉二副工装,李斯特走到了(床chuang)前,看着已经拼命挣扎,都把手腕挣出一圈血痕的艾微儿,微微叹了口气:“唉,美丽的女士,你这是何苦折磨自己呢?我会心疼的。”

    “呸!”

    手脚不能动的艾微儿,亲眼看到从船舱里跑出来的李南方,随着游轮被炸而含恨死在大海中后,已经彻底的万籁俱寂,再也不去幻想,还会有谁在她最危险时刻,能忽然出现了。

    她很清楚,她悲哀的命运,已经没谁能改变。

    她不想去死。

    死人,以后是无法再看到她可(爱ai)的小公主的。

    她唯有忍辱负重的活下去,哪怕真给李斯特生个孩子——唯有活着,才能做她想做的事(情qing)。

    所以,当她恨恨地冲李斯特脸上,吐了口口水后,就代表着她开始放弃了反抗。

    李斯特从她绝望的双眸中,读懂了她心里是怎么想的了。

    心中大喜。

    能够让白牡丹似的艾微儿,心甘(情qing)愿给他是生个孩子,可比他用强来得到,强很多了。

    抬手擦掉脸上的口水,李斯特缓缓坐在(床chuang)沿上,柔声说:“艾微儿,我放开你,你配合我。”

    艾微儿紧紧地咬住嘴唇,狠狠地瞪着他,半晌没说话。

    李斯特知道,她心里此时正进行着最激烈的挣扎。

    想放弃,却又不甘心。

    不放弃,却又绝望着。

    李斯特拿出手机,点开了视频播放器,平放在了艾微儿面前。

    艾微儿只看看了一眼,就痛苦的闭上了眼睛,侧脸时,泪水已经从眼角缓缓淌下。

    视频是李斯特在甲板集装箱上时,用手机现场录制的。

    十个穷凶极恶的男人,每人扑倒一个女人,动作野蛮的撕开她们的衣服,哈哈狂笑声,与女人的惨叫声交集在一起,组成了一副异常邪恶的场景。

    李斯特给艾微儿看这段视频,就是在警告她,如果不乖乖答应他的要求,她就会像其他女人那样,被拖在甲板上,遭受那些莽汉的武力侵犯——结果,肯定会惨不忍睹。

    尽管她不甘心沦为李斯特的(禁jin)脔,但毫无疑问的是,她唯有答应,才能躲避更加悲惨的命运。

    “怎么样,考虑清楚了没有?”

    李斯特弯腰,好像带着血腥气息的嘴唇,在艾微儿晶莹的耳边:“愿意的话,就点点头吧。我不强迫你。”

    上帝如果听到李斯特这样说,肯定会懵((逼)):“你都把人家孩子捆在(床chuang)上,准备霸王硬上弓,又给人看视频,威胁她不从了你的意思,就会把她扔到甲板上,被数十名小弟糟蹋了,这还算不强迫吗?”

    足足十秒钟后,艾微儿缓缓点了点头。

    她点头的动作,相当轻微,可李斯特却看的非常清楚。

    心中狂喜——连声说着艾微儿我(爱ai)你,你要给我生个孩子等话,李斯特就开始脱衣服。

    因为心中太过激动,李斯特脱衣服的动作,都开始变形了。

    这让他很愤怒,索(性xing)直接双手抓住衣领子,猛地向四周一分。

    刺啦一声裂帛响,二副工装衬衣直接被撕开,露出了毛茸茸的(胸xiong)膛。

    同时,他浑(身shen)还散发出了强烈的雄(性xing)荷尔蒙味道。

    艾微儿依旧紧闭着双眸,长长的眼睫毛,不住地轻颤着。

    她知道,她的命运从这一刻,彻底改变了。

    从此后,她就是一具行尸走(肉rou)。

    她忍辱负重的活着,就是为了以后能看到女儿。

    如果现在让她看到女儿,她会立马咬舌自尽,以死来保卫她的清白之躯。

    “艾微儿,你知道吗?我活了三十七年,唯有此时此刻,我才深刻感受到,我是这个世界的主角。”

    脱光衣服,又把捆着艾微儿手脚的绳子解开后,李斯特再说话时的声音,都开始颤抖了。

    艾微儿始终闭着眼,紧咬着嘴唇,不住地在心里暗示,接下来,该被狗咬了。

    被狗咬了,虽然疼,但也不是多大不了的事。

    真让人感到崩溃的是,在等待被狗咬之前的那一瞬间。

    扎过(屁pi)股针吗?

    当前艾微儿的真实感受,就是等待医生举起针管要扎下来时。

    她等啊,等啊。

    好像是等了一个世纪那么长,针也没有扎下来。

    反倒是有清晰的火机声响起。

    接着,就是烟草味,迅速在房间内弥漫。

    好像,还带着浓郁的血腥气息。

    “他怎么还没来?难道,他改变主意,不想侵犯我了?”

    艾微儿眉梢急促的挑动了几下,心里这样想时,就听有人问:“我才是今晚的主角,你说对吗?”

    砰!

    这个声音,好像一个炸雷,从艾微儿意识深处蓦然炸响。

    让她的(娇jiao)躯,猛地一颤。

    本来因极度绝望,都已经停止的泪水,就像决堤般的,哗地一声,从眼角喷涌而出。

    她全(身shen)的细胞,却在欢快的歌唱着。

    血液循环速度加快到,她的心脏无法承受,唯有猛地坐起来,张手抱住了一个人的(身shen)子。

    她没有睁开眼,在抱住那个人后,也没睁开眼。

    她不用睁眼,也知道此刻被她抱住的男人,是她这段时间内朝思暮想的男人。

    悠忽间,那个处于半昏迷状态中的男人,趴在她丰满的怀里,张嘴叼住一颗嫣红,贪婪吸她甘甜(乳ru)汁的那一幕,无比清晰在她脑海中,升起。

    她张开了嘴,发出一声短促的哭声,接着闭嘴,咬住了那个人的肩膀。

    就像浑(身shen)过电了那样,她的(娇jiao)躯不住地颤抖着,心跳的几乎从她(胸xiong)腔里蹦出来。

    她所渴望的盖世英雄,没有让她失望,就在她最绝望的瞬间,神兵天将般的出现在她面前。

    艾微儿不想去考虑,李南方怎么没有被炸死在游轮上。

    只要他在,能被她真实的拥抱着,就足够!

    忽然间,她有种强烈的嗜血渴望。

    不是她想在李南方的肩膀上,活生生的撕下一快(肉rou)来。

    而是渴望,她能被李南方吃掉。

    一口口的,连皮带骨,吃的一点都不剩。

    那样,她就永远属于他了。

    以后,再也不用和他分离了。

    感受到怀里少妇真实感受的李南方,还真有些懵((逼))。

    他只是很凑巧的,再次在她最需要他时出现罢了,就算她太激动,好像也没必要这样子表现啊。

    女人瞬间爆发出的某种气场,让他有些不知所措,唯有轻拍着她的后背,把嘴里的香烟,歪头吐了出去。

    “你来晚了。”

    就在李南方感觉,快被女人给抱的憋死时,她轻咬着他的嘴唇,柔柔的说道。

    好像也不是太晚吧?

    李南方在心里问了一个,干笑着回答:“嘿,那个什么,我有罪,我该死。”

    艾微儿终于睁开了眼,双手捧着李南方的下巴,碧蓝色的双眸,痴痴地望着他。

    李南方有心想挣开她的手。

    这个动作,往往是男人捧着女人的脸。

    怎么到了这儿,却是艾微儿捧着他的脸呢?

    非但如此,女人还迷人的笑着,动作轻佻的伸出右手食指,弯起来轻轻刮了他鼻子。

    “喂,别这样好不好?我才是男人。”

    李南方终于忍不住了,抬手要推开她。

    艾微儿的动作,让他感觉被调戏了。

    “你是男人呀,我承认你是男人。”

    艾微儿却用双手搂住了他的脖子,还是那幅花痴的样子:“你是我的男人,而是这个世界的主角。”

    咽喉上刺出一截黑刺尖的李斯特,还没有走远的英魂,估计正在咆哮:“我才是主角,我才是主角!”

    曾经是今晚绝对主角的李斯特,在脱光后张开毛茸茸的双手,要扑向艾微儿时,后脖子好像疼了下。

    哦,不是好像疼了下,就是疼。

    剧痛!

    他的动作,一下停顿,慢慢地低头看去,就看到一截黝黑的军刺,从他咽喉处刺了出来。

    一滴好像很黑很黑的血滴,在刺尖上缓缓变大,终于承受不住地球的万有引力,在他噗通一声瘫跪在地上时,跌落尘埃。

    军刺号称现代战争的冷兵器之王,三棱形的伤口,能尽最大可能的,让被刺者的伤口无法愈合,鲜血顺着三棱形的伤口,迅速向外喷出。

    他双手抓着刺尖,艰难的回头,就看到了一个小弟。

    不对。

    这个人不是小弟。

    只是穿着小弟才会穿的衣服的男人,一副东亚人面孔。

    东亚人冷冷地看着他,好像在笑。

    只是那笑,是那样的冷傲。

    李斯特嘴巴动了动,他想说话,想问个问题。

    但可恶的黑色军刺,却剥夺了他这个权力,让他无法说出一个字。

    唯有用目光去问:“你,是谁?”

    看在他将死的份上,李南方弯腰在他耳边轻声说:“我是李南方。木子李,北雁飞南方的李南方。”

    “你没死?”

    李斯特又用目光询问。

    李南方笑了笑,没说话。

    他已经给予了李斯特最大的尊重,用郑重介绍自己名字的方式。

    给李斯特最大的尊重,是看在他快死的份上。

    既然已经给过了,为什么还要再给?

    更何况,李斯特这个问题,也是废话啊。

    带着深深的不解,李斯特从容的去了。

    或许,有些答案,等去了地狱内后,才能得到吧?

    李斯特能不能得到答案,李南方不管。

    他只是被艾微儿大胆,痴(情qing)的表白,给表的有些手足无措。

    他承认,他就是今晚的绝对男主。

    不过本着“骄傲使人落后,谦虚使人进步”的原则,他正准备谦虚一把时,抱着他脖子的女人,忽然左手摘下露肩礼服,吃吃笑着:“给你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