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866章 吸烟有害健康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

    李斯特不用出去看,仅仅从白大卫抽格拉芙嘴巴的动作上,就知道他解决了那个藏在暗中,试图破坏他大计划的家伙。

    那个人已经砸在甲板上了,外面那两个精锐小弟的枪声,又响了足足五秒钟,才停了下来。

    然后一个人抓着船舱外面的下水管道,麻利的爬了上来。

    骑在窗户上,手中枪对着众肥羊,小弟故意大声说:“那个人,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

    李斯特点头,问道:“看看那个人是什么样子。”

    骑在窗口的小弟,回头和外面肩膀上的同伴喊了句什么,才大声回答:“他脸上中弹,已经看不出模样了。不过,从他的体型,和穿着来看,应该是东亚人。”

    “好,知道了。你们就在外面吧。”

    李斯特笑眯眯的点头,回头看着汉姆:“那个李南方,应该是华夏人吧?唉,也唯有做什么事都讲究的华夏人,才会起这么优雅的名字。可惜啊,优雅的名字,却不能让他得到上帝保护。”

    汉姆目光闪烁了,张嘴好像说什么,又闭上了。

    真心话,她是不相信恶魔李南方,能够轻易就此被干掉的。

    别忘了,还有个更厉害的恶魔,和他在一起呢。

    不过,凡事都有可能。

    李南方再怎么厉害,也只是个人,而不是个神。

    在格拉芙露出破绽后,被反应相当迅速的李斯特当场击毙,也是很正常的。

    “其实,他真死了,我才会高兴些。”

    汉姆心中这样默默地念叨时,已经不屑再理她的李斯特,下达了新的命令。

    他要送给现场大部分肥羊们,一个礼物。

    这个礼物,有些与众不同,火腿肠那样大,上面还有红色的数字,在不住地闪烁。

    好吧,不故弄玄虚了,其实这就是定时炸弹。

    用能引爆炸弹爆发的红蓝两根线,巧妙的固定在了肥羊(身shen)上。

    他只要反抗,或者试图自己拆弹,那么就会把他自己给炸死的。

    炸弹的威力不大,最多也只能炸死做死的肥羊一个人——但这已经足够让肥羊们,更加无比乖巧了。

    在李斯特的吩咐下,所有男(性xing)肥羊,都排队逐个去领礼物。

    然后,就是女肥羊。

    不过,却不是所有的女肥羊,都有资格获得李斯特先生的礼物。

    没有得到礼物的肥羊,只有艾微儿等十多名最年轻漂亮的女人。

    这些人为什么没有收到礼物呢?

    脑子转动特别快的人,立马想到了其中诀窍——歹徒们在狞笑着,扑向她们,把她们就地正法时,万一扯断电线,岂不会很糟糕?

    有人在大声反抗,指责李斯特破坏规矩。

    被狠狠抽了一嘴巴,枪口顶在了脑门上。

    有人在为他的女人求(情qing),承诺拿出双倍赎金,来保护她不遭到侵犯。

    被狠狠抽了一嘴巴,枪口顶在了脑门上。

    有人——就再也没有人,为那些即将遭到羞辱的女人们求(情qing)了。

    “还有那位女士。”

    就在小弟把这十几个开始哭泣的女人们,动作粗暴的推到一个角落中时,李斯特忽然指着站在门口的汉姆,笑眯眯的说道。

    “李斯特!”

    汉姆怵然一惊,厉声叫道。

    李斯特的脸上,依旧是云淡风轻的模样:“你的价值已经被开发完了。而且,我刚才也放走了白大卫,算是回报这些年你来为我做出的贡献。现在咱们两清了,谁也不欠谁的。当然了,你不算肥羊中的一员。你现在,只是一个能让我感兴趣的女人。所以我是不会要你赎金的,只要你能发挥出你女人的最大魅力,就可以安然离去了。”

    不做就不做,做就做绝。

    这是李斯特特别崇尚的信条之一。

    他既然已经决定趁此机会把汉姆取而代之了,那么就不会再放过她。

    但在干掉她之前,一定得好好享受下她那幅(性xing)感的(娇jiao)躯。

    已经很久很久了,李斯特垂涎这具(娇jiao)躯。

    他比李南方更清楚,汉姆是个处子——她几个心腹,都知道她要把她的完美(身shen)躯,敬献给上帝,来弥补她在人世间所犯下的罪过。

    李斯特现在却觉得,他(身shen)为上帝子民中的一员,有责任也有义务为上帝分忧解难,顺便享受下上帝的待遇。

    比方,替上帝享受下汉姆这具(性xing)感(娇jiao)躯。

    满心澎湃的李斯特,并没有注意到汉姆走路时,已经与平时不一样了。

    等他帮上帝分忧解难后,就会心怀虔诚,恭送汉姆去见上帝他老人家。

    到时候,李斯特肯定会请汉姆转告上帝,就说他心慕上帝已久,能不能等他以后升上天堂后,给签个名呢?

    “李斯特,你会为今天的所作所为,后悔的。我发誓!”

    汉姆厉声叫着,挣扎着,前来拉扯她的两个小弟,才不管她嚷嚷什么,只是(淫yin)笑着,按照李斯特的指使,拿绳子把她双臂反绑了起来,嘴里塞上了块餐巾。

    这女人也够倒霉的。

    短短一个晚上,就被人绑了两次,拿东西塞了两次嘴巴。

    窗外的远处,传来一声汽笛声响。

    满载汉姆五十名人贩子精锐的货船,在威武的英三岛皇家海军的两艘驱逐舰“护送”下,徐徐驶来。

    上方,不住有武装直升机盘旋着,飞来飞去。

    照向海面,货轮,游轮的(射she)灯,雪亮。

    躲在游轮船尾杂物储备室里的李南方,看着这艘船皱了下眉头。

    汉姆已经和他说起过了,这边得手后,会有货轮前来接应。

    一来呢,是游轮这东西去不得外海,一阵大风过来,真怕给吹翻了。

    二来,则是前来接应的人贩子们,比劫持游轮的这些人,更加精悍。

    毕竟长相凶恶的人,是没机会去菲爵爷的游轮上工作的。

    李南方皱眉,倒不是说他害怕这些精锐人贩子。

    而是在考虑,该怎么做,才能摆平这些人贩子时,不会让那些人质受到惨重伤害。

    尤其是(肉rou)包子打狗的汉姆,更是能不能救出闵柔来的决定因素。

    “你会为救那些人质,而犯愁?”

    一个带有明显讥讽的森冷声音,从李南方背后传来。

    “麻烦你以后来找我时,别这么神出鬼没的,以免我会被你吓出心脏病来。”

    头都没回,李南方就知道是谁来了:“我这人最大的毛病,就是太善良了。”

    也唯有不少人的杨逍,才能找到他躲在哪儿。

    俩人当前的关系,真的很奇怪。

    明明杨逍要在以后干掉李南方,却又能放心的把后背交给他。

    砰砰两声闷响中,杨逍走到李南方(身shen)边,学着他的样子,盘膝坐在地上,从小窗口里向外看去。

    李南方左手里夹着香烟,杨逍只看了一眼,就连忙转过了头。

    他发誓,以后再也不会碰这东西了。

    如果他在李南方面前醉烟了,就别想再活过来了。

    “哼,你是为救你的女人吧?”

    不知道为什么,杨逍忽然有种想叼上一颗烟的强烈冲动。

    不然,就会觉得心里有些空((荡dang)dang)((荡dang)dang)的。

    她并不知道,这是所有烟民在醉烟过后,都有的(身shen)体反应。

    所以呢,没有醉过烟的烟民,就没有资格,称之为烟民。

    人的肺部,遭到烟的强烈冲击后,就会有烟碱残留下来。

    这东西,很可能是人体细胞所着迷的东西,所以才会鼓动主人,再来一颗。

    不然,醉烟过的烟民们,是不会再碰香烟的。

    杨逍也有了这种感觉,赶紧吞了口口水,皱眉淡淡地说:“能不能别抽这东西?它,会暴露你的隐(身shen)所在。”

    “好。”

    李南方倒是很乖,掐灭香烟后,却又从烟盒里拿出一颗,叼在了嘴上。

    眼角余光看到杨逍又皱眉后,他只好解释道:“我只是叼着,并不点燃的。”

    “这样,能起到什么作用?”

    “嘴上叼着点东西,能有助于思考。”

    李南方把烟盒递了过去,问:“要不要来一颗?”

    “真能管用?”

    渴望尽管接受这个世界所有事物的杨逍,犹豫了下,抬手拿出一颗,叼在了嘴上。

    杨逍觉得,李南方说的一点也不对。

    他在叼上香烟后,并没觉得自己能集中精力,去想他该想的事(情qing)。

    只想,点燃这颗烟。

    李南方饶有兴趣的看着他:“你想吸烟?”

    杨逍倒是没有否认,淡淡地说:“你能吸烟,我为什么不能吸?”

    “说的很有道理。”

    李南方拿出火机,再说话的声音里,充满了蛊惑的味道:“要不要点上?其实不用担心,会被李斯特他们发现的。那些人又不是狗,怎么能像你的鼻子这样灵?”

    他这是在暗骂杨逍是狗。

    杨逍冷冷地看了他一眼。

    李南方立即忘记刚才说过了什么,笑了下,啪哒一声点上了。

    看到他美美地吸了一口,很享受的样子,杨逍忍不住问:“你吸烟时,不会有恶心,冒虚汗的症状?”

    “你说的是醉烟吧?”

    李南方说:“刚开始吸烟时,是有过这糟糕的感觉。但第二次,就没事了。”

    拿着香烟的杨逍,嘴角微微抿了下,说道:“你骗我。”

    “不信拉倒。”

    李南方嗤笑一声,就觉得右手手腕一紧,唯有张开手。

    再看向杨逍时,他已经低头拿着火机点烟了。

    李南方说的没错。

    杨逍试着吸了一小口,虽说还是觉得有些呛,却没有那种让他很怕的感受。

    又试着吸了口,心底最深处的某处空虚,居然不见了。

    “怪不得你们明知道吸烟有害健康,却都吸。原来,这东西有着一定的安神作用。”

    望着在黑暗中袅袅冒起的青烟,杨逍站在药理的角度上,总结了下人们为什么吸烟的原因。

    却被李南方否认了:“错。这东西最大的用处,就是装((逼))。很多人在吸烟之前,都觉得吸烟的样子,特别吊。”

    杨逍懒得与这种满嘴粗话的家伙,交流这个话题。

    李南方也没在意,吸了口烟后,看似很随意的说:“你如果想成为烟民,等回到华夏后,我给你推荐一款最好的香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