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862章 她的战神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

    “千万不要和我乱发脾气。不然,会死人的。”

    李斯特抬起去掉消音器的手枪,动作潇洒的吹了口气。

    枪管没冒烟。

    所以他吹烟的动作,明显是在装((逼))。

    可这时候没谁敢讥笑他装((逼))——只要能放过大家,别说是装((逼))了,就算他把((逼))装爆了,也没谁在意的。

    索林就是看不惯李斯特装((逼)),更仗着和以往露面的几个汉姆关系很铁,在搞清楚他居然也被绑架后,就暴跳如雷,指着李斯特鼻子,说他也太不讲哥们义气了,怎么连自己人也绑呢?

    刚开始时,看在在场所有人,都是一只只膘肥体壮的大肥羊的份上,李斯特只示意两个手下,把满脸气愤的索林,从人群中揪出来,单独押到窗前,耐心等候他来解释,为什么要把现场诸人一网打尽。

    为能保证所有嘉宾,都全(身shen)心的投进慈善事业,不受外界环境的影响,所以菲爵爷让人把所有窗户上的窗帘,都放了下来。

    正因为这样,外面上百保镖惨叫着死去时,船舱内的人们,才没有丝毫的察觉。

    游轮上的隔音设施,简直是太完美了。

    唯一不完美的是,就在大家争相踊跃,以万为单位,来竞拍孤儿院小朋友的信手涂鸦时,忽然有一群歹徒,抱着英特种部队才会装备的突击步枪,闪亮登场了。

    “各位,很抱歉,这不是演戏,而是货真价实的绑架。请你们相信我是个诚实的人,从来都不撒谎的。”

    就在在场两百号人,集体懵((逼))时,李斯特举枪,连续扣下扳机。

    三个侍者,当场惨叫着,仰面摔倒在了地上。

    (胸xiong)前,有鲜血呲呲的向外冒。

    李斯特很清楚,残酷而血腥的现实,要比费口舌解释老半天都有用。

    果然,当大家亲眼目睹三个侍者,鲜血狂喷,(身shen)子哆嗦几下就不再动弹后,立即意识到,他们当前落在了何种糟糕的处境。

    (身shen)为本次慈善晚会的筹划人,号召者,游轮的东道主,于(情qing)于理,菲爵爷都该站出来,为大家说个公道话。

    但李斯特接下来的一段话,却让他义正词严的质问,变得软弱无力了:“菲爵爷,各位尊敬的先生们,女士们,请你们千万不要和我谈什么道德素质,人生理想,伟大(情qing)((操cao)cao)等东西。因为,我是个为了钱,能把自己老婆女儿,都卖到非洲黑矿去的人贩子。我的名字,叫汉姆。”

    李斯特特光棍的,亮出了他的字号。

    反正现场这些人,谁都没见过真正的汉姆。

    甚至,他手下这些小弟,都不知道真正的汉姆是谁。

    这艘游轮上,除了黄胡子比尔,与李斯特之外,就再也没谁知道,大笨钟下风轮公司糕点汉姆那个站街的老婆,才是臭名昭著全宇宙的汉姆。

    所以,他说他就是汉姆,没谁会提出任何疑问的。

    李斯特继续演讲:“如果非洲黑矿里的兄弟,觉得我年过五旬却依旧徐娘半老的母亲,也很合胃口的话。那么,呵呵,我也会给她老人家买一张去非洲旅游的机票。并衷心的祝愿她,非洲生活愉快。”

    为了钱,连自己老婆孩子,还有老妈都能贩卖的人,会甘心受世间道德的约束吗?

    会在乎现场所有人的死活吗?

    别和我讲交(情qing)!

    我老婆孩子,老妈和我的交(情qing),不比你们和我的交(情qing)更深?

    你们当前唯一能做的,就是按照我的吩咐去做。

    谁不服从——好吧,这个侍者就算是被杀死的。

    当第四个侍者,惨叫着死在李斯特的枪下后,还想趁着人多势众,鼓动别人去与歹徒做勇敢斗争,自己却趁乱逃走的绅士们,立即沉默了。

    “谁动,就打死谁!”

    “我真心不想,打死有价值的人。”

    “甚至,我都不想再杀人了。毕竟,你们每个人对我来说,都算是一笔不小的财富。就拿这侍者来说吧,只要好好调教下,就是最好的男公关。”

    “现在,请大家听从我的命令。

    男人请走到左侧,女士们走到右侧。

    英俊帅气的男士,站在队伍前侧。

    年轻貌美的女士,也请站在队伍前侧。

    男女侍者,统统都站到本(性xing)别的队伍后面。

    只因你们的价值,要比我们的客人们,小太多,要最后处理你们。”

    在李斯特条理清晰的安排下,所有人都默默的,按照他的吩咐,有条不紊的站队。

    就像一群群,等待挨刀的发肥羊。

    今晚来参加晚会的人,很多都是成双成对的。

    其中,当然不乏宁死也不分离的相(爱ai)者——不过,看在那些歹徒凶神恶煞的份上,白大卫只好松开已经被吓到泪流满面的格拉芙,默默地点头,示意她不要害怕,一切有他呢。

    可他心里也很清楚,此时此刻的他,能顶个(屁pi)用?

    忽然间,大卫哥想结婚了。

    与格拉芙。

    他在心中默默的祈求上帝:“如果我们能毫发无伤的渡过此劫,我一定要迎娶格拉芙为妻。和她生个孩子,过上王子与公主的幸福生活。”

    格拉芙可不知道,大卫哥要“从良”了。

    她只是被吓得浑(身shen)瑟瑟发抖,可怜巴巴的望着大卫哥,只想不顾一切的跑过去,扑在他怀里。

    一只手,及时挽住了她的胳膊。

    她回头看去,是一个相貌妩媚,浑(身shen)都散着高贵气质的美少妇。

    格拉芙认出美少妇是谁了——雅萍集团的执行总裁,艾微儿。

    艾微儿刚来船上时,菲爵爷曾经为她介绍过大卫哥。

    格拉芙就在旁边,脸上带着贵妇才该有的优雅,矜持的笑容。

    艾微儿对白大卫的不屑态度,格拉芙也都看在了眼里。

    不过,她没觉得艾微儿这样对大卫哥,有什么不对。

    如果把她换成雅萍集团的执行总裁,她也会用这态度,来对待白大卫的。

    只是格拉芙没想到,正是看不起他们的艾微儿,在她即将失去理智,哭喊着扑向大卫哥,就被李斯特一枪打死时,及时挽住了她的胳膊。

    “别擅动,不然那些人会开枪打死你的。死了,白死。”

    微微低头的艾微儿,轻声说道。

    “可,可我很怕。”

    格拉芙是个诚实的孩子,心里有什么,就说什么。

    艾微儿挽着她胳膊的手,改为了搂住了她的腰,把她揽在了怀里。

    明明艾微儿是浑(身shen)充斥着(奶nai)香、哦,不,是充斥着母(性xing)光辉的女人,和格拉芙年龄差不多,但却让她清晰感受到了山一般的牢靠,颤抖不已的(娇jiao)躯,狂跳的心儿,慢慢平静了下来。

    艾微儿再次说道:“任何时候,都要保持足够的冷静。唯有冷静的头脑,才能帮你脱离绝境。”

    说到这儿时,艾微儿想到了李南方。

    当初在墨西哥布偶岛上时,如果不是她保持足够的冷静,就不会抱住李南方的腿,哀求着救救她,而是极有可能像无头苍蝇那样四处乱跑,结果却被乱飞的子弹打中——一尸两命,含恨离世了。

    上次的(情qing)况,要远比当前(情qing)况糟糕一万倍,不止。

    她却毫发无伤的活了下来,带着她的小公主,见到了她的亲人们。

    这次呢?

    这次,李南方却没在(身shen)边!

    也没有谁,能代替李南方,化(身shen)为最绅士的战神,背着她大显神威了。

    艾微儿唯有在心中祈祷,汉姆绑架他们,真的仅仅只是为了钱。

    可是很明显,艾微儿这想法,很可能只是一厢(情qing)愿。

    因为她不用抬头,也能感受到数十双贪婪,(淫yin)邪的目光,正在她们这个年轻漂亮的群体上,来回的扫(射she)。

    她们都不是处子了。

    不是处子,且又高贵无比的美女,人贩子们是不会放过骑在她们(身shen)上,策马驰骋,享受征服的快乐。

    心中黯然的艾微儿,轻咬了下嘴唇,又低声说:“等、等会,无论那些人对你做什么,都记得,千万不要反抗。就当做是,被狗咬了一口。我们,没必要因为被狗咬了一口,就要去死。”

    “谢谢您,艾微儿总裁。我知道了。”

    在她的安抚下,已经慢慢冷静下来的格拉芙,也想到了这些。

    她心里也很难受。

    因为她很清楚,像大卫哥那样的男人,是特别看重女人的贞草——如果,她真被人贩子们骑了,那么她就别想再留在大卫哥(身shen)边了。

    可她只是个弱女子,在大卫哥等男人都乖乖抱着脑袋,蹲在地上时,她又能做什么?

    在残酷的现实面前,一切都变得苍白无力。

    就在格拉芙心中绝望,泪水又滴落下来时,心中忽然闪过一个人的影子:“艾微儿总裁,也许我们会没事的。”

    艾微儿用眼角余光,扫了眼试图说服李斯特大人大量,放各位一马的菲爵爷,才问:“这话,怎么说?”

    “有一个非常厉害的人,和我们一起来船上——”

    格拉芙刚说到这儿,就被艾微儿打断:“是你的保镖吗?”

    “不是。他是我们的朋友。今晚和我们来船上,是要找人贩子汉姆的。”

    “他在大厅里吗?”

    艾微儿心中稍稍燃起一丝希望。

    看美帝大片太多了,艾微儿也受了些影响,幻想一个大兵,能像她心中的战神李南方那样,从天而降,大展神威,谈笑间就能让这些人贩子,化为灰烬了。

    “不在。”

    格拉芙摇了摇头:“他对这活动没太大兴趣。他留在了甲板上。他曾经告诉我说,如果有什么变故,他会马上赶来的。估计,这会儿他正在想办法——”

    艾微儿再次没礼貌的,打断了她的话:“估计,这会儿,他已经死了。”

    格拉芙愣住。

    她不明白,艾微儿为什么要这样说。

    艾微儿给了她答案:“汉姆在冲进来之前,最先做的事,是什么?”

    是解决甲板上那些保镖!

    唯有解决了那些人,汉姆他们才能放心大胆的绑架他们。

    格拉芙明白了,却偏偏摇了摇头,喃喃地说:“不会的。他是不会死的,他很厉害的。”

    艾微儿忍不住问:“他是谁?”
小说推荐