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863章 就因为他吃过您的——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

    “他叫李南方。”

    格拉芙说出李南方的名字后,才想到依着艾微儿的超然(身shen)份,怎么会听说过李南方的名字,于是就解释道:“我可是听大卫说过,他在缅甸金三角时,曾经——”

    她刚说到这儿,抱着她的艾微儿,忽然猛地抓住了她的肩膀,嘎声问道:“他,他是谁!?”

    艾微儿说话的声音很大,当然能引起大家的注意。

    马上,李斯特的手下,就齐刷刷把突击步枪的枪口,对准了这边。

    “别、别冲动。她只是太紧张了。我、我这就安抚她一下。”

    这次格拉芙的反应,却是相当的迅速,连忙举手解释道。

    年轻貌美的贵妇人们,被穷凶极恶的人贩子们挟持后,有几个不害怕的?

    如果艾微儿只是普通的女侍者,相信李斯特马上就开枪把她击毙。

    没看到,因为她的嘎声问话,吸引了所有手下注意,本能的都端起枪来时,引发了人质们的(骚sao)乱?

    被恐惧,不甘等(情qing)绪煎熬的人群中,终于有人爆发了,猛地从地上弹跳起来,指着李斯特高声叫骂:“汉姆,你个混蛋,你忘记去年我们还曾经愉快合作过?现在,你特么的,却连我也——啊!”

    这个弹跳起来,指着李斯特大骂的人,正是号称英三岛地下赌博之父的索林。

    就在方才,他还极度不忿被汉姆绑架。

    但碍于枪口的(淫yin)威,他也唯有乖乖忍耐。

    只是,发号施令惯了的索林,忍耐功夫明显不到家,在艾微儿引起一点(骚sao)乱后,就蹦起来大喊大叫了。

    可他全然忘记了,他此时的冲动行为,能对掌控局势的李斯特,形成致命(性xing)的威胁。

    如果不及时处理他,那么现场就会大乱。

    到时候,就算李斯特杀伐果敢,以血腥手段重新控制游轮,但肥羊们,也肯定会出现大批伤亡。

    死了的肥羊,是不怎么值钱的。

    当机立断下,李斯特立即甩手,扣下了扳机。

    一声惨叫中,子弹洞穿了索林的(胸xiong)膛,击碎了他背后的双层玻璃。

    于是,(胸xiong)口鲜血狂喷的索林,(身shen)子向后栽倒。

    扯下了窗帘,摔出了窗外。

    “谁敢再轻举妄动,就打死谁!”

    索林的死,李斯特的断喝声,再次让刚有(骚sao)动迹象的场面,重新回到了他所希望的状态:“千万不要和我乱发脾气。不然,会死人的。”

    李斯特抬起去掉消音器的手枪,动作潇洒的吹了口气。

    “还有你,美丽的艾微儿总裁,我希望你能保持安静,与你优雅的风度。”

    李斯特枪口缓缓转移,瞄向了艾微儿,森冷的眼神中,带着猫玩老鼠的戏虐。

    能把昔(日ri)高高在上的美女总裁踩在地上,等会儿再骑在她(娇jiao)嫩的(身shen)子上,这绝对是李斯特今天最大的愿望。

    没有之一。

    所以,他是不会对艾微儿开枪的。

    格拉芙却以为他要开枪——也不知道哪儿来的勇气,脸色苍白的她,居然挡在了艾微儿前面,勇敢的面对随时飞来的子弹,大声说:“她只是在和我说话,并没有试图要反抗你的意思。所以,还请你不要拿枪指着我们!”

    这女人是白大卫的马子吧?

    没想到,她居然会这样勇敢,敢和汉姆据理力争。

    船舱里的所有人,看着格拉芙时,心里这样想。

    大卫哥也看到了。

    心中很骄傲,却又惭愧不已。

    他骄傲,那是因为格拉芙是他的女人。

    他惭愧,却是因为他(身shen)为英三岛臭名昭著的白粉贩子,居然连他的女人都保护不了。

    艾微儿都能感觉到李斯特等人垂涎她们这个群体的美色了,见多识广,察言观色本事更胜一筹的大卫哥,又怎么感觉不出来?

    正如格拉芙所担心的那样,如果她真被人贩子们玷污了,那么无论她是不是被迫的,大卫哥都不会再(允yun)许她呆在(身shen)边了。

    最多会给她一笔钱,让她找个好人儿嫁了。

    说不定,还会因为不想以后想到这一幕就会心疼,而是用最最温柔的方式,让她长眠在大卫哥那温暖的怀抱里。

    但当格拉芙(挺ting)(身shen)而出,保护艾微儿,获得了所有人质的尊重后,大卫哥的想法立即变了:“无论格拉芙遭遇了哪些折磨,只要我们能逃过此劫,我都会把她娶回家。让她来掌管,我庞大白粉帝国的财务。”

    一个能在危难之际,不顾自(身shen)安危,能跳出来保护别人的女人,肯定是心怀正义,有(情qing)有义的。

    谁说毒贩子不讲道义了?

    他们再怎么被人称为人渣,也希望他们的妻子,能是格拉芙这样的勇敢女人。

    不提心中百味交集的大卫哥,再说格拉芙这边。

    她勇敢的站出来,极大出乎了李斯特的意料。

    同时也意识到,他当前最好别再女人面前发(淫yin)威,不然真有可能会激怒那些男人,奋起反击的。

    李斯特优雅的笑了下,刚要说什么时,一个小弟忽然快步走到他(身shen)边,附耳轻声说了几句什么。

    李斯特的脸色,立即剧变。

    小弟告诉他说,黄胡子比尔,还有两个同伴,死在了下面的客房部。

    小弟还没资格,知道比尔去客房部那边是做什么。

    李斯特却知道。

    负责本次行动的总指挥,真正的汉姆,就在客房部里。

    比尔,就是向她请示所有问题的。

    现在比尔死了,那么汉姆呢?

    小弟告诉李斯特,除了比尔三个人的尸体外,就再也看不到人了。

    而且,行动开始后,留在甲板上望风的四个同仁,此时也不见了。

    初步预测,他们都是凶多吉少了。

    李斯特不愧是汉姆手下能力最强的干将,心思慎密,忍功出众。

    不然,三年前,汉姆也不会安排他来菲爵爷的游轮上卧底头子了。

    他马上就意识到,游轮上出现了他最担心的(情qing)况,有个很牛比的人,挟持了汉姆。

    那个人接下来要做什么,李斯特就算用脚丫子,也能猜的出来。

    按说,当某人忽然拿枪顶着汉姆的脑袋,出现在大厅内,要求所有人都放下武器,乖乖束手就擒时,李斯特等人唯有照办,由主宰这艘游轮的主人,顷刻间成为阶下囚。

    如果利益只是某位富豪,李斯特会坚定不移的照办。

    可现场这么多大肥羊,为了今天的行动,他在游轮上装了足足三年的孙子!

    他怎么可能,会在得到这么多大肥羊,获取天大好处时,就因为一个汉姆,就放弃三年的心血呢?

    “不,我是绝不会放弃的!”

    李斯特在心里呐喊着,(阴yin)恻恻的目光,从上百只肥羊的(身shen)上,逐一扫过。

    最后,落在了被格拉芙挡在(身shen)后的艾微儿(身shen)上。

    女人太(性xing)感,高贵,漂亮,有钱了,会对男人起到什么样的作用?

    只会激发他骨子里的贪婪。

    “我要这些肥羊,我要骑了那个女人,我要——成为,真正的汉姆!哈,哈哈。”

    狠狠盯着艾微儿,李斯特心中狂笑:“汉姆,你当老大已经好多年了。这些年内,我也甘心被你驱使,赴汤蹈火的,为你,为组织立下了汗马功劳。也是时候,让我把你取而代之了。反正,比尔已经死了。这艘游轮,以及即将来接应的货船上,所有的兄弟,都不知道你才是真正的汉姆。这是上帝赐给我的机会啊,感谢主。”

    李斯特在(胸xiong)前画了个十字,低声吩咐了小弟一句。

    小弟立即点头答应,转(身shen)带着几个人,快步去了。

    这时候,瞎子都能看出,李斯特那边可能出事了。

    但究竟出什么事了,没有谁能猜到。

    “各位,刚才只是个小小的意外。”

    李斯特右手一翻,那把铮亮的沙漠之鹰,就在他食指上翻起了花。

    笑眯眯的看着菲爵爷:“爵爷,我对你刚才那番苦劝很心动。你说的不错,我们挟持这艘游轮,只是为了求财,而不是杀人。所以,我可以答应你的要求,不会再乱杀人了。不过,我也希望诸位,别再像索林那样,试图挑战我的底线。大家应该知道,我现在也很紧张,很害怕的。”

    就在李斯特与菲爵爷再次友好谈判时,已经意识到绝不能再冲动的艾微儿,正在给格拉芙低声道谢。

    感谢格拉芙,能挡在她面前。

    她希望,以后能有机会,请格拉芙与大卫哥,一起去她的别墅做客。

    格拉芙当然是一口答应了,接着迟疑了下,问:“艾微儿总裁,您刚才在听到李南方的名字后,好像有些激动。”

    艾微儿轻咬着嘴唇,点了点头,问:“你能不能说说,那个李南方是哪儿人?又是长什么样子?”

    “他是华夏人。”

    看出艾微儿这般关注李南方后,心中不解的格拉芙,如实把他的(身shen)材长相,简单描述了一遍。

    还没说完呢,她就看到艾微儿忽然间就朱泪盈盈了,低声泣道:“是他,果然是他——我就说,那会我没看走眼的。那个背影,果然就是他的。”

    “艾微儿总裁,您认识李南方?”

    连忙拿出手帕递过去后,格拉芙追问。

    “何止是认识?”

    先道谢后,艾微儿才擦了擦泪水,伏在格拉芙的耳边,蚊子哼哼般的说:“他,还曾经吃过我的(奶nai)。”

    如果格拉芙刚才没有勇敢的挡在她面前,喂李南方吃过(奶nai)这件事,艾微儿是绝不会告诉她的。

    她把她自己最大的秘密说出来,就算是已经把格拉芙,当作了最亲密的朋友。

    格拉芙有些懵圈。

    她真的不敢相信,李南方这个毒枭大人渣,怎么可能会与高高在上的雅萍集团总裁认识呢?

    而且,还不是一般的认识。

    他吃过,她的(奶nai)哦。

    不过,格拉芙也很清楚,这种事最好别细问。

    艾微儿又说话了:“你放心,只要李南方在,就算歹徒再多十倍,他也能把我们安然救出的。”

    您对他的信心,也太大了些吧?

    就因为,他吃过您的(奶nai)?

    就在格拉芙这样想时,忽听到有人厉喝:“什么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