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868章 除非他真死了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

    海面上,至少有三艘以上的驱逐舰,数不清的冲锋舟在水面上来回的疾驰。

    天上,武装直升机的数量,都快赶上暴风雨来临前的蜻蜓了。

    更远处,还有灯光闪烁。

    探照灯的强光,几乎把这片方圆一公里内的海域,给照的亮如白昼。

    已经开始有搜救船只的出现,正在全力抢救被人贩子们扔进大海,侥幸逃过鲨鱼吻,在海面上挣扎的受伤保镖。

    不时有枪声响起。

    这是英军人在点(射she)那些嗅到新鲜血腥气息后,从远方海域疾奔而来的鲨鱼。

    人命关天的时候,也顾不上动物保护协会强烈要求要保护鲨鱼的抗议了。

    谁再敢抗议,愤怒的军方会把他们抓来,扔进大海中,去和这些海洋霸主做游戏。

    这次汉姆惹得乱子,也太大了些。

    不但绑架了上百英三岛有头有脸的大人物,关键是他们把菲爵爷也给一网打尽了。

    如果这些人聚集在游船上,只是召开海天盛宴,和那些靠(身shen)体上位的明星们,开展无遮大会,尽(情qing)的纵、(欲yu)狂欢,英官方的反应,决不会像现在这般“丧心病狂”。

    这些人聚集在一起,可是为了上百万无家可归者,能够度过一个温馨的圣诞节,而共襄善举的。

    无论是官方,还是民间,在从新闻中得知菲爵爷等人,被人贩子们绑架后,立即有上百万人走上深夜的街头,高举着拳头,挥舞着旗子,强烈要求国家,能铁拳惩治卑鄙的人贩子们,还英三岛人民,一个朗朗乾坤。

    二战之后,军方还从没有哪次行动,能获得举国上下官僚,百姓的全力支持。

    甚至,还有人传言,游戈在外海的伊丽莎白女王级航空母舰,也已经火速向这边赶来。

    陆地上举国民众的反应,以及军方发誓要把人贩子们撕成碎片的誓言,在大厅内的电视上,看的一清二楚。

    一(身shen)戎装的国防大臣,正在代表英王、首相,向全国人民,尤其是人贩子们,慷慨陈词,接连挥手,短短半分钟内,就砸了七八次桌子,怒斥汉姆破坏国家秩序,势必会得到法律的严惩!

    这一切,李斯特看的很清楚,不过他没当回事,脸上始终带着淡定笑容。

    吐了口烟雾,他看着那些肥羊们,笑道:“他们出动空军后勤小分队,出动驱逐舰,甚至出动航母,上百万人大游行抗议,国防大臣发表紧急讲话,势必要把我们撕成碎片,那又怎么样?

    我有你们这些大人物来做人质。

    有本事,他们开枪啊。

    发导弹啊。

    派遣勇猛的特勤空降游轮啊。

    怎么就不敢呢?

    这是为毛呢?

    还不是投鼠忌器。

    老子我现在就是老鼠,菲爵爷你们就是名贵的瓷器。

    他们的武力值再强悍,也得眼巴巴看着我这只老鼠,在这群名贵的瓷器里,钻来钻去,只能拿着石头,叫花子咬牙穷发很罢了。

    呵呵,我就是这么吊。

    我知道,我现在是国家公敌,以后在英三岛,就没有任何的立锥之地了。

    可这又有什么呢?

    世界这么大,何处不是我的家?

    只要我有钱,我有强大的物资可用,我还有必要为在哪儿活下去而犯愁吗?

    你们其实也该很清楚,并不是所有的国家,都对英三岛帝国,怀着或友好,或敬畏的心。

    据我所知,在非洲那片沃土上,有几个国家对英三岛始终怀有深深的仇恨。

    他们巴不得,能有我这样的英雄,能加入他们,代表着正义,把入侵他们领地的白人们给赶出来呢。

    菲爵爷,我想请您现在就做好充分的心理准备。

    你们要想,重新回到你们装潢奢侈的庄园,享受你们优越的生活,那么就得乖乖按照我的意思,来做事。

    不然,这辈子你都要和以前说再见了。”

    李斯特优雅的笑着,拿着一个手机,缓步走到(身shen)上绑着炸弹的菲爵爷面前:“所以,还要麻烦您,和您的家人说一句。就说我这个人特胆小,看到外面军方排出的阵势后,全(身shen)都在打颤了。真怕,精神会崩溃,引爆这艘游轮上的炸弹。”

    说着,李斯特双手猛地向上扬起,嘴里发出炸弹爆炸后,才会发出的轰声。

    吓得菲爵爷,全(身shen)猛地一哆嗦。

    他很想厉声叱责李斯特,别太嚣张了,早晚都逃不过人民正义的惩罚。

    不过,在看到李斯特眼里闪着的疯狂光芒后,就立即冷静了下来。

    继而清晰的意识到,这群人既然敢这样做,那么就肯定计划好了后路,也做出了和人质们同归于尽的准备。

    数十名恶贯满盈的人贩子,拉着堪称英三岛上百顶尖大富豪一起去死,怎么算,都怎么值了。

    所以,无论菲爵爷当前有多么愤怒,都得按照李斯特的要求,拿着手机在两个精锐小弟的看押下,乖乖走出船舱,去甲板上给家人打电话,要求他们毋须冷静,先把军队撤回去吧,不然这辈子就要(阴yin)阳相隔了。

    菲爵爷走上甲板上时,几只突击步枪捅破了玻璃,对准了外面。

    这是预防有人会趁机打死两个兄弟,把菲爵爷抢走呢。

    看着意气风发的李斯特,被两个人贩子看押的汉姆,彻底的绝望了。

    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这句话,已经无法形容她当前有多么悔恨了。

    因为李斯特所说的这些,正是她耗时三年的心血,才做出来的计划。

    尤其与非洲某些仇视英三岛的国家联盟,当做大本营的后路这个环节,是最为重要的。

    作案好做,赎金也好拿,购买大批的军用物资也好办,唯有后路,以及组织大本营的重新建设这两点,绝对是颇费心血的。

    为搞定后路,为组织继续提供越来越强大的发展空间,汉姆当初在和非洲某国总统谈判时,可是连她的清白之躯,都差点搭上的。

    非洲兄弟不但人黑,心更黑。

    足足三年的时间啊,汉姆耗费了大量心血,总算搞定这一切了。

    结果,却在整个大业即将成功时——人算不如天算啊。

    汉姆做梦也没想到,就因为贩买了一个闵柔,结果招来了李南方这个恶魔。

    导致她已经算是成功的大业,所产出的桃子,被李斯特轻易夺走了。

    而她本人,也会在被处死之前,遭受早就垂涎她美色的李斯特狂虐。

    只能看,也能听,但唯独嘴巴被堵着不能说的汉姆,看着李斯特得意洋洋的,把她苦心策划的大业,当做他自己的功绩,来给手下,众人质们显摆,就想一头撞死在墙上的强烈冲动。

    只是,那两个看押她的小弟,是不会给她机会的。

    因为刚才老大已经说过了,等老大先尝尝她**的滋味后,就会把她赏给诸位小弟——数十条好汉,来伺候一个女人,她肯定不要太爽啊。

    “只希望李南方和那个恶魔,能够起到奇兵的作用了。”

    汉姆不想再看李斯特那张得意洋洋的臭脸,痛苦的闭上了眼睛,把满腔的希望,都寄托在了这会儿毫无动静的李南方,杨逍俩人(身shen)上,希望他们能起到英军特勤小分队,起不到的奇兵作用。

    但前提是,李南方得活着。

    刚才,在被送走的格拉芙回头招手时,被两个精锐小弟扫(射she)下来的那个人,会不会是李南方?

    汉姆不敢确定。

    凶残的李南方,在短短大半夜内,就给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让她想到这个人渣时,心里会特别的复杂。

    一方面,盼着他去死。

    死的越惨,越好。

    一方面,却又把他当作了能否逃离苦海的唯一希望。

    是的。

    就是唯一。

    因为当她再次缓缓睁开眼,透过玻璃破碎的窗户向外看去时,就看到悬在外面半空中的直升飞机群,已经向远处散去。

    一艘驱逐舰,也正无奈的鸣着笛,缓缓调头。

    一切,正如汉姆所计划的那样,有条不紊的进行。

    当在李斯特胁迫下的菲爵爷,站在甲板上和家人通过电话后,把这艘游轮、前来接应的货船,给团团包围的军方,唯有撤退一条路可走。

    不然,就会有第二个人死去。

    已经有一个油水不大的侍者,被押上甲板,当着英军的面,直接被枪决了。

    李斯特这是在告诉应军方,他拜托菲爵爷提出来的那些条件,可不是说着玩的。

    随着军方的离去,外面的海面上,重新恢复了它该有的平静。

    黑暗!

    “这个晚上,太漫长了。”

    这个念头,是现场所有人的清晰感受。

    无论是人质,还是李斯特他们。

    呜,呜呜。

    一声汽笛声响起时,前来接应的货轮上,慢慢飘扬起一面旗帜。

    海风劲吹下,那面黑色的旗帜,随风扑拉扑拉的响。

    有(射she)灯,照在了旗帜上。

    很多人都看到,黑色旗帜上绣着一个白色的女人头。

    美杜莎。

    古希腊神话中的复仇女神,美杜莎,也是人贩子们崇拜的图腾。

    这面旗帜,有些类似于加勒比海盗常用的骷髅旗。

    老远的看上去,就会让人觉得心里发寒。

    随着一阵吱吱嘎嘎的响,货轮上的吊车,吊着一块跳板,在甲板上的人指挥下,慢慢落在了游轮上。

    专业制造的跳板,板(身shen)轻盈,承重量大,能供四个人并排行走。

    当两艘船上的小弟们,固定好了跳板后,嘴上叼着雪茄的李斯特,傲然抬手挥了挥。

    大厅内的持枪小弟,立即厉声吆喝着,驱赶着这群大肥羊,走出大厅来到了甲板上。

    为保险期间,李斯特混在了那群年轻貌美的女人堆里。

    他左手搂着汉姆,右手搂向艾微儿。

    行动自如的艾微儿,却迅速摆头,躲开了那只脏手。

    李斯特眼里闪过一抹凶残的狠戾,却笑嘻嘻的说:“美丽的艾微儿总裁,我相信你会心甘(情qing)愿,给我生个孩子的。”

    “除非——”

    艾微儿回头,清冷的眸光从他脸上扫过,落在了游轮信号塔的高处,淡淡地说:“他真死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