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864章 李南方就是个乌鸦嘴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

    李斯特控制住这一层的船舱后,当然会让人守住前后两个门,并安排精干小弟把守,预防会有肥羊趁乱逃走。

    房门是关着的,毛玻璃的门窗,外面出现人时,只会看到一个模糊的人影。

    守在前门的两个小弟,看到门外出现个模糊的人影,(身shen)材一点都不像自己人后,立即厉声喝问。

    手中的突击步枪,也对准了门外。

    准备发现一不对劲,就扣下扳机,哒哒的一梭子子弹出去,管他是谁,先打成马蜂窝再说。

    小弟的厉喝声,吸引了现场所有人的注意。

    站在中间演出台上的李斯特,立即闪(身shen)站在了钢琴后面,双手持枪举了起来。

    “他来了。”

    艾微儿却是低低的叫了一声,带着浓浓的鼻音,还有隐隐的哭腔,好像高了那样。

    绝美的脸蛋上,更是悠地浮上一抹迷人的嫣红。

    “是李南方来了吗?”

    格拉芙有些惊诧的看了眼艾微儿,接着抬头向门口看了过去。

    在数百道目光的注视下,门外那个人轻轻敲了敲门。

    很有礼貌的样子。

    好像根本不知道这边发生了什么,就是随意来串门的邻居,敲敲门问有没有人。

    “来的不是李南方。”

    满腔激动的艾微儿,心一下子沉了下来。

    来者,怎么可能是李南方!

    艾微儿虽说和这家伙不是很熟悉,也从没和他在(日ri)常中交往过,但却知道他应该不是这么有礼貌的人。

    有些人,哪怕脑门上贴上一张写有“我是绅士”的纸条,但在外人眼里,他浑(身shen)上下都没有半个绅士的细胞。

    艾微儿觉得,李南方就是这样的人。

    哪怕她把他视为,最绅士的战神。

    如果来者真是李南方,他傻了才会敲门,先引起李斯特等人的注意,再说出他的来意,最后就被人拿枪突突掉了。

    刚才艾微儿惊喜的低呼,是李南方来了,那只是因为她心中万分渴望他能忽然出现罢了。

    相信,外面这时候跑进来一头猪,也会被艾微儿以为是李南方要来了。

    失望,就像一只无形的大手,紧紧掐住了艾微儿的咽喉,让她觉得呼吸都变得很困难了。

    却坚强的睁大眼,看着门口。

    她希望,奇迹能出现。

    很绅士敲门的人,就是李南方。

    当高度戒备的小弟,举枪慢慢打开门后,李南方就像美帝在影片里塑造的超级英雄那样,双手持枪,突突的一阵狂扫——门开了。

    艾微儿最后一丝希望,也破灭了。

    门外的人,当然不是李南方。

    甚至不是个男人。

    这是一个穿着大红色露肩晚礼服的(性xing)感少妇,长相妩媚,(身shen)材窈窕,姿态从容,让那两个开门的小弟,在看到她的第一眼,就有了种自惭形秽的压迫感。

    船舱大厅内,就有不少贵妇。

    其中最出色,最有名的莫过于雅萍集团的执行总裁艾微儿了。

    还不知道有多少小弟,幻想等会儿一亲芳泽呢。

    但就艾微儿那样高高在上的商业女王,也没像这个贵妇似的,给两个小弟这么不舒服的压迫感,让他们很想丢下枪支,站在一旁,弯腰低头,静候她的吩咐。

    虽说,这个贵妇的脸蛋上,有着清晰的指痕。

    这是被抽了大嘴巴,才留下来的。

    “原来是她。”

    看清门外贵妇是谁的人们,心中都这样说。

    大家刚来游轮上时,东道主菲爵爷,就已经给大家介绍过了,说这个女人就是大笨钟下风轮公司的汉姆了。

    这是在暗示大家,她就是人贩子汉姆的代言人。

    狗(屁pi)的代言人啊,就是个傀儡罢了。

    当时被介绍认识少妇的大卫等人,心中都是这样想的。

    所以此时看到她“自投罗网”后,也没觉得有毛奇怪的。

    这女人虽说是傀儡,可她终究是演出台上那个汉姆的人。

    汉姆,是绝不会把她怎么样的。

    她主动敲门进来,也只是来寻找“组织”罢了。

    “你是谁?”

    把门的两个小弟,虽说有些忌惮少妇(身shen)上散发出的某种气质,却没真扔下枪,依旧保持着该有的冷静,一人用枪对准了她,另外一个人飞快的关上门,拽过一把椅子挡住了。

    无论这个贵妇是谁,又有多大的((逼))人气场,但她此时都是人贩子们菜板上任由宰割的鱼(肉rou)而已。

    问她是谁的小弟,话音未落,就觉得眼前白光一闪,接着有悦耳的耳光声响起。

    被人抽耳光,抽(屁pi)股抽了大半个晚上了,汉姆终于找到机会,可以抽别人耳光了,心中有多酸爽,简直是笔墨难以形容。

    一耳光,就把那个小弟给抽傻了。

    就像没看到另外一个小弟,立即举起步枪对准她脑袋那样,汉姆淡淡地说:“去问问李斯特,我是谁。”

    先后被李南方,杨逍狂虐的汉姆,这会儿终于找回到了当老大气势。

    尽管她的眼底深处,掩藏着一抹惊惧。

    这一抹惊惧,来自李南方的一句话:“你觉得,工作能力很强的李斯特,会承认你是他们的老大吗?”

    汉姆(身shen)为人贩子的老大,当然会有一定的凭证,来证明她是这个地下邪恶集团的女王。

    那是一面黄金铸成的盾牌。

    盾牌只有巴掌大小。

    盾牌上,刻画着古希腊神话中的邪恶女神美杜莎,头发是有小蛇变成的。

    其实美杜莎在古希腊神话中,是复仇女神。

    不过当第一任汉姆在组建“专业”贩卖人口组织时,为了能够找个神祗来膜拜,希望他们死后罪恶的灵魂,也能像活着时这样为所(欲yu)为,故此选择了最邪恶的美杜莎,来作为他们的图腾。

    这块盾牌,就是组织历任汉姆用来号召帮众的信物。

    就像埃及法老手中的权杖,华夏历代君王重视的传国玉玺。

    不过,这么重要的东西,汉姆当然不会随(身shen)携带。

    如果在游戏人间时被人偷走,或者不小心丢了,那岂不是很蛋疼?

    所以,历任汉姆都会把这面象征着权力的盾牌,藏在老巢中,派最最信任的手下看管,是不会带出来的。

    很凑巧,李斯特知道是谁,在替汉姆看管那块盾牌。

    李南方在准备拿枪顶着她的脑袋,来大厅让她把大卫哥俩人放走时,忽然想到了这点。

    当时汉姆的第一反应,就是猛摇头,说怎么可能呢?

    李斯特,可是她最心腹的手下之一,工作能力强悍。

    李南方却说,越是工作能力强的人,野心就越大。

    不然,他混吃等死就好了,何必拼死累活的干呢?

    “我改变主意了。我是不会陪你一起进去的。万一,李斯特不会承认你是他们老大,意识到这是个干掉你,把你取而代之的好机会,那老子岂不是惨了?人家到时只需一声令下,万枪齐发,你我二人,就只能去(阴yin)曹地府,当一对苦((逼))的野鸳鸯了。”

    李南方改变主意后,他才不怕汉姆会趁机逃脱,率领她的众小弟,跑来甲板上要把他碎尸万段,再炖成一锅香喷喷的晚餐,啃着骨头嚼着(肉rou),说好香好香啊,以后我决定夜宵就吃华夏男人了。

    他相信,汉姆亲眼看到杨逍有多么的可怕后,唯有脑子进水了,才会在这时候食言呢。

    更何况,他也不怕汉姆食言,会带着众小弟去甲板上找他。

    在复杂的环境内,幽灵那样忽左忽右,忽前忽后的杀人于无形,是李南方的拿手好戏。

    至于汉姆会不会挟持人质,要求李南方乖乖的现(身shen)受死——握了个草的,这满舱的人里,有个华夏人吗?

    什么?

    是谁在我耳边说,人质内还有大卫哥和格拉芙,我不能这样绝(情qing),应该乖乖束手就擒?

    这是在放国际(屁pi)呢。

    任何通往胜利的道路上,都会有人付出牺牲才行。

    李南方不能确定,能把大卫哥俩人救出来,却能保证每年的今天,会给他们烧上几捆烧纸,来祭奠他们的在天之灵——

    李南方能想到的,汉姆当然也能想到。

    所以,汉姆绝不会在掌控游轮全局后,就带人去找李南方算账。

    只会按照他的吩咐,把大卫哥俩人,乖乖的送出去。

    至于菲爵爷等人——李南方和他们很熟吗?

    李南方的算盘,打得是噼里啪啦的响,这都是因为近期与他小姨耳鬓厮磨久了,沾染了(奸jian)商之气。

    很可惜,这货有时候就是个乌鸦嘴。

    当面对小弟枪口都凛然不惧的汉姆,神色淡定的看着李斯特,说出那句话后,挨了一巴掌的小弟,回头看了过去。

    李斯特,笑了。

    从能藏(身shen)的钢琴后面走了出来,左手一抬,马上就有小弟,送上了一根正宗雪茄。

    被万众瞩目的感觉,简直不要太好,李斯特觉得。

    他在吸烟时,所有人都大气不喘一口的望着他,看他的脸色。

    “汤姆,把这位女士请到后面去。记住,别伤害她。她,可是我费尽心血,才推出来的傀儡。”

    李斯特在徐徐吐出一口青烟时,徐徐说出了这句话。

    然后,汉姆浑(身shen)的血液,一下子就冷了:“还真让李南方给猜对了!”

    她没有像那些眼看大势已去,就惊慌万分的一般女人那样,歇斯底里的尖叫着,说她才是真正的汉姆。

    那样,只会给她带来杀(身shen)之祸。

    为避免她动摇军心,野心相当大的李斯特,会毫不犹豫的对她开枪,让她含恨倒在血泊中,死不瞑目的。

    “唉。”

    汉姆幽幽叹了口气,对李斯特说:“我有个请求。”

    “你说。”

    李斯特笑眯眯的,再三强调她是个傀儡:“看在你替我站在台前,吸引警方注意力的份上,我可以满足你适当的要求。”

    汉姆看向了人质们,说:“放过白大卫,和他的女伴吧。此前,他们曾经和我打过交道。”

    不等李斯特说什么,汉姆又说:“我为你工作那么多年了,你不会连这点面子都不给我吧?”

    “当然得给。但,我得好好考虑下。”

    李斯特眼珠来回的转着,沉吟片刻后才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