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865章 他叫——李南方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

    白大卫是头肥羊。

    这是毫无疑问的。

    李斯特早就盘算好了,白大卫不拿出至少八千万美金,是别想安然离开这儿的。

    反正,这次计划,算是得罪了英三岛所有的上层人物,汉姆以后就会成为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失去了立锥之地。

    不过这有什么呀?

    华夏人不是经常说,天大地大,到处是我家吗?

    只要有钱,世界那么大,在哪儿做生意不行啊,为毛偏偏困在英三岛上呢?

    但汉姆的面子,不能不给——不给也行,却不好。

    为了你好我好大家好,李斯特决定给汉姆这个面子:“好,我可以放白大卫他们走。”

    抱着脑袋蹲在人群中的大卫哥,在汉姆为他求(情qing)时,心中就震撼到不行。

    他是认识汉姆。

    可现场所有大富豪,也都认识汉姆啊。

    大家伙,都是今晚登上游轮后,才认识的好吧?

    那么,这个(性xing)感的女傀儡,为毛偏偏给他讲(情qing)呢?

    大卫哥表示不解,却绝不会傻到追问原因,只是在震撼过,看到李斯特点头后,心中狂喜。

    透过索林被干掉后,砸碎玻璃的那扇窗户,船舱里的人,都能看到不远处的海面上,有数架武装直升机在来回盘旋。

    这是英勇的英三岛空军特勤小分队,接到菲爵爷以及诸位慈善家被挟持的消息后,火速赶来了。

    李斯特控制了游轮后,并没有派人搜走各位的手机。

    任由他们随便发短信报警。

    反正他已经彻底掌控住了局面,手头有大把大把的大肥羊来当人质,休说是英军特勤小分队了,就算联合国派兵前来,也只能在远处给他表演精湛的飞行术。

    “我终于要逃离虎口了,上帝保佑。”

    大卫哥抬手,在心口画了个十字感谢上帝时,就听李斯特又说话了:“不过据我所知,你平时与白大卫并没有任何特殊的交往。所以,我想知道,你为什么不要求我放掉别人,独独放掉这个人人喊打的白粉鬼呢?”

    “你才是白粉鬼,你们全家都是白粉鬼!”

    白大卫心中恨恨地骂道。

    可他也想听汉姆解释下——难道,是我英俊的外表,迷住了这个女傀儡,才让她为我求(情qing)?

    汉姆也没隐瞒什么:“因为有人在抓住我后,迫使我这样做。”

    李斯特目光猛地一闪,接着问道:“他,是不是杀死比尔的那个人?”

    汉姆出现之前,就有小弟跑来告诉李斯特,说比尔三人死在了某间客房前。

    而且,负责留守在甲板上望风的四个弟兄,也都消失了。

    毫无疑问,这是有漏网之鱼躲在船上,伺机闹事。

    这个人,极有可能是众多保镖中的一员。

    保镖中有非常牛比的人存在,这对看多了电影的人们来说,一点都不稀奇的。

    李斯特也知道。

    不过他没把那个人的存在,当回事。

    他只要控制住船舱,不许那个人进来就好了。

    等接应的大批同伴赶来后,那个人插翅也南飞了。

    此时,听汉姆坦言说,她给白大卫讲(情qing),就是受那个人“所托”后,立即就猜到那个他,就是干掉比尔,掳走汉姆的好汉了。

    汉姆点头的动作,再次证明李斯特的智商相当要的。

    李斯特又笑了,很淡定的样子:“那个人是谁,他叫什么名字?”

    “他叫——李南方。”

    不知道为什么,汉姆在说出李南方的名字时,有种咬牙切齿的冲动。

    “李南方?”

    李斯特却是懵((逼))的,实在想不起有他所听说过的好汉中,有哪个人叫这名字。

    大卫哥却是差点激动的泪流满面,再次抬手狂画十字,心中感慨万分:“李兄弟,你的大恩大德,让我何以为报?唯有我的就是你的了,包括我的女人。”

    格拉芙也很激动,悄声在艾微儿耳边说:“看,我说他不会让我失望的吧?”

    可他却没对汉姆说,也把我救出去啊——艾微儿在心中抱怨了个后,转(身shen),伸手,替格拉芙整理了下礼服,轻笑着说:“脱险后,不要告诉他,我也正船上。”

    在她看来,李南方通过女傀儡给白大卫俩人讲(情qing)后,就会和他们俩一起,离开这该死的游轮了。

    但如果让他知道,当初在墨西哥布偶岛曾经用甘甜的(乳ru)汁,哺育过他的艾微儿也在,他肯定会不顾一切的留下来,伺机把她救出去的。

    那样,他就危险了。

    毕竟李斯特是个相当冷静的人,牢牢把控住了游轮,根本不给任何人浑水摸鱼的机会。

    没有浑水摸鱼的机会,李南方本事再大,又怎么能救出艾微儿呢?

    还有可能,把他也给连累了,被李斯特手下拿枪给突突掉了。

    那不是艾微儿想看到的结果。

    她(爱ai)他——不要管,她为什么会(爱ai)上李南方。

    她就是(爱ai)他。

    谁反对,谁就吃屎去吧!

    真正的(爱ai),都是为对方着想的。

    所以艾微儿才不想让李南方知道,她也在船上。

    格拉芙稍楞了下,接着明白了。

    再看向艾微儿的眼眸中,已经带有了感动的崇拜色彩,螓首微点:“好,我答应你。但,等我们回到陆地上后,我就会告诉他。我要让他知道,有个女人为了他的安全,甘心去做任何事。”

    一句话,说的艾微儿就泪流满面了。

    徒增一种“我好伟大”的自豪感,再也不惧任何歹徒,和伤害了。

    两个女人紧握着双手,轻声交流时,李斯特也没闲着,向汉姆询问李南方的详细信息。

    “他,就是个恶魔。”

    汉姆眉梢眼角不住挑动着,从牙缝里挤出了这句话。

    心里却在说:“李斯特,我是不会告诉你的。除了他之外,还有个更可怕的恶魔,也躲在船上。他如果想杀你们,简直不要太简单啊。你最好是祈祷上帝,别引起他的杀心。”

    “好,现在有请尊敬的大卫先生,与他漂亮的女伴出列。”

    当前大局在握的李斯特很忙,当然没空追究李南方究竟怎么个恶魔法。

    他只想尽快把这些大肥羊,都转移到前来接应的货船上。

    那艘货船上,有他们组织最为精锐的战士,五十名。

    船上,也配备了能打灰机的机关炮,火箭筒等重武器。

    等把大肥羊们都驱赶到那艘船上后,李斯特会立即下令,船只向公海上前进。

    唯有远离英三岛,来和大肥羊们的家人交易,那才是最安全的。

    大卫哥在众人质羡慕嫉妒恨的目光注视下,按照李斯特的要求,双手高举着,从地上缓缓站了起来。

    “我走了,您一定要保重。放心,您会没事的。”

    格拉芙眼中流着泪,与艾微儿轻轻拥抱了下。

    艾微儿没说什么,只是轻拍了几下她的肩膀。

    大卫哥挽着格拉芙的手,脚步匆匆的走上了甲板。

    透过那扇碎了玻璃的窗户,艾微儿能看到他们站在甲板上,对远处前来营救的特勤小队,不住地挥舞手臂。

    很快,就有一架直升机,呼啸着来到了他们上方。

    却不敢降落。

    小分队的指挥官,是真怕飞机刚降落,一颗冒着蓝色火焰的火箭弹,就轰地飞了过来。

    指挥官此前早就指挥过多次这样的营救演习了,所以根本不用再和李斯特交涉什么,就命令飞机悬在甲板上方,垂下了软梯。

    软梯上带有安全带,大卫哥扣好安全带后,左手搂着格拉芙,右手抓着软梯,抬头冲上面喊了句什么。

    飞机开始飞行,软梯也慢慢向上升去。

    飞机在远离游轮一百多米处时,已经升到直升机舱门口的格拉芙,忽然回头,对游轮这边拼命挥手,还大声呼喊着什么。

    始终密切关注着窗外的艾微儿,心中突地一紧:“糟糕!”

    被人以为是女傀儡的汉姆,在给大卫哥俩人讲(情qing)时,明明说出了李南方的名字。

    所以大家都以为,大卫哥在离开时,肯定是三个人离开才对。

    但事实上,当飞机悬空在甲板上方时,只有大卫哥俩人。

    那个被现场绝大部分人不熟悉的李南方,自始至终并没有出现。

    李南方为什么没有一起跟着走呢?

    是怕李斯特反悔,在他露面后,趁机拿枪突突了他?

    貌似不是。

    李斯特已经当众答应了汉姆的要求,如果他再反悔的话,那么他的信誉——何在?

    李斯特没了信誉,各位大肥羊们,又如何相信他在拿到赎金后,就会放他们走呢?

    所以呢,聪明如李斯特,是绝不会做这种为了芝麻,丢掉西瓜的蠢事。

    那么李南方没有离开,就是他自己不愿意走。

    “呵呵,你这是要当个超级英雄,想单枪匹马的,从我手里救走所有人质吗?简直是太可笑了!”

    李斯特冷笑着,右手一挥。

    两个早就准备在窗口的精干手下,立即从窗户里扑了出去。

    先后一个漂亮的前滚翻,扑倒在甲板上,单膝跪地还没有抬起头,手中的突击步枪,就对着格拉芙挥手的方向,扣下了扳机。

    哒,哒哒!

    两串幽蓝色的弹道,连成一条线,(射she)向了高处。

    这也是艾微儿为什么说糟糕的原因。

    已经脱险的格拉芙,为什么要挥手呢?

    自然是和救他们出来的李南方,挥手说再见。

    如果把艾微儿换成格拉芙,她绝不会挥手的——这样,就暴露了李南方藏(身shen)的方位。

    李斯特遇事时的反应速度,相当敏捷,岂能看不出艾微儿都能看得出的事?

    现场脑子转动快的,都想到了这一点。

    也为李斯特的反应,及其手下精锐表现而震惊。

    却没谁关心李南方的死活——谁让那混蛋,只救白大卫俩人,却不管他们了?

    死了?

    活该!

    枪声响起后的瞬间,大家就看到有个人从高处摔下。

    远处飞机舱门口的白大卫,也忽然抬手狠狠抽了格拉芙一耳光。

    砰地一声。

    那个人在坠下半空中,依旧被子弹横扫的(身shen)体,重重砸落在外面甲板上。

    发出的沉重声音,就像一把大铁锤那样,砸在了艾微儿心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